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气归尘 > 第十一章 一念决生死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一念决生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青潇冷酷地说道,看来他已经认定颜昀就是来自魔界的恶灵。

  乱树从中,颜昀不断地御气化刃,劈开头顶上的粗壮的藤蔓还有尖刺般的树枝。

  然而,任由他多么努力地披荆斩棘,滂沱大雨下的植物长的比被消灭的快太多了。很快,脚底长出的古树与头顶上的树杈越来越近。

  顾双筠跑进操控室,用广播对青潇大喊道:“请您停下,不管您与他有多大的愁怨。虽然很无理,但还请您放他一条生路。”

  江从炎在一旁说道:“没用的,从刚才开始我就一直在劝它。”

  江从炎是第一个跑进来用广播警告青潇的,可惜劝说了这么久,它一句话也没回。

  听到从广播传来的声音,青潇回应道:“顾家大小姐,恕在下不能从命。在下是在惩治黑暗。”

  从乱树丛中传来颜昀的声音,他不敢停下清理头上树杈的活,一边斩开随时能够刺穿自己的树枝,一边大喊道:

  “顾双筠,不必替我向它求情!在此之前我陷入困境的时候,你也让我摆脱困境了吧。”颜昀苦笑道,“真是差劲,让顾家大小姐照顾这么多次。让它到此为止的话,很多事情是弄不明白的。”

  这时留给颜昀的空间越缩越小已经有树枝插进了他的后背。

  “咳咳。”

  从他背上留出暗紫色的血液。

  紫发少女站在他的背后,树杈深深地插在她的腹部。

  流出的鲜血沾染了植株,瞬间整棵树枯萎了。

  紫发少女拔出树杈说道:

  “嘁,就这玩意想伤到我。”

  不知不觉间,伤口像是施了魔法一般愈合了。

  紫发少女用自己的利齿咬破手指,伤口处缓缓滴落暗紫色的血液。滴落在千年古树的枝头上,像是绽放了深色的紫苑。随着血液融入树枝的纹理之间,古树停止了生长。

  青潇察觉到了黑暗的气息,更加肯定了恶灵的存在。

  想要加强攻击,这时的颜昀也被滴到了暗紫色的血液。

  体内的气加速燃烧,在树丛中,猎弓也回复了火阁的力量。

  “结束了,青潇。”

  他拉满弓,烈火之矢虽然被雨淋的越来越小。颜昀御气聚集到箭矢上,一只庞大的火鸟烧光了树枝,飞往苍穹。

  这时,滂沱大雨下的差不多了,雨渐渐地变小。乌云一朵朵的淡化了阴沉的颜色。

  看乱树中的变化,枯萎的树枝,已经变得脆弱无比。颜昀横扫一片,杀出一道光芒。

  颜昀从空隙中一跃而出,目光如炬,盯着青潇。

  “看来,天命既定,在下无需多言,是阁下获胜了”青潇见颜昀逃出生天,便退回丛林之中。

  “怎么了怎么了?难道是顾家大小姐劝成功了?”

  “太好了,可算是逃过一劫,差点就出事了。”

  场外人们议论纷纷,就连老者们也松了口气。

  “老顾,还得多谢双筠出手相救啊。”

  “是啊是啊,双筠这姑娘,心地善良。”

  顾庭先也是直冒冷汗,自己强烈要求给颜昀一次补考的机会。因为这些意外差点没毁掉他的前程。

  只有在操控室里的江从炎和顾双筠震惊地看着从杂乱的树枝里出来的颜昀。看上去他气力消耗太多,已经疲惫不堪了。

  “双筠,去把他带出来。他现在这样的状态无法进入下一层了。”

  江从炎对她说道。

  “嗯嗯。”

  顾双筠带着练习室里的医护人员进入了塔内。

  在担架上的颜昀,除了面无血色之外,似乎没有受到外伤。

  “奇怪,在这么密集的树枝里面,怎么会一点伤痕都没有。”

  ......

  后来经过医护人员的检查得出,他只是用气过度暂时昏迷了。

  第二次躺在病床上的颜昀,这次有坐在旁边顾双筠看护着。

  “毕竟,是我向父亲提出,给你一次补考的机会。”顾双筠撑着脸蛋,静静地看着颜昀,“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向黄老交代呀。”

  顾双筠起身倒了一杯热水,心想:“就算他记不清以前的事了,我不能放着他不管。”

  同时躺在病床上的紫发少女伤痕累累。

  “这头鹿下手真狠,唉,我得好好休息一下了。快有好几百年没有这么累过了。”少女看着顾双筠给颜昀倒水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嗨呀,这混小子这么大福气。还有这么漂亮的仙女姐姐照顾她。”

  少女猛地坐了起来,一下子引起了内伤。

  “呀呀,疼...好疼。”

  疼痛让她不得不躺回去。

  少女生气地鼓起脸颊,像是嘴里含着汤圆一样圆滚滚的。

  “明明是我的功劳,哼!”

  然而紫发少女存在与精神世界,除了她自己,别人根本感知不到它的存在。

  所以她现在是在跟空气讲话。

  不久,江从炎跑去跟学校领导申明一件事。

  “什么!你是说,颜昀是自己闯过了第三层?”

  “确实是,之后我又前往妖塔询问了青潇。它看起来像是在隐瞒什么,但是它很肯定,自己确实是败给颜昀。”

  学校的领导们也很是吃惊,这样强度的对手,怎么会败给一个没有觉醒的新生。

  但是,按照原先制定的规则。他闯过第三层,学校就要给他提供林、水、岩三种元素之一的觉醒。

  “青潇不会说谎,看来他确实有点本事。”

  其实,观战的学长学姐们都一致认为是顾双筠的劝说,使得青潇放弃,颜昀才有机会活着出来。

  但是他能走的这种程度已经让很多人刮目相看了。就连同年级的学生听闻此事也对他有所起敬。

  然而魏景秋见颜昀名声大起,心里很不是滋味......

  又过了一天,学生们已经开始上课了。颜昀也准备选择觉醒的元素,由江从炎负责指导。

  顾庭先也来到现场,慈祥地笑着说:“颜昀,看来你运气不错啊。有实力,要不是双筠强烈要求老夫给你个表现的机会,恐怕老夫也见识不了你这块璞玉啊哈哈哈。”

  这时,颜昀才发现,顾老先生身后躲着一个女孩。

  顾双筠偷偷地探出头来看向颜昀,父亲把这些东西一讲,就感觉自己好像刻意关注了颜昀。

  颜昀向她挥了挥手,大声道谢。很快,江从炎带出三只漂浮在空中的元素生灵。

  它们像是一团有颜色的气体一样漂浮着。

  “现在,拿出你的元素镜,靠近你想要的元素。放心好了,这些都是学校驯服的元素生灵,觉醒的成功率大大提高了。”

  “嗯。”颜昀掏出元素镜,思考片刻后,决定觉醒岩垒。

  “后期能打出高伤害,还有高强度的防御能力,不错的元素。”

  颜昀小心翼翼地靠近着那团橙色的元素生灵。

  良久,大家都屏气凝神地看着。然而时间过去了好久,元素镜一点反应都没有。

  “额......它是在嫌弃我?”

  江从炎圆场地说道:“岩垒比较硬,难免会有磕磕碰碰的。要不你换一个软一点的?”

  颜昀只好伸进水蓝色的那一只,又是一阵等待。

  “还是不行......”

  顾庭先叹气道:“唉,莫不是运气都花在挑战上了。”

  后来的林寺也是一点反应都没有。颜昀气愤地拍了拍三只元素生灵,骂道:

  “好家伙,居然还有脾气了。”

  刚刚放出大话的江从炎也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大叔,你刚才说的高概率呢?不会是某游戏公司举办的吧?”

  “误会误会,说不定真的是你手背。”

  这时镜子里冒出一双血红色的眼睛。

  “拜托,就一个房间,还想着塞人进来。抱歉,满员啦。”

  紫苑环视着那三只元素生灵。

  与眼前这位修炼了上千年的恶灵相比,它们根本不配进入颜昀的身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