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攻略目标是运动系 > 第15章 第十五章

我的书架

第15章 第十五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医院,对于手冢国光而言是个还算熟悉的地方,每一次他几乎都是和大石秀一郎一起来,然后一个人回家。因为是在网球部的缘故父母那里不会对自己回家太晚有所疑虑,同时在家用右手比较多,也不会暴露自己左手有伤这件事情。

直到上次在医院里看到似乎是腿伤了的隔壁邻居,他原来还有些担心木女士会不会和自己母亲说起,然而两天后自家妈妈却依旧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也让他松了口气。

但是这次……

“木桑。”

“我的膝盖已经复查好了。”

眼前的少女腿上支具已经拆下,身上的帝光白色校服样式很适合她。黑色的中发披散在脑后,被那双剔透的眸注视着的时候手冢国光突然有种自己被她看透了的窘迫。

“恭喜。”

“如果要回家的话,妈妈可以送我们一起回去。”

看到她手上拿着的的伤药喷雾,手冢国光想要拒绝却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任何借口,尤其等到大石秀一郎也从办公室里出来,看到她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的表情更让他有了点窘迫的感觉。

不,他其实也没有……

“是还有事情么?”

“不不不没有了。”

立刻堵死了自家部长的退路,笑眯眯的副部长看着眼前的少女立刻又郑重起来:“那就拜托木桑把手冢送回去了。”

“嗯,没有问题。”

听了一耳朵木汐一板一眼的回应木昭只觉得好笑,尤其再看到手冢国光拘谨的样子更是直接笑了起来:“没关系,我也是陪我家丫头来复查,国光君的检查结果怎么样?”

“还可以。”

“那就好,打网球要注意一点,最好带个护腕什么的。说起来有喜欢的网球选手么?我和小汐老是对上,从来喜欢不到一块儿去。”

“德尔-波特罗。”

“完了。”

木昭低声开口,抽空回头看了眼脸黑下来的木汐嘿嘿笑得很得意:“你看看,你看看?”

“妈你走开。”

想到自己来到这里以后又看了一遍的4月份迈阿密大师赛的四分之一决赛,德尔-波特罗这位网球手和以前一样把自己喜欢的纳达尔轰出大门,木汐就没忍住怨念地看了眼支持费德勒的木昭女士:“费德勒也输了,你不要在这里挑拨离间。”1

“还挑拨呢,哼,我不说话。”

“不过你这个手腕肩膀……也确实挺大菠萝的。”

木汐嘀咕了一句扭过头,看到少年脸上似乎多了点歉意的样子倒是没放在心上:“没关系,竞技运动本来就是各有胜负。检查下来情况怎么样?”

“还可以,木桑呢。”

“也挺好的。”

仿佛话题就在此终结,开车的木昭女士没忍住通过后视镜看了两个人一眼,总觉得看他们俩尴尬的样子特别有意思。

车缓缓停在了两家门口,木昭让两个人先下车自己去把车停好,站立在街上的木汐瞥了眼似乎准备回家的少年,犹豫良久还是跟了上去。

“木桑?”

“有些事情我觉得还是需要让手冢阿姨知道的好。”

少年骤然停止的脚步和转身时依旧严肃的表情让木汐有些想叹气,但她没有在意他那点小小的排斥,只是望着汽车远去的方向仿佛是在发呆:“因为她很想了解在你身上发生的所有事情,不管是好是坏,她永远都会站在你这一方。”

“明明之前很害怕她会责怪你?”

“那也没办法,生气的老妈是天下第一等的可怕,能避开就避开。但关键在于,受伤这种事情这不是我一个人能解决的。”

想到木昭生气的样子木汐抖了抖,转头对着似乎眼里透出一丝笑意的手冢国光叹气:“不过我也就这么一说,最后还是看你自己的选择。”

“嗯,谢谢。”

“比赛加油。”

“木桑。”

看木汐准备转身离开,手冢国光下意识叫住她,看她回头注视自己的黑亮眼睛微微一愣,随即像是掩饰般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这周末是关东大会第一场比赛。”

“哦……”

本来还有些不明白手冢国光这句话的意思,过了两秒钟木汐才反应过来,看着眼前的少年也不知道是应该答应还是拒绝。

【不准备答应么?】

“加油。”

看到她对自己微微抿嘴算是笑了一下,却还是没有答应的模样手冢国光稍稍有些失落,但也并没有想太多,欠身行礼表示感谢后却依旧站在原地,注视她转身的背影。直到消失的那刻他才拿出钥匙,尽可能轻得打开了自家家门。

他确实应该把自己的情况,告诉自己的家人了。

迅速写完所有的作业再顺手写了两道国内背回来的习题,木汐洗完澡后靠在床上撑着下巴,貌似在看世界名著其实打开了自己的面板,来回切换着显示出来的好感度,只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那么一点海。

【这还海?】

系统嗤笑一声,只觉得木汐真是想太多:【你可真是想太多了,看看好感度吧,一共就开了几个人的?】

“只是快两个月,我就已经有五个人好感四颗球了,确实有点太快。”

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木汐叹了口气倒在软软的靠垫上,慢吞吞地又去点开了手冢国光的界面。

戴着眼镜的少年面容清俊,不带有任何感情地注视着自己,状态却不同于自己刚才点开的不二周助,显示的是“伤病中”。

“你连伤病也能显示出来?”

【你腿我都能治,更何况别人了。哦对,我还能显示治疗方法,你要么?成就点商城也开了,看看呗。】

“……”

没忍住去点开旁边的小感叹号,再确认系统狮子大开口一样想要的20个成就点,木汐直接关掉界面:“告辞。”

【呵,女人。】

“我现在手上一共就10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成就点,你和我说要20?老板,第一次购买,打个折啦。”

【你对他伤势那么关心,干嘛不当面说出来。】

“当面说出来会让我很困扰,关心是因为由己及人,我不希望对方和我一样,在这样打一场少一场的比赛中经历的却是无能为力的苦痛。”

她太理解手冢国光了,当年第一次看到手冢国光输掉那场和迹部大爷的抢七,坐在地上微微抬高眼睛微闭着的那张脸明明应该是很好看的,可她却愣在电脑前,盯着那个脸上满是汗水的少年突然落下了泪。

你尽力了,但是没能赢。

你尽力了,但是终究止步于此。

尽力了——

好像每一次都是尽力了,却总是不能获得自己想要的结果。

就算她看到之后那集比赛龙马赢了日吉若,却依旧记得最后疲惫闭眼的少年。这场和迹部的比赛,对他来说算是什么?

是一场好比赛,但是输了;被对手夸奖了,但是输了;不管怎么被人尊敬,依旧是输了。

竞技运动永远会有赢家和输家,她从来都是最明白这件事情的人。然而就是因为明白,所以才会知道改变必然会带给另外一边失败。

到底意难平这五个字从未有过如此深刻,如果说这次要亲眼见证,她真的没有信心能够撑到最后。

【……我不能赊账。】

“但是?”

感觉到系统的软化,木汐瞬间抬起头,觉得这件事情好像有得聊:“你想要什么?成就点我是真的拿不出来。”

【怎么说呢,你知道,我要的东西是你的‘情感’。】

这点木汐倒是知道,毕竟在重生第一天,这系统就和自己说过自己的重生就是来自“情感”。

【但是先说一下,我不是什么情感都收,只收正面的。你能够看到每一个事件的成就点,本质上就是在事件发生时候所产生的情感凝聚。我要的是你本人的情感,所以……你可以把你凝聚情感的东西给我,才不要你的修正带。】

“……”

她是那种用修正带啊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啊典中典啊王后雄啊这些东西来卖成就点的人么?那必然——

“作业可以么?”

【不可以!!我必须要生物,生物你懂么!活着的,有生命的!并且要是正面的!】

她重生一回,可喜欢学习了好么。作业这种东西让她感觉自己确确实实活着,而不是在打游戏。

听着系统在大声嚷嚷木汐也不生气,毕竟她也就是这么皮一下罢了。如果不是因为系统说如果收了凝聚她情感的生命体会被收走,木汐还真挺想在家里养两条鱼。

众所周知,养鱼的方法就是把鱼放在水缸里,过了一周以后再去买一条一模一样的,装作第一条还活着。

但是这种开销也有点太大,而且就这么一个星期,感情估计也培养不起来。距离手冢国光的比赛就这么几天了,她应该怎么做?

【其实我有点不明白。】

“不明白什么?”

【你很喜欢他。】

坐在美术社的社团活动室里,木汐拿着画笔小心翼翼地对比眼前的花束,同时一心二用地和系统说话:“我确实挺喜欢他的。”

【那你当初想要关闭手冢国光的支线又是为什么?】

“喜欢也有很多种吧,就像是你说的我的情感这件事情,我的情感也有很多种,你只要我正面的情感不要负面的,让我也挺为难。”

不过她现在倒是大概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等到美术部活结束,系统看到自家宿主无比兴致勃勃地跑去商店街的花店,买了一大堆花盆泥土、再去蔬菜店买了各种各样的蔬菜种子时突然噎住。

它有了点不好的预感,自家宿主这是要——

“活的,倾注我所有的情感,正面的。”

【……】

看她小心翼翼翻动泥土,洒下种子,甚至于刻意用矿泉水浇灌的模样,系统觉得自己累了。

真的累了,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那这样,看在你确实是这么想的份上,第一次半价。】

院子里已经被木汐种了一排的小番茄、小青菜、和大蒜头,系统的声音里也多了点看开所有的沧桑:【好吧,看在……的份上。嗯,你可以兑换一次给手冢国光的治疗卡。】

“嗯,我知道了,多谢。”

那你为什么还不收手?亲爱的宿主,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想要干什么?我现在终于明白了。”

把自家院子里空着的地方全部种满,木汐站起身拍了拍手。眼前各种各样的花盆与翻好的地很是规整,她现在终于找到了如何去薅系统羊毛的正确方法,不去利用那还是人么。

和人偶遇,开展事件,主动攻略,再获取成就点弥补曾经的不平?

她熬到现在做了那么多事件,等的可就是今天啊。

只不过她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想要问她可爱的系统。

【……你问。】

“按照你这种很游戏的界面设定,我能算个女主角对吧?”

【你要这么理解也算ok?不过我先声明一下,我没有设定好别人的行动轨迹,也没法影响他们的想法。】

“如果说,我是这个乙女游戏的女主。”

木汐略微停顿片刻,拿着手里的水壶表情愈加严肃:“那为什么是要我去攻略别人,而不是别人来攻略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