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衣行 > 第二章 见龙在田(二)

我的书架

第二章 见龙在田(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殷子安与白月儿二人在沿河行了十里路后来到一处军镇,购置了马匹后一路南下。

“临行前我听文先生的意思,他已经铺了三年的长线,这长风镇接应晋王一事,可算是他走的第一步定着?”

也不知道走在前面的白月儿是没听到还是故作深沉,一声不吭,这让殷子安有些郁闷,于是纵马上前,与白月儿并排而行。

“嘿,丫头,你哪里人?”

白月儿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说道:“首先我不叫丫头,其次,你少来打听姑奶奶的事。”

“哟,年纪不大脾气不小。”

见白月儿回了嘴,殷子安便来了兴致,一副抓住他人小辫的得意嘴脸:“我还偏要叫,丫头丫头丫头。”

白月儿甩下一个白眼,显然没打算再搭理此人。

“丫头你可是文先生叫来保护我的?那你可得留意着点,千万别死本世子后头。”

“快些死。”

“我这人就是听不得别人要我做这做那,你要我快些死,我偏要慢慢死给你看,活到个七八十岁,给你丫头养老送终!”

“呸!”

“哎,你这人咋还听不懂好赖话嘞,我这算不算一厢情愿?”

“不过说啊,这天下想杀我的人比那西岩山上的石子都多,要是我死了这事小,可我死了你这丫头可怎么办呀?”

“那就当他为民除害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信不信本世子到了长风镇就先把你给祸害了?”

“知道自己的脑袋几斤几两就别在外面一口一个世子,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脑袋多值钱?”

“那又怎样,这天下自称世子的人多了去了,说到底你还是不想我死对不对?我早在泰安城就看出来了你这人刀子嘴豆腐心,是不是被本世子一语中的了?”

白月儿终于悟到何必与此人多费口舌,索性薄唇一闭,修起闭口禅。

殷子安继续叽叽哇哇说了半晌,似是许久没有听到身边这小娘子的声音,拿出一副求饶的语气:“哎呀,那我不叫你丫头了。白大小姐,这前路漫漫,你我二人以后的日子还长着的呢,没必要一直这么对我冷眼相向吧?”

话才说完,殷子安便意识到自己的措辞失礼,可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找补,转眼见那白月儿置若罔闻一般,殷子安也懒得再拿热脸去贴冷屁股,挠了挠头,纵马向前。

……

长风镇位于徐肃边境,再往南去便是交州,这一片商路极多,来往客商络绎不绝,长风镇借此扶摇直上,这些年的发展尤为迅猛。殷子安与白月儿离那镇上还有个几里地,便已能沿路见到不下一手之数的商贩和茶摊。

二人来到镇上,在白月儿的安排下住进一家客栈,之后便来到镇东处的一家茶摊,干坐着喝茶。

“能让本世子专程跑来给他接风洗尘,就算是晋王殿下也得给个三分薄面吧,事后还不得拉着我去他府上坐坐?”

白月儿瞟了他一眼:“你再说一句世子,别等他人,我就先把你给做了。”

殷子安嘿嘿一笑:“姑娘家家,总说打打杀杀的也不好。”

说完殷子安看了一眼白月儿的装束,说道:“你这男装何时才能换了去,我看着别扭。”

“那就把眼睛闭上。”

殷子安倒也听话,真就把头扭朝一边,眼观鼻鼻观心。

天色渐晚,行路的客商也少了许多。殷子安一手撑着下颌一手在那木桌上铎铎敲着,嘴里念叨:“还要等到猴年马月……”

白月儿张口便道:“等着便是,就你话多。”

等到后面,那茶摊的老板已经开始准备收拾,白月儿抬头看那天色也已不早了,于是起身说道:“你若是觉得疲累了就先回客栈休息。”

殷子安说道:“你去哪里?”

“我去那山坡上接着等。”

殷子安提剑紧跟着站起:“我随你去。”

二人于是又在那镇外的山坡上等了一阵,但见星月高悬,路上早没了行人。

殷子安说道:“莫不是文先生记错了时候?”

这下就连白月儿也有些动摇,没有反驳出声。

这时远处路上隐隐约约有道人影,殷子安和白月儿二人一起起身看去,趁着月光,隐隐见得那人一身黑袍黑帽,帽檐遮住面孔,正从那林中的小路上踉踉跄跄向着这边走来。

“这位就是晋王殿下?”

白月儿似乎不敢吃定主意,殷子安继续说道:“这个时候独自走在路上的若不是晋王殿下的人,可多半就是贼了。”

“下去看看。”

二人来到路上,由白月儿率先上前打探,殷子安站在路边将剑抱在胸前遥遥看着。

只见得白月儿与那人交涉一番,行事颇为熟稔,殷子安双眼微眯,心想这丫头倒不像是那种久居闺房的深院丫鬟,除去那在魁星楼里被青衣儒生打磨出的文弱气质,倒是一副江湖做派。

白月儿朝着殷子安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殷子安心领神会地走上前去,才走了数步,便隐隐见到那人黑袍下泛着银光的铠甲,心中一凛,这人莫不是个将军?

走近一看,殷子安顿时眉头一皱,那人银甲上血迹森然,在月下黑红交错,好似从血池之中捞起一般,已然结成了一指宽的血痂。

虽说此人伤势看着触目惊心,可殷子安并没有要上前帮衬的意思,只是在一旁安静看着白月儿将那人扶到一旁的巨石旁坐下。白月儿取出提前准备好的信物,那是一个东海玉制成的玄龟配饰,殷子安心想跟在文先生这么些年,怎么从没见过后者有这么贵重的物件。

“这位便是秦王世子殿下。”

殷子安眼皮直跳,这丫头白日里才叫自己切莫轻易暴露自己身世,转眼就将自己的世子身份告知他人,生怕这天下找不到杀了自己的人了,当真是女人心海底针?

“这位是刘起屏将军。晋王殿下一行人离京路上遇到刺客,刘将军独自引开追兵,殿下便南下去了交州,现无音讯。”

只见那人手持将牌,连忙撇去衣帽,起身拜道:“末将刘起屏,拜见世子殿下。”

殷子安早些年随军出征,走南闯北,倒也认识不少这朝野上下的英雄人物,如今那朝堂上声名显赫的几位辅国大臣将军,一多半和自己打过照面,要说起一个叫作刘起屏的将军……殷子安正想着刘起屏这名字有些许熟悉,是否曾在老头的军中见过,片刻之后这才想起这位将军眼下身负重伤,连忙上前一步将其扶到一旁坐下。

殷子安随即坐到刘起屏身边,伸手将眼前这人额前的丝发向后顺了顺,见到后者脸上那道划过右眼覆盖了大半张脸的血痕,显然是被刀所伤,皮肉翻卷,不像是锋刃接触,倒有几分被罡气撕裂的痕迹。用刀者出手凌厉,这一刀下来没有给人削去半个脑袋已算是这位将军天大的本事,看得出追杀晋王殿下的杀手绝非寻常江湖草莽。

“十年前在我爹军中你我有一面之缘,我记得你那时好像已是军中校尉了,此后虽再没听闻你的消息,不过看样子刘将军似乎如今是在晋王麾下。”

“承蒙世子殿下记挂,那时的世子殿下才及末将腰身,伶俐得很。不想十年如白驹过隙,一晃眼,殿下已经长大成人,鲜衣怒马,算得上一方人物了。”

“哪有。”

殷子安起身,望着刘起屏来时的方向,几番确认了没有异样,轻声说道:“可有追兵?”

刘起屏摇了摇头说道:“进了徐州界后,杀手便离去了。”

殷子安亲自背起刘起屏说道:“先回客栈商议。”

三人来到客栈,殷子安在镇上敲开了一家医馆的大门,要到了些处理伤口的药物,回到客栈亲自为刘起屏上药,再命白月儿在屋外警戒。

趁着上药的空隙,殷子安问道:“你们在是何处被袭击的?”

“黄平山北的官道上。”

“还没出扬州。虽说离那天京城有段距离,可毕竟还在天子的眼皮子底下行事,真不怕引火烧身吗?”

“杀手皆是黑衣蒙面,用的也不像是军中的招式,应该是江湖中人。末将无能,分辨不出是何门何派。”

“这怪不得你,要是刺杀晋王一事能被人看出端倪,这伙刺客早死了不止八百回了。”

殷子安将刘起屏上身的伤口都一一上药包扎完毕,说道:“此地不宜久留,明日你与我们同去交州,找家医馆治了内伤,再调养些日子,应该就能恢复如初了。”

“多谢世子殿下。”

殷子安说着就要脱掉刘起屏的裤子,后者连忙一把拉住,支吾道:“末将下身伤口不多,自己来便是。”

殷子安笑道:“将军勇武冠绝三军,怎么一到床上跟个黄花闺女一般。本世子说到底只对女人感兴趣,你还怕我给你摸去几两肉不成?”

刘起屏满脸通红:“末将不敢。”

殷子安笑了笑,起身走到窗边,将随身的长剑放到桌上,想起不久前禁阁里那位青衣先生喝醉了扶着自己的肩头说的疯话,什么太行将倾,什么天狼顾望。

“连晋王都这般朝不保夕,这天下真就没个安生了吗?”

晋王毕竟是整个王朝之中除了秦王殷峰之外硕果仅存的一字亲王,这些年坐镇中原肃州,四通八达,离那位于徐肃边境的泰安城尤近。老头子固土封疆戎马半生,和那天京城的几位皇亲国戚最不对付,要不也不至于沦落到在那魁星楼一坐就是十年。可唯独对这位刘姓的王爷青睐有加,闲时少不了和殷子安吹侃他那些执政清要。

殷子安曾戏谑道:“你见过那姓刘的吗?”

殷峰一巴掌打过来:“你懂个屁,你见过观世音吗?”

“嘁。”

想这晋王殿下入朝时途径徐州泰安城,还到城外的苍渟湖住了一晚。有道是王不见王,老头子便私下派了文先生到那跟晋王殿下抵足相谈了整整一夜。都说晋王出了名的圣人风骨,殷子安素来想着儒生不过是群卖弄风骚的穷酸文人,圣人还能少吃几斤粮食不成?就连自家楼里那位被外界吹得神乎其神的前朝鸿儒翰林待诏都还有三句不离屎尿屁的时候,他晋王又算是哪根葱?

可这话才到那青衣先生耳里,当天殷子安便又一度被乱书打出楼去。

平天下和齐天下,一字之差,云泥之别。这是青衣先生事后的教诲。

殷子安终日猜不透这除了自家老爹之外的一字亲王究竟有何异于常人之处,晋王来到泰安城郊那时就想到苍渟湖看看这传言中掺了多少真假,不想却被老头安排到城西的城牧府上给人喂了一晚上的马,就连那府上的丫鬟见了都觉得是一大奇观。

现在想来,莫非那时文先生便做好了今日的打算,那么晋王殿下此番进京,想必是在京城干了什么天大的事,闹得朝中那些一向沉稳的千年王八都坐不住了要伸个脑袋出来翻个身。

“晋王殿下此番进京,是何人召见,所为何事?”

刘起屏说道:“具体事宜末将也不太清楚。不过先帝驾崩前曾将晋王召入宫中,连同当朝相国孙昉,大将军澹台世绛几人在内,委以辅国重任。先帝托孤后不久,晋王殿下上书治国方略,共计七疏三十二纲要,涉及朝政方方面面,小到皇帝理政起居,日后择后立储,大到庙堂制衡,科举择贤,以及赋税边防,平乱治军,皆有涉及。”

殷子安听罢神情有一瞬的呆滞,随即又道:“此虽壮举,可当下正值朝政更替之时,更何况皇帝年幼,晋王此番不怕居心叵测之人吹陛下的耳边风?毕竟枪打出头鸟,晋王如此急功近利,落在有心人眼中那恐怕少不了一顿弹劾。胸有沟壑,晋王既是聪明人,为何不能徐徐图之?”

刘起屏摇了摇头说道:“末将不知晋王殿下所想,但朝堂之上有相国孙昉力排众议,各方人士要从中作梗也不容易。此番晋王进京,便是由天子召见,应该就是商讨治国事宜。”

殷子安听罢轻笑一声,坐下说道:“天子才几岁,晋王说的那些他听懂几句?只怕这其中另有隐情。”

“殿下的意思……”

“刺杀晋王一事多半是庙堂之争,新帝年幼,当权者众,各怀鬼胎啊。”

殷子安没有多想,转头面向刘起屏又问道:“到交州之后将军能否找到晋王殿下?”

刘起屏无奈摇头:“当时千钧一发,晋王殿下一路南下,末将也不知晋王如今身在何处?”

一番话问罢毫无结果,殷子安一脸郁闷,转头再次望向窗外。这可如何是好。

白月儿这时走了进来,端起一旁的血盆说道:“既然文先生吩咐我们在此接应,想必是对此事早有预料。个中缘由,只要文先生知晓,定是有应对之法的。我已经设法通知了先生,当务之急还是要赶去交州,将晋王殿下寻回。”

殷子安木然点头。话虽如此,可偌大个交州,那大小城镇不下百数,要寻一人谈何容易?闯荡江湖的第一天便摊进这天家的浑水,殷子安苦笑一声,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