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遮天之横压万古 > 第五十一章 蕴灵古钟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一章 蕴灵古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周宇与姜庆生离开了村子,这里已经不再是安身之处了,不过姜庆生没有与他同路,他有自己的目的,周宇没有说什么,这样做兴许才是最好的选择,他之前杀死了凌家弟子凌润,又磨灭了一个长老的灵魂印记,说不定他身上已经被留下了特殊的印记,凌家定然不会同他讲理的,必定会用出强硬手段千方百计的追杀他,与姜庆生一起反倒不妥。

  “小宇,谢谢你!”

  姜庆生一身素衣,腰胯着酒葫芦与周宇挥手告别,朝阳下的脸满是沧桑,无悲无喜,转身离去。

  目送姜庆生消失的身影,周宇驾起神虹也离开了这座村庄,他此时竟有一种空虚之感,感觉前路一片的迷茫,不知道要去何处。

  他就这样漫无目的的继续走了下去,落在了一座大城之中,城很大,很繁华,周宇徒步走了一个多时辰,也不过转了大城的一角。

  绕过城中的一汪碧湖,他走入一条古巷中,也不知过去了多少年月,铺在地上的石头都被踩踏的光滑了。

  总是见到大路边的恢宏的宫苑,连绵的殿宇,周宇想进入这些古巷中,看看在这些犄角旮旯会遇到什么,他七拐八转,从古巷走出后,竟进入一片自由坊市,来到一片热闹之地。

  周宇很吃惊,没想到如此热闹的集市隐藏在这里,看人群的服饰与那些大街上的显贵相比寒酸了不少,但是但卖的的东西却是琳琅满目……各种吃穿用度应有尽有。

   不过就在这集市中央,一座巨钟巍峨屹立,莹莹光泽流动,宏大而雄伟,似乎以不朽之物筑成,煌煌大气,与周围热闹的集市格格不入。

  周宇好奇地走到近前,迎面看到十二根石柱围绕着巨钟,粗大而古朴,像是在支撑着高天,雕刻着鲲鹏,铭刻着真龙。

  在钟的前方有不少人在叩头膜拜,虔诚而又心服。

  “嗒”、“嗒”……

  周宇走着,耳中似乎唯有自己的脚步声,在这片嘈杂的石路上传的格外悠远,十分的空旷,他举目四望,仿佛看到了庄严而神圣的仙灵,承载了无穷鸿运。

  他站在这里,虽然身旁就是喧闹的集市,但内心却觉得很宁静,身与心空明,他听到了一阵阵的祭祀音,仿佛从那上古跨越时空而至。

  并非错觉,他看到了虚幻的古人在此膜拜,看到了无数神鸟,在此和呜,若是有心,认真聆听,可以模糊的感应到。

  他心有所感,这是一种“大势”加身,这里便是一个神奇的地势,承载了从古至今的沧桑。

  周宇静立,一时间与这巨钟相合,一股磅礴气息涌来,博大而且浩瀚,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用心感受这种大势,就宛如在狂风中极力站稳身形的旅人,如巨浪中的一叶扁舟,被古钟所散发的气韵冲击,在此时此刻他苦海的中心处,阴阳磨盘此时如同脱缰的野马,疯狂的转动,那种力量感,像是有一座活火山在喷发!

  周宇的苦海难以保持平静,无时无刻不在喷涌着黑色神力,整片苦海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苦海的海水和命泉内的生命精气源源不断的汇聚其中。

  周宇此时已经陷入了空灵之境,他的阴阳磨盘不仅仅是在融合黑色的神力,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大势穿过周宇身体的同时,也在一点点的融入磨盘,锤炼它的神韵。

  他静静地盘坐在古钟面前,他认真参悟古钟所带来的道韵,不断锤炼自己的“器”,阴阳磨盘经过反复熔炼,不断融入古钟的气韵,已经初具不凡气象,竟有了一些古朴与自然的味道。

  利用古钟的气韵锤炼自己的器,恐怕也就只有周宇这样做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从感悟中醒来,内视自己的阴阳磨盘,它越发的凝练,上面竟隐隐出现了繁奥的纹络,妙不可言,不可言喻。

  与此同时,他的修为也凝练了不少,虽然没有突破,可也达到了神桥境中期的地步,对这次的感悟,周宇十分满意,若是多有几次这样的体悟,恐怕不就就能进彼岸境。

  就在周宇思索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慢慢走来,转头看去,这是一个白衣男子年龄不大,十分年轻,有一种超凡英气,目光深邃。

  “孕灵古钟,果然名不虚传,坐落在偏僻的山野,集成了无尽大地的气韵,凡人目光短浅,竟当成神灵膜拜!”他就在周宇的身旁站定,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好像在同周宇说话。

  “被凡人当成神灵才最为虔诚,若成一国重地,那这里也只是助长王朝气韵的工具罢了……”周宇目光悠远。

  那男子一愣,似乎没想到周宇会答话,眼中神华流转,笑道,“那依兄台看来,这孕灵古钟埋没在此地才是最好的归宿,不放光彩隐于市?”

  “那似乎也是不可能的,树欲静而风不止,有些时候也是大势所趋,无可奈何呀!”周宇叹息道。

  “树欲静而风不止,兄台描绘的极为传神,莫非有心事?”那男子问道,似乎是有些好奇。

  “人世间,红尘万丈,纷纷攘攘,悲欢相伴,我想要跳出这纷乱的圈子,可惜却事与愿违人世间,无法躲避,不得解脱!”周宇说到,将头转向这男子,拱手道:“在下,周宇,不知阁下是凌家的哪位?”

   也就在此时,两人身后十几头异兽汇聚而来,各个不凡,全都是非常稀珍的异种,或鳞甲森森,或通体如玉,皆有光芒闪烁,坐骑上的人从二十岁到四十岁不等,无论男女都带着肃杀之气,在他们的周围凝聚着一股强大的战意。

  “哈哈,没想到被你看出来了!”那男子大笑,右手向后打了一个撤退的手势,所有坐骑皆后撤,只留下满地的鸡飞狗跳。

  “凌家,凌青云!”凌青云似乎很开心,带着温和的笑容,非常的俊朗,此时也拱手回礼道。

  “凌青云?”周宇有些疑惑,竟与凌青月就差了一个字。

  “青月是我表妹。”凌青云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