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攻略目标是运动系 > 第11章 第十一章

我的书架

第11章 第十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有多喜欢打球?

曾经木汐最讨厌“你身高这么高,打球一定很好”这句话,但是当她真的拿住篮球投进了篮筐,盖了别人的帽,过掉了别人,她就发现自己是喜欢打球的。

或者说,是喜欢“赢”的感觉。

后来有种癌症叫做top癌,木汐觉得自己偶尔也确实会有这种症状出现。她虐菜很幸福,但是在进入篮球队后几乎没赢过的这段日子里,好像也很幸福。

小学参加校篮球队,初中参加中学篮球队,然后初三寒假里打完了最后一场球。虽说最后还是没出市,但是她能够感觉到自己是快乐的。

体育课上帮自己同学与暴打霸场的菜鸟男同学们,参加训练的时候与队友研究各种战术,队服上多了个代表队长“c”的骄傲感,一切都让她喜欢得要死。

她的学校不是体校,而是当地最好的几所中学之一,初二受伤时学校甚至于还挺开心,觉得她终于要专心学习了。结果初三她要去霓虹国,学校纠结良久还是点头同意了她继续留在篮球队,带着一群队友成功……

赢了一场。

只有一场。

毕竟有女篮的学校在市里拼拼凑凑也就八所,两个小组循环三场二负一胜,她就赢了那么一场。但是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开心,她带着她的队友们赢了出市的体校队,哪怕体校出的是二队,她们也赢了。

“你以前是队长?”

“是哦,队长,我家姑娘们都很厉害的。”

“赢过么?”

“没有,我们连市都没出过。在日本的话大概就是,挣扎在地区预选第一轮的水平。”

“……”

“但是,很开心。”

从来都很开心,和教练斗智斗勇很开心,与学妹队友们暑假一起去学校在无人的教室疯跑很开心。暑假在没空调的体育馆里训练,那里热得像是个蒸笼,她们可以说是天天依靠冰块为生。不仅如此,还要和学校田径队排球队抢地方,乒乓球队的一边看戏,女篮队和女排队吵架吵得都快有感情了。

动作不干脆、忘记战术、训练内容没做好挨骂不开心,被老师苦口婆心劝放弃不开心,但是打球,哪怕是打比赛输掉,也从来都是很开心的。

“你打球不开心么,绿间?”

“可以加个同学的后缀。”

“好的绿间,没问题绿间。”

“……”

“看来是不开心了,为什么打球会不开心?不会是因为你打得很烂吧?”1

看着木汐脸上重新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模样,但说的话却尖刻到能让人直接跳脚。听着这句话,绿间都没忍住有些咬牙:“至少比你好。”

“那你也看到了,我打那么烂都很开心,你为什么会不开心?”

她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膝盖又用右脚跳了跳,轻轻把左腿放回地上走了一步又嘶了一声,还没来得及单脚跳着往前就感觉到自己被扶住:“所以,这样也很开心?”

“我收到了超多女孩子尖叫的吧?希望你不要嫉妒。”

“谁会嫉妒这个。”

“哦,所以有一大批追求者啊,绿间君真了不起。”

“……你腿上怎么回事。”

“很可怕,对吧。哦对我挺重的,希望你别介意。”

感觉到少女手臂搭在自己肩膀上半靠着自己一瘸一拐地往前,绿间真太郎看到她似乎是勾起嘴角又放下,低头刻意避过她因为穿着运动裤露出来的大腿内侧上一缕缕的红色疤痕。木汐也不介意,随意地拍了拍自己的腿:“四五年级的时候长太快了,一年长了20厘米的后果。”

大腿肌肉因为身体与骨骼长高不断在内部撕裂,然后又通过各种食物补充重新成长,然而到还没有完全愈合时身体就再一次长高、又在训练时增补了更多的肌肉——绵延了几乎半条大腿的生长纹看上去鲜血淋漓,但其实也只是看着可怕。

她很习惯自己腿上这些生长纹,也并不觉得它们很丑陋。

“生长纹你看不习惯可以不看哦。”

“不,这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才有。山架。”

简单地回应了句,绿间看到刚才与她一起组队的队友山架美华出声,瞥过她转过头的惊愕表情补了一句:“麻烦你帮忙,一起送她去医务室。”

“啊,哦,好没问题!”

栗色头发的少女立刻抓起木汐的另外一只手架在自己肩膀上,扶着她的腰声音都变得轻微起来:“那个,木桑是因为刚才帮我……”

“伤从一开始就没好过,不是刚才的原因,打球的时候不是都很好么。”

木汐略摇了摇头,看她依旧有些自责的模样也没有再说什么,等到了医务室看她找出扭伤喷雾小心翼翼给自己喷上时木汐弯了弯嘴角,随着她的动作轻轻地动了动腿。

“啊,痛么?”

“并不,只是觉得有点凉。”

绿间真太郎已经避嫌走到了外面,但也能够听到两个人细碎的话语。今天看到木汐打球的时候他可以确定,木汐肯定是受过系统的篮球训练。但考虑到之前她说“已经不想再看篮球赛”,应该是很讨厌篮球了才对。

但是在女子三人篮上的那个盖帽,对队友的维护,偶尔无意识用手势发出的指令,都像是让她彻彻底底地活了过来。

她应该是厌恶,应该是不情愿的。但在看到她在场上露出平时没有的浅淡笑意,对着场上的女孩子做出袒护姿态的模样,谁都不会觉得她讨厌篮球。

更何况她也并没有打得很烂。

脑海里想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然而最后事实却就在眼前,只看自己愿不愿意去认为它是真实的——拥有着才能的人开始厌恶起了才能,没有天赋的人却只是触碰到就有由衷的喜悦。

“反了吧。”

“什么反了吧?基本都没事,也多谢绿间同学了。”

医务室的门被吱呀一声,被山架美华扶着左腿已经能够稍稍用力的木汐抬头看着门口等着的绿发少年,慢慢往前走了两步后叹了口气:“倒是美华,没必要这么送我去车站的。”

“不行,既然队长不让我送你回家,那车站一定要送队长过去。”

短短几天再加上一个球技大会下来山架美华对着木汐早就已经改口,用她的说法是和桃井五月一样喊“阿汐”有点让她不好意思,单单喊姓氏也会有些太疏远,索性就这么继续喊着“队长”这个称呼比较好:“这点距离还是要送的啦。”

“好吧,那就麻烦美华了。”

看山架美华格外执着的模样木汐也不再反对,一路上晃晃悠悠地走到车站挥别自己一步三回头的可爱队友,勉强走上朝着家里方向驶来的列车时趁着电车还没启动一把抓住了车内的栏杆。

“哦呀,腿是受伤了?”

听着熟悉的声音木汐愣了愣,发现站在旁边的黑尾铁朗后微微皱眉:“你怎么知道?”

“闻到了哦。”

黑尾铁朗撇了撇嘴,这味道他可真是太熟悉了:“全国一致的伤药喷雾味道,还好么?”

“药味很浓?我记得霓虹国好像有会说‘打扰到别人很麻烦’这种说法。”

“我这里可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哦……”

在一瞬间两个人停下了对着彼此的交谈,衬得车厢内毫无感情的播报女声显得愈加响亮。木汐微微抿了抿嘴,刚想开口就听到略上方传来的轻快声音:“今天我们胜了哦。”

“胜了?什么?”

“地区预选的排球赛。”

看到她总算是又抬起头看向自己,黑尾铁朗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显了一些,同时他手里握着上方的吊环身体微微往下,注视着那双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仿佛是在炫耀自己的战绩:“2:0,很厉害吧。”

“具体比分?25比多少?”

“没想到学妹居然也对排球有所了解,第一场对面是23,第二场是22。”

“嗯,恭喜。”

“那今天学妹这么负伤归来,赢了么?”

想到自己腿上的伤再想想木昭女士可能有的表情,木汐不仅没有对胜利的喜悦,反而露出了点郁闷的态度:“校内球技大会的女子三人篮和地区预选,好像也不能算是一个级别吧。”

“不,完全就是比我们还要再高三个级别的胜利。”

听着黑尾铁朗似乎格外认真的回应木汐眨了眨眼睛,抬头看他认真的样子视线移开看向了电车墙壁上的广告:“谢谢。”

从帝光到家坐电车一共六站路,听到自家门口的报站广播木汐慢吞吞地逐渐挪到了车门口,等到门开的那刻右脚起跳轻轻松松下了车,才把左脚慢慢放到地上。膝盖内部传来的酸痛让她有点无奈,她也不是不能走,就是走得比较慢,而且姿势不太好看罢了。

“看你这么艰难,是真的用过跌打喷雾了?”

“没有问题,校医还帮忙看了。”

“校医啊,一般来说校医也只会开感冒药。”

感觉到自己左侧被扶着借力,木汐转头看着又一次跟自己下车的排球少年,无奈的同时不得不承认他说的还挺对。最关键的是,这样走起来很明显舒服了很多。

就是旁边盯着他们的人也更多了。

“你朋友呢?都没来送你?”

“美华被我劝回去了,五月住在另外一边,和我不同路。”

“偶尔求助一下别人也不错,比如说我就很乐意。”

“会麻烦到你,还是不了。”

麻烦……

扶着身边人的往前的步伐停顿了那么半秒钟,随即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轻笑:“你没必要表现得这么不安。”

“哦,那黑尾前辈,我叫什么?”

“就这么对我没信心么?不过你的名字音节那么短,不加个什么前后缀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那黑尾前辈和五月一样,在我的名字前面加一个‘阿’音就好。”

“……”

“果然是忘记——”

“阿汐。”

刚想用那种轻快而带着些许嘲讽的语气开口就被打断,木汐听着耳边那个带着些许叹息的声音缩了缩脖子,低下头轻轻地哼了一声。

“过关。”

“那还真是多谢,这里有个台阶。”

耳边的声音带着隐隐的笑意,每次木汐在感觉到自己几乎整个人的重量都要去压在对方身上时又立刻站直,几次之后黑尾铁朗看着再度用右脚站稳的姑娘,想笑又有点怕她恼羞成怒,轻咳几声后听到了她似乎有些警告的声音。

“怎么了?”

“只是觉得你果然很要强。”

“我也没有要强,只是不想要麻烦……”

“你没有读空气的必要,而且,为什么你会觉得自己是个麻烦?”

察觉到木汐身上那种格外在意的态度,黑尾铁朗反而略微收紧了自己的手,看到她瞪向自己才慢慢松开:“不觉得很奇怪么。”

“怎么说呢,习惯了。”

“习惯?”

习惯不去依靠别人,习惯一个人生活,习惯从来都不把忧愁说给他人听。

成为一个成年人,一个独立生活的成年人,哪怕是母亲,贸然和她撒娇只会让木昭女士惊讶并且紧张自己是不是出事了。木汐很明白与其让两个人都进入这种焦虑阶段,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报喜不报忧。

这样对她们都好。

“不过也可以理解。这样吧,现在开始来习惯麻烦我,怎么样?”

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向扶着自己往前的少年,他停下脚步注视自己,脸上的笑容狡黠却又出奇地认真。

“我是不会觉得你麻烦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