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张秀英高秀敏 > 第十一章相亲方式要改进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相亲方式要改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个年长的女人在攀谈着,李枭在玩着手机,诺基亚手机中的吞吃蛇,缓解了他现在的尴尬。

  可怜呀!他对面的那个女孩,就只能尴尬的抱着咖啡杯,小口的抿着咖啡,尴尬的坐在那里。

  可是最后还是李枭结束了女孩的尴尬。黄阿姨想让李枭和女孩出去单独的相处一下出去逛逛,可是李枭直接拒绝了黄阿姨的提议。

  听到李枭的拒绝,本来对李枭也没有什么性质的,女孩突然的狠狠的瞪了李枭一眼,任何一个女人不论大小,对于这样的拒绝都是不能容忍的。

  于是这场相亲很快就结束了,张秀英送走黄阿姨的时候,给了她承诺的200元的车马费,让情绪有些低落的黄阿姨立即眉飞色舞起来。

  打着包票抱着给她的外甥,找一个合适的对象。

  这次相亲虽然没有成功,但是张秀英还是很高兴,九十年代的咖啡馆是城市里面高消费的地方,五个人的咖啡加长一点甜品,竟然要280元。

  在加上给予老黄的200元车马费,因为是用于相亲所以系统也是可以报的,加起来一场消费480。

  但是想想距离下一次升级,还需要三十多万,想通过相亲升级的办法还不可行呀!

  结账李枭抱怨道:“妈妈这样下次这样的相亲,你自己去就行了能不能不要在叫上我!”

  张秀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这样的速度是有一点慢,有改改进一下了!”

  这个时候张秀英的电话再次的响了起来,自己的妈妈还没有接通,李枭便知道这电话一定和自己有关,听着老妈的话语也果然是这样。

  虽然,李枭知道这样的婚介活动是合理合法的,但是这还是让李枭联想到了,人口买卖的不道德交易。

  张秀英拿着电话说道:“有没有照片呀!拿来让我想看看长什么模样,不想就不看了!我给你们二百块钱,怎么连一张照片都没有!没有你就去照一张。

  有照片的,家里差不多的,拿来我给你一百块,要是我看着不错见面再给你二百。

  对一个人,一张照片,就一百。但是你要把家庭背景给我弄清楚,给我写到照片背面。”

  张秀英放下了电话,李枭在一边吐槽道。

  “老妈,这是要开一家婚介所呀!”

  张秀英无奈的说道:“我还不是为了你呀!要是开一家婚介所能给你找一个对象,老妈立即给你开一家!”

  李枭说道:“你真是疯了!”

  李枭被自己的老妈,唠叨的实在是烦,便问道:“老妈,咱家的老房子,你真的卖出去了吗?”

  张秀英说道:“还没有,那房子实在是太烂了,现在那放着吧!就当留给念想。”

  李枭:“我会去一趟,那一点东西,有事给我打电话!”

  张秀英说道:“找点回来呀!晚上还有事找你。”

  李枭对着自己的妈妈挥了挥手,算是回答了自己老妈的话。打了一辆车便走了。

  张秀英:“这孩子,真是让人不省心!”

  她的电话这时又响了起来。:“对,有没有照片,先看照片。有照片给100,把背景写明白了。”

  TX区的天是阴霾的天,TX区的人民好糟心。

  来到了TX区李枭觉得自己心情都变得压抑起来,下岗的工人,无人收拾的垃圾,建国以前的建筑,工人宿舍的筒子楼和破败的工厂。

  一切都在诉说着,这里曾经的辉煌和现在的破败。

  在自己家的楼下,李枭下了车。看着离去的出租车,李枭觉得自己这两天的经历,像是一场梦。

  甩了甩自己的头,把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放下,他便走向自己的家。

  其实自己除了在高考前三天的假期,自己在家住了几天,他已经很久没有家里住了。

  但是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这里还是承载了他许多的,美好或是糟糕的记忆。

  打开自己家的房门,虽然还是很整洁,自己也仅仅离开这里不到四十八小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感觉像是离开家两三年了一样。

  这里虽然是没有酒店里面宽敞明亮,而且还十分的狭小昏暗,可是这里却让李枭感到十分放松,他躺在自己曾经的小床上面。

  身体已经长大了一米七八的他,再躺到那狭小的单人床上面显得十分的拥挤,让他本来怀旧感慨心情顷刻间消散了许多。

  本来很多割舍不下,想要带着的东西,现在看来也显得不那样的重要了。

  待了一会突然感到自己原来感到温馨的家,现在越看越像一个鸽子笼,真的没有什么让他可以留恋的,或许那个温馨可以让他放松的家,放在他的心里是最好的选择吧!

  离开家前他在自己的家门前用,笔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在这个手机没有普及的时代,一个人突然的搬家,就意味着他将要和过去相当多的朋友失去联系。

  这也就是他回这里的主要原因,身为一个十七八岁的热血青年,突然有钱了不在自己的同学面显示一把,实在让他心里感到十分的遗憾。

  离开自己原来的老房子,李枭再一次的不知道自己该去做什么了,突然的有钱让一向有生活规划的他失去了生活的方向。

  以前的他只有一个目标没那就是考上大学,可是现在高考结束了吗,生活也没有了压力,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

  在街上闲逛,突然的十分后悔,让自己刚才自己让出租车离开,他原来的家地方有些偏僻,想要打车十分困难,就是想要坐公交也没有那样的容易,也要等待很久。

  可能是自己身上的钱多了的原因,身处贫民区的李枭总是觉得四周人看他的眼神总是有些不对。

  身为一个红旗街少年,在自己高中以前,他也曾经是个战士。

  在这里每一个人的少年时代,都是在战斗中度过自己的少年时代,高年级的学长总是戴着不会好意的眼神盯着他们的口袋里面的钞票。

  为了自己的午饭前,他也不得不加入一些小团伙来抱团取暖,那样的日子里他总是处在焦虑之中,在那样拳头和板砖中成长的少年,提前学会了一些社会的规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