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十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真傻,真的。

麻木地啃着自己手里的肉松面包,木汐没忍住吸了吸鼻子,宛若苦酒入喉心作痛一般给自己又灌了口牛奶。

“我单知道中二的时候人不喜欢听坏话,会降好感度,却不知道还有种叫反向攻略。我一清早起来就去了面包房,避开了隔壁的手冢国光,又背对了晨跑的黑尾铁朗。我很仔细的,系统的话句句听,却不知道拐角还有个青峰大辉。回来后好感都加完了,就剩下我还握着肉松面包……”

【你语文学挺好,在霓虹国还没落下鲁迅精选。】

“没,霓虹国也要学鲁迅。”

【……】

虽然说自己是系统也不会噎到,但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系统还是没忍住卡了一会儿,听着木昭女士的下楼声默默退去。木汐也收了祥林嫂的模样,对着下楼的木昭女士打了个招呼,顺手帮她把路上买回来的豆奶给热了。

“你买面包去了?这家芝士蛋糕很好吃,谢谢啦。”

木昭女士乳糖不耐,但也仅限于喝牛奶,乳酪蛋糕什么的她没什么太大问题。看着木汐给自己带回来的轻芝士蛋糕,木昭笑嘻嘻地揉了揉自家女儿的头,坐下来时又嫌弃地走到水池边:“你出汗了?外面这么热?”

“稍微出了点。”

毕竟和青峰大辉打了一场球,木汐晃了晃头发也不是很在意:“反正今天要洗头了。”

“早说啊,怪不得的一手油。”

从微波炉里把豆奶拿出来坐下,木昭撑着下巴看着老神在在的女儿,愈加有些郁闷地叹了口气:“学校怎么样?”

“嗯……下星期球技大会,我报名了三人篮球。”

“哦,这个可以。对了,五月能拍照片么?让人给你拍点照片给妈妈看。”

如果说是以前的话木汐绝对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辞,现在她却没那么抗拒,点头表示自己听进去了。只是木昭女士又开始絮絮叨叨起来,木汐将自己吃完的面包包装纸拿起,把纸质包装扔进可回收垃圾袋,随即踢踢踏踏地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帝光的生活如果不算有奇迹的世代,她也过得挺开心。学校里的大家都很友善,再加上语言也不是问题,她确实也有久违享受校园生活。

“三人篮球,围观的人好多。”

看着在旁边已经弯腰热身的木汐,和她一起打了两节体育课篮球的两位搭档同学带着点纠结看向了围观的群众,在看到还有篮球队一军的五彩毛时打了个冷战:“绿间同学也就算了,为什么青峰君和紫原君也在?”

“我们好像是和紫原君还有黄濑君他们班级的女生打球,至于青峰君……应该是被桃井拉来的?”

瞥了眼围观群众,木汐依旧在认真地给自己做拉伸和热身工作。至于赤司征十郎也在,她只能说还好赤司长得矮,系统不强求。

不然她可真是惨了。

随着第一场比赛的结束哨声响起,木汐在察觉到旁边目光时转过头,用目光从上往下扫了眼赤司征十郎后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赛场上。

有一说一,真的比她矮。

至于现在的赤司是中二赤司?

管他呢,爱咋咋的,她现在巴不得这群人的好感度都和她是负二十颗球。

“轮到我们了。”

听到木汐平稳而又带着点低沉的声音两个姑娘立刻转头看着她,原本还有些紧张雀跃的模样一下子也变得放松起来,就是脸上笑得有点太灿烂,以至于有种殷切的感觉:“那木桑,一切就拜托你了!”

“安心,按照计划来就好。”

接过篮球随意拍了两下熟悉手感,等轮到她们走上场木汐看着对面猜中硬币先发也并未太过于在意。看着对面e组的女生们仓促传球又准备投篮,判断后她直接小跑到篮下,随手就将砸在篮筐上的篮球勾到手里,传到正在发球区的队友手中。

“嚯,果然。”

“阿大你说什么?”

“她之前在华国肯定打过,而且……啧。”

木汐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和走上篮球场时候的表现再很明显不过,不管怎么说都不可能是单纯体育课上练习、或者为了考试而积攒下来的经验与态度。

那种明显只有真正经历过、热爱过才会有的表现,实在是……

听到青峰大辉不满的咂舌桃井五月眨了眨眼睛,脸上的笑容反而变得更加灿烂:“所以小汐能赢,对吧!”

“嗯,能赢。”

“哲君?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我一直在啊。”

在场边交谈与加油木汐一概都没有听见,她已经走到之前说好的点位上,接过从队友手中传过来的篮球后看着周围没人盯防,毫不犹豫直接出手。橙黄色的篮球在天空中划过完美的弧线,就像是之前所见到的无数次那样打在篮板上,再反弹进入篮筐。

“很漂亮啊。”

“嗯?”

“动作很干净,角度很好;投出去的时候……虽然说我是没关系啦,但别人确实应该挺难盖下来的。”

赤司征十郎扭头听着边啃薯片边做出评价的紫原敦微微挑眉,良久才点头重新看向场内。黑色中发的女生简单将头发绑起,然而因为头发确实有点短,几缕发丝垂下随着她的移动飘在空中。

标准的持球,标准的运球,以及,标准的投篮动作让赤司征十郎甚至于有种想要把她拉去篮球队当模板的冲动。

对比今年某些球都拿不稳的一年生,木汐简直就是教科书级别的实例。

“动作好精准。”

“嗯,阿汐真的很厉害啊。感觉她应该是得分后卫?和小绿一样位置啊。”

桃井五月抿着嘴,随即有些迟疑地看向了身边的黑子哲也。木汐跑位不多,或者说她似乎一直都在顾及着什么,连带球跑的速度都不是很快。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移动,她每次都能恰到好处卡住对方的行进路线截下球,通过队友传递,再在45度角或者罚球线出手。

打在篮板上,反弹,得分。

每一次出手都没有任何表情,气定神闲地就像是已经做过无数次,有着格外强大的自信。而这种自信也会带动别人相信她,同时让对手开始积累起场上不应该有的焦虑。

虽然是女子三人篮,然而就是因为是并不那么标准的女子三人篮球,拉扯动作也开始变大了起来。又一次被抓住领子的木汐伸手揉了揉喉咙,再看了眼吹哨的裁判,深深感叹三人篮没有罚球真是太空虚寂寞了。

而且,她看起来就这么好惹?

虽然说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但现在的自己处于还拥有身体记忆,在没有被工作压垮懒得健身、甚至于前半年才刚刚停下训练的初中时代。

久违了,虽然这也不是我的时代。

绿间真太郎看着木汐对拉扯自己的那个女生面无表情的模样推了推眼镜,遮掩住自己眼里有些过多的情绪:“果然。”

“绿间同学也看出来了?”

“嗯,她在华国的那个篮球队应该是队长,而且……腿上还有伤。”

场上的少女在看到自己队友拿球却被打手截断、裁判还没有判罚后委屈的表情不为所动,似乎依旧是那种毫不犹豫的模样。然而就在对方即将出手的同时她却仿若鬼魅般从空隙窜出,在对手即将出手投出的那刻左脚发力高高跃起。

脚下与地板互相碰撞着发出巨响,所有人看着那个刚才在场上还没有任何攻击性的留学生仿若飞到空中,眼神也像是在杀戮般格外犀利。而木汐在起跳的那刻皱起眉头,低头看着那个愕然的对手迅速而又轻柔地笑了笑。

阴影逐渐笼罩了进攻失败的攻守,跃起的黑发少女与攻方没有任何肢体碰撞,然而木汐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实实在在碰到了那颗球。在感受到触感的下一秒她猛然挥手,球被巨大的动力弹飞到另外一边,砸到地上后高高弹起,几乎都要飞上二楼的看台。

落地后的木汐趁着空隙让脚踝转了一圈用于缓解刚才起跳的压力,看着对方腿软坐到篮球场上的模样她又弯下腰,伸出手拉人起来的同时不咸不淡地道了声歉:“抱歉。”

“我——”

短暂的安静后场内爆发出剧烈的尖叫,桃井猛地抱住身边的黑子哲也尖叫着蹦跶了两下:“哲君看到没有,小汐她盖帽超帅,超帅的!!”

“是,但是桃井同学可以放开我么?”

“不要!啊!要爱上了!!”

爱上了,那爱上的是篮球,还是正在打篮球的她?

也不过是一瞬间的锋芒,流露而出却又迅速收回。然而就算只有这一瞬间的锋芒,对方的气势也已经彻彻底底被打没,连带着后续几个投篮都变得无力羸弱。木汐依旧是那副缓慢在场上挪动定点投篮的模样,却没有一个人敢再做哪怕一丁点有争议的碰撞动作。

一年b组最后用着木汐六连中的12:2彻底拿下了这场胜利,上午两局打完、下午再用一个勾手进球赢了最后一场,成功拿到年级优胜后她没有加入庆祝队伍,而是找了个空走到了体育馆后面没人的地方慢慢坐了下来。

好久没打球,就算是十分钟一场,加起来打了半个小时再加上下午这场拼抢有点狠,膝盖和腿都好累。

带着点疲惫拿出放在口袋里的红瓶云南白药喷雾,摇晃几下后木汐小心地将喷雾喷在了左腿膝盖上。刺鼻又带着独特药香气息的喷雾一瞬间蔓延开,冰凉的液体均匀喷洒在膝盖周围,带来独特凉意的同时也同样缓解了其中已经开始的隐晦胀痛。

刚才下午那场打得有点冲动,几次起跳盖帽再加上最后为了能赢冲刺到篮下勾手进球,要不是她热身比较完善,怕是现在都躺着了。

“果然,你是旧伤没好?”

“嗯。”

听到那个无敌的声音就知道来的人是谁,木汐重新又晃了晃喷雾再给膝盖喷了一圈,然后才盖上盖子,两只手直接按在了膝盖上:“受过伤,没好全,也好不全。”

曾经膝盖的问题一直到她差不多高三才正式缓解,不过那会儿她都有三年没再打球了。

现在还真的算是能打一场算一场,等到大学毕业开始工作……她咸鱼得连健身房都懒得去,还打球呢?

不过现在这个时间身体记忆和手感都还在,也是万幸中的万幸。

“没好全也上场?”

“又没怎么动,适当运动能够让我好得更快一点。还有这个,抱歉,这个我不知道用霓虹语怎么说,回头我给你查下翻译,效果很好的。”

手掌的热量逐渐传递到喷了喷雾的膝盖上,两方结合后膝盖内部开始隐隐发热,舒服地让木汐抬起头长叹一口气:“也幸好篮球部都被禁止参加,赢起来还行。”

“你打了几年?”

“唔……绿间君。”

“什么?”

“你身高很高,一定很擅长打篮球吧。”

她转头对着眼前仿佛是被冒犯了的绿发少年揶揄了一句,将后脑勺靠在墙壁上时闭上了眼睛:“看来全世界这样的言论都差不多。被这么说了多久,就打了多久。”

“那你喜欢篮球么?”

“我记得我说过,我不喜欢看人打篮球。”

不喜欢看,但是打的话——

想到刚才那个盖帽木汐实在是忍不住嘴角上扬,感受着膝盖里酸痛与冰冷火热同时爆发的复杂触感笑得更加愉快:“但如果是自己上场,我还是很喜欢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