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冷烟云司徒宇 > ☆、影帝和总裁的争执

我的书架

☆、影帝和总裁的争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啦,那边……好像发生事情了……”

“好像是苏影帝,另外一个男人长得很帅,是谁啊?”

“原来又是那勾三搭四的女人,真恶心!”

“……”

节目组的人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很明显是在看好戏。

只是,但凡有一点不好的内容绝对和冷烟云有关系。

譬如说,勾引人,恶心……

尤其是围在陆云菲身边的那群人,为了能够讨好陆云菲,说的话格外的难听。

陆云菲很清楚司徒宇的身份,她不敢随便乱说话,偶尔迸出来的几句话,也是提醒围着自己的人说的不要太过分。

然而这却像是激化了身边的人一般,倒是让他们的情绪一下子就变得更加的激动,话自然而然也说的更加难听了起来。

“云菲姐,你这人就是太善良了。可是善良的人在这个圈子里可不怎么好过,还是得像那贱女人一样,多巴着几个多金的男人,影后的奖杯便可以一个一个的往家里捧了……”

闲言碎语……

却多是一些对冷烟云的嫉妒。

冷烟云丝毫都不在乎这些人,说的再难听的话过去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听见,可是被她已经定义为好人,而且还是自己顶头上司的司徒宇凭什么也要被这些人围观、嘲笑。

于是,冷烟云脑袋一抽,直接将司徒宇拽上了车。

至于车外被人扶起来的苏谦,她才懒得搭理。

“开车!我们先离开这里!”将车窗摇下,冷烟云也不等司徒宇有什么吩咐,便开口对站在车外的司徒宇的保镖道。

黑衣保镖高大的身躯背对着阳光,眼神隐晦的看向冷烟云旁边的自家老板。

见对方轻微的点了一下头,下一刻,他立马就冲着冷烟云点了下头,然后很快上了车。

车子很快就发动。

一直尽量控制着周围情况,试图不要让情况变的一发不可收拾的导演一看冷烟云居然和司徒宇离开了,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完了……这下全完了……”

他自言自语,眼里满是绝望。

其余的人见着导演的做派,有些不明白,但是有些聪明的人只是稍微想了一下,便理解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随即脸色也微微变了样。

这节目如果司徒集团撤资的话,所有的一切都完了。

若是他再将集团名下的冷烟云、苏谦也撤回去……

这节目也会跟着一起毁掉。

……

“烟云……烟云……”车缓缓行驶在马路上,司徒宇已经叫了冷烟云的名字很多遍,依旧没有得到回应,眉头紧皱。

冷烟云回过神,看着司徒宇的俊脸,听着他好听的声音,恍惚了一下,随即,又意识到,自己似乎又冲动了。

她已经能够想象的到,接下来的娱乐新闻会说些什么。

‘冷烟云耍大牌。’

‘两男争一女。’

‘破鞋上位戏码现实中真实上演!’

‘……’

……

“我……”

“老板,我们的车被人跟踪了!”冷烟云还没有来得及说一句话,然后就被驾驶位上的保镖打断了。

冷烟云愣了一下,第一个想法就是他们是不是被记者跟踪了,但似乎并不是这样。

因为就在自己要回头的时候。

司徒宇打断了她的想法。

“烟云,不要乱动!看着前方!”

“不是……记者吗?”冷烟云疑惑道。

司徒宇握着冷烟云的手,眼神深幽,眼底划过一丝危险的光芒,“不是!”

原本以为那些‘毒瘤’已经全部解决掉了,但现在看来,还没有。

幸好没有对云云表白成功,没有让她陷入到危险中来。

司徒宇第一次感到庆幸。

“老板,我们的人已经在赶来的路上,我会将车朝公司的方向开去。”保镖瞟了一眼后视镜,对司徒宇解释道。

司徒宇点了一下头。

于是车速便一直匀速开着。

冷烟云抿着嘴唇,她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握的很紧,因为司徒宇说的话,她也不敢随便往后瞄。

而这种未知的感觉让她觉得非常的不安,情绪也有些焦躁。

‘砰-’

突然一声巨响。

冷烟云只觉车上一阵剧烈的晃动,然后她倒在了司徒宇的怀中,被他抱得很紧。

冷烟云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最糟糕不过就是被一些黑粉砸鸡蛋、扔西红柿,甚至是送些可怕又恶心的东西,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实实在在的危险。

她很害怕,可是被司徒宇牢牢的护在怀里,她发现,其实也没有那么的可怕。

……

冷烟云一直都是恍惚的。

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公司里,在自己的化妆间中。

化妆间很干净、很亮堂,没有一个人,而自己的包包就放在手边。

冷烟云的眼神有些黯淡,“就这么将我扔下,什么都不管了吗?”

一开始只是稍微有些抱怨,可是当回想起对方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将自己扔下的,她又忍不住的担忧了起来。

她起身,站在正常人身高的镜子前,双手环胸,看着镜子中皱着眉头的自己,靠近,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确定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会损害了在外界评论‘耍大牌’的冷影后的名声之后,她很快的便站直了身子,挑了挑眉头,对着镜中的自己露出一副高傲到不行的漂亮样子,然后拿着自己的包包走出了化妆间。

她去了司徒宇办公室所在的楼层,却被秘书挡在了门外,“冷小姐,总裁不在办公室。”

“我可以在办公室里等他。”

她需要当面确定司徒宇到底是不是好的,有没有哪里受了伤?她……有些担心。

“总裁的办公室哪里是你这种女人能够随便进的。”一个尖细的女声从后方传来。

冷烟云转过身,原来是公司楼层的宣传部总监,这女人冷烟云记得,长得不错,对司徒宇有些想法,明着虽然从来没有说过,但是很多人都知道,她的一些做派,分明是将自己当成是司徒集团的女主人,有些做法实在是很不讨人喜欢。

平常的时候,这女人就是各种找茬,对冷烟云是各种看不上。

公司里许多人都怕这个女人,但是在不怕的人之中,冷烟云也算在其中。

“原来是黎总监……你不是去S国谈工作了吗?居然回来的这么早?”冷烟云笑眯眯的勾起嘴角,“看你一身风尘仆仆的,估计下飞机没有多久,这么早就来找总裁?可惜……总裁不在……”

“我和有些人可不一样,我和司徒的关系亲密的很。”说着,非常得意的扬起下巴,拿出一支小巧的手机,当着冷烟云的面拨打了司徒宇的电话。

只是电话响了许久都没有反应。

一瞬间,黎含筱脸色微变,但是又不愿意在冷烟云的面前输了阵势,便冷哼了声,“司徒很忙,我也很忙。不像你这种明星,只要卖卖笑就可以了……哼……”

说着转身就走了。

冷烟云在黎含筱转身走了之后,那脸上的笑容也一下子消失的干干净净。

她看了一眼紧紧关着的总裁办公室的门,转身离开。

她打了电话。

“……我的小祖宗哟,你和总裁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节目组都已经乱成一团糟了……你探探总裁的口风,总裁他该不会真的打算从‘新人偶像’节目组撤资吧……”

电话一接通,艾伦就情绪格外激动的说道。

“艾伦,我问你个问题。”艾伦到底说了什么,冷烟云自然都是听进去耳朵里的,但是她此时并不想去管那些事情,一个工作没有了,还会有另外的工作,她弄不懂为什么每一次艾伦都要惨兮兮的叫,一副天快要塌下来的样子,“你说……总裁他是不是对我有点意思?”

这是冷烟云之前的怀疑。

司徒宇不想潜规则自己,对自己也一直都很好,而她从来就没有见过他对其他人也这么好过。

所以想了很多的可能性,最后却依旧只能够得出对方喜欢自己的这个可能性。

电话那头艾伦沉默了很长时间,随后犹如惊雷般猛的炸开道,“我的小祖宗啊,你总算是开窍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