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张秀英高秀敏 > 第三十五章买卖婚姻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买卖婚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着自己的父亲的话,叶曦文脑子一片空白,她没有想到那些记录在历史课本上面,封建社会的包办婚姻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十七八岁的少女正是爱幻想的年纪,叶曦文也是一样对着自己的恋爱也是充满了美好的幻想,可是今天她的一切幻想都被记得粉碎。

  现在她才知道原来一个人真的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人口的买卖在某种情况下也是合法的,有钱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

  就像现在对她一向没有好脸色的后妈白静,像是对待亲女儿一样的帮助她梳洗打扮,向她敞开自己的衣柜,让除了校服没有几件换洗衣物叶曦文随意的挑选。

  白静看着一眼镜子中的叶曦文,她穿着一件淡粉色碎花连衣裙,尽显自己的纤细身材和傲人的双峰,一米六六的身高穿着一双白色高跟鞋,显得身材更显高挑。

  女孩的颜值更是没有话说,像是从漫画书里面走出来的一样,和最终幻想七中的蒂法洛克哈特,有着九成的相似度。

  正是因为叶曦文这样的高颜值,才让李枭眼中感到惊艳万分,像是贾宝玉初见林妹妹,段誉见到王语嫣一样,惊为天人久久的不能忘怀。

  这可惜叶曦文对于李枭的第一印象可是不太好,本来因为被迫来到这里,她觉得自己像是一件商品一样,被眼前的这个富家公子调选,这让叶曦文感到十分的屈辱。

  更何况看着眼前李枭因为最近几百万,几百万的花钱,胆子也大了起来,看着叶曦文的眼神也就有些放肆起来,这样的目光在叶曦文看来,真是有些猥琐的讨厌。

  张秀英对于什么样的人作为自己儿子的未婚妻,并没有太多的要求,她只是想要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得到轧钢厂和150万而已。

  看到自己的儿子不在那样的排斥相亲的对象,张秀英知道自己的任务已经要完成一半了。

  张秀英对着自己的儿子李枭说道:“这个姑娘我看着也喜欢,真是水亮!跟了你真是有点可惜了。”

  听着张秀英的夸奖,叶曦文的心里没有一丝的波澜,她现在的心里已经心如死灰,她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悲伤,她觉得的人生里面已经没有了色彩。

  她甚至可以想到今后和这个猥琐男生的悲惨生活,早早的结婚,早早的生出孩子,每天清晨在孩子的啼哭声中醒来,恶毒的婆婆让她每天的日子度日如年。

  在看着那个用色眯眯眼睛看着自己的男生,可能成为自己老公丈夫的男生,她已经可以想到这个花花公子,每日好吃懒做醉醺醺的回家,一生除了沾花惹草一事无成。

  她想到了自己即将开始的这样,凄凄惨惨戚戚的人生,叶曦文心痛的有些颤抖,如果这就是她的人生,她想她应该选择死亡。

  向她这里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似笑非笑憔悴笑容,如果那样她就可以和她在天国里面的妈妈见面了吧!

  三个年长的女人,显然不会注意到女孩的心情的,在她们眼里这一切都是一场交易而已。

  叶曦文的后妈白静甚至觉得,给自己的继女张罗的这场婚姻,对她是一件好事情,女孩总是要嫁人。

  与其嫁给那些穷小子贫贱的度过自己的人生,不如像现在这样,嫁到有钱人家去享福。

  至于感情,有了钱还能没有感情吗?

  现在的白静已经开始算计起来,她可以从张秀英的口袋里面掏出来多少彩礼,对方的排场和一身的九十年代著名意大利品牌皮尔卡丹,至少要一万块以上。

  只是那应该展现女性纤细身材的女士西装,穿在张秀英的身上显得张秀英虎背熊腰身材粗壮,一股暴发户的气质在她的身上毕露无遗。

  白静看到这样的亲家心中,估计着对方的身价,觉得要出来十万的彩礼应该是可能吧!但是又想了想,自己得到白血病的儿子,她心中有把价码添上了二十万。

  现在的白静心中也是发愁,老公居家待岗,家里没有了经济来源,儿子因为得了白血病,因为没有医疗费只能在家里等死。

  巨大的经济压力,让一向追踪时尚生活品质的白静,也不得不停下疯狂购物的冲动,为自己几块钱的菜价斤斤计较了。

  现在的哪怕对方,拿出十万块他们夫妻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这门婚事。

  必定现在的社会风气淳朴,现在年轻的结婚压力也没有那样大,一对情投意合的爱人如果门当户对,最多七八万就能办完婚礼。

  看到张秀英对于自己继女满意的笑容,心中的石头落下了一半,货物满意现在是该谈价码的时候了,现在的家里已经要揭不开锅了,白静今天必须要拿回家钱哪怕几百也好。

  白静媚笑的说道:“那个姐姐你看我家的女儿,和您家的公子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不如我们今天就把,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定下来好吧?”

  张秀英当然也希望这件事情马上定下来,就说道:“我看他们两也有夫妻相,就是不知道你家的姑娘能不能看上我家的小子呀!”

  听到这这里叶曦文刚要开口,说出自己对于自己对于这段封建婚姻的反对,她的继母便抢过话头说道。

  “嗨!这孩子是一个闷葫芦,她对于这段婚事自然是同意的,要不然她也不会和我来到这里。再说他们两个孩子懂什么,有事情还不是我们大人帮着张罗。”

  说这话白静在桌子下面,狠狠地拉住了叶曦文的手,像是在威胁她,如果你要是做出来什么举动的话,你今天就不用回家了。

  被自己的后母抓住了手的叶曦文害怕的颤抖起来,她想起了她的继母来到这里之前和她说的话。

  叶曦文身上的淤青再一次的提醒她,自己的后母是一个心狠手辣说到做到的人,如果自己真的做出什么她不想看到的举动,自己真的要做好被逐出家庭,做好流浪街头的准备了。

  想到这里她突然对自己被出售的事实,也就没有了那么抵触了,在这个对于她们姐妹没有一点家庭温暖,只有冰冷和做不完的家务,打骂的家庭里,她没有一点的留恋。

  虽然在她心中做那个男孩的妻子,只是从一个火炕到另一个冰窖,从虎穴到狼窝的区别。

  可是就像是监狱里面,有时换换牢房也许还是遭罪,但是有可能还是会有一点新鲜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