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五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学校边上的咖啡厅总是不缺客源,穿着帝光校服的初中生们以及附近的高中生都算是常客,只不过在这种运动社团结束部活的时候店里的人已经寥寥无几,空出的座位也变得多了起来。

在路上先用公用的电话亭给手冢家打电话报备以免手冢彩菜担心,走进咖啡馆找到座位坐下后木汐翻翻菜单,随便点杯红茶就把菜单放在旁边,让坐在自己对面的黑尾铁朗有点郁闷:“学妹你这种态度,我都不敢放开点。”

“在这里填饱肚子无所谓,但回家晚饭会吃不下。”

表情平静地将书包放在身边,木汐撑着下巴看向窗外的街景,一点都不在意咖啡厅里的同校同学有些八卦的目光:“不过你放心,我钱还是够的。”

“这种说法就像是自己省吃俭用一样哦,不过你放心,对比甜品我还是更喜欢盐烤秋刀鱼一点。”

看来是个咸党,不过她也算是半个咸党,比如说在豆腐花方面,在不引起任何争端的情况下她咸的辣的都可以,甜的免谈。

“再说学生证可是很重要的,你就不担心我拿着它去做坏事?”

“你已经还给我了。”

转过头瞥了眼眼前笑眯眯的少年,黑发少女似乎是又错开视线,再度将视线挪向另外一个方向:“而且如果是黑尾前辈,应该也不会去做什么坏事。”

总算是听到她平静无波的“黑尾前辈”,黑尾铁朗轻轻笑了一声,拿起勺子伸向服务员给他们送上来的蛋糕:“就对我这么放心?那为什么在车上看到我,就像是看到什么哥斯拉一样。”

那是因为她车祸前两天刚刷到咒术回战动画五条悟专场,不小心和瑚宝一样得了五条悟ptsd。

“你看错了。”

“绝对没有,那个表情要我描述一下么?”

“描述吧,虽然我觉得前辈你已经描述过了,就是‘和看到了哥斯拉一样’。”

不小心被手边的巧克力蛋糕给噎到,黑尾铁朗给自己灌了两口咖啡后看着仿佛是个吐槽王者的木汐,缓过来后深深地叹了口气:“就这么不情愿见到我么,学妹?到现在为止你都没有正面看过我。”

“以防万一。”

以防万一?什么万一?

“莫非……”

莫非什么?

“没什么。”

仿佛是看清她那双黑眸里未尽的疑惑,黑发少年却也没有继续说下去,迅速扫清面前的甜品后满意点头:“ok解决,味道很好。”

“你回家还能吃得下么?”

“甜点不是都放在另外一个胃里的么?安心,我也不想面对妈妈的怒火。”

拿出手机简单地给自己母亲发了条消息,黑尾铁朗仿佛是想起什么对着准备起身的少女挥挥自己的手机:“不交换一下联系方式之类的?”

“我没有手机。”

“诶~这样啊。”

走在前往车站的路上,木汐多看几眼他那身偏向英伦校园风格的西装校服后转过头,确认自己没上错车月台方向才低声开口:“多谢。”

“谢什么?学生证?”

“多谢给我送过来,其实你可以直接交给门卫的。”

“那岂不是很浪费。”

将手插进口袋里,黑尾铁朗低低地笑了一声,注视着身边从来没和他对上过视线的少女语气轻佻:“毕竟把我当哥斯拉的人很少嘛。”

“那现在你知道多了我一个。”

“无所谓啦,好歹哥斯拉也很帅吧?”

“我个人比较喜欢金刚。”

“不应该是基多拉比较帅气?有三个头,两条龙尾巴。”

“不,魔斯拉好看。”

大扑棱蛾子就是最棒的,不管是怪兽还是废狗的奥伯龙政哥哥都是。

前方驶来的电车车灯闪着过于耀眼的光线,木汐伸手微微挡在自己的眼前,语气里难得多了点烦躁:“和你喜欢的不一样不可以么?”

“还不如说如果接下来能够确定所有喜欢的都不一样的话,以后看电影拿到特典交换起来就更方便了,学妹。”

电车驶入站台时带起一阵强风,伸手按下顺着风向飞舞在空中的发,在等待电车彻底停稳的那么短暂几秒木汐侧身转向即将打开的车门,放下按住头发的手掩饰住微微上翘的嘴角:“失策,原来是原典酒吞。”

“嗯?你在说什么?”

“我有说话?”

“那么就是什么都没说,但是笑了。”

走进灯光灿烂的车厢,看旁边有不少空座位木汐犹豫片刻,最后还是找个地方坐下来。抱着书包看到同样坐在自己旁边的黑尾铁朗刚想点头,就听到他接下去的话。

“笑了很多次,不过刚才那个反应最大,稍微有点让我惊到了。”

笑了很多次。

她的确一直都有笑,但是每次都会被人说那不算笑容,尤其是初高中时期还被人觉得不好接近。至于现在……

“就笑了那么一次。”

“之前笑得也挺开心的啊,说怪兽的时候。”

“就一次。”

“干嘛这么坚定嘛,啊,你是三无么?”

“不是三无,只是我笑得幅度不大,让人觉得我没有笑而已。”

注意到她脸上认真的态度黑尾铁朗反而噗嗤一下笑得格外夸张,靠在车座上无所谓地点了点头:“是是是,就那么一次。”

电车穿行在东京的轨道之上,木汐抱着书包微微低下头,感觉到身边传来的比往常更加温暖的气息时又紧了紧手。旁边的人似乎有若有若无地看向她与身边的少年,眼神让她稍稍有点不自在,但是太过在意好像更加不对。

“说起来……我很可怕么?”

“可怕?”

“总觉得你好像下一秒就要逃跑一样。”

“某种意义上的确很可怕。”

松开抱着书包的手,木汐轻轻地哼了一声,同时踏在地上的脚微微用力又松开,再转头看向在旁边无比轻松的少年:“我也不习惯和陌生人说话。”

“我以为名字啊学校啊都知道了,还一起喝过咖啡也不算是陌生人了吧?”

“比陌生人好一点也一样。”

“那么就再说句前辈看看?”

少年脸上有着恶作剧般的笑,那双如同猫一样的眼睛牢牢盯着她,整个人的气场似乎也危险起来:“明明刚才还很乖巧喊我黑尾前辈,然后转头就是陌生人,这样让我很为难的。”

“那你有叫过我一次名字么?”

“……”

“因为你不看我的学生证上平假名就会忘记怎么发音,对吧。”

过于一针见血的真相让黑尾铁朗瞬间僵硬在原地,在看到木汐眼中隐隐的笑意时他轻哼转头,愈加用力地靠在电车的座位上:“稍微有点。”

重复一遍自己的名字,木汐看着马上就要到的站台抓着旁边的栏杆站了起来,将书包背在肩上对依旧坐在那边的少年点头:“那么下次请不要忘记了,前辈。”

“你要下车?”

“嗯,再——”

所以为什么要跟着她一起下车?对话停在那边不是很好么?她明明给每个人都留了余地,断在那里也不会尴尬。

“毕竟天色挺暗,我可是被教导过不要让女孩子一个人走夜路的。”

“女朋友?”

“怎么可能啊。”

下意识的回应让黑尾铁朗微微愣住,觉得这种反应似乎有点不太对:“为什么会是这个想法?一般不都是姐姐之类的?”

木汐眨了眨眼睛,回复时不见任何局促或者遮掩:“大概是听说,霓虹国的学生到高中就会谈恋爱?”

“等等,这种消息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野猪大作战》、《龙樱》、《情书》、还有《花样男子》、《水果篮子》、以及《美少女战士》。”

听着这一长串经典觉得有点无法反驳,黑尾铁朗沉痛地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语气里也多出点低沉:“也不一定会,这种只是电视剧或者少女漫,现实是现实。”

“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

“那也不可能所有人一到高中就‘咻’得恋爱了吧?怎么看都不可能。”

“所以黑尾前辈没有恋爱,是需要我说‘加油’还是‘好可怜’?”

“……不管哪种都不需要。”

走过路灯照亮的街道,明明暗暗的光线打在她的脸上,皮鞋与水泥路碰撞发出的声响略有些沉闷,但配合着漫无边际的闲聊却又格外有着一种节奏感。在走过拐角时木汐刚想开口就看到身边的少年停下脚步,双手插在口袋里露出了个轻松的笑。

“刚才忘记去便利店了。”

“嗯。”

“那我就先走一步,路上小心。”

看到黑尾铁朗脸上的笑木汐轻轻点了点头:“手机号。”

“诶?”

“你的手机号,到家我会告诉你。”

她的眼神很认真,也让黑尾铁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记得住?要我写下来么?”

“没关系,我记性很好。”

看到她坚持黑尾铁朗也无所谓,听她嘴上念了两遍自己的手机号确认无误后快步离开的背影黑发少年拿出自己的手机,站在原地等待大约几分钟后就看到了屏幕上亮起的陌生号码。

“哟,很快嘛。”

“接了电话第一句话不应该是问好么?”

“但是这个时候打我电话的也只有学妹,无所谓啦。”

捏着自己家里的座机电话,木汐伸手轻轻绕着许久没有见过的电话线没有回答。一路小跑虽然没有很累,但是呼吸还是变得有些急促,连带着说话声音里也带上更多的气音。

“你到家我就安心了。”

“谢谢。”

“那么,晚安。”

没有立刻将电话挂断,木汐盯着刚才自己写在便利贴上的号码垂下视线,顺手撕下拿在手里:“是不是又忘记我的名字了,前辈?”

“怎么会。”

“我懂了。”

“刚才只是在调整语言系统哦,木汐。”

听到对面啪嗒一下挂掉电话,黑尾铁朗随手存下手机上的号码,想着对面少女的表情勾起嘴角。

真的是——

还蛮可爱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