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就想做个神 > 就想做个神 第一季第五章 神火烧宝楼,姜府二驴结拜(中二)

我的书架

就想做个神 第一季第五章 神火烧宝楼,姜府二驴结拜(中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祠堂的门窗用了遮光的窗纸,所以照进来的阳光比较少,即使白天不开门里边也很昏暗,时常让人分不清白天黑夜,姜驴儿这时还趴在地上呼呼大睡呢,一阵打扫院落,搬运物件的声音传了进来,姜驴儿这才睁开了眼睛

  “哪里这么大声音啊,还怎么睡啊”

  姜驴儿揉着眼睛坐了起来,想找找是哪里发出来的声音,可发现祠堂里一个人都没有,再看了看门缝有一丝丝光线射进来,才知道已经天亮了

  “天亮了,我饿了,有没有人给本少爷送点饭吃啊……有人吗。”

  “有没有人啊……狗叔”

  姜驴儿喊了两句,外边没有一个人搭理他,他也就没再喊了,知道肯定是姜顺生不让他们搭理自己

  “不理我就不理我,我自己找点吃的,这么大祠堂还能没点吃的”

  姜驴儿围着祠堂转了两圈,除了神几牌位香炉长明灯什么的还真没有什么吃的,连平时的贡品都没有了,一看就是被故意拿走的。

  “我爹真绝啊,为了不让我吃饭,连祖宗们都一块饿着了,列祖列宗们这可不能怪我,你们要是饿了就去找我爹”

  姜驴儿对着牌位说了一句,要是被姜顺生听见估计就气吐血了,没找到吃的姜驴儿也就放弃了心想饿着吧,反正一天饿不死,毕竟是个孩子调皮才是天性,姜驴儿就爬到摆放牌位的神几上了,神几从老祖往下分好多层,姜驴儿也顺着爬到了最高的一层,一屁股坐在了老祖的牌位边上,然后俯视着下边,一股豪气在心底发出

  “列祖列宗们,我肯定要修成大罗金仙,将来必定超过老祖,哈哈……”

  姜驴儿跟脑子病一样对着老祖以下的牌位顺着,说完还向后仰头大笑,当他脑袋向后看到老祖牌位后边的时候,感觉牌位后边有一些金色的光点正聚集着,慢慢的形成了一个跪字,随后光点又散开聚集形成了第二个字,九,姜驴儿有点蒙的看着光点变成字,又消散没有了,跟见了鬼一样

  “啊……有鬼”

  “嗵……”

  姜驴儿大喊了一声有鬼,屁股重心不稳,嗵的一声摔了下来

  “哎呦……好疼,还好神几不高”

  姜驴儿点下来,边揉着摔疼的屁股,脑子里也边想着,跪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给祖宗们磕九个头,想到这里姜驴儿连忙跪在了牌位们的前边,哐哐哐……连着磕了九个响头,但是磕完了整个祠堂却一点反应就没有,姜驴儿心里也想祖宗们应该不会拿这个耍人玩吧,跪九是啥,跪九……跪九……姜驴儿边走边嘟囔着,突然一下他想到了,之前爹说过,给祖宗行礼要用大礼,嗑完一个头起来再磕一个,这个跪九是跪九次的意思。

  想明白之后姜驴儿赶紧照着心中想的做起来,跪下然后磕头站起来再跪下……如此反复了九遍之后,姜驴儿站了起来,刚刚站好,只看见祠堂屋顶中心的圆形八卦图按照顺时针转动半圈,这很明显是一个活动的机关了,又过了一会八卦中心的阴阳图案各自向两边分开,分开之后漏出了一个洞,洞里嘎吱嘎吱斜着送下了一段楼梯,直到到达祠堂地面才停下

  姜驴儿被眼前这机关给弄得愣神了,楼梯全部落下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这次玩大了,居然找到了二楼的入口,还是祖宗们疼我啊……二楼会有饭吃吧,姜驴儿心里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饭,我不奇怪,饿了这么久什么宝贝我不如饱餐一顿啊。

  咱们的宝贝孙少爷,看到二楼入口以后,几乎没有什么犹豫,小短腿嗖嗖的就爬了上去,来到二楼的姜驴儿环视了一下二楼,跟一楼祠堂的格局一模一样,也是个祠堂,不过上边供奉的不是牌位,而是一个一个木头雕刻的小木驴,每个小木驴下边都有一个方形的木底座,底座上刻着一些名字,应该是驴的名字,显然这里是供奉姜家每一代黑驴的祠堂,很一楼唯一的不同就是这里直接就有通往三楼的楼梯,没有隐藏起来。

  “哎~这里应给带着那头犟驴来的,原来它祖宗们供奉在这里”

  姜驴儿转了一圈也没有啥吃的,贡品倒是有,但是是驴的草料啊,这个人不能吃啊,转完二楼什么都没找到正沮丧的时候,三楼入口轻轻的飘出一个男人的声音,飘到驴儿的耳朵里

  “上来吧,来楼上,我在上边等你呢……上来啊”

  听到呼唤声的驴儿心中咯噔一下,宝楼里居然帮了个人

  “何方妖魔鬼怪,在我家宝楼装神弄鬼……”

  虽然心中非常害怕,但是好奇心驱使着驴儿还是慢慢的爬上楼梯向三楼走去,在三楼洞口驴儿只敢让脑袋慢慢的露出来,向上张望,腿却老老实实不敢再向上走了

  小脑袋四处张望,看遍了三楼没发现一个人影

  “别找了,我不是人,上来吧”

  那个声音又说了一句,驴儿也大胆了一点,走上了三楼

  “你出来,别装神弄鬼,不然我爹回来我叫他来灭了你”

  “姜顺生,灭了我,他道行还不够呢,小崽子人不大口气不小啊”

  那个男声又响起的瞬间,一束内黄外红火焰一样的光芒闪现在了姜驴儿面前,驴儿吓得往后退了两步,差点坐地上

  “你是个什么鬼,一团光会说话”

  “老子不是鬼,也不会说话,这时传信只有你能听见,刚刚你到二楼的时候我刚感应到你醒过来,我沉睡近千年了,怎么被你弄醒了,你是谁”

  “我是姜驴儿,姜家四十九代,你不是人,不是鬼,是个什么东西”

  “我不是个东西……呸……我是个东西……呸,我是圣灵,五大圣灵的火灵,你这小东西,我是跟你们老祖来的姜家,说起来也算你祖宗。”

  “圣灵,是个啥,有啥用,不就是一团会说话的光”

  “臭小子,你才是一团没用的光,五大圣灵知道吗,支撑世界的五行之力幻化成的灵体,代表这个天地间最纯粹的五种属性,我们与这天地同寿,不死不灭,岂是你们凡人能懂的。”

  “你这还是没说你有什么用啊,不还是个废物。”

  “老子如果不是阴阳两火分离,现在一定烧死你,小子,我们五圣灵各有各的用处,金灵代表攻击,木灵是治愈,水灵是净化,土灵则是防御,我火灵则是代表毁灭与重生,每获得一个圣灵还能通过纯灵之力了看到自己的前生,获得前世的所有传承,这下清楚了吧,小子,当初你们老祖就是聚齐我们五灵才获得了毁天灭地的力量,结束了大洪荒之战,一千年前你们老祖把我们五个分开,说是这天地间将会有一场大劫难,把他们四个个分散到天晟大陆各处去吸收各自的属性纯灵,唯独把我偷偷放进了这个宝楼,怕怕睡着不小心把宝楼烧了,把我本源里的阴火跟阳火分开,我是阳火保留着意识,阴火没有意识在顶楼。”

  “哦,明白了,你自己一个还是没啥用,人家有用的在顶楼”

  姜驴儿中间忍不住插了句嘴

  “小子,你别挑战我火灵的脾气,我火灵脾气可是很大的,别插嘴,姜尚,哦对就是你们老祖,把我分离以后,告诉我千年后谁把我弄醒就让我跟他融合,然后去上边把阴火一起融合,但是我怎么看怎么都不像你这个小子啊,你就是个毛孩子啊,不可能是你啊”

  “嗯嗯,我也不要跟你这种东西融合,什么跟什么啊,您忙着,我走了,停饿的……”

  一听要跟这个不知道是啥的东西融合,姜驴儿跑的比谁都快,就要往楼下跑去,跑到下楼的洞口一只脚刚迈出去要踩楼梯,却感觉像踩在平底上一样踩不下去了

  “咦~这楼梯口怎么下不去了,上了阴船了……”

  火灵一看楼梯口下不去人了,一下懂了他要等的就是这个小子,虽然不甘,但是确定了真的是这个小子

  “哈哈,小子,你别跑了,他选中的人跑不掉的,快接受吧,本灵睡了千年了,终于可以跟着你出去透透气了,不要挣扎,老子来了……哈哈哈”

  火灵嗖的一下犹如一道火流星,直冲姜驴儿的后背,一下没入姜驴儿的体内

  “怪东西,你干了什么,快出来……啊”

  “小子,火灵入体是多么大的机缘,好好感受吧,哈哈哈……”

  火灵进去姜驴儿体内之后,直接冲进了驴儿的心脏,然后姜驴儿全身充斥着红光,漂浮在了半空中昏睡了过去

  “居然没有一点排斥的感觉,真是这个小子啊,好下边就让我好好改造一下你的身体吧,你就睡上六个时辰吧”

  红光包裹着姜驴儿,也慢慢改造着他全身的筋骨,被改造的地方也轻轻的发出咔啦咔啦的声音,骨骼和肌肉中也慢慢的渗出一些液体黑色的杂质,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发出一阵阵的腥臭味,同时在被改造的筋骨的周围一股土黄色的光显现出来,迅速把被打碎重组的骨骼重新修复如初。

  “姜家真是下本啊,这小子还这么小就给用上了七品引气归元丹改造了一遍,还把他隐藏的本性给释放了出来,真是个福缘巨大的小孩啊,有这股力量护着我就敢放开全力改造他了。”

  知道了姜驴儿身体有七品引气归元丹护着之后火灵也没有什么顾虑了,放开手脚开始改造他的身体

  时间在姜驴儿的身体破碎重组,再破碎再重组中一点点流逝,从上午到晌午,又到下午傍晚,一直到晚上戌时,最后一滴黑色液体在姜驴儿身上滴下,然后身体感受到一阵剧痛,全身冒着汗珠,驴儿慢慢的恢复了意识,睁开了眼睛,红色的光芒也散去了,整个人慢慢的落在了地

  “呼,这一觉睡得好累啊,咦……那个怪东西呢”

  “再说一遍,我是火灵,不是东西”

  一个声音在驴儿脑海中响起,吓了他一跳

  “我靠,啥玩意在我脑子里”

  “别害怕,是我,我以后就在你身体里了,你应该能感觉到你身体跟以前不大一样了,个子也长高了一点,身体应该更具爆发力了,你打一拳试试,小鬼”

  姜驴儿听完感受了一下现在的身体,发现跟以前是有不一样了,个子也长了足足有一寸多,向着前方狠狠挥出一拳,空气被拳头带出“嘶……”的一声,这不是力量大小的结果,而是一瞬间爆发力的释放

  “火灵前辈,别说,这次真变厉害了,谢谢您了,有这身体我爹再打我也能扛得住了”

  听完这句话火灵意识中翻了个白眼

  “这身体不是给你挨揍用的,是为了让你能直接承受高级的功法用的,好了阳火这部分你已经全部吸收了,我们去顶楼找阴火,把它也吸收了你就算得到完整的火灵了,也能得到一部分前世的记忆,或许里边有你上世修炼的功法,如果有那你修炼起来速度会非常快”

  “好的,怪……哦不,前辈,我这就去”

  姜驴儿应承完,没再犹豫顺着向上的楼梯一层层的爬上去,直接来到了顶层。(转下一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