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就想做个神 > 就想做个神 第一季第六章 神火烧宝楼,姜府二驴结拜(下)

我的书架

就想做个神 第一季第六章 神火烧宝楼,姜府二驴结拜(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顶层也是空旷的,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只是在中央位置摆放了一个铜的莲花台,莲花太上边一个蓝色的火苗跳动着

  “对,这个就是阴火,他跟我的阳火不一样,没有意识,所以不能控制本身的能量,不能直接用身体接触,不然就会直接被阴火烧着,阴火不管烧着任何东西都是不会熄灭的,只能被它烧的只有灰烬才能消失”

  “那我还吸收个啥啊,动都不能动”

  “不能动不代表不能吸收,你一会用心感受阳火的存在,把阳火引出来包住阴火,把它拉到身体里跟阳火融合就可以了,阴阳二火融合之后我这股意识也就会跟着暂时消失进入只有我们五圣灵才能进去的五行空间,直到你找到下一股圣灵,我才会再短暂出来一下,好了,你准备开始吧。”

  驴儿听火灵说完,也就懂了,又到了蓝色火苗前边

  “好了,小子,开始吧”

  “是的前辈”

  说完姜驴儿闭上眼睛,轻轻呼吸,好受着身体中一股暖暖的力量,慢慢的,慢慢的用感觉吧它推出了体外,然后汇聚成一个红黄色的球形火焰向着蓝色火苗靠近,这时蓝色火苗好像也感受到了什么,开始跳动的更加激烈,红黄色圆球继续向着火苗推进,逐渐包裹住了蓝色火苗,等全部包裹之后,火焰球没有了之前的谨慎,一下子就窜进了驴儿的胸口

  就在火焰球窜进胸口的一瞬间,驴儿感觉整个身体都像炸开一样的剧痛,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体内的蓝色火焰跟红黄色火焰慢慢的融合在了一起

  “小子,我马上就要全部融合了,祝你一路好运,下次再见了……”

  火灵说完这句话后红色火焰突然涨大了一倍多,彻底把蓝色火苗吃了进去,然后又瞬间缩了回去变成了一个新的有蓝色圆心的红黄色火球

  也就在阴阳二火完全融合的刹那,姜驴儿感觉有一股清流直冲大脑,随后大脑中发出一个好似瓷盘碎裂的清脆声音,“啪……”

  声音过后,一道记忆屏障破碎了,姜驴儿脑子中开始快速的闪过无数画面,现实中的他却陷入了深深的昏迷之中,但一个个画面没有停下,还在快速的涌现

  “爹爹,爹爹,你看前边有只六品蝶,你给我抓住吧”

  一个小女孩对着一个身穿金色铠甲的英俊男人愉快的喊着

  “夫君,这次出征可一定要平安回来啊,我跟珂珂在家等你凯旋”

  有是那个金铠甲的男人,不过这次对他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紫色绫罗的绝美女子

  “万胜大将军,虽然你战功无数,但是这欺瞒君上的罪你也是担不下的,哈哈……”

  “你虽已经成为人间最强者,但是想救你的女儿还不够,你必需成神才能杀入那高高在上的天罗宫,这本天上地下只能你修炼的可以弑神的功法给你,盼你早日成神”

  “你太小看天罗宫了,你以为我们会放任你修炼成神吗,看我现在就斩你女儿一魂一魄毁你道心……哈哈哈”

  “不……”

  “不要……”

  就在最后一个画面出现的时候昏迷中的姜驴儿嘴里也发出了一声不要

  伴着声音,姜驴儿全身冒出了大片火焰,一瞬间就充斥了宝楼顶层整个空间,凡是被火焰掠过的木头,全都燃烧了起来,不一会熊熊大火就从楼内烧到了楼外,火光冲天。

  “走水了,走水了……都快起来灭火啊……”

  府里巡夜的护院第一时间发现了宝楼着火,迅速拿上木桶,水龙,水囊,来到了宝楼下,开始想上抛掷水囊并发射水龙,府里听到动静的人也都赶了过来,纷纷加入了灭火的队伍,可是不管众人用什么设备,撒多少水,房顶的火却没有被浇灭分毫,反而越烧越旺,不一会楼顶就烧没了,这时所有人也发现了漂浮在顶楼的姜驴儿

  “是孙少爷,怎么在顶楼呢,不是应该在祠堂吗,快灭火把孙少爷救下来,快……”

  狗儿在下边第一个发现姜驴儿,焦急的吩咐着,但是火还是一点灭的迹象都没有

  “哎~给我个水龙,我要进去救孙少爷”

  说罢狗儿拿着旁边递给他的水龙就冲进了宝楼一层的祠堂去就驴儿了,这时候狗儿什么也不管了,他只想孙少爷毫发无损就够了

  狗儿刚冲进去,这边老太爷也到了现场

  “这是怎么回事,宝楼怎么还能失火呢,赶紧的,把府里所有人都叫来救火”

  “老太爷,所有人都来了,只是不管用什么方法,这个火就是灭不了啊,反而越烧越旺,根本不怕水”

  刚扔完两个水囊的大柱回答者老太爷

  “灭不掉,不怕水,世间哪有这种火啊,大柱没有什么人进去过吗”

  “巡夜的说没有看到有人进去过,只是孙少爷在里边呢,昨天三老爷叫小的们把孙少爷逮起来扔祠堂里了,但刚才狗哥冲进去救孙少爷发现一楼没有人,还多了个楼梯,可能是上去了,狗哥也上去找了,还没回来……”

  “什么,孙少爷被关进去怎么没人告诉我,你们这帮蠢货,快带人进去救,三少爷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也跟着完了……”

  “老太爷,刚才试了,只有狗哥能进去,我们进不去,三老爷走的时候加了针对孙少爷的禁术,只有狗哥带着三老爷给的法玉,能进出照看孙少爷,其他人都进不去。”

  “逆子啊,对自己孩子干出这种事,这要是有个意外,我们家的独苗啊……若不是我功法被封多年,这逆子小小禁术怎会破不开”

  老太爷这时全身颤抖,内心焦急,却什么都做不了,想到大孙子在火里,自己又无能为力,一股懊恼直达心头

  火烧着木头,发出滋滋声,任凭任何人用多少水都没有一点减弱,很快整个楼顶就被烧毁了,没有楼顶之后所有人抬头就能看到楼内的情况了,只见在大火中间,有一团光芒更胜的光团飘在半空中,光团中间有一个小孩,没有了楼顶之后光团带着小孩又往上飞了三四丈高才停住。

  “快看,是孙少爷飞起来了……”

  “孙少爷飞了,没事了……”

  老太爷也抬头看到姜驴儿飞起,感觉远离了下边的火,刚要长出一口气,就听见姜驴儿好似非常痛苦的,要撕裂天地一般的喊了一声

  “啊……啊……”

  姜驴儿喊完之后身上的光芒全部消散,整个人直挺挺的开始往下摔,正下方就是正燃着大火的楼

  “快去救孙少爷,孙少爷要摔进火里了……”

  所有人开始往宝楼里边挤,却没有一个人进得去,姜驴儿下降的很快,不到一个呼吸的功夫就掉下了两丈,即将掉进火中,在场所有人都非常急促,但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的大孙子啊……”

  老太爷也带点哭腔的喊了一句,仿佛释放着心里所有的不甘

  姜驴儿还在下落,离火越来越了,越来越近,还没不到一丈高的时候,所有看到的人都绝望了,救不了了,这火沾上就灭不掉了,姜驴儿要是掉进去必死无疑了,有些人都闭上了眼睛不敢看了,也没人再顾得上救火,寂静了下来,只能听见火滋滋的声音

  “啊——呃”

  这时一声驴叫划破了夜晚的寂静,只见一个黑影高高越起。越来越高,一瞬间就跳到了姜驴儿身边

  “是大黑驴……”

  大柱在黑影跳起来的时候认出了是一头驴

  黑驴跳到了姜驴儿身边,在他马上就要落下的刹那用嘴叼住了他的衣裳,然后又在虚空中倒踢一腿转了个方向,向地上落去。

  “哈哈……来晚一步来晚一步”

  黑驴救下姜驴儿还没落地,一个身穿土黄色补丁粗棉布衣服的老头凭空出现在了宝楼上方,漂浮在哪里

  “黑驴救姜家人真是传统啊,看我收了这火”

  只见那老头手上打了个法印,指向大火,然后张开了嘴,打着法印的手指往嘴的方向一抬,火顺着这个动作就开始被老头吸了进去,嘴不大,但是吸的速度却很快,几个一眨眼的功夫火就全部被老头吸走了,只剩下烧的乌漆嘛黑的宝楼

  驴儿也落了地,走到老太爷面前,头一提,把姜驴儿放到老太爷怀里,舔了一下他的脸,然后扭过头往后院牲口棚走去,就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头好冷的驴啊

  “姜老爷恭喜啊,家里一头驴都这么有灵性,居然能一跃十几丈大火中救出爱孙,真是奇迹啊。”

  刚才把火吸收了的老头也来到了地面,向着老太爷说着,老太爷这才看清楚这个人,原来是那个算命的,姜家人因为孙少爷吃了他的丹药性情大变足足找了他一个月,想要找他讨要个说法,没想到今晚他自己来了,但是老太爷这下也没法指责他了,毕竟刚才人家把火灭了救了姜府,这个恩情还是很大的。

  “感谢高人相救,姜府上下感激不尽啊。”

  “什么高人,我是仙人,对了,刚才把火收了之后,我感觉到里边还有一个人,好像被什么压住了胳膊,晕倒在哪里,还没死,快叫人把他抬出来吧,禁术我已经破了”

  “是狗哥,你们几个快跟我就去”

  大柱反应很快,点了几个护院就跑了就去

  “姜老太爷,你这爱孙应该是在这宝楼里吸收了什么东西,导致陷入了昏睡,我刚刚探查了一下他的身体,应该你什么事,不用担心,找人把他送回房间静养两日应该就能醒过来了,老头我也先走一步,两日后再来拜访”

  听到老头的话老太爷放心了很多,着人把姜驴儿送到内院他跟老太君哪里休息

  “老太爷,狗儿救出来了,不过左胳膊被砸在烧着的木头下边,应该是废了……呜……”

  大柱看到狗儿的惨样,居然忍不住哭了出来

  “赶紧把狗儿抬回房间,叫最好的大夫来,狗儿对我姜家有恩,一定要治好他,快去”

  “是,老太爷”

  五六个人抬着狗儿走了,大柱则去请大夫了

  “好了都散了吧,这烂摊子天亮再收拾吧,大家都先回去休息吧,折腾一晚上了”

  老太爷又吩咐了一下,自己也回了内院,他要去守着他的大孙子,不能再出意外了。

  第二天一早姜府所有的能动的人都早早的起来了,除了日常的活,还要赶着把宝楼那边给清理干净,好在没有烧到下边祠堂跟姜府这么多年得藏宝都没事

  一伙人正忙碌着,一辆马车停在了府门口,车厢中姜顺生走了下来,把车上的步梯拿了下来摆到地上

  “莲儿,咱们到家了,下车吧”

  车中走出一女子,一身紫纱,面容净美,虽然头戴一根素钗,但整个人的气质却显得异常好贵

  “半个多月了,终于能回来陪我大宝贝儿子了,夫君你可没有欺负驴儿吧,儿子要是跟我走时有什么不一样……”

  “放心吧,夫人,那混小子好着呢。”

  两人说这话走进府大门,刚走过门庭就看见家里的仆人们都在匆匆忙忙的,没有往日的平静,姜顺生心想这刚走两日都怎么了,难道混小子又闯祸了,随手抓了一个家丁问道

  “你们匆匆忙忙的干什么,没看到我跟二人回府了吗”

  “三老爷,三夫人,您们可回来了啊,昨晚……昨晚出大事了,宝楼起火烧了,孙少爷也昏迷在老太爷那边呢……”

  家丁还没说完,刚听到孙少爷昏迷,陈莲儿一下子心火就上来了

  “姜顺生,这就是你说的儿子没事,都昏迷了……姑奶奶饶不了你。”

  陈莲儿火爆脾气上来,直接就往老太爷院里冲去

  “夫人你等等我……儿子啊”

  姜顺生也没多问,跟着陈莲儿往内院跑去

  两人到了老太爷房内,看到老太爷坐厅堂一脸严肃,老太君则坐在床边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孙子,陈莲儿进屋也没顾上行礼,直接就来到床边看姜驴儿

  “爹怎么回事啊,宝楼怎么烧了,驴儿怎么也昏迷了……”

  “跪下”

  姜顺生还没说完,老太爷就冷冷的说了一句跪下,姜顺生看老爷子是真动怒了,就跪了下来。

  “你为何要把驴儿关到祠堂,差点害了我大孙子”

  “爹,他偷了了家里跟大哥传信的信鸽烤着吃了,还施法装死,我就是让他在祠堂反省两天,没干别的啊”

  “放屁,都快烧死了你还想干什么,要不是黑驴护主,还有高人相助,今天你连我跟你娘都见不到了,孽畜啊……”

  “爹,您先别生气,我这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您就骂上”

  陈莲儿看完儿子,瞪大双眼回过头看着姜顺生

  “还能怎么回事,我不在家你都想弄死儿子,姜顺生老娘叫你好过……”

  “莲儿,你也别激动啊,爹还没说完,你听爹说完怎么回事再问罪也不晚啊”

  “莲儿,你先冷静一下,事情也不能全怪顺生,你听你爹说完”

  这时候老太君拉了一下旁边的陈莲儿说到,这陈莲儿才冷静了一下,不再说话

  姜老太爷又狠狠的看了姜顺生一眼,开始把昨天晚上的来龙去脉全都说了一遍,几乎每一个细节都没有落下,等到老太爷说完,听到姜驴儿没事,只需要静养两天就会醒过来之后姜顺生夫妇也松了口气

  “爹你让我起来,让我看一下驴儿身体吧,也好确定一下那算命的说的话”

  这时候老太爷也有点消气了

  “你去看看吧,要是没事就抱到你们那边,莲儿是他母亲应该更想守着他”

  姜顺生站起来,走到床边,运输功法,将灵气在姜驴儿周身探查了一圈,发现果然没有任何损伤,只是体力消耗透支才醒不过来

  “爹,娘,莲儿,这小子确实没什么事,只是体力消耗过大,睡够了就行了,我跟莲儿这就把他抱走了,等那算命的来了再说吧”

  “嗯嗯,去吧,我跟你娘守了一夜,也得歇歇了”

  姜顺生抱起姜驴儿,和陈莲儿就回了自己的院子,老太爷老夫人也终于松口气能歇歇了,一家人一天无话,这期间姜顺生去宝楼探查了一下,看着地上的灰烬,祭出全身的灵气搜索了一通之后,基本明白了是什么事情,就回去都等着姜驴儿醒过来了

  又是一个清晨姜家经过一天,基本恢复了往日的秩序,陈莲儿一夜没理姜顺生,在姜驴儿房间守了一夜

  “儿子啊,娘回来了,你都睡了一天两夜了,咋还不醒啊,快醒了娘给你弄肉……吃”

  陈莲儿刚说到肉,姜驴儿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开了看了陈莲儿一眼,又紧接着坐了起来,跟魔怔了一样

  “娘,你咋来了”

  还没等陈莲儿答话,他又蹭的一下跳下了床,连鞋都没穿,就往后院跑去,陈莲儿楞了一下,也跟在他后边追着,只见姜驴儿一刻都不耽误的跑到后院的牲口棚里边,之后做了了一件震惊姜府的举动

  “扑通……”

  姜驴儿对着牲口棚里边的黑驴跪了下来

  “苍天在上,我姜驴儿感激黑驴救命之恩,今日与驴大哥结拜,认驴大哥为大哥,今后有福同享,有难我当,诸仙为证,若违此誓,天打雷劈……驴大哥在上,受小弟一拜”

  说完向着黑驴磕了三个头

  “啊——呃”

  黑驴也回应似的叫了一声

  姜驴儿正在跟黑驴结拜时候,一个身穿打满补丁土黄色粗布衣的老头也来到了姜家府门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