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攻略目标是运动系 > 第14章 第十四章

我的书架

第14章 第十四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木汐很想再说一次“中二”,但这次她不管如何,都不会对着有这样想法的人说出这两个字。

所以她只是“哦”了一声,看到青峰大辉反而皱眉不满的表情抱住双臂,有些似笑非笑地开口:“你是不是觉得我接下来应该说‘好中二’,然后你再回我‘你不懂’之类的对话?”

“……”

“放心,我不会给你这种机会的。”

感觉眼前这个高大的少年整个人萎靡下来,木汐重新将视线投向操场,轻轻地眨了眨眼睛:“因为我以前也这么想过。”

“你也?”

“嗯,在华国,进了市里最好初中之后还让孩子继续打球的单亲母亲,简直不能说是态度开明,应该说是深明大义到甚至可以做个成语接龙,大义灭亲。”

“……听不懂。”

“正常。”

她能够在初中还继续打球真的是因为自己争取,也是木昭女士的无奈。那个时候她也和青峰大辉一样,中二爆表地说着“我就要打球,不让我打球我就和你断绝母女关系”——

然后木昭女士狂笑到拍桌,就差笑到在地上打滚。

现在想想真的是好羞耻,不怪木昭女士第一反应不是生气,而是憋不住狂笑她居然在自家女儿身上听到了偶像剧霸道总裁男主角的台词,女主角却是那颗橙橙的球。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都充满喜感,甚至于外婆外公都没忍住乐了大半年,就等着以后来给自己公开处刑。

“那你……”

“我理解不代表我赞同,相信我,不用什么‘等你长大’,一年多一点以后,你就会为你的言论追悔莫及。”

木汐沉痛地叹了口气,现在被她听到也不知道是青峰大辉的幸运还是不幸,但仔细想想,大概这个年纪确实就会有这样的想法。

她就静静地等待以后青峰大辉那回想起自己曾经言论羞耻到爆的表情,最好再拍下来,方便她随时回味。

“哦,不会后悔的。”

“不是因为这个决定而后悔。”

而是因为你的讲话方式。

高大的黑皮少年嘀咕着准备走出教室门,随即又想到什么扭过头又重新朝着木汐的方向走了过去:“要帮忙么?”

“啊?”

“你不是想要坐回去?”

“哦这个,我腿直不了,你扶我也没用。”

她就必须要这么一跛一跛地走过去,扶了也没用,还可能会有反效果。

“你觉得我会这么做?”

看到他脸上突然带着点恶作剧的笑容木汐瞬间警觉,刚想后退就看到青峰大辉一步一步盯着自己走过来,自上而下的压迫感以及本就高大的身材让她愈加紧绷。注意到他闪到自己身后,直接托在肋骨几乎可以用“拔地而起”这个词形容把自己托起来的那刻,木汐是真的慌了。

“现在别的班级在上课,别动,别叫。”

“你——”

“你刚才不是很会说么?”

感觉到自己腾空的那瞬间木汐涨红了脸,尤其再感觉到自己被他真就是这么抱着往前走,心里更加有种羞耻感:“你放我下来!”

“我可是在帮助同学,阿汐……哦对,五月是这么叫你的对吧。”

他的声音随意而又带着点试探,又伴随着因为用力而发紧,在自己耳边响起的时候让木汐差点没想捂住耳朵。在看到自己的桌子就在前方,被青峰大辉小心翼翼放下来的瞬间她立刻按住桌面,扭头想开口就看到他脸上的笑。

“想道谢的话不用了。”

“你居然觉得我要向你道谢??”

“那你耳朵怎么这么红?”

她要杀人灭口。

眼前的少女终于没有之前那种平淡的表情,咬牙的表情以及瞪着自己却耳朵通红的模样根本就没有任何杀伤力,甚至让人觉得……

还挺可爱的。

想到桃井五月一周五天里起码有四天在回家的时候在自己耳边开口“阿汐真是超可爱的”,他以前还觉得这个冷冰冰的家伙居然会让桃井五月觉得可爱,怕是她眼睛有点问题。现在看来,桃井五月偶尔也挺对。

“哦,很痛么?”

“……”

看到木汐揉着刚才自己托住她的地方青峰大辉才反应过来,偏偏她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模样,除了耳朵还红着以外和以前没有任何区别:“你觉得我和辛巴一样会很开心?”

“你不提醒我我还没发现,确实有点像。”

“你也是。”

看到她脸上出现的假笑青峰大辉愣了愣,想到举起辛巴的是一只老猴子倒也不生气,反而笑得更加灿烂:“是么,那回见了,阿汐。”

被这么挖了坑也不生气,还真大度。

木汐把自己的腿搬到旁边横着,手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后重新低头看向习题。虽然刚才被托住的肋骨还有点痛,但其实也没有那么糟糕。

不去看那些奇奇怪怪的好感度,好像这一次……或者说,重新来一次,她好像看到了很多曾经有可能被自己忽略掉的善意。

这种举动并不是对着喜欢的女生才会这么做,而是认为自己可以帮助别人,就力所能及去帮一把——虽然青峰大辉这种帮忙她不想要,可确实是出于善意。

手里的水笔轻快地在指间旋转,木汐听着耳边没多久传来的下课铃,等到班级里重新变得喧哗时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笔几乎在空中转成了一朵花。

“你这么做墨水真的不会甩出来么?”

“嗯……有可能会?”

停下转笔的动作侧过头,看着面无表情的隔壁座木汐挑了挑眉:“怎么突然这么关心我?”

“不,我担心你把墨水甩我身上。”

听着后面两个人的一问一答再欣赏了下两个人的表情,桃井五月十分怜悯地看了眼绿间真太郎,觉得这人如果以后不再改改,怕不是会单身一辈子。

“桃井,你这是什么表情?”

“没什么哟。”

桃井五月笑嘻嘻地遮掩过去,对着木汐表情里多了些担忧:“小汐,你的腿还没好么?”

“我过两天会去做复查。”

老老实实戴着膝盖固定支具、甚至于连洗澡都没有摘掉,木汐没有也不敢求快,医生说多少天就把这东西绑在自己腿上多少天。反正她也不是纯种樱花妹,才不会对别人的目光感觉到“不安”:“大概再两天,其实我现在就没有特别痛。”

“那直接拿掉不……”

“不行。”

她以前也是这样,认为不痛了应该就可以拿掉,然而到最后吃苦的还是自己:“五月,要遵循医嘱。”

看好友那么笃定的模样桃井五月长叹一声,她有时候是真的觉得自家好友成熟到偶尔都让她觉得固执老气。但是仔细想想,她又确实说的没错。

“那你复查结果要告诉我哦!”

“嗯,放心吧。”

复查结果不仅仅是她会告诉桃井五月,甚至于还会被木昭女士全程盯着,确认恢复后还要再被骂一遍巩固记忆。

少女坐在复查医生的办公室里神态完全可以用“安详”来形容,听着一连串勉强能够理解的医学术语后她眨巴了下眼睛,看得医生觉得好笑:“意思就是,没问题了。”

“谢谢。”

“但是还是要注意一下,至少不能过于剧烈的运动,也不能在没有热身的情况下做出类似于突然起跳或者冲刺的动作。”

感觉到自家母亲格外严厉的视线,木汐乖乖巧巧地点了头,又去药房准备领点伤药喷雾时扫到熟悉的蓝色身影一闪而过,决定还是再坐下等一等。

手冢国光肩膀上的伤势怎么看都挺严重,而且恢复速度估计也会很慢,一不小心二次受伤那更是格外头疼。只不过她有点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和大人说,就这么一个人来医院?

手冢家的心就这么大,连孩子一个人去医院都觉得没问题?

“拿了药怎么不回来?”

“在思考一个比较严肃的问题。”

本来木昭还有点想笑,然而听着木汐的声音她也皱起了眉:“我记得他家好像不知道他受伤的事情。”

“所以很奇怪。”

“行了,先回去,我会去和彩菜提的。”

“别,你先别说。”

看着自家女儿犹豫但依旧直视她的表情,木昭微微放下心,想了想索性也在旁边继续等:“可以是可以,你为什么要等他?”

为什么要等手冢国光,大概原因就是曾经她看过的寂寞排行榜,最高层次是“一个人去医院动手术”。她以前有过这样的经历,但那个时候她好歹是成年工作了,手冢国光还在初三,虽然也不是动手术,但能够有人等着他回家总归比一个人自己坐公交车回去要好。

没想到自家女儿居然是这样的想法,木昭看她好像依旧很平静的样子总觉得出了一趟国,自己的女儿就比以前成熟不少,甚至于让她有种独立了的感觉。

“你这样想……也挺好的。”

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评价她过于有理有据的想法,木昭索性揉了揉自家闺女的脑袋,看她开始变得凌乱的发丝很是满意地又帮她顺了回去:“不错,长大了。”

“……”

听到这个回应她可真是心情复杂。

等待的时间并不长,哪怕是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木汐也并不觉得无聊,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木昭聊着在学校的事情。木昭听着她聊起山架美华以及桃井五月,在心里点了点头后就看到从诊察室里走出来的隔壁家少年。

“出来了,去说一声吧。”

“那要不要装作我们也才出来?”

听自家女儿又怂了的嘀咕木昭决定收回她觉得木汐在和人交际方面有点进展这个想法,没好气地对着她哼了一声:“你自己要等,又要我去和人说话?你自己去。”

奇怪的好感又要增加了。

看着一个人走出医生办公室、发现自己后表情有些无措的少年,木汐深吸一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来,像是无事发生般和他点了点头。

“手冢君是结束复诊,准备回家了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