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攻略目标是运动系 > 第18章 第十八章

我的书架

第18章 第十八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木汐一直都是在笑的,只不过她的笑容幅度并不大,所以才会像是这样有些冰冷的模样。

对于这点,黑尾铁朗倒是很有话语权。他每次看到木汐,都会觉得穿着一身帝光校服站在那里的她好像透着一种迷茫。

好像她……不知道应该往哪里去。

作为排球中拦网的司令塔,黑尾铁朗自认为自己还是比较擅长揣测对面攻手的意图。每一次都尽可能预测、然后再在脑海中分析是直接封死秋鹿还是制造反攻击会是他的强项。因此在看到那个黑色中发的少女又一次站在那里,他在一群前辈调侃的目光中还是没有忍住,走去了她的身边。

“你好像很在意我有没有笑?”

“不哦,在这方面我还是看得出来的。”

将自己的手从她面前放下,黑尾铁朗拉着车厢里的吊环,朝着木汐的方向偏下:“只是担心你会被误解。”

“没有的事。”

“真的?”

少年的尾音上挑,但他并不是表现出自己的不信任,只是有些惋惜:“那真可惜。”

“可惜什么?”

“高中不来音驹么?我们高中部的偏差值不错哦。”

听着这有些突兀的邀请木汐终于看向那双眼睛,黑尾铁朗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几乎和她家附近小公园里一只黑猫一模一样——好奇到蠢蠢欲动想要伸爪子扒拉她,却又觉得好像这样不够有意思,使劲思考怎么使坏。

“现在说这个太早了点。”

“先考虑起来,至少多个选择也不错。”

他倒不觉得这有很早,毕竟先到先得,帝光没有高中部,那高中考虑下音驹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不过我忘记问了,你成绩怎么样?”

成绩怎么样,这五个字可是学生时代的禁忌。亏黑尾铁朗能说得出来,要不是她重生了一回,现在怕是直接把这个人拉黑了。

“你呢。”

“哎呀,鄙人不才,但在生物上还是不错的。”

“我懂,所以别的都不太行。上次帝光月考,我年级第五。”

“……”

看他有些目瞪口呆的模样,木汐嘴角的弧度更加扩大了两分。重生一回,她最大的优势就是知道如何去从学习中获得乐趣。再加上初中难度也没那么高,能够拿到比之前更好的成绩完全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我觉得我属于可以随便挑学校的类型。”

慢条斯理地把这个邀请给推了回去,她不管怎么样都是不可能报考音驹的:“而且音驹有从小学到高中,我高中才去,怕被排挤。”

“不会的啦。”

听到第二个理由黑尾铁朗哭笑不得,觉得大约这才是她在意的事情:“放心,我们音驹可是很包容的。”

“那也再说吧。”

窗外的橘粉色一点点开始变得浓重,木汐拉着吊环随着电车前进微微晃动,声音里多了点好奇:“你们今天赢了?”

“嗯,赢了,不过下场估计会很麻烦。”

“加油。”

“这么没有诚意么?不是应该说‘那你们下场比赛我来给你们加油’这类话?”

“不要,我讨厌看比赛。”

“讨厌看比赛?为什么?”

黑尾铁朗有些诧异,按照木汐之前的表现来看,她不是什么对运动项目很排斥的人,甚至于本人应该也是在打篮球,怎么会讨厌看比赛?

“准确来说是,我讨厌看……不知道结果的比赛。”

“噗,每场比赛开始的时候,不都是不知道结果么。”

“不是的,有的比赛我会知道结果。”

印象里看过的那些暂且不论,音驹这几年一直到黑尾铁朗高三那年的春高,按照设定更是都没突围成功过。至于别的比赛……

“我讨厌看到输。”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说木汐对他太没有信心,还是真的很在意他,黑尾铁朗轻笑出声,却也没有再次邀请,看木汐不想再理会自己索性又往她的方向蹭了蹭:“所以学妹的意思,是讨厌看到我输掉比赛?”

好烦,这个人真的好烦,他就不会闭嘴么?

仿佛是看出木汐的烦躁,黑尾铁朗反而变本加厉,甚至于马上都要凑到她耳边:“只要是比赛,就不会有持续的赢家。”

她知道,但是她还是不喜欢。

“你可不可以……”

猛地转头看到眼前人似乎都快要碰上自己,木汐立刻往后退半步,看着同样愣住的黑尾铁朗等电车停稳,毫不犹豫正面一脚踩了上去:“你还是闭嘴比较好。”

“嘶,好痛。”

才不会痛,她知道他之后还有比赛,用的力不大,最多就疼两三秒。

高挑的黑发少女消失在了重重人群之中,旁边原本隐晦用眼角余光观察的音驹队友们看到自家狼狈的学弟,一个个都毫不客气笑出声。

“总比有些人没有好。”

“黑尾你说什么??”

“哎呀,我可没说你哦夜久。”

气愤的自由人最后选择无视灵活躲开自己攻击的副攻,没忍住又看了眼已经关闭的车门:“她穿的好像是帝光的校服,还是个学妹,你就这么不要脸么?”

“哪有不要脸,喜欢不应该去追嘛。”

看黑尾铁朗还理所当然的样子所有人陷入沉默,喜欢啊,但关键就是对方好像不怎么喜欢你?

踩了人跑掉的木汐看了眼周围有些陌生的风景,根据地图推荐的蛋糕店买了份蛋糕,再找到一家花店,根据店员的推荐正好把自己给各种作物的营养液给悉数配齐。

回到家兴致冲冲到家一甩书包跑去后院,听着系统小声的哀嚎木汐也有点不耐烦:“你至于这样么?”

【怎么不至于?你是不是到现在还没有找准重点?】

重点?什么重点?

【你攻略人之后拿到结局的成就点数和情感量打个比方是一个亿,但是你给我一把小葱,我最多给你算05!】

听着系统崩溃的声音,木汐倒是并没有在意,反而更加用心地重新用水浸湿土壤:“你觉得我会在高中毕业以前给不了你两亿把小葱?笑话。”

【……】

木汐,你好霸道的眼神,好狠的心。

不去理会嘤嘤哭泣的系统,木汐当然知道两亿把小葱是不可能给出来的——但是不管怎么说目标有了,总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好。

而且最关键的是还是那句话,能够躺着,她干嘛要追别人后面呢?

躺平不香么,赚一个时光倒流不美好么?系统和自己一心同体就一心同体吧,反正销毁也是不可能销毁的,换个宿主照旧白嫖嘛。

“那你倒是告诉我。”

【什么?】

“刚才你是不是又有成就点入账了?”

没听到系统的回应,木汐轻轻哼了一声,她能不知道系统刚才狠收了一波:“然后现在来让我别种地?想的挺美啊。”

【我不是,我没有,你误会我了。】

“我劝你少看总裁文。”

听着系统那堪称是凄厉的声音木汐揉了揉耳朵,只觉得自家系统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老实点儿,到时候给你小番茄吃。”

【我又吃不到,哼。】

听着系统傲娇消失,木汐低头看了眼面前的泥土,蹲下用手按了按确认湿润程度差不多才重新站起,把水壶放到旁边伸了个懒腰。

不管怎么样,浇水确实是件很解压的事情。尤其在第二天回家,看到后院已经冒出了绿茵茵一片时不仅仅是木汐,连系统都没忍住“哇”了一声。

“拍一张。”

给自家院子里的苗苗们都拍了照片留档记录,木汐眼睛里全是笑意,给水壶里滴了两滴营养液聊胜于无,算是给苗苗们小小地加个餐:“很可爱对不对?”

【你要是能用这个表情去对着别人,保管你一攻略一个准。】

系统哼哼唧唧地去观测眼前的绿色,在发现每一株包含的感情都基本达到成就点点数时沉默下来,随即无比震惊地发出警告:【种田种那么用心,你妈就这么缺你一口吃的么??】

“不,这叫……怎么说呢。”

木汐把水壶放好去洗了手,看着水珠在空中划过的轨迹时笑意更甚:“这叫神农氏后裔的自我修养。”

糟了,它现在觉得这个女人是真的会给他两亿把小葱当补贴怎么办?

总裁,您愿意给小的一口吃的,那小的以后就是你的人了。

“系统。”

【你又想干什么?】

“你帮我搜下,手冢的比赛在哪里,什么时候开始。”

积极进取的木汐绝对不是为了攻略,不过系统还是尽责把时间查好,放在自家宿主面前好奇地闪了闪自己的屏幕:【你居然准备去看比赛?而且你知道么,同一天差不多一个时间段里也有黑尾和青峰的比赛,你选择了手冢,意思就是准备走他的线了?】

走线?

确认好感度界面里依旧是锁死的四颗球,木汐用手关掉界面,走回自己的卧室往桌上摊开了作业:“我说了不会去看比赛,只是想要去看看你的治疗卡有没有效果而已。”

【你不信我!你居然不信,你怎么可以不信我!啊,我的心都要碎了。】

都说了少看点琼瑶剧,系统你这画风可真是绝了。

被系统嚎得笔都要掉了,木汐低头盯着纸上印着的习题,慢吞吞地写下公式后继续解了下去,表情平静到没有一丝波澜。

她只是单纯想要去看那场比赛的结果,至于什么走线攻略?

走线是不可能走线的,等过两天小葱能收了,看她不堵死系统的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