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张秀英高秀敏 > 第四十二章灰姑娘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二章灰姑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整夜叶曦文都是在似睡非睡,浑浑噩噩的状态之中度过的,一清早刚刚要进入深度睡眠,她的耳边便响起了自己弟弟哭闹声。

  知道无法入睡的叶曦文刚要起床,自己的父亲便来敲门在门口像是在哀求的声音。

  “曦文,你醒了吗?该做早饭了!你妈要照顾你弟弟没有空做饭,你能不能起来做饭呀!”

  自己老爸的声音,让叶曦文彻底从梦中醒来,让她知道自己并没有成为公主,回到了家里的公主,再一次的变成了灰姑娘,如果没有王子送来的水晶鞋,那么灰姑娘可能只是一个村姑而已吧。

  来到厨房看着没有清洗的碗筷,和凌乱的灶台,让叶曦文彻底的明白了,她在家庭里的地位没有任何的改变,没有水晶鞋的灰姑娘,在只能在家里当一个女佣。

  眼前的现实让叶曦文对于自己的家庭彻底的失望了,她知道自己如果没有和李霄成就好事,那么等待自己是什么,本来就对她苛待的后母,会直接把她扔出家外吧!

  现在或许可李枭走到一起,是她现在最好也是唯一的选择吧!

  叶曦文是一个十分文艺的女孩,从小的心思就十分细腻,对于感情十分的敏感,突然的成为了一个陌生人男孩的未婚妻,让叶曦文心里慌慌的。

  清理完了碗筷,叶曦文心不在焉做着早饭,心里为自己未来的生活忧心忡忡。

  叶曦文不希望自己的人生被困顿在眼前厨房,和生活的苟且之中。她渴望自由的生活,她想成为一个服装设计师,编辑或是作家,导演或是演员。

  她希望自己未来的生活中充实而又自由,最好还可以成为一名文艺工作者。

  叶曦文也是一个九十年代苦情小说的受害者,天真的女孩把自己的情境带入了小说中,她觉得即将等待她的是,恶毒的婆婆和猥琐的丈夫。

  自己将生活在一个昂贵的金丝笼中,没有任何自由的生活葬送了自己的青春,如果自己在早早的生了,两个女孩拿她就在重复了她妈妈的悲惨人生了。

  今天早餐的气氛要比往日轻松许多,没有了往日的愁云惨淡,叶曦文的后母也没有用自己言语讥讽挖苦自己的父亲。

  自从自己的爸爸不在是家里的经济支柱以后,白静便在自己爸爸的面前彻底的卸下了伪装,那些对于叶曦文爸爸叶永旺的一切原来的不满彻底的被白静发泄了出来。

  一下老实懦弱的叶永旺,面对咄咄逼人的老婆,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保持无声的沉默,不敢发出一丝的言语反击。

  这个本来便不是很坚强的男人,在失去了稳定的工作以后,便像是失去了脊柱一样,成为了一滩烂泥,彻底失去了生活的勇气,再也不敢走出家门。

  而家庭里面现在唯一的经济来源是白静在外工作的工资,这样的家庭地位的改变,让白静对于自己没用丈夫的指责,更加的肆无忌惮。

  叶曦文知道他们的婚姻到现在之所以没有解体,那是因为叶曦文的爷爷奶奶还还可以接济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庭。

  事实上是李枭拯救了这个家庭的完整,如果是李枭可以支付足够的彩礼的话,白静已经在做好离开这个家庭的准备了,即便是她很爱自己的儿子。

  可是她更爱生活,她不想让别人成为她生活上的负担,即便她很爱自己的儿子,但是这并不能让自己的儿子成为她生活负担的理由。

  眼看着自已原来眼中的赔钱货,自己的便宜女儿,现在要嫁入豪门了,叶曦文在白静的眼中瞬间的水涨船高起来了,虽然她的热情让叶曦文感到十分的不舒服。

  吃过了气氛即融洽有尴尬的早饭以后,照例还是叶曦文刷碗,冰冷的水刺激这叶曦文柔软,让她的本来就烦躁的心更加的烦乱。

  她在想如果她要是真的离开这这个家,那她就永远不再刷碗了。

  叶曦文刚刚把厨房里面的家务料理完毕,白静便把叶曦文拉了过来梳洗打扮,灰姑娘再次的变成了公主,她的后妈迫不及待带她去参加王子的舞会了。

  因为怕李枭找不到她们的陋室,叶曦文被她的后妈,强行的带到了街口,等待这王子的降临。看着兴高采烈的白静,叶曦文的心里感到自己的尊严再次的收到了践踏了。

  所有的感情都应该是建立在平等的基础上的,如果双方的物质条件失衡,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不会么嘛的平等了。

  在叶曦文的心中还是无法把李枭当做自己的恋人或是爱人,自己后母的这样殷勤,更是让叶曦文让这段在尴尬中开启的恋情,感到自己的卑微。

  八点钟还不到李枭家的奔驰车出现在街角,白静的两眼便发出了一种说不出的谄媚光芒。

  叶曦文看着出现的奔驰,心里却开始紧张起来,她不知道该如何的和她已经确定了世俗关系的男孩该如何相处。

  李枭远远的看到了,自己心心念的女孩,立即的让车师傅靠了过去,迫不及待的下车,去和自己的女孩见面。

  “曦文,怎么在这里呀?”

  听着李枭的话,矜持的叶曦文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在她妈妈给她留下的那些言情小说中,从来都是男孩在等待这女孩,她这样等待男孩实在是让她感到尴尬,让她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卖花女一样在贩卖者自己。

  看着自己木讷的女儿,白静立马接话道:“哎呀!枭儿!你可不知道,昨天你把曦文送回来,她就在我们面前念叨给不停,说你是一个好小伙子,今天早晨一起床,便拽着我在这等你,怕你找不到她!

  我这个女孩呀!真是长大了,女大不留人了!”

  叶曦文听着自己后母的话,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觉得自己的真是丢人。

  她摇了摇白静的手说道:“妈妈,你不要瞎说了,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些话。”

  李枭心里自然知道。白静的话里面有很多的水分,但是听到自己喜欢的女孩能想着自己,他的心中还是开心的笑了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