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张秀英高秀敏 > 第三十七章未婚夫夫妇的首次约会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七章未婚夫夫妇的首次约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三十七章未婚夫夫妇的首次约会

  七月下午五点气温不是很高,凉爽的清风吹在人的身上让人舒爽,人民公园一对男女在并排的走着。

  远看这对男女并不是等对的一对,女孩有着像是从漫画书里面走出来的美丽女孩,蒂法洛克哈特穿越到了人间一样。

  而走在她身边的男孩,就是一个普通的地球男孩,一身的阿迪并没有让男孩,显得有多少运动气质,反而让人有一种暴发户,土包子的气质在他的身上荡漾。

  李枭几次欲言又止的想要和女孩聊点什么,可是看着女孩满脸的冰霜,他也闭上了嘴。

  他真的是很喜欢,或是很怜爱这个女孩,最终李枭还是开口说道:“那个前面有长椅,我们去那边坐一会好吗?”

  女孩也不说话只是点点头,李枭看着前面有卖冰淇凌的也说道:“那个你想吃冰淇凌吗?我给你买一个好不好?”

  叶曦文听着李枭的话,望着冰淇凌想起一些事情,说道:“我想吃草莓巧克力味的好吗?”

  李枭听到叶曦文的话心中一喜,认识了还几个小时,他终于听到了女孩的声音,她的声音很轻柔很好听,那声音藏着说出的温柔,同时也藏着一种女性特有的柔韧的力量。

  他笑道:“嗯!没有问题!你到前面的长椅上等我,我马上就买回来。”

  在李枭看来叶曦文肯和自己说话是,一种开始接受他的表现,这样的情况让李枭感到欣喜。

  李枭买了两个草莓巧克力冰淇淋,走到叶曦文面前把手中的冰淇淋递给了她。

  虽然女孩的脸上还是有些许多哀愁,可是看着自己的未婚夫递来的冰淇凌,女孩还是给了李枭一个勉强的笑容,说道:“谢谢!”

  李枭憨憨的挠了挠头说道:“不,不用客气!”

  两个人坐在长椅上有陷入了,可怕的沉默之中,女孩倒是对于李枭递过来的冰淇淋,很感兴趣舔了一口,她陷入对于对于自己不在人世妈妈和远在他乡的姐姐的回忆。

  相亲的宴会在一个小时前成功胜利的结束了,总的来说双方对于这次会谈都很满意,一方可以完成任务,一方得到住够的钱,双方都满意而归。

  在离开时叶曦文的继母,愉快的提出让自己的女儿和李枭去处转转,互相了解一下增进一下感情,于是两个人便开始了在公园里面压马路。

  陷入尴尬沉默之中的李枭,脑子里面拼命的运转着,想要打破这种僵局。

  陷入恋爱之中的少年呀,还是一个毛头小子,心里毛毛躁躁的不知所措,不想几年以后对付女孩一套一套的。心中只是想要对方的知道自己的真心,可是却不知道怎样表达。

  突然李枭想到了一点什么说道:“那给我们一会去看电影好吗?”

  叶曦文突然说道:“你喜欢我吗?”

  李枭被叶曦文突然而来的问题,问懵了:“你,你说什么?”

  叶曦文说道:“你爱我吗?”

  爱情这个词语对于两个高中毕业生来说,还是有些陌生了些,两个星期以前他们还都对着这个词语,都唯恐避之不及。

  可是真是造化弄人,谁能想到刚刚结束了高考的他们,竟然成为了一对未婚夫妇。

  李枭有些紧张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对你的感情是不是爱情,可是我知道我想要和你在一起,你在我的身边我就很开心。”

  叶曦文心中暗想:“只怕是像你手上的那只手表一样,因为名贵,因为我的美貌你才会这样喜欢我吧!也许在我你的心中也就是一件物件而已吧。”

  这样的话叶曦文是不会说出来的,她知道现在的她已经没有退路了,她已经被以六十六万六千六百六十六块的价格卖给了李家。

  除非她能过离家出去,自己可以在陌生的城市里面生存下来。可是想想自己的兜里仅有的十块钱,叶曦文有实在没有勇气去面对那样残酷的生活。

  已经这样不能改变自己惨淡的生活,那她就只能接受并且在这样的生活之中找到生活的乐趣了。

  其实坐在李枭的身边,叶曦文也是很紧张,就像现在李枭的手一点点的从长椅上面伸了过来,向她的肩头靠拢过来。

  感到李枭的胳膊一点点靠拢,马上就要搭在叶曦文的肩头,她的身体都有些颤抖。

  最终李枭的手臂终于搭在了女孩的肩头,就像是一只靴子落在了地上,两个人心里吊着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下来,虽然叶曦文是被迫作为李枭的未婚妻。

  可是当李枭的胳膊搭在她的肩头的时候,她心中也勉强的接受了李枭的亲密的举动,随着李枭的落在了叶曦文的肩头上的时候,两个人的关系开启了新的一页。

  自己的胳膊搭在女孩的肩头,李枭只感到自己的手臂,传来一阵阵滚烫的感觉,让他的身体热血沸腾,他想要和叶曦文的身体更靠近一些。

  可是这样的亲近举动,让叶曦文感到了不适她立即的,逃出了李枭的臂膀。

  看着逃离自己怀抱的叶曦文,李枭有些满头是汗紧张的道歉:“对不起!我,我不该这样。”

  叶曦文看着紧张的李枭,心中对于李枭的好感提升了一点点,她觉得眼前的李枭和她一样的紧张,觉得或许他是一个富家公子可是可能他的本质还不坏吧。

  可是想到自己和李枭现在的关系,叶曦文的心情由低落了起来说道:“没关系,反正我也是你们家买了的。”

  李枭听着女孩低沉伤心的话语,心中很不好受说道:“你其实不必这样,如果你不想和我在一起的话,我不强求你。”

  叶曦文惨笑的说道:“如果我不是你的未婚妻,你的妈妈会给我的六十六万吗?

  如果我不是你的未婚妻,你们家提我的弟弟付医疗费吗?

  成为你的妻子是我的命运,所以你不必道歉,或许该道歉的是我吧!这样的任性,没有做到妻子的本分。”

  看着用平静语气,却十分低沉语气述说自己悲惨命运的叶曦文,李枭心中某个神经被触动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