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遮天之横压万古 > 第八十四章 血月之夜

我的书架

第八十四章 血月之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咦,小李,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怎么还用这道门符?”此时周宇已经与夏修灵坐在了桌前,只见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从石梯走了下来,一眼看到店小二挂在石门上的门符,有些不满的说道。

  “呀,看我这脑子,忘了日子,险些酿成大祸!”店小二一拍脑门,醒悟过来,连忙到柜台前拿了一块更大,花纹更加繁复的木牌出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有什么讲究么?”周宇狐疑地问道。

  “客官,您初到此地有所不知,这古兰域与其他地方不同,古迹太多,难免有隐晦之物,而这些东西都在夜间出没,这门牌就是为了抵挡夜晚门外的不详的。”没等夏修灵应答,那店小二已经挂好门牌,来到二人桌前,说道,“而这入夜之后,不要说轮海境的修士,就算是道宫秘境顶峰的强者也抗不过,古兰域有这么一句话,‘不入四极,必死无疑’,说的就是古兰域夜间的恐怖!”

  “什么,这么恐怖!”周宇瞠目结舌,没想到要抵挡门外的不详,竟然要四极之境的修为。

  “不止如此,就如今天这般的日子更加不同寻常,每月月圆之时,这古兰域的月亮都会诡异的变成红色,我们称这个日子为血夜!此时那些隐藏深处的更加恐怖的不详之物就会从阴暗之处汇聚而来,而且会更加疯狂,四极秘境的强者都会抵挡不住!这不,前不久,从外域来的一个四极强者不信邪,独闯血月之夜,第二天被人发现,只留残存的躯体,内脏全部被掏空了,死不瞑目啊!”这个店小二也是好客之人,加之驿站内也没有多少客人,就与周宇多聊了几句。

  周宇凛然,他不明白,这种地势绝佳之地按理来说不应该滋生出这么多的不详之物啊,就算古墓众多,也是逝者长眠之地,不该发生这种诡异。

  “小二,孟婆汤还有吗,给我来上两碗。”夏修灵有些心不在焉地说道,显然对这些已经习以为常了。

  “有的,有的,我这就去……”

  “这名字也独特,竟然还有叫孟婆汤的……”周宇苦笑,他感觉这里是越来越诡异。

  夏修灵大眼睛乌溜溜地转动,看着周宇没好气道:“大惊小怪,这里还有一道特色叫黄泉路,你敢吃么?”

  “还有黄泉路,真独特……不知道有没有奈何桥……”周宇哭笑不得。

  这一顿饭两人吃了很久,实在太饿了,再加上周宇身上有伤,几乎狼吞虎咽补充能量,另一边夏修灵也不甘示弱,盘子几乎快摞成了一座山。

  “我说你给我留点,这道‘黄泉路’真味道是不错,但几乎全被你吃光了,你可是夏家的小公主,能不能矜持一点!”周宇一边向嘴里塞着骨头,一边说道。

  “大胆仆从,竟敢与主子抢吃的,你没听小二说这道菜今日只剩一份了么,还不让给我,我还饿……”夏修灵呜噜呜噜说了半天,嘴里满是食物,这边还没嚼完,另一只手就抓着肉骨头准备好了。

  一边,那大腹便便的老板乐的合不拢嘴,似乎在高兴今日的存货也被这两个人扫光了。而店小二暗暗咋舌,今天来的两个外地人仿佛饿死鬼投胎,平时七八个人也没吃这么多。

  “你狠!”周宇摸了摸没填饱的肚子,恶狠狠地看着已经将菜盘子据为己有的夏修灵,真是不敢想象,这个货是吃什么喂大的。

  “客官,您楼上请,地字甲号房……”店小二见周宇吃完,连忙在前方领路。

  依旧是一道石门,而且周宇一路走来,看见每一道房门上都挂着那种门牌,有些疑惑,便问了一下店小二。

  店小二叹了一口气,道:“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保险起见,曾有一次血月之夜有不详之物破开了驿站大门,所以自那之后每间客房都有门牌镇着!”

  “这么邪乎,连那种大的木牌都镇不住?!”

  “呆的久了,什么都见过,还有时连这墓石墙壁都镇不住被破开了!”店小二似乎很无奈,“所以,客官,你在夜里无论听到什么也不要开门,有时会有那种诱惑人心的声音伪装成你熟悉的人引诱您开门!”

  店小二走后,周宇连忙关紧了石门,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才坐到屋中的桌前,他感觉这里实在太诡异了,待在这感觉心惊肉跳的。

  安静了一会,周宇听到了门外有些嘈杂之音,估计是夏修灵也上楼了,他记得夏修灵的房间就在自己对面。

  “估计这一次被夏修灵这小丫头坑了……”

  周宇盘坐在床上,默默地开始内视苦海,自从自己的苦海出现了变故之后,他还从未静下心来仔细地观察过。

  苦海内,依旧是黑气弥漫,可与以前的黑气不同,不再是那些周宇修炼出来的黑色神力,而是被识海中金色圆珠碾压过的神力,几乎成了最原本的本源,苦海中命泉汩汩,就算不再依靠无字黑书所修炼的功法,他依旧有着命泉境的修为,但是在这危险无比的古兰域内,这点修为显然是不够看的。

  “妈的,连修出的神桥都给我碾碎了……”周宇心中相当的惋惜,不过这也算是消除了自己身体中一个大患,真的,如果没有王进的暗算,估计自己致死也不会清楚无字黑书中会隐藏这么大一个秘密。

  再看原本在苦海内浮沉的无字黑书,已经完全失去了光泽,变作了一块乌黑的鳞甲,就在自己的苦海内,随着海浪波纹上下翻腾,没有一丝的异力了。

  石屋内,周宇手中一翻,那块在苦海中的鳞甲瞬间出现在他手中,完全感受不到了那种诡异的力量,仿佛被金珠直接碾碎了。

  “这是什么东西,像是那怪物手臂上的鳞甲!”周宇盯着这个诡异的东西思索道,几乎跟那天在他意识中黑色人影所显化的手臂一样,唯一不同就是少了那种诡异的韵味,如今如同一件死物静静地躺在周宇的手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