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第3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谷熏从名片里得出,眼前这位BETA男青年名叫赵莫为,是南凭崖的秘书。

而南凭崖,则是DH集团的董事长,也是集团的总裁。

DH,则是谷熏梦寐以求的那个企业。

“唔……”谷熏眼前掠过了无数光影,像是宴会里的觥筹交错。

赵莫为看着谷熏,仍保持微笑:“这个衣服需要我们拿去送洗么?我们那边有最专业的人员,说不定能让你的衣服光洁如新。”

“啊,这个……”谷熏看了看灰色面料上鲜艳的红酒渍。DH集团是专业做奢侈品的,他们公司确实会有最专业的保养人员,说不定真能把衣服打理干净。

可这对谷熏而言没有必要。

谷熏认为这件衣服虽然昂贵,但对谷熏没有太大意义,谷熏大约不会穿第二次。

还不如利用这次机会,让这衣服发挥他价值二十万的效用。

谷熏干咳两声,尽量让自己充满底气地昂高头:“你在看玩笑吗?这衣服值二十万。”

只是,谷熏这么一个眉清目秀的OMEGA,故作高傲地说话总难免有些滑稽。

“嗐,”赵莫为问,“那您说怎么办?难道要赔您二十万么?”

赵莫为可不敢作这个主,在他看来,赔个清洁费差不多了。

谷熏自然也不会狮子开大口跟人家要二十万,他干咳两声,说:“你们家也是做奢侈品的,这衣服值不值二十万,你也看得出的。”

“说实话,我之前是在化工厂的,刚来DH没多久,也一直坐办公室做文秘工作,对这些,还真不了解。”赵莫为回答。

谷熏噎住了。

赵莫为却又欠身,笑道:“不过,我相信像您这么一位年轻绅士应该不会扯谎。”

谷熏咂舌,暗道,赵莫为还真不愧是大集团总裁的秘书,讲话一推一拉的,游刃有余,瞬间就把谷熏的气势压下去了,却又维持礼貌客气,可见是个人精。

谷熏想了想,觉得自己在这样的人精面前还是不要拐弯抹角了,不然也就是班门弄斧而已。故而,谷熏开面见山地说:“我确实也没想要你们赔我二十万,我只是……一个DH集团的实习生,想说,能不能帮忙让我转正?”

“哦?这个啊!”赵莫为松了口气,笑笑,说,“你把简历推我一下,我去人力资源部门那边问一问,再给您答复?”

“嗯,”谷熏点了点头,“有劳了。”

谷熏便与赵莫为交换了SNS号。谷熏通过SNS给赵莫为发了自己的简历。

第二天,DH的人力资源那边就联系谷熏,恭喜他转正成功了。

虽然早就有所期待,但真正接到通知的时候,谷熏还是懵的。

就那么简单吗?

谷熏在公司打生打死、劳心劳力干了三个月,回头只得到一句轻飘飘的“不合适”。现在不过是得了赵莫为的一句话,谷熏在DH又“起死回生”了。

谷熏不免想到了那个无所事事的舒翡翠。

这个舒翡翠,读书不用功、工作不上心,不也轻轻松松在DH转正了吗?

看来,有时候,成就和努力并无太大关系。

大概是谷熏沉默太久了,电话里非常尴尬,人力资源的同事又跟谷熏说:“还有什么问题吗?”

谷熏这才回过神来,又说:“不是说OMEGA转正的名额就一个吗?那舒翡翠……?”

“哦,这个是不冲突的。”人力资源的姐姐淡淡笑着说。

不冲突?

谷熏想起,当时被拒绝转正,主管说的就是“因为OMEGA的名额只有一个,所以有冲突”,才把谷熏否掉的。

谷熏感觉难以置信:“真的不冲突吗?”

“嗯,这个是后勤部的名额只有一个。”人力资源的姑娘答,“但是,舒翡翠被调去了总裁办了。”

“哦……”谷熏的心内一阵失落。

后勤部被人称为“丫鬟处”,任何部门的人都能来使唤的。而总裁办,则是“天子脚下”,对新人来说是最好的去处了。

说到底,他和舒翡翠,还是云泥之别啊。

虽然如此,谷熏还是替自己打气,本来还转正无望呢?现在能够当正式员工,已经很不错了。

“不错了……”谷熏对着镜子,自言自语地说,“挺好的……”

怀着“不错了”“挺好的”的心情,谷熏进入了DH总公司后勤部报道。后勤部在行政部门之下。所谓行政,已经是企业里最“丫鬟”的部门了,而后勤部则是丫鬟中的丫鬟,丫中之丫,人称“二丫”。

谷熏跑进了“二丫”部门,因为是个新人,自然也是丫中之丫,“二丫”中的“二丫”。

后勤主管名叫陈笃,是个郁郁不得志的中年OMEGA。陈笃这OMEGA单身久了,信息素紊乱,身体虚胖,脸色蜡黄,经常咳嗽生病,脾气更是不好。

最近,他们接到了一个任务,是替集团的一位老董事办退休欢送会。谷熏作为新人,便负担起最琐碎的活,忙里忙外的,挑好了宴会上的曲目,却被陈笃一票否决:“这些歌,只有你们小年轻爱听!老董事怎么会喜欢?”

谷熏便按着老董事的年代,换了一份复古歌曲名单。陈笃看了,又笑了:“这些歌都半截入土了!你这是办欢送会还是追悼会?”

谷熏只得耐着性子请教:“对不起啊,我新来的,确实对这些不太了解。那您可以再指点指点吗?”

陈笃从鼻子里发出一声笑:“哧,还首都大学研究生哩!所以我老是说你们这些人高分低能。还不如我这个中专生!”

谷熏总算明白了,陈笃学历低、生活不如意,想拿自己这个首都大学研究生耍耍威风罢了。

谷熏明白了陈笃的“心病”,便立即说:“是啊,我读的都是什么文学,真是没什么用的。还好有您这样的前辈给我指明道路。我来的时候就听人力资源部的李姐说了,您在集团工作很久了,经验丰富,您说的一句话,比我读十本书都管用呢!”

陈笃在DH工作十多年了,靠的是资历熬到了这个主管的份上,但也一直被其他部门的人当丫鬟使唤,看着高傲,其实自尊心很低,一听到谷熏这话,那自尊心马上被满足了。陈笃嘴角都藏不住笑了:“是吗?李姐真这么说?”

“真的、真的,千真万确。”谷熏点头不迭。

陈笃便拿着谷熏那份歌单,看了看,又说:“其实你这份歌单也没那么糟,中间插几首欢快点的法文歌吧。陈董早年在法国读书,喜欢法文歌。”

得到了明确的指令,谷熏总算放下心来,扯起笑脸:“谢谢!所以说嘛,还是您最懂得做事做人!我学都学不来的!”

这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一通马屁下来,陈笃也舒服了,就不太与谷熏为难了。

倒是谷熏自己,觉得生活好难。

在公司里,谷熏就是最底层,对谁都得赔笑脸、说好话,生怕一句话说错了就得罪人,每次下班,都是满身疲惫。不是身体累,而是心累。

有一天,谷熏从地铁里挤出来,踉踉跄跄地跑到了公司楼下,却见一辆时髦的跑车滑行似的优雅开到公司楼下。

车子里下来的是曲川。

谷熏一阵尴尬,赶紧躲进大门柱子后面。

却见舒翡翠也从车子里下来了,一身DH集团的高奢名牌,拎着个鳄鱼皮包,朝曲川脸上亲了一口,便是昂首阔步地进了办公楼。

谷熏看他一身名牌的,只说:“还不是要挤电梯?”

却不想,舒翡翠径自走向了直通总裁办的电梯,宽敞得很,根本不挤。

“操。”谷熏自顾自地骂了一句,但仍认命地小跑步挤进了普通员工电梯,犹如夹心饼一样被立在狭窄的空间里,呼吸着香水、汗味和早餐油条的混合气味。

什么时候我也能搭上那个专属电梯呢?

——谷熏暗自想着。

原本也就是想想而已。

却没想到,下个月就搭上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