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子为皇 > 第二十七章:狂风峡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狂风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时,林英的部队终于走出了长沙坡,虽然在长沙坡中损失了十几个士卒,被流沙吞噬,但是好歹大部队过来了。

  不远处的沙丘之上,孙仪看着天边冒出一对对的燕国白甲骑,顿时手一招,吴国的旗帜竖起,不远处的燕军哨骑一看,顿时一愣,但虽然觉得很不可思议,因为吴国根本不可能出现在燕国的境内啊。

  但还是镇定的道:“将军,是吴国人。”

  林英闻言,顺着哨骑的手指望去,顿时看到了那青色的吴国大旗,不由得脸色露出了笑容道“这可真是上天送到嘴边的功劳啊!”

  “传令,追上去,杀光他们。”林英手中长枪向前一指道。

  “杀。”

  “杀啊。”

  燕军的骑兵开始冲锋,虽然燕军的骑兵当中各种叫喊都有,但是阵型却丝毫不乱,不是一窝蜂的乱冲,而是如同狼群一般,井然有序的进攻。

  孙仪很明白纪律的重要性,管理一个公司也一样,如果老板不行,那只能把公司的员工养出羊性,而如何成为极具进攻性的狼,而且还要拥有极强的纪律性呢?这是一个难题。

  但是孙仪认为,燕国就很好的展现了出来,他们骑兵就行狼一样,极具攻击性,且纪律严明。

  孙仪感叹完之后,内心不由得想要抓几个燕国将军回国去研究研究。

  孙仪甩开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大手一挥道:“撤。”

  “将军有令,撤。”

  孙仪麾下的吴国两千骑调转马头,借助下坡的角度,开始逃跑,从古至今当两支骑兵相遇,一队要跑,一队追击,这个时候比拼的就是战马的耐力和脚力,和士兵的精锐程度。

  苍茫的大地之上两支骑兵一前一后飞驰奔腾的前进,奔腾卷起的尘土,如同沙漠中的风暴一般。

  “将军,天上有一只海东青跟着咱们!”右副将策马靠近孙仪道。

  孙仪抬头望向天空,发现一只鹰在围绕着自己上空盘旋,孙仪心中一沉,自己忘了燕人有训鹰师,更加没有想到,追击自己的人,竟然拥有海东青来进行侦查。

  鹰对于北方三国来说,那是推崇备至,不是权贵根本不可能拥有鹰,而且还是海东青。

  “一个边疆游骑将军怎么可能会有海东青?”说完,孙仪心中不由得“靠”了声。

  “将军,不摆脱天上的海东青,我们不管往哪走都会被追上的,而且我们如果有伏军,海东青也会进行通知后方的燕军将领。”右副将作为当年参加四国伐北之战,残存的老将的建议,孙仪不得不重视起来。

  当年四国伐北,就是因为不熟系北方的作战方式,导致大败亏输,四国都伤亡惨重,无力北伐,其中首当其冲的吴国更是那场大战中的牺牲者。

  孙仪道:“右副将可有办法将它射杀?”

  “不行,这海东青飞的极高,除非是精心埋伏,不然没办法。”右副将道。

  “看来,全歼燕国这支游骑军的想法是行不通了。”孙仪不由得有些郁闷的道。

  “将军,快到狂风峡了。”副将指着前方不远处的峡谷入口道。

  “好,传令下去,全速前进。”孙仪下令道。

  “是。”右副将点头应道。

  随后扯着嗓子大声道:“将军有令全速前进。”

  “将军吴军加速了?”亲卫朝着林英道。

  “看见了。”

  林英点了点头,朝着一旁熟系地形的哨骑问道:“前方是什么地方?”

  林英知道,在两方骑兵一追一逃的情况中,考验的就是马儿的耐力和脚力,逃跑的人突然全速前进,肯定是因为前方有他们生还的希望,要么就是有援军,或者伏兵。

  “将军前方是狂风峡,地形复杂,道路分叉口众多,恐怕会有埋伏啊将军。”哨骑赶忙回答道。

  “没有埋伏,如果有埋伏我的鹰会提醒我的,他们肯定是想借助狂风峡的复杂地形摆脱我们的追击。”林英嘴角上扬道。

  “将军英明。”亲兵则拍着马屁道。

  “传我将令,全速前进。”林英道。

  孙仪跑入狂风峡之中,两边是陡峭的山坡,前面则是一条干涸的河道,这里没有一滴水,只有那泛黄,带着尘土的地面,纵马进入狂风峡的深处,一条条的岔道开始出现,孙仪虽然不是燕国人,对地形不是很熟,但是麾下有一名哨骑,出发前却做足了准备工作,对狂风峡的地形很熟,并且绘制了详细的地形图。

  孙仪在里面左转右转,很快便与后方的燕军拉开了距离,林英借助本地哨骑的指引和天空海东青的方向做定向标,却依然渐渐的丢失了方向。

  “妈的,你不是对边疆地形很熟吗?现在到底是往那边拐?”此时林英一脸怒气的望着有些消瘦的哨骑怒吼道。

  “将军,狂风峡我确实不是很熟,这里也没什么人愿意走这条道啊,不过我知道,狂风峡只有一个出口,我们可以先一步去他们前方堵他们啊!”消瘦的哨骑中年人赶忙辩解和提出建议道。

  林英抬头看向天空中自己的海东青,观察距离,知道吴国的骑兵离自己不是很远,只不过被这七拐八拐,三岔九道的岔路给挡住,林英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点了点头道:“堵他们去。”

  也许正因为燕国的骑兵没有刻意的追逐吴国的军队,燕国的骑兵直挺挺的向着出口前进,反而速度比吴国的骑兵还快上了几分。

  有人说大道万千但最终都殊途同归为一,也许这狂风峡也暗合天地之数,狂风峡有数不清的岔路口,但出口只有一个。

  孙仪看到了出口,那是一道呈现四十五度角的上坡,但是孙仪却听到了马蹄声,那是冲锋起来的马蹄声。

  林英也看到了出口,也听到了马蹄声,林英将目光看向了陡峭的崖壁,好像透视眼一般,能看到另一边的骑兵。

  当两队同时冲出阻挡视线的岩壁,白色盔甲,打着黑色燕骑的燕国骑兵,赫然出现在对方的眼前。

  孙仪一惊,林英却一喜,纵马的速度不降反升并且大喝道:“诸位将士,杀敌立功之日来了,杀啊!”

  “杀。”

  “杀。”

  孙仪虽然有些惊慌,但此时也知道,这场遭遇战是没法避免,而且自己这边还有伏兵,怕什么,孙仪的心中涌现出数不清的豪情。

  “诸位将士,杀燕狗,报国耻,冲锋。”孙仪右手紧握长枪,大喝道。

  “报国耻。”

  “报国耻。”

  此时此刻狂风峡出口之上,张良率领的五千人纷纷下马,堆积滚木礌石,准备给追击的燕军狠狠一击,但是当张良发现,两伙人撞一起了之后,顿时感觉不妙,只能让三千人上马,准备从燕国骑兵后方凿穿,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