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遮天之横压万古 > 第十五章 特殊本领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特殊本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宁静小村庄,背靠着连绵群山,屋舍依然,桑林成片,竹林幽翠,村前农田肥沃,按寺里的大和尚所说,药园就在这里,挨着一片农田。

  周宇很难想象,供人修炼的灵药会在村中的田地里生长,按道理来说,这样的地方的灵气浓郁程度并不适宜灵药的生长。

  “哪里来的小和尚,来我村中化缘么?”

  村中的在溪边浣洗的妇女很是健谈,见有新面孔,便围上来询问。

  “大娘,我来找慧岸大师,请问您知道他在哪吗?”周宇礼貌问道。

  “慧岸?难道是守着一片药园的疯和尚?”妇女有些惊奇。

  周宇眼前一亮,这慧岸大师应该就是她们口中所说看管药园的疯和尚。

  “村头那一侧有个破败的小庙,那疯和尚就在里边!”听到了周宇是来找疯和尚的,这村中的妇女一下子没有刚才的热情了。

  周宇道谢,一眼望见村头低矮的石房,表面涂着红漆,应该就是那里了。

  村子不大,周宇没走几步,就到了近前,这庙很小,庙中供着一尊金钢佛像,佛前还有两个老者在烧香拜佛。

  周宇走到内堂,敲了敲门。

  “谁呀,大中午让不让人睡觉!”屋内传出了一个懒散的声音,不一会门开了,里面走出了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

  周宇直皱眉,因为他闻到了房间里传来了一股浓重的酒气,很明显这老和尚居然喝过酒。

  “你是……”老和尚见周宇穿着僧服,有些疑惑的道,“这还没到取灵药的时间,怎么就有人来了?”

  “您是慧岸师伯吧,弟子悟禅,前来接替你看守药园的!”说着,周宇拿出了一个折子,上面有老方丈写的字。

  那老和尚接过,仔细的一看,突然就哭了,热泪盈眶,“三十年了,整整三十年了,终于有人来接替我了,我能回山了!”

  周宇有些震惊,整整三十年待在这里未曾回山,简直难以想象他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

  “来,师侄,进屋!”慧岸连忙把周宇让了进来。

  在外面还好些,进到屋中之后,一种难以言语的味道扑鼻而来,周宇差点把隔夜的饭喷出来。

  “不好意思,师弟,让你见笑了,我这太久没收拾了……”那慧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周宇能看得出来,满地的酒坛,鸡骨、鱼骨,在地上都已经腐朽了,再看这家伙的床铺,油光锃亮,简直都能照镜子。

  周宇挺不住了,连忙从屋中退出来,味道实在有些冲,一般的茅房味道都比这清新。

  那老和尚也随周宇出来了,满脸的不好意思,叉开话题,“师侄,你是犯了什么错才被罚到这里的么?这么年轻真是可惜了……”

  这老和尚将这片药园如何浇水,如何栽种跟周宇说了一遍,然后还神秘兮兮地说他今天先不走,有些一脉相传的本领晚上得教给他。

  半夜了,两个人偷偷摸摸的摸进村里,那老和尚让周宇不要出声,看着自己的动作学习。

  周宇茫然了,这大半夜的进村能学什么本领?

  只见那老和尚轻手轻脚的走到一家院落,四周张望了一下,发现没人,就从人家的栅栏前一跃而过,直落在鸡舍旁边,他蹲在旁边仔细的听着,屏住呼吸,用心感应。

  突然,那老和尚动了,快若闪电,拉着一只鸡的脖子迅速拽出,那只鸡竟没有发出一点动静,这熟练程度,黄鼠狼也做不到吧。

  周宇这才知道,原来这就是一脉相承的本领,哭笑不得。

  “汪”

  人算不如天算,栅栏外边不知何时路过了一只大黑狗,突然叫了起来,那家房中亮起了烛光,紧接着一个男子抄着大棒子走了出来,周宇一看,感觉有些不妙,急忙丢下老和尚一个人溜之大吉,他走的是还能听见那边鸡飞狗跳的,还有一声声惨叫。

  半晌,老和尚才回到寺庙中,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显然让人暴打过。

  “出师不利,出师不利呀……”老和尚有些不好意思,“老了,伸手不利索了,当年我年轻时,一手能顺走两只……”

  “不过精髓都在里面了,你要好好体悟,这是我药园一脉无数先烈总结的经验,传男不传女!”

  周宇乐了,终于知道这个本领必须得晚上教,这就不是白天的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