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衣行 > 第二十二章 来者何人(二)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 来者何人(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实则直到那位斗篷男子被殷子安一剑指点中额心,轰下马匹时都未能得知眼前这位手段凌厉的黑袍剑客姓甚名谁。殷子安连这斗篷下的惨白面孔都不屑多看一眼,只见其身后赤蟒一哄而散。

那善使双钩的瘦小男子双眼滴溜溜转了两转,后退了两步,就在殷子安摸不清这人是何想法之时,瘦小男子猛地向侧身一步踏出,继而如猿猴一般一跃向殷子安。

殷子安起剑穿过男子右臂的钩爪之间,随即手腕轻抖,剑锋一旋,便将那双钩崩断,不想男子不知何时在其掌心藏了一支断匕,就在距离殷子安不到三尺的距离时探出一掌,将那断匕送到殷子安眼前,一股无可匹敌的气息节节攀升而起,直逼殷子安眉间!

竟又是一名入微境。

殷子安磅礴气机荡开,眉间浮现一枚紫砂印,转瞬即逝。继而一指如奔雷般点至男子腕部,后者那方才凝聚起的偌大攻势如高楼垮塌一般直转急下,断匕脱手落地,男子在空中转了个怪异的姿势,脚尖悬空一踏,身形向后翻转,当即与殷子安拉至三丈距离。

瘦小男子面色狰狞,死死捂着那被殷子安一指点中当下如同断臂一般的右手,看向站在一旁的白锡淳,声音如女子一般,却是尖锐如厉鬼。

“白老头,再看戏,谁也别想好活!”

那白锡淳方才如大梦初醒,抹了抹脸上的血迹,复而看向那持剑的黑袍男子。

二人合力冲上前来,殷子安摇了摇头,收剑入鞘,一掌消去二人攻势,一掌向着身后虚空一握,平地旋起一阵罡风。白锡淳只觉着其中古怪,一时间不敢冒进,那瘦小男子却是握爪如钩,攻势不绝,那双眼已是通红,显然早已顾不得眼前这黑袍男子身后的天地异象。

然而瘦小男子几爪似乎都触及到了殷子安的身体,却皆如击在水流之中,空游无依,这让本就性子急躁的瘦小男子愈发恼火,全身气机运转如风,只求将眼前这不知好歹的毛头小子撕作两半。

殷子安找准机会,一掌粘上那瘦小男子的手臂,一带一送,便是将其推开一丈之远,趁其尚未落地,殷子安身后一掌再度推出,那积蓄了许久时候的罡风自其身侧向前刮去,如平地起龙卷,竟是将那本就身形单薄的瘦小男子刮出百丈!

白锡淳终于反应过来那黑袍男子此招意欲何为,顿觉不妙,当即冲入那罡风之中,却是寸步不得进,待得那不过顷刻之间便消逝大半的龙卷渐渐平息,那黑袍男子的身影也随之消失。白锡淳一眼看向那拉着草秆的马车,却已是不见了其上那名女子的踪影。

白锡淳顿时气急,也顾不得先前那一剑如何惊人,当下一拳砸在那木车上,将那木车砸作漫天木屑,白皙的脸庞竟涌上一抹紫红。

“小子,下次见到,老夫定要百倍奉还!”

……

“嘁,还百倍奉还,这老不要脸今日差点被那位哥哥一剑斩了去,也好意思说这种话,真是不害臊!”

三两与身边的黑衣男子站在一座山崖之上,静静看罢那山道之上的一场激战。三两听得那白胡子老头在最后气急败坏,竟是风言风语起来,顿觉好笑。

黑衣男子在一旁道:“白锡淳毕竟是玉岚山四长老,本身也有着入微实力,不可小觑。”

三两坐下,挤眉弄眼,作了一个鬼脸道:“那不也差点认栽了。我还以为今天我和大哥在这得有一场恶战,没想到就是当个看客,这风头都让那使剑的小子抢去了,这算哪门子事。”

黑衣男子笑道:“让你清闲,你倒还不乐意了。”

“我是无所谓呀,燕六姐不是要我们救人来着,可这人没救到,被别人截了胡,回去要怎么跟燕六姐交代?”

“你燕六姐说了,若是有人出手,就轮不到我们两个多此一举。这些事你燕六姐早就算计好了,我们照做就是。”

三两双手一撑下巴,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

“大哥,你说你要是哪天遇到那个使剑的,能有几成胜算?”

“说不清楚,此人今日未出全力,仅是这样看下来,我自觉胜算不大。”

三两先前才说过自己大哥的好话,一听这使剑的小子修为更甚,愈发郁闷,只是揉着脸颊自娱自乐。

过了一会儿,三两突然仰起头笑道:“没事,到时候有我帮大哥,就是那玉岚山老祖宗来了也是半点不虚!”

……

殷子安将昏迷中的白月儿带到白屏身边,自是不必多说,白屏起身取出针砭,开始替白月儿解开经脉。

先前一战殷子安对白锡淳多有留手,这些白屏都是一一看在眼里,知道这自是殷子安给自己留的那三分薄面,那一道惊鸿之力甚至不及走马坡下一半之威。

白屏行针时,殷子安端坐一旁。半日过去,白月儿渐渐转醒,醒来第一眼便见到那一身锦衣的家主白屏,当即起手就要一掌挥出,却被殷子安眼疾手快上前一步挡了下来。

白月儿这才见到一旁的殷子安,顿觉惊讶。

殷子安没有解释,说道:“你先运气,且看周身可有不适?”

白月儿收回一掌,瞪了一眼白屏,这才起身盘腿而坐,入定后行气周身。殷子安静候一旁。

半刻过去,白月儿睁开双眼,看向殷子安点了点头。殷子安将佩剑挂在身后,上前扶起白月儿,继而看向白屏说道:“这里离平遥城不远,你自行寻路回去。”

白月儿看了一眼殷子安,眼中似是有天大的秘闻要讲,正要开口,却被殷子安一个眼神示意,心领神会地又将话给咽了回去。

殷子安转身便走,临行前提醒道:“不要想着跟来,你还没那个本事。”

“且慢。”

殷子安转过身皱眉道:“还有何事?”

白屏一时神情挣扎,咬牙说道:“借剑一用。”

殷子安看了一眼白月儿,心中了然,遂取下身后佩剑,丢给白屏,继而背过身去。

再转过身时,白屏半边脸已浸在血中,那右耳处空空荡荡,只有一道两指宽的伤口,正向外涌着血水。

白月儿一皱眉,这女人怎对自己这般狠心?

殷子安没有多说,接过白屏手上的剑,手心微震,将那剑身上的血气抖去,收回鞘中。

“告辞。”

殷子安领着白月儿一路下山去。

路上白月儿按耐不住多问了一句,殷子安轻声说道:“其实她要是不借我这一剑,我还真想不通她此番要如何破局,是亡命天涯,做个江湖郎中此生再不入交州,还是就在那山上找个石头一头撞死,一了百了。”

“此话怎说?”

殷子安笑了笑,不紧不慢地说道:“那日平遥城外走马坡下,玉岚山的人设计杀我,本该是个两边不死不休的局面,却被我一口气杀了玉岚山的几位高手,见得形势不妙这白家的家主主动送上前来,作为人质让我掳走,算是各给两边一个台阶,这样一来算是救下了本该被我一掌轰死的玉岚山三长老,也能让我顺理成章的离开,此番行动失利的白家众人也算是好给宗门那边一个交代。”

白月儿心思通透,自是很快领悟到其中利害,不禁说道:“这白屏倒是八面玲珑。”

“方才那一剑更绝。走马坡一战玉岚山损失惨重,白家家主更是被人劫走,白锡淳押送白家仇敌回宗门的路上也遭到伏击,双线失利,势必要有人站出来给一个交代。她一介女流,经此动荡被人抓走后若是完好无损地回到宗门,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而且她白家作为分家,在宗门里本就受百般打压,此番白屏全身而退,没准就会被宗家的人视作里通外敌的叛徒,被逐出宗门是小事,若是因她门主身份而牵连到整个白家除名,那她便是族中罪人,白家在这交州也就没有立足之地了。你现在想来,这白屏用一只右耳换来的,那可太多太多。”

说罢殷子安不禁感慨:“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女人这份心思和那破局的手段,要折煞这天下多少男儿。”

说到这里,白月儿轻叹一声,又问:“这玉岚山为何百般刁难我们?”

殷子安遂将先前白屏与自己讲的那一套说辞又完完全全复述了一遍与白月儿,后者听罢不禁摇头:“你相信她的话?”

“那个时候她没必要再跟我撒谎,而且我也说了,玉岚山大长老被杀一事并非我二人所为,相信与否也还是让她自行斟酌。其余的那也都是玉岚山的家事,与我二人也无关了。别忘了此行交州,我们是来寻找晋王的。”

白月儿沉默了片刻,说道:“你不在意是谁杀了玉岚山大长老吗?”

“陈九呗,还能是谁。”

殷子安慵懒道:“这蓟北轩绝技我娘从不外传,连我小时候都没能看上一星半点。当今这天下除了你和陈九,谁还有这份手段?”

说罢殷子安挠了挠头,似乎是想到了一些事情,继续道:“既然她还活着,那我二人定是能再见着她的……而且不单单是陈九,这交州的水可比我预料之中的浑太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