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就想做个神 > 就想做个神 第一季第三章 神火烧宝楼,姜府二驴结拜(上)

我的书架

就想做个神 第一季第三章 神火烧宝楼,姜府二驴结拜(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五年后,姜府

  “孙少爷,您就别为难小的了,这是老太爷养的最后几只信鸽了,您不能再吃了,都吃了就没法跟在西境的大爷传信了,这次就算您打死小的,小的也不能放您进去”

  姜家后院一个长相猥琐的家丁堵在鸽房前边,背靠鸽房死死的抵着鸽房的门

  “狗叔,你让开,不就几只鸽子吗,吃了再买就是了,有什么不能吃的,传信大爷可以用驿站快马,被我爹关了十天祠堂了,天天吃素,我只有五岁啊,这都要影响我长个了,我要烤只鸽子补补,让开狗叔”

  “孙少爷绕了我吧,您想吃鸽子我叫厨房去给您做,老太爷这鸽子真不能吃了啊”

  “买来的鸽子能有这天天运动传信的鸽子好吃吗,狗叔你要是不让开,我可是要把你搬走了啊”

  “孙少爷杀了小的,小的也不会让开的,您......”

  “啊......”

  家丁狗儿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被搬起来了,想要挣扎,却感觉被几个壮汉死死抬着一样,根本挣扎不下来,就这样被抬在半空中,叫人搬着走了。

  “孙少爷,您这是要把小的搬到哪里去啊,鸽子真不能再吃了啊”

  “狗叔,听说你生在河边村子里,水性很好,天又这么热,您就先去井里呆着吧”

  这时若是姜家后院有第三个人就会看到这奇特的一幕,一个五六岁大小的稚童,用小小的胳膊举着一个比自己大好多倍的成年男人,正往牲口棚旁边的一口水井走去,牲口棚里一只黑驴看了一眼这孩童,继续吃着它的草料。

  “噗通......”声在水井中发出

  “狗叔,您在井里凉快一会,我吃饱了来拉您上来啊,哈哈,鸽子我来了,你们是想红烧,还是烧烤......”

  “孙少爷,不能吃......”

  孩童没有理会井中发出的声音,兴高采烈的向着鸽子房冲了过去,这个混蛋小子呢,就是咱们姜家金贵的孙少爷,姜驴儿。

  其实说起这个孙少爷,自从他出生起就成了咱们姜家老太爷和老太君的心头肉,宠的能到天上去,这孙少爷呢也是从小一直乖巧听话,吃奶的时候不哭不闹,不吃夜奶,没让陈莲儿熬一个夜,会走路说话之后,也不像普通孩童一样调皮捣蛋,不但不调皮还异常乖巧并且口齿伶俐,特别会哄人,对下人们特别和善,一个三四岁的孩童跟个知书达理的书香少爷一样,所以一家老小都特别疼爱这个孙少爷,整个姜府上下没有不喜欢他的。

  但就是上个月,之前算准姜驴儿出生日子的算命先生时隔五年又来了一次姜家,姜家自然也是筵宴接待,酒席之间这算命的叫过姜驴儿,给了他一颗土黄色丹药,叫他吞下,说是可以强筋健骨,增强气力,有助于一年后开修为定灵力时得到一个好的评定,能修习更好的功法,也因为之前算命的算准驴儿的生产时辰,姜家一家也没质疑什么,就任由驴儿吃下了丹药。

  可是这丹药吃下之后剧情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服下丹药第三天开始姜驴儿就饭量大涨,气力也跟着猛涨并且性情大变,上房揭瓦,下地杀鸡成了常态,跟了老太爷几十年的金精木拐棍也被他偷了去当了烤鸽子的烧火棍,到这整整一个月了,做尽了这世上孩童能做的一切坏事,简直就是一个魔王在世,这不十天前姜顺生实在忍不了了,用内力封住这小子经脉,叫他不能动弹关在祠堂反省了十天,今天刚出来第二天,这就又打上了老太爷信鸽的主意,姜驴儿也是嘴刁,要吃还只吃家里的信鸽,然后才闹出了把狗儿扔水井这抢鸽子这种事。

  “有没有人啊,我在井里快撑不住了,快来人把我拉上去啊......”

  牲口棚旁边水井里,狗儿已经喊了半个多时辰了,嗓子都喊的没有了气了,还是没有人路过发现他

  “上边有人吗,救救我啊......”

  有气无力的声音继续在井里传出

  又过了半刻钟,终于两个身材魁梧的家丁,过来给牲口送草料,隐隐听到了一点声音

  “大柱,别动,你听刚才有个声音喊救命你听到了吗”

  其中一个家丁叫住了另一个家丁

  “好像听到一点,但是没看到有人啊,是不是我们听错了,谁敢在咱姜府害人啊”

  那个叫大柱的家丁回到

  “可能是听错了吧,送下草料咱回去吃饭吧”

  俩人把草料搬到牲口棚,准备回去吃晌午饭,可还没走就又听见那个声音喊到

  “别走,我在井里,把我拉上去,我是狗儿”

  狗儿一听两人要走,急着用最后那点力气喊了出来听到声音的两个人赶紧来到了井边往下看,果真看到了泡在井里,整个人都泡肿的狗儿,

  “狗哥,你咋跑井里去了啊,快上来啊”

  大柱向井里也喊了一句

  “你奶奶的大柱,老子要是能上去还用,还用喊你们救啊,快他妈把我拉上去,孙少爷又犯浑了,快点”

  狗儿骂骂咧咧的训着两个人

  “好来狗哥,别急,我跟大柱这就拉你上来,上来后可得请我们哥俩吃酒”

  另一个家丁边说这边把井轱辘摇了下去

  “老子上去请你们吃啥喝啥都行,快点”

  一会的功夫,大壮两人就把狗儿在井里拉了上来,在水里浮了快一个时辰的狗儿一这下也是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上来后也一下子泄了所有的气靠在井边大口呼吸着

  “狗哥,进府这几年看你天天吃香的喝辣的也没见你胖,这一会的功夫这可是得胖了三圈啊”

  “你个傻柱子,我这是泡的,水肿,对了你们看见孙少爷了吗”

  “看见了,一个时辰前拿着个黑布袋说是要去放生,就跑出去了”

  “坏了,快跟我去鸽房”

  狗儿一听两人说的,立马知道孙少爷肯定得手了,但还是抱着一点侥幸心理带着他俩来到了鸽房,祈祷孙少爷只带走了一只鸽子可打开门之后狗儿彻底傻了,最后的一点幻想破灭了,鸽子的数量跟狗儿想的一样,不过不是被带走的,而是鸽房里现在有且仅有一只鸽子了。

  “你们两个蠢货,怎么能让孙少爷自己出去呢,他还是个五岁的孩子,为什么没拦,快跟我去见三老爷,这次又闯大祸了”

  看了鸽房,狗儿没有犹豫,边说边带着二人往三老爷的院子快走过去。

  “不是,狗哥,咱们孙少爷是五岁不假,但是谁能拦得住他啊,上次孙护卫拦了一次到现在还没下床呢...”

  柱子也是边走边说到

  “还能有什么大祸,前几天烧老太爷拐杖还能比那次大,不就几只鸽子”

  另一个家丁也说到

  “比那次大多了,这是大爷在西境叫人运回来的鸽子,加注了内里的,能日飞千里,还识得西境大营的位置,这都没了重新培养又得半年多,万一家里出了事情,或者大爷出了意外如何第一时间传信。”

  狗儿给两人解释着也到了三老爷的院子里

  “三老爷,我是狗儿,有大事要跟您说”

  “你们进来吧,是不是小混蛋又闯祸了”

  屋里三老爷唤三人,三人也来到了屋里

  狗儿先开口到

  “三老爷,小的看护不力,孙少爷...孙少爷把家里跟大爷传信的鸽子都抢走了,就剩一只了...”

  “啪...”

  姜顺生一只手打在椅子扶手上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就剩一只,其他都抢走了......逆子啊,这事先别告诉老太爷,你们几个多叫上几个人去给我把这个逆子抓回来,我要宰了他告慰列祖列宗,要是抓不回来,你们自己把自己喂狗吧”

  姜顺生这次是真的发狠了,想到这小子刚放出来一天就又闯大祸,恨的牙根都快要碎了

  “是,三老爷,我们这就带上护卫去抓孙少爷,三老爷别动了心火”

  狗儿听完姜顺生说的,连忙应承这,也快速的准备往外走

  “等等,那小子现在力气惊人,人少了按不住,你们拿着这瓶软骨水,必要时直接撒到他身上”

  狗儿三人退了出去,叫了几个护院往镇子北边万柏林去找姜驴儿了,因为全县没有什么高山峻岭,只有姜家所在的这万柏镇有这么片柏林,姜驴儿以往在家里跑出去也就是去林子里,毕竟一个五岁的孩童认识的路也不多,也走不到很远的地方。

  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姜府一行护卫来到了万柏林,刚进林子就看到一处火堆飘着烟,一个小孩面对着火堆,背对着众人半蹲在哪里好似烤着东西。

  “前边是孙少爷,咱们轻一点,把他围住,别让她跑了。”

  众人慢慢向火堆走过去,逐渐形成一个半圆,随时准备合拢包围过去,离火堆还有十几步远的时候狗儿见孙少爷还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叫护卫们停下,自己向姜驴儿走了过去。

  “孙少爷,三老爷让小的们接您回去,您跟我们回去吧”

  驴儿走到姜驴儿背后说着,但是没有一点回应

  “孙少爷”

  姜驴儿还是没有回应

  “孙少爷.…”

  狗儿连叫了三声不过姜驴儿一句都没回应,仿佛没有听见一般,狗儿就有些急了,一步移到了前面,就在看到姜驴儿正面的瞬间狗儿犹如看到了这世上最恐怖的事情,一屁股坐到地上,嘴角抽搐发不出声音,全身颤抖,眼神惊恐看着姜驴儿的方向

  刚才停下的大柱和护卫们看到狗儿突然坐下,全身抽搐眼神惊恐也不等了,直接就冲了过去,看到了姜驴儿之后,众人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心理素质不够好的,也跟狗儿一样跌坐在地上,现场一片寂静

  顺着众人的目光向着姜驴儿的方向看去,只见满地鲜血,顺着鲜血往上看,一把黑色匕首直直的扎在姜驴儿胸前心口上,匕首处还咕嘟咕嘟往外冒着鲜血,在往上看,驴儿的头上也在往下流着鲜血,额头正中间也插着一把匕首,就像怕他死不偷,补了一刀

  所有人都不敢动,时间也犹如静止了一样,现场也没有人关心过了多久,血还是“滴答”“滴答”得流着……

  ……

  “啊……孙少爷死了,死了”

  这时候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打破了寂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