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遮天之横压万古 > 第十七章 相忘于长空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相忘于长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周宇也同村中的人混熟了,经常与村中的大爷大娘说笑,有人见他头发长了,问他为什么不剃光,他会笑着回答说他根本就不是佛家弟子,只是跟金光寺的方丈有些交情,才来替他看守药园的。

  村里的大妈一听到这个消息,眼睛顿时亮了,说村中有几个未出阁的小丫头正好可以说道说道,周宇听得发窘。

  “你不是和姜家那个小丫头走的很近吗,觉得怎么样?”有人问他。

  姜家的小丫头,指的是然然的姐姐凌青月,自从那天之后,然然这个小姑娘就经常找他讲故事,有时还带着她的姐姐一起来到周宇的药园。

  与这个小丫头的古灵精怪不同,她姐姐很沉稳,十五六岁的年纪,清丽若仙,一袭白衣胜雪,很难想象一个小山村能孕育出如此出尘的姑娘。

  “大妈,您就不用费心了,我心中已经有了意中人!”实在有些头痛,周宇就对这些热心肠的大妈说道。

  “小伙子比那个偷鸡摸狗的老疯和尚强多了,有意中人了也不怕,大妈再给你介绍几个,你挑挑!”

  周宇欲哭无泪。

  不过周宇这段时间的修行有了一点进步,让他很开心,浑浊的苦海已经扩散到两个多芝麻大小了,应该是与长久居住在灵药园旁边有关,没错,他已经在灵药园旁边开辟了一小块地,搭下了一个小木屋,准备以后长久居住在此处。

  这天,凌青月来了,罕见的没有然然小丫头跟随。

  “我要走了!”凌青月与以往不同,换上了一袭青衣,头上插着一根翠玉发簪,大眼纯净,脸色白皙,很是可爱。

  “你要去哪?”两人步履于药园间的小路上,两边垂柳摇摆,清风拂面。

  “我妹妹很喜欢你,希望你以后能够看护她,没有我在,她也就能听你的话了!”凌青月声音平淡,无波无澜,似乎与以往不同,有着一种距离感,并没有直接回答周宇的问题。

  据周宇所知,这姜家很奇怪,家中只有姜庆生这一个男人,他家世代都在这个村子上,十几年以前,这姜庆生突然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让村中人羡慕够呛,不过在生下了姜然这个小女儿后不多久,这女人就消失不见了,从此以后,姜庆生意志消沉,整日饮酒度日,田中荒废,还好有凌青月这个女儿,非常懂事,操持家室,说来也奇怪,这凌青月并不姓姜,而是跟随母姓,姓凌。

  “青月,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我能帮你!”周宇说道,他很焦急,平日里他也就与这两个小姑娘交往最多了,他知道姜家的情况,应该不会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怎么会突然离开。

  “周宇大哥,你很好,可有些事情我不能告诉你……这个你拿着,就当是这个月给我和然然讲故事的报酬了,从我懂事这么久,一直也没如此开心过!”凌青月笑了,如沐春风。

  周宇有些疑惑的接过凌青月手中递过的锦盒,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个拇指大小透明的晶体,没有盒子的阻挡,一股庞大的生命精气冲天而起,隐隐还有一种龙凤和鸣之音。

  “这是什么,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生命精气!”周宇吃惊不已,以他的见识,根本认不出这是什么东西。

  “周宇大哥,这是源!”

  凌青月便给他讲述了源为何物。

  据古籍记载,天地合气生万物的时代,混沌迷蒙,灵气氤氲,非常浓密,很多灵物可以吸收天地间的本源精气,结出琥珀般的晶体,里面封有庞大的生命精华。

  保存到现在的,便被称作“源”,对于修士来说极其珍贵,有些极品的“源”,称得上价值连城。

  自万物初生时代,到太古洪荒年间,天地本源精气渐渐稀薄,灵物便很难以结出“源”了。

  不过在最后的那段辉煌时期里,万物繁盛,生灵强大,灵药众多,因此而结出不少稀世“神源”。后世人曾经发现过似琥珀般的晶莹石体中封有生物,这样的“神源”开采出来后,可以提供无尽生命精气。

  “这样的天地异宝,你是怎么得来的?”周宇一直以为凌青月只是一个凡尘女子,可如今有了偏差,让他已经看不透了。

  “周宇大哥,我也是修行者,而且是修为很高的那种!”凌青月看着周宇震惊的模样,笑了,笑的极为开心。

  “周宇大哥,或许我的话很难听,但是我要说,我探查过你的身体,你只是凡人之躯,资质或许连村中的大妈都比不过,人生在世有些东西是不能强求的,太过强求,那样只会伤害了自己!”

  周宇沉默了,他知道凌青月的话很有道理,他自己也想过,如此长的时间,他仅仅只开辟了两个芝麻大小的苦海,说明了一切问题,他如今的气力也就相当一个强壮点的成年人,生命源泉发挥不出一点神能。

  “不过每个人的际遇都不一样,心中都有自己的执念,或许你也有这样的执念,才能继续坚持,这块源就留给你,给你留下一缕希望罢!”

  执念,这个词深深的刺入了周宇的内心,没错,他就是因为一个执念才如此废寝忘食,苦耕不缀的,他不相信前方就是一片黑暗,他相信还有光明!

  “这块源不用留给然然和我爹,他们用不到的。”说道此事,凌青月有些感伤。

  “为什么,我感觉然然很不凡,经常偷吃园中的灵药,而且什么事也没有!”周宇说道。

  “我知道,没有用,她都无法与你相比,你还有修炼下去的希望,而然然,一点希望都没有!”凌青月沉重的叹了口气,其中似乎有一种很深奥的原因。

  他们俩就在林荫小路上,聊了很久,最后在周宇震惊的目光中,凌青月化作一缕神虹,冲天而起,消失在这片浩瀚的长空之中。

  “方便的话,替我照顾好然然,不要让她受委屈。”

  “从这以后我们或许就不会再相见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