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就想做个神 > 就想做个神(第一季)第二章、姜家大孙子叫驴儿

我的书架

就想做个神(第一季)第二章、姜家大孙子叫驴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人间界,天晟大陆,东大陆,青州城东城郊

  姜家这几日可谓是忙的热火朝天,没有一个闲人,两件大事,第一件姜家的一只大黑母驴一年前什么也没干意外怀孕了,这就要生产了,第二件事姜家的三少奶奶进门十年也终于怀孕,这一怀居然十二个月,眼看这几天有反应终于要分娩了。

  一家大小的,嬷嬷,丫鬟,稳婆几天不敢闭眼休息,时时刻刻预备着这个三少奶奶把姜家这个最金贵的孙少爷迎接出来,可这位孙少爷却显得不急不慢的,都一年了,还没有要出来看看的意思,可是把姜家的老太爷和三少爷急的够呛。

  孙少爷不急着出来我们就先说一下姜家,几千年前天晟大陆还是上古洪荒时代,姜家的祖先就跟随上古人皇征战于东大陆,英勇神武,基本做到了,屡战屡败,并且每战必败,但是却每次战败都能毫发无损的冲出来跑回大营,也只能说姜家这位祖先的运气是真的爆棚,那上古人皇不但不算他是逃将,还屡屡升官,夸他是个福将,只要出征必须带着这位姜家祖先。

  之后又征战了几年上古人皇终于是把东大陆仅剩的最后一个蛮人部落巨黎部落逼到了东大陆的东极展开了最后的决战,决战开始人皇率领的焱黄部落跟巨黎部落大战三天三夜,巨黎首领身高九米,带领自己八十一个铜头铁臂的兄弟打的焱黄部落是节节败退,损兵折将,就连咱们这个姜家的天命祖先也被打到了东极海涯下边,生死未卜,大战打到第五天清晨,终于巨黎族首领和自己那八十一个铁疙瘩兄弟打到了焱黄部落的大本营,就快要斩杀人皇的时候,咱们这运气不要钱的姜家祖先回来了。

  回来的也不止这姜家祖先还有一头大黑驴,和一把破破烂烂劈柴的斧子,姜家祖先屁股下边骑着大黑驴,手里拿着劈柴的斧子,从天而降连劈八十一道金光,将巨黎族首领和他八十一个兄弟的脑袋斩了下来,打了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胜仗,却是最重要的一次胜仗,随后就很正常的剧情了,人皇将东大陆分为九州,封姜家祖先为第一大功臣,赐王爵,封地就是九州之一的青州,可统领百万兵,并且世代承袭,子孙后代死罪免死,重罪从轻。

  我们现在说的这个姜家呢也并不是姜家的主脉,而是姜家四大分支之一,加上姜家主脉一共分了五支,主脉坐镇青州城,四个分支都在城外,东西南北各占一处,除了主脉有统领家族的权利外,其他四家自行发展,各不相同,姜家五脉不多的共同点就是都会养一头黑驴,也是当初救了姜家祖先的那头大黑驴生的小黑驴一代一代传下来的。

  夜幕降临,但这东城姜家灯火通明的,所有人还是不敢睡,因为来了个算命的说说三少奶奶今天晚上就会把孙少爷生下来,这不一家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在这里等着。

  “哐……”

  突然老太爷的内院门被撞开了

  “生了,老太爷,生了,老太爷,生了”

  一个身穿短打,长相猥琐,身材矮小的中年家丁激动的跑了进来

  “混账,老夫年近古稀,还是一阳盛之人,哪来的生了,”

  堂内正中一个白发白胡的老人端坐太师椅上大声训斥到

  “老太爷,您误会了,不是您生了,是……”

  “那你如此慌张,是莲儿生了,快说是个孙子,还是孙女?”

  老太爷没等家丁说完就插话道

  “不是老太爷,是咱家黑驴生了,赵兽医真是妙手回春,咱家黑驴难产,硬是叫他给救回来了,还把小黑驴给接生了出来,神医啊……啊……老太爷,您为啥踹我啊”

  “混账东西,以后说话给老夫说全,害得老夫以为是三少奶奶这怀胎一年终于生了呢,还有你给老夫滚,再大惊小怪老夫打断你狗腿”

  姜家老太爷踹了一脚闯进来的家丁,恶狠狠的说到,其实老太爷是个非常和善的人,若在平时黑驴的事他肯定第一个关心,不过今晚不一样,事关他大孙子,老太爷就有些关心则乱了。

  家丁被踹走之后老太爷开始在屋里坐不住了,叫上了老夫人,准备去三少爷院里看看。

  三少爷这院里更热闹,十几个丫鬟,嬷嬷站在外厅等着,五个稳婆在内室三少奶奶身边伺候着,这阵仗就算皇子出生也不过如此了,三少奶奶怀孕十二个月,不能再有什么差池了,老太爷命人准备的无比充分。

  “李嬷嬷,你是家里老人了,连我都是你看着生的,你说说,莲儿这都疼了一天一夜了,怎么还是一点生的意思都没有啊。”

  说话的这个就是姜家的三少爷,主角的爹,姜顺生,也是姜家现在内功修为最高的人,这时候也是焦急万分的问这旁边一个老嬷嬷。

  “三少爷莫急,三少奶奶怀胎一年这刚有生产的迹象,说明孙少爷这命是金贵的命,必然跟那凡夫俗子们不一样,我们再等等,孙少爷不会有事的”

  “哎……那只等再等等了,我还是信李嬷嬷的,只要莲儿她能平平安安,这才是我最关心的”

  哐……

  又是一声,三少爷院子的门也被撞开了,又是刚才那个家丁,被老太爷一脚踹出去之后,飞快的跑到了三少爷这边来报信了

  “三少爷,三少爷,大事,三少爷生了……”

  家丁撞开门往里边边跑边喊

  “狗儿,你喊什么,什么生了,夫人生了我能不知道”

  “少爷,不是少奶奶,是咱家驴,咱家黑驴生了,赵兽医不愧是神医,黑驴难产……”

  还没等家丁狗儿说完,一只黑脚已经狠狠地踹过来了,正中狗儿下腹,好在没有用内力,只是将他踢飞几米摔在地上

  “哎呦”

  “哎呦”

  “哎呦,三少爷,你怎么也踢小人啊,去给老太爷传信,老太爷也踢我,是你们说黑驴有任何事,都要第一时间传达的啊……”

  “狗儿,你别喊冤,今晚是夫人生产孙少爷最重要的时候,黑驴的事你不能等夫人生完再传达,没眼力见的东西”

  三少爷也是心烦意乱的教训了家丁狗儿,他也不是什么暴躁的人,平时反而温文尔雅,只是这自己夫人生产大事,他实在无暇他顾啊,听到狗儿说驴都生了的时候就更加慌乱了。

  屋外三少爷正教训狗儿的时候,内室突然大喊了一句

  “夫人要生了,孙少爷开始往外钻了”

  内室五个稳婆也是第一时间开始帮助三少奶奶生产

  “少奶奶,用力,已经快看到孙少爷的头顶了,”

  “少奶奶,坚持住,再使劲一下,孙少爷的头就能出来了”

  三少爷听见声音也是赶紧窜回屋内,趴在内室的屋门强喊到

  “怎么回事,少奶奶没事吧”

  “没事,三少爷,孙少爷露头了,少奶奶马上就要生出来了”

  屋内喊到

  “无论如何,一定要保证莲儿的安全,不管孩子怎么样,我要一个完整的少奶奶”

  “少爷放心吧,三少奶奶没有难产,很顺利……”

  “三少奶奶,最后使一把力气,孙少爷头出来,就好了”

  “快,端热水来,孙少爷头马上就出来了”

  又一个稳婆吩咐丫鬟道

  “啊……小兔崽子,疼死老娘了,等你出来老娘叫你好看”

  三少奶奶边用力气边喊着

  “少奶奶,别说话了,把说话的力气也用上,我按着您肚子,使劲……”

  “使劲,少奶奶……”

  屋外的三少爷也是来回踱步,焦急万分

  “生儿,莲儿怎么样了啊,还没……生……”

   “啊……啊……”

  老太爷跟老夫人刚跨进三少爷院子的院门,老夫人还没说完,只听内室一声响彻姜府的声音,所有人这时都因为这个声音顿了一下

  这时内室的一个稳婆也激动的声音有些颤抖的喊了出来

  “三少奶奶生出来了,是个男孩,是个孙少爷!!!母子平安!!!”

  接着这个声音又喊到

  “三少爷外厅莫急,老奴等人先为少奶奶和孙少爷擦拭干净再开内室门,丫鬟们,将所有门帘,拉上,门窗封死,少奶奶三十日不得见了寒气”

  “生了,生了,哈哈,莲儿无事,感谢老天,哈哈哈,我当爹了”

  外厅的三少爷终于不再踱步,脸上也由愁容换成了笑容,自己嘟囔道

  这一切发生在一瞬间,老太爷这时也是刚跨进了厅内,听到了刚才内室传出的声音,也长出了一口气

  “生儿,要记住沉稳,莲儿母子无事就是我们姜家的福”

  “爹,娘,我当爹了,哈哈哈,我当爹了,您们有孙子了,哈哈”

  三少爷刚说完只见老太爷一拐棍就打了过来

  “老夫刚告诉你遇事要稳重,你就要上天!”

  被打了一下的姜顺生也冷静了一点

  “爹我知道了”

  三少爷刚说完,院里院外所有的,丫鬟,家丁,嬷嬷都跪了下来

  “恭喜老太爷,老夫人,喜获金孙,恭喜三少爷,喜得贵子……”

  恭喜声在城东姜府此起彼伏,足足喊了有半刻钟

  “你们都起来吧,这是姜家的福,也是你们的福”

  老太爷让姜家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又等了有一刻钟,内室的门缓缓的打开了,一个嬷嬷抱着一个蓝色绸缎内衬棉褥子的包被出来,里边一个男婴闭着眼睛安静的睡着,嬷嬷抱着孩子走出来

  “老太爷,老太君,三少爷,内室已经清理干净,可以进去了”

  嬷嬷话音刚落姜顺生一个箭步就冲了进去,来到了窗前看着身体几近虚脱的三少奶奶陈莲儿

  “莲儿,辛苦了……为夫不知说什么好了,我们姜家欠你的,我也欠你的”

  姜顺生说着居然两眼通红,竟要落泪

  “夫君莫要多言,你我本是夫妻,我怎么能不为你姜家诞下一儿半女,不然有何脸面做你妻子”

  “不过那小子可折腾死老娘了,等老娘能下床了,必找他算账”

  陈莲儿刚刚温柔了不到一句话的功夫,想起自己受的罪又狠狠地说到

  “嗯嗯,夫人不必出手,为夫也得找那小子算账”

  姜顺生顺着陈莲儿说到

  “夫君,也不能真出手啊,刚才我看那小子还是蛮可爱的,妻心中也甚是喜欢呢”

  “嗯嗯,夫人喜欢,那便是大家都喜欢”

  外边嬷嬷将孩子抱给老太爷,老夫人看的功夫,这夫妇二人在内室没羞没臊的对着众人撒了一波狗粮,也收获了在场众人一波白眼。

  “生儿啊,你出来吧,叫莲儿好生休息休息,我与你给孩子取个乳名”

  “好的父亲”

  姜顺生应承到

  “夫人一夜辛苦,叫嬷嬷伺候休息吧,我先跟父亲为孩儿取个乳名”

   说罢姜顺生退出了内室来到外厅

  “嬷嬷,你把孩子给我,你去伺候莲儿吧”

  老太爷说着要去抱孩子

  “你一个臭老头会抱什么孩子,当年顺生出生的时候差点被你摔在地上,你跟生儿去一边,别碰我大孙子”

  看到要抱孙子了,一旁等了好久的姜家老夫人不干了,一把抱过她亲爱的大孙子,不给老太爷机会

  “唉……夫人,这么多人给老夫个面子”

  姜老太爷小声嘟囔着但还是叫着姜顺生去了一边

  “顺生啊,你说给你这儿子叫什么好呢”

  “全凭爹爹教诲”

  “好,为父就不推辞了,既然你求着为父给你这孩儿取名,为父就辛苦一下了”

  姜老太爷这句话证明了他的修为不知道多高,但是脸皮肯定举世无双了

  “嗯,刚才我听狗儿说咱家驴也生了,也是好巧,都在一天出生”

  “那你这孩儿乳名就叫驴儿吧,等六岁时开修为定灵力后再给他改个名字吧”

  姜老太爷说完这句话在场的所有人全部一头黑线,但又不敢言语

  一愣的功夫又见一只老太太的绣花鞋飞向的老太爷的左脸打个正着

  “老东西,你个老不死的,你孙儿才叫驴儿呢”

  “对啊,就是我孙儿叫驴儿啊……”

  被打的姜老太爷一点不思悔改,但是姜老太君一下被说蒙在了那里,不知道怎么回了,从此姜家的大孙子叫驴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