首页 > 狱中点评天下众生,我竟成无上宗师 > 第十章:亢龙有悔(求推荐月票)

我的书架

第十章:亢龙有悔(求推荐月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众人闻言大吃一惊。

  这是多大的胆子,才敢对监牢主官之一的马汉,说出此等过分之言来。

  他们只觉得王思源脑子坏掉了。

  王思源见马汉似要爆发,淡定道:“我是一流境,大人也是一流境。若大人能接下我一记亢龙有悔,我便立刻自杀道歉!”

  众人震惊了。

  这小子也太狠了!

  而且也太狂了!

  众人更没看出,王思源竟然还是一流境!

  田友亮当下惊疑不定。

  莫非此人会使真的降龙十八掌!?

  马汉好似听了个天大的笑话,狂笑起来。

  “好!”

  “我倒要看看你这垃圾降龙十八掌能有多大威力!”

  有些人暗自叹息,一条鲜活的生命即将消失了!

  即算王思源是一流境,也肯定不是老牌一流马汉的对手!

  这莫大的差距,是天赋也无法弥补的!

  众人都不看好王思源。

  王思源等马汉准备好,才开始动作。

  速度不快,甚至给人一种缓慢之感。

  他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左手画了个半圆,右臂画了个圆圈。

  有些人看到这里,有人噗嗤一笑。

  如此平平无奇的掌法,能拍死一只苍蝇吗?

  “年轻人真是冲动,这下恐怕要被马大人打死了!”

  “活该,死要面子活受罪!”

  突然!

  王思源的右掌猛地向前推出!

  龙吟声大作,响彻长空!

  一道龙形劲气从王思源掌中炸射而出,咆哮着轰向神色大震的马汉!

  掌劲之威,刚猛绝伦!

  这一瞬间,马汉眼前的视野完全被龙形劲气吞没!

  死亡的气息无比浓烈!

  心内居然提不起丝毫抵抗的勇气,更避无可避!

  只能硬接!

  慌忙奋起全力击出双拳!

  两座如山岳般巨大的拳印转瞬间成型,与龙形劲气碰撞到一起!

  轰隆!

  似比惊雷更响的龙吟声,直上高天,良久才消散。

  马汉无法完全卸掉降龙掌劲的余力,身体一退再退,失去平衡坐倒在地。

  感觉脏腑还有些撕裂感!

  这一掌的威力之大,远超马汉的意料!

  众人无不震惊!

  “这降龙十八掌好威猛!”

  “龙形劲气与传说描述一致!”

  “没错了,这定然是辽国宗师萧峰的绝技降龙十八掌!”

  田友亮暗道糟了,不敢再继续装下去,趁众人没反应过来,拔腿就跑。

  有些人见田友亮溜了,感觉自己此前真像个傻子一样被愚弄,开腔狂喷。

  “你奶奶的,有种别跑!”

  “什么玩意儿,真个狗东西!”

  “以后别让老子看见你,让老子看见,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田友亮被众人狂喷,吓得脸色发白,跑得更快。

  小瞧降龙十八掌,差点被打成重伤的马汉惊魂未定,心有余悸。

  他呆呆的站在原地,好似被打傻一样。

  众人见状,唯恐马汉怒急失控,祸及自己。

  他们便都假装好似看不见马汉,只用眼角余光注意着动静。

  他们心里十分幸灾乐祸。

  看向王思源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但也有些许的佩服。

  王思源胆敢以罪犯之身,公然冒犯监牢主官之一的马汉,这绝非一般人敢做得出来。

  要知道马汉在监牢里的权力极大。

  是仅次于展昭的官员,且与展昭是平辈之交,话语权非常大。

  倘若他真的生气,要处置王思源,有无数种方法,让王思源生不如死!

  白展堂和张楷,亦有此担心。

  张楷不知该如何做,想拉走王思源,更怕马汉怪罪,便低头在原地沉默。

  纵然是自忖比较了解马汉为人的白展堂,也不敢在发生这种事情后,为王思源说好话。

  他紧张的拉住王思源,眼神示意王思源快跟自己走。

  马汉没有立刻发作,想来是在强忍怒火。

  此时不抓住机会快走,晚了想走就走不了了。

  恰在此时,马汉双眼恢复清明,全身剧烈发抖。

  他脖子上青筋都突了起来,双拳紧紧握住,那瞪圆的双眼好似猛虎狩猎时一样凶狠。

  众人见状都吓得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有些人眼神一暗,似已预料到王思源最终的下场。

  还尚有善心未泯者,不禁闭上双眼,实在不忍观看接下来的画面。

  白展堂犹豫一瞬,终究还是松手退后,有想跟王思源撇清关系的意思。

  他,张楷,毕竟与王思源相识未久。

  在面对马汉即将宣泄的狂暴怒火,他们觉得自己做的已经足够多,良心可安。

  若王思源早听他俩的劝,早点走,又何至于会落个凄惨的下场。

  怪只怪王思源太自以为是,以为别人都会忌惮他的身份。

  而马汉乃是开封府尹包拯的四大护卫之一,背靠整个大宋,又岂会惧怕王思源是无双城的真传弟子。

  纵然是无双城主剑圣独孤剑,与包拯也只是平起平坐的关系,甚至从名望来说,还远远不如。

  只见马汉起身后大步走向王思源,众人都难免紧张起来。

  马汉的步频不快,每一步落下的脚步声,众人感觉仿佛是给王思源敲响的丧钟。

  随着马汉越走越近,便似死神来临。

  当马汉在王思源身前站定,一声如雄狮怒吼般的大叫蓦地响起,惊得众人猛一哆嗦。

  “好掌法!!”

  听到这三个字,众人大跌眼镜!

  马汉竟然没有生气,这简直不可思议!

  王思源不禁对马汉高看一眼。

  他笑道:“降龙十八掌,自然是顶好的掌法!”

  马汉略有尴尬,却仍爽快道:“我自问若再来一次,仍然无法接下你那一掌。”

  “降龙十八掌名不虚传!”

  “对于我之前那些浑话,在此向你道歉。”

  王思源摆手道:“你也是被小人欺骗,所以才会气而胡言,此事便到此结束。”

  马汉爽朗一笑:“今次这误会,真是差点闹了个天大的笑话。”

  “那小子招摇撞骗也就罢了,居然敢骗到老子头上,老子非得好好收拾他一顿不可。”

  王思源心内为田友亮默哀。

  若田友亮不是想借降龙十八掌之名显威,他也懒得管田友亮。

  这便是种因得果,咎由自取。

  “大人,既然此间事了,那我便回房歇息了,今次着实耗费了一番口舌,有些乏了。”

  马汉急忙道:“且慢!”

  王思源疑惑道:“大人还有何事?”

  马汉有些难以启齿,犹犹豫豫的样子好似扭扭捏捏的小娘子。

  这可把众人看乐了。

  到此时众人见马汉并未生气,胆子便大起来,纷纷打趣马汉。

  “马哥,你在做甚么,怎滴一副女子作态?”

  “莫非看上了俊俏的小哥,想尝尝男色的滋味?”

  “我明白啦,我明白大人为何不近女色,原来是喜欢俏哥哥。”

  马汉被众人一打趣,扭捏劲顿时尽去。

  骂骂咧咧的叫众人滚远点。

  接着眼中露出渴望的神采,直接了当的开口:“我想学降龙十八掌,请你教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