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尹欢应离 > 第三十四章 温馨之餐

我的书架

第三十四章 温馨之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应启山冷面拂袖,看着那东方烈父子的双眼中带着无尽的愤恨和鄙夷,此等见利忘义之人,他当初怎么会瞎了眼,亲手将离儿的幸福交与对方?!

东方烈父子狼子野心,他断然不会再心慈手软,哪怕是四大世家联合起来对抗应家,他也要将大哥唯一的血脉应离护在身后!刚才东方凛灵力化毒虽说没有伤及应离性命,可应启山看应离脸色,的确是受了不小的内伤,哼,这等污龊手段,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施展而开,果然是上不了台面的家族,就算有了天大的财富和武技,说到底还不是个捡破烂的!

“离儿,下来,我们走!”应启山对着一旁的应离道,随即率先下了武技场。应离紧随其后,看着瘫坐在武技场上还在不断求饶的东方烈父子二人,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她虽然恨应落,可对方说的一句话用在这里最好不过,你若是想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代价。东方烈父子已然证实了这句话的可信度,若是她早日变强,或许三叔和爷爷就不会这么为难,而是光明正大的将婚推掉,根本不用考虑舆论托词。

“三叔,离儿是不是又给家里惹事情了?”应离低沉道,语气中带着些隐隐的担忧。

应启山脚步停下,在原地站了很久,等他回过头来看着应离的时候,眼神变得柔和了起来,“离儿,不怪你,你什么都没做,是那些人错了,而咱们应家也是该硬气的时候了。等你入了碧霞宫,好好修炼,有些事情等你长大些就明白了。”

应离眼眸清明,她重重的点点头,等入了碧霞宫,她一定好好修炼,日后成了强者,让这些人再也不敢小瞧应家!

而实际情况就是如此,已经有一些人开始后悔以前对应家和应离的种种小看,纷纷想方设法拉拢应家。方才李叔离去之时,已经有好些人自告奋勇开始帮忙,而李叔也不在意,只嘴角歪了歪,再不说话,这人就是如此,你强,他们想占些好处,你弱,他们便想踩上一脚。

那应启山和应离都用了一招便将东方家家主和继承人打的求爷爷告奶奶,看来以往是他们看走了眼,以为那应离是个废物,以为应家老大应启辰失踪,应家家主应无忧重病,这应家是再也不敢轻易折腾,谁知道人家是不想折腾,若是能够息事宁人,还是希望少动干戈。现在东方家可是把应家惹急了,人家不仅要闹,而且一次闹个痛快!

从此叶灵城恐怕再也无东方家这一号人,堂堂五大世家之一,就这么没了,真是令人唏嘘。

林家家主林鹰,姜家家主姜子尚看到如此场面,也是颇有些意外,他们没想到应离是个天才,更没想到应家如此硬气,今天不能将应离这个祸害除掉,日后必将酿成大祸,而若是要联合起来反对应家,眼下又怕肖家家主临阵倒戈。如此,二人只好耐人寻味的对视一眼,再不发作。

“玄字号武技场,应离胜!”

一道高呼响起,应离停下脚步转过身去,只见碧霞宫长老姜云鹤抱手而立,对方脸上带着一股赞赏的表情,此刻正懒洋洋地盯着她看,见到应离转过身来,姜云鹤嘴角挤出一抹坏笑。

“这小子对你有意思,丫头你可得小心点儿,刚才的深瞳之眼,在场有身份的都看了出来,你家三叔估计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疑问,若不是碍于场面,他估计现在就拽着你耳朵就问了,待回家之后,一定要思虑周全,千万不能将我拖出来。“

妖冶男子适时发声,应离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她岁数太小,当不得家主,自然接触不到高深武技,加上以前废物的身体,连低级武技都不曾修习,此次为了打败东方凛,孤注一掷选择了深瞳之眼,没想到却破天荒的修炼而成,这等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若是传出去,肯定会成为祸端。

深瞳之眼就是应离之眼,少不了一些心怀歹意之人对她打主意,那姜云鹤虽说是碧霞宫的长老,可是好是坏,根本不知道。回家以后,爷爷一定起疑,那她就得想好一个圆满的谎言来让众人相信。

毕竟家中还有二叔,应落又被自己毁容重伤,一丝漏洞都会成为露馅的线索。应离轻轻摇了摇右手,示意对方放心,这才到跟着应启山走到另一位长老隐修的面前记录名字。

隐修捋着胡须看着面前形容稚嫩的少女,少女的眼眸清澈,浑身上下一派清淡的气质,根本无法同刚才施展深瞳之眼的强悍少女联系起来,他眼神中都是赞赏,直盯着应离不停打量,英雄出少年,想起去年天翼城的天才,隐修点点头,真是令人诧异的世界,新一代的强者正在从摇篮起步,追赶这些迟暮老人的步伐,看来他是真的老了。

“丫头,一定别忘了去碧霞宫的日子,去晚了,可是要等到明年的。“隐修在纸上一笔一划的写出应离的名字,随后将一张金色的令牌递给她,和颜悦色道。

应离接过令牌点了点头,随即跟着应启山离开了入籍场。等到二人离开很久之后,入籍场才重新安静了下来。

隐修看着手上的入籍清单,锤了锤酸痛的后背,道:“灵修山那个人物没有参加入籍考试,倒是这个叫应离的丫头令人震惊,等岩诀长老回来,一定要把这件事情禀告于他。或许我碧霞宫日后就要出一位拥有深瞳之眼的大人物!“

姜云鹤抱着胳膊看了看云霞,坏坏一笑,应离,他记住了。

“离儿,你那深瞳之眼是怎么回事?“在应家饭桌上,应无忧盯着应离那张略有些苍白的脸道,应离回来的匆忙,入籍场考试在即,他根本就没问清楚应离离家之后到底经历了何事,就连临水城中的事,应无忧和应启山也是听外人所说。如今那么多人亲眼看到应离使用深瞳之眼,想到应离三个月前还是灵力全无的普通人,应无忧就有些惊讶。

坐在一旁的应启山和应哲同样一脸疑惑。他们虽然相信应离不是废物,可这灵力增长速度也着实太恐怖了些,这么丁点的丫头竟然轻而易举修炼深瞳之眼,听说姜家家主姜子尚的父亲就是死在深瞳之眼的折磨下,然而一个只修炼到魂修阶段的应离却成功了!

应离自知必须说个明白,索性放下手中的筷子,眼神凝重道:“爷爷,三叔,二哥,应离三个月前的确灵力全无,还差点被大姐打死在西苑,后来幸得高人相助,许是对方看不过眼,便传授应离一点功夫。至于深瞳之眼也是那人所给,至于为何修炼,离儿是被大姐打死过一次的人,若是依旧手无缚鸡之力,日后无人照拂,必定死相更惨,于是便豁出去选择了深瞳修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深瞳之眼就误打误撞修成了。离儿本想到临水城清月山庄巩固修行,不料遇上了林飘飘这才产生了后来的争执,日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应离一席话听得众人心惊不已,今日应离将应落打倒,下手有些重,应启寒和应落应雪都没上桌吃饭,显然是生应离和应无忧的气。应无忧虽然向着应离,可那应落到底也是从小看起来的孩子,也有些心疼,送过去不少修颜药膏,此刻听完应离的话,得知应落竟胆大到如此程度,应无忧岂能不气?!那段时间他病的太重,整日昏昏沉沉,什么事都不晓得,谁知应落竟趁着这个空当下此毒手!

“真是混账!那丫头今天就算死了也是应该!“

气愤之余更惊讶于应离的遭遇,置之死地而后生,又遇到了高人相助,想到这应无忧脸色稍微缓和道:“落儿那丫头,爷爷自会狠狠处罚。不过离儿,那高人究竟是何人物,可否引爷爷一见?“

应离脸色微变,右手下意识缩紧,“爷爷,恐怕不行,那高人来无影去无踪,应离所幸学了点皮毛已经很感激了,断然不敢再麻烦他老人家。“

应无忧眼眸一转,想起高人大半脾气怪异,他既然教授应离,那便是天大的恩赐,还怎么能期冀更多呢?想到这,应无忧舒心一笑,端起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离儿说的是,爷爷糊涂了,今日哲儿和离儿入籍大胜,今天咱们就好好庆祝,过几日你们兄妹二人一齐上路,爷爷亲自给你们补贴灵药灵草,咱们应家的两个大功臣,老头子我可不敢怠慢!“

说着拍了拍应离和应哲的肩膀,脸上露出舒心的笑容。四个人相视一笑,过去的愁苦顿时淹没在谈笑声中。

而应家另一处,应启寒听着从一字轩传来的朗朗之声,脸色愈加铁青,若不是应离那丫头下毒手,今天他的两个女儿应落应雪都会通过考核给他长脸。如今应落容貌尽毁,而且被应无忧下令再不许踏出房门半步,这还怎么助他夺取家主之位?望着躺在床上满脸纱布昏迷不醒的应落,又看了看站在墙角不发一言的应雪,应启寒冷冷一哼,拂袖而去!

应雪满脸的失落,今天也是她通过入籍考核的日子,可大姐瘫痪在床容貌尽毁,父亲拂袖而去将自己当作透明人,而爷爷那边,因为父亲和姐姐的关系,连带着她一起讨厌,她究竟是犯了什么错,要在众人之间,被推来推去?!应雪咬了咬嘴唇,将手中的热巾狠狠地摔在面盆之中,身子靠墙瘫软下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