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四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吊桥效应总会让人在因为摔倒、面临危险、或者急速运动之后的剧烈心跳以为是心动。而她刚才趁着休息的时候点开了一次系统面板,看到情感值上升木汐就明白,围绕自己所产生的强烈情感同样也会被系统收入囊中。

所以并不是一定要攻略才行,对吧系统?

在旁人似乎有些好奇的注视中让呼吸重新变得平静起来,汗水似乎把最里层的衬衫都有些濡湿,木汐慢慢站直身体,拍了拍自己的帝光校服裙摆重新往外走。

系统似乎正在卡壳,不过她也不介意——毕竟不管怎么说,她现在积攒用于延长寿命的情感值和成就点都不多,系统不回答自己很正常。只不过让她有些奇怪的,应该还是在魔幻网球篮球里居然有一个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排球。

这不科学,也不魔法。

带着点轻微的嘟哝走在回家的路上,透过街道边透明的橱窗木汐能看到自己因为刚才跑太快而显得有些凌乱的发。恰巧卡在肩膀上不算中发也不算短发、扎起来就一个小揪揪的样子在国内八成会让一些严格的学校老师抓狂,但是她却很喜欢这样的长度。

这样的长度能够挡住一点脸,同时也可以在视觉上给人感觉自己没有那么高,洗起来也不算难,就是在这种剧烈运动之后脖子上的汗水总会黏住一两根头发,给人感觉分外难受。

加快脚步回到家里,让木汐有些出乎意料的是木昭女士在桌子上除了钱以外,还留给了自己一张“这几天要出去开会”与拜托了隔壁手冢太太的字条。洗了个澡后将校服内衣扔进自己家里小小的洗衣机,按下开始后木汐坐在客厅里的餐桌上拿出了作业,手里轻巧地转起了笔。

如果是以前的自己,那绝对是不会想木昭女士的——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好不容易妈妈走了,那还不浪得飞起该看电视的看电视该玩电脑的玩电脑。不过现在她倒是没什么心情,只是对自己要去隔壁手冢家蹭饭很是头疼。

“怎么又有新事件?”

【或者说,你在之前与手冢国光的第一次接触事件中达成了完美,手冢国光的母亲对你好感很高,因此与木昭女士会有所交流,并且主动提出照顾你的提案。】

果然是完美达成之后的后续。

看着天边的夕阳逐渐沉入地平线,将手头的作业清掉两门后木汐刚准备写数学题,就听到了门口的铃响。

“来了。”

走到门口先低头确认了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没有问题,木汐先凑在猫眼上确认外面的人是谁,才慢吞吞地打开了门:“手冢君。”

“晚饭,母亲让我过来邀请你一起。”

“嗯,多谢。”

拿上自己家门的钥匙再锁好门,木汐侧头看着身边的少年,感受到他身上似乎还散发着刚洗浴之后的热度时低下头:“手冢君是参加的网球社,还是社长对吧?”

“是的,木桑在帝光还习惯么?”

“除了语言不一样以外也没什么不同,而且也交到了很好的朋友。”

想到桃井五月木汐的声音都变得轻快许多:“五月很开朗也很活泼,被她带着我认识了不少人,我也很喜欢她。手冢君呢?网球社怎么样?”

“今年来了很优秀的新人。”

两个人的家就在隔壁,简单聊了两句后木汐就看到笑眯眯过来迎接自己的手冢彩菜。当她彻底坐在手冢家的饭桌上后嘴角一抽,尤其看着眼前饶有兴致的手冢家爷爷觉得头皮发麻。

“汐在华国语中,是潮汐的意思?”

“是的。”

并没有什么食不言的规矩,手冢国一看着虽然举止有些拘束,但绝对没少吃的小姑娘笑了笑,很是温和地开口:“如果以后又遇到什么麻烦,找国光求助就好。”

“多谢。”

“日语说得很不错啊。”

“来之前有努力学过,但是听一些方言会不太懂。”

“唔,这个倒也没什么,国光有时候都不怎么听得懂,没关系。”

看着两个人一问一答似乎格外融洽的模样手冢国光夹着菜肴的手突然顿住,尤其在看到自家母亲带着点揶揄的目光更加无奈。

他什么都没说,也需要被突然提到么?

看到木汐似乎轻轻瞥了他一眼后又低下头表情不变的模样,手冢国光倒是觉得学校里那些在背后说他像是冰山的人是没见过木汐。

不过她虽然不怎么笑,但表情还是挺多的。

“所以,国光怎么看汐酱呢?”

看着自家儿子把人送回家又回来,手冢彩菜擦着刚洗干净的碗脸上露出了点混杂着八卦的迫切:“汐酱很好看对吧,而且身高也很高挑,日语也说得很好,国光你觉得呢?”

“……”

母亲你把我想说的都说了,剩下还有什么可以说出来的?

“嗯,很好。”

听到自家儿子最后憋出这么一句话,手冢彩菜做出昏厥的模样往后倒在了配合默契的丈夫怀里,声音都变得断断续续起来:“真是的,那么可爱的女孩子我家儿子都不喜欢,你眼光也太高了点。”

手冢国光的目光顺势偏转到放在家中尚未凋谢的月季上,他要去回应自己母亲才是有点麻烦,毕竟“喜欢”这种事情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

就比如说现在,他觉得木汐确实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但是这句话说出来大概率会被曲解,对她来说会很麻烦。

“她刚来霓虹国,还没习惯。”

最后还是勉强用了这一句话作为结尾,回到自己房间准备写作业的手冢国光想到晚饭时她似乎一直低头努力吃饭的样子笔尖停滞在半空,随即反应过来继续写下第一笔。

好像,她很喜欢照烧类的食物?

在手冢家吃完晚饭逃回自己家,木汐在写完作业后直接倒在床上,在半空中戳开屏幕再点开那一排排头像,看到好感度列表的那刻吓得直接又坐了起来:“这个好感度列表,是怎么回事?”

在木汐看来系统不是什么正经系统,好感度界面的显示也同样有些诡异地贴合实际——就比如说帝光那栏下的好感度全用篮球来表示。手冢国光有四颗网球也就算了,她刚刚认识绿间真太郎一天,为什么也已经有一颗半篮球了?

【很简单,你们坐得比较近,而且满好感值至少要15颗球,所以这种程度也不过是普通同学而已。前期五颗球的好感都比较简单,五颗球等同于成为了朋友,十颗球才会开始往感情线发展。】

慢慢又去戳开旁边几所学校的图标,木汐犹豫到最后还是轻轻点向了音驹的方向,看到今天遇到的人头像下半颗排球开始发呆。

【另外你今天遇到了黑尾铁朗,开通了他的支线剧情。】

“他的支线剧情是什么?”

【我不知道。你先别怪我,首先我的存在并不是让你知晓未来,其次你之前的推论部分正确,我可以明确告诉你,看恐怖电影和过山车捞情感值想也别想。我只接受围绕你身边的正面情感回馈。】

系统很是怨念地嘟哝了两句,随即它似乎是看到自家宿主的表情,很是诚恳地补上了后半句:【你已经知晓很多东西了不是么?保持未来的神秘,才能够让你拥有对生活的期望。】

未来啊……

想到和手冢国光的支线事件也是在确认会和他出去走走才正式有了“熟悉邻里”这个标题,木汐倒也没有太在意,关掉了屏幕后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那么神秘奖励呢?”

【说出来就不神秘了,放心,也不到你兑换的时候,到时间了我会告诉你的。】

“算了,无所谓,我也不是很想要这个。”

在一开始回到初三还有些不太习惯,现在她基本确认了自己虽然看似有了系统这个金手指,但更粗的金手指却也不是这种好感显示屏。

她在年岁增长学习到的知识,对待突发事件的处理方式,以及社交上的熟稔和如何维持一个“度”。经验积累让她变得比曾经那个“木汐”更加强大,也更加让她明白这些东西已经融入了“木汐”这个人的本质。

她和看似同龄人的少年少女们有着宽如鸿沟一般的距离,却又会让依旧单纯的他们对自己充满憧憬。

这种时候要“攻略”别人,太简单了。

简单得就是犯罪。

偶尔木汐也觉得自己的道德感似乎实在是太高了一点,抛掉这些快快乐乐当个海王玛丽苏还不好么?有这么一张看到就绝对不会讨厌的脸,到处攻略人然后等一年后迅速时间管理把所有人的线全通一遍,多让人快乐。

当年打游戏到最后都是为了一个“情圣”结局,为什么到自己真的可以打出逆后宫选项,却又这么退缩?

【我也想问你。】

“那真糟糕,因为我也不知道。”

木汐重新睁开眼睛,看着昏暗的房间轻轻勾起嘴角:“大概是因为我母胎solo,理论知识居多,打过的乙女游戏叠起来一米多高。但是现实里永远都迈不出第一步,无论如何也不肯走出自己给自己划下的金牢笼。”

【那么要不要试试看?往前走一步,说不定就有不同的开始。】

往前走一步,么。

木昭女士要出差三天,早上闹钟木汐也开得比前几天更早。给自己做了三明治放在保鲜盒里塞进书包当午饭,走出门她才发现樱花已经开始落下,道路上还残存着星星点点的粉白,看上去没有什么好看,反而因为被人踩过反而显得有些脏兮兮的。

“早啊小汐。”

“五月你每次都要跟着篮球部一起来学校晨练,不会困么?”

桃井五月已经趴在桌子上在补觉,木汐真心觉得自己报不了运动社团——早晨七点钟之前就要到校,在不住校的情况下让她这么做还不如当场去世。

“嗯?还好啦。倒是小汐怎么样?昨天美术社还好么?”

“有认真地画几何体。”

美术社对于零基础的学生也很宽容,不过因为是零基础所以也先从几何体和光影开始教,距离她能画出石膏像还早着呢:“还蛮有成就感的。”

“噗,总觉得阿汐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很好,但是唯独画画不怎么行,对吧绿间?”

“……”

想到昨天美术课上两两相对画画像,木汐完全就是画伯水平除了黑框眼镜和绿头发以外一个特征都没抓准的抽象派画风,绿间真太郎表情平静地推了推眼镜:“还好。”

“不用太温柔,我知道我的水平。”

“哦,那么就是果然非常糟糕。”

看到木汐的表情桃井五月立刻伸出手,一把抓住自己好友开始绞尽脑汁:“那个,那个,抽象派也是很厉害的!”

五月,你这句话还不如不说。

“抱歉。”

“没关系,我并不会对初学者有太高要求。”

发现木汐没有真的生气绿间真太郎对着她点了点头,最后还是没忍住在早读结束后又继续像是担忧,也更像是找茬般语气沉重:“但是美术社没问题么?”

“你可以信任我画几何体的水平。”

这点木汐是真的没说错,毕竟以前她考试考完了不能交卷,就只会画画各种长方体之类排解时间。因此在看到社长那满脸“你说不定是个画画天才”的表情,她真的有点心虚。

毕竟,毕竟也算是练了十多年几何体,再画不好真的不太行。

“那接下来,木桑就可以试着画静物——喂!你们不许吃静物,听到没有!”

“是~~”

下课后的美术社人依旧很多,面前摆着一大堆被人窥觑的水果蔬菜,木汐拿着画笔沉默片刻,觉得自己有那么点对不起笑眯眯的社长。

既然这样,从明天开始她就会让社长体会,什么是绝望。

沉痛地画完手里最后一个几何体,木汐将画板放去旁边再收拾好画室,走出学校看着天色发现好像自己出门得比往常更晚。

天边已经有了夕阳的暖黄色光线,校园外的街景看起来也多了点“逢魔时刻”的梦幻感。在走出校门口的那一瞬间木汐听着自己的名字侧过头,却看到了等在帝光门口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格子校裤的少年。

前面那两声“黑色中发的”还有“没表情的”,是在喊她?

“哟,又见面了。”

头发有些凌乱的少年笑眯眯地拿着她那本白色底金边的帝光学生证,走到她面前将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掉的学生证放在了她的手心。

“木汐学妹,对吧?学生证要收好哦。”

“谢谢。”

“嗯……就这点?”

对方脸上的表情没有不满,微微欠身看着眼前的黑发少女笑得有些狡黠:“前辈我为了找你可是问了好多人还等到现在,不应该犒劳我一下嘛。”

你可以直接把我的学生证放在门卫室让他们给老师再转交给我。

脑海里的吐槽却没有如实说出来,木汐立刻往后退一步,看到对方愣住的表情皱眉。想到系统昨天的提议,她勉强中又带着那么点不情愿开口:“那要吃芭菲么?太贵的我请不起,也没有那么多钱。”

“可以哦,完全没问题。”

黑发少年噗嗤一声笑出来,抬脚走到她身边像是才想起来般自我介绍:“对了,我是音驹高中部一年级,黑尾铁朗,是你前辈。”

“嗯,如果没有意外,我本来今年九月份也是高一。”

“这样啊。但是很抱歉,就算如此,我也还是前辈。”

仿佛是看出木汐脸上多出的不情愿,他尾音略有拖长,侧头看着她弯下腰,语气轻柔到差点让木汐以为他是在撒娇。

“所以木桑就叫我一声前辈,怎么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