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气归尘 > 第一章 气化万物

我的书架

第一章 气化万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图书馆内,一个不起眼的座位上摆放着厚厚的书籍,堆成了一座书山。在书山底下,有一位少年正奋笔疾书着,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什么。

  旁人投来赞许的眼光,甚至连高年级的学长都自愧不如。不禁感叹道:

  “这一届的新生相当努力啊!”

  然而......少年手里的书是越翻越快,一本接着一本。

  《初级御气术》、《与魔物的战斗基础》、《元素觉醒论》......

  很快,他合上了书,有模有样地整理了桌上的笔记,轻叹道:

  “唉,相比昨天,今天至少能看懂几句话了。”

  他将书籍摆放整齐后,一一放回了书架上。

  在昨天,他就意识到了一个事实,现代的物理科学无法解释这个世界的道理,也就是说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这里存在着些许的不同。伟大的《马克思主义》在这并不是主流,这里似乎更加符合古代哲学家张载的理论——“气是万物的本原。”

  少年继续在图书馆里找寻着书籍,希望能多点认识这个世界。而对于异界人来说,想了解这个世界的构造,图书馆会是最好的选择。

  在思考的同时,他被一本名为《曙光》的古书吸引住了。它被放在书架上的最顶层,不搬个梯子过来,怕是够不着。

  “小鬼头,你是要拿上面的书吗?”

  一个健壮的,满是烟草味的胡子大叔对他说道。

  少年抬头看向他,不敢多说话,为了防止谈吐间暴露出自己的不同,只好点头。

  大叔笑道:“新生嘛,对御气还很陌生吧。”

  只见他用手一挥,书像是长了脚似的,就从书架上跳了下来。

  “喏,拿去。”说完,便朝这前台走去。

  “这大叔好壮,看起来不是一般人啊。”少年心想,“御气术?之前收留我的那位老先生好像教过我,不过我还不像他那样熟练。”

  一边想着,他跑到角落的位置里,翻开了布满灰尘的书,故事就这样展开了。

  泛黄的纸张如此记载着......

  “那片天空依旧是一抹死沉的昏黑色,就好像陷入混沌一般。死气沉沉,整个世界都散了它本该拥有的缤纷。

  随之取代的,是战火的硝烟,还有淋漓的鲜血。我的眼中看不到所谓的希望了,就好像日落的余晖,安详地投入黑暗的怀抱。

  我只身一人,闯向敌军阵营。在这硝烟四起,四周迷漫着尸体的腥臭味的空气里。我早已习惯这令人作呕的气味,熟悉到让我忘却芳草的清香。

  忽然一阵风吹起沾满鲜血的尘土,掀起一阵尘暴。飘动的风沙企图迷住我的眼睛,我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揉弄眼睛。在尘沙之间,我看不到一丝希望。却仿佛看到一群亡魂残魄在向我招手。

  他们是多么的可怕,就像是我的恐惧、不安、忍耐一样折磨着我。”

  像是一位名人的对战争的陈述,他应该就是开创这个时代的英雄吧。少年心想。

  “我握紧手中的剑,向周围的妖魔砍去,耳边传来的是恶魔的咆哮和战友的呻吟。我明白,只有我一人能做到的事。那就是前往魔王的城堡,取下他的首级。这样,战争就会结束,人类才能重获曙光。”

  ......

  “我终于来到了魔王城下,在漆黑的大门面前。我已精疲力尽,本想稍作休息,眼前竟然出现了一团暗紫色的烟雾。它有这猩红的双眼,如同鲜血一般炽热。

  它看向我,发出了金属碰撞般的声音,完全听不清它在说些什么,但是,我心中所想的是,挡我者死!

  挥起手中的烈火之剑,向前方砍出一只火鸟。将黑暗斩出光明。紫色迷雾开始向我发起进攻,几个回合之后,我成功将它击退。”

  “魔王城内死气沉沉,像是沉睡了好几万年的古堡,没有人居住过的迹象。多次与魔王的战争,我非常熟悉,便走向大堂,斩开铁门,大喊道:‘阎渊!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借着手中的火光,我隐约能看到高台上的座椅上有一个黑色的身影。那便是阎渊。”

  少年继续往下翻着,“欸?从后面那页开始就被人撕掉了。”

  真是扫兴,后面的几页只留下了被撕掉的痕迹。只留下结尾的几页。

  “魔王化为灰烬,魔物们抱头鼠窜,死灰色的天空再次回到湛蓝色。人类终于恢复了安宁......”

  结尾相当的普通,不难猜到,人类为了防止魔物再次反击,开始培养后代抗击魔物。

  “这剧情跟街边摊上五毛钱一本的玄幻小说一样。”

  无奈之下,他只好搬来梯子,把书放回原位。然后匆匆地离开了图书馆。

  而后,一位挂着图书管理员身份牌的女生发现了桌上的借书卡,四处张望后,发现并没有人,她拿起借书卡,上面写着“颜昀”。

  “唔,真是个古怪的名字,哎,不管了,先放在前台吧。”

  ......

  “啊嘁!”

  门外春风惹人,颜昀不由打了个喷嚏。看着自己周围那些冠冕堂皇的富家子弟,他想起自己曾经居住过的一个村子。

  他的记忆像是一卷电影胶卷,被墨水沾染了一大片画面,只留下短短的几个片段。

  “颜昀,是老先生给我取的名字,具体是什么寓意我也不清楚。”

  “先生姓黄,是个好先生。他为了让我有更好的前途,召集了村子里的大伙筹钱让我上了这所高级学府。在厘清事情经过的同时,这份恩情我要牢牢记住。

  至于为什么会选中我,先生说了两个原因。第一是异乡人不允许在村里生活,这些年都是靠先生出钱给村长,才隐瞒过来的,这样下去迟早塞不住村长的嘴,他就会将事情上报给中心城的官员。到时候可不是说教几声就能解决的事了,他们会查清我的身世,并且对我进行监禁。先生还告诫我,不能惹事,不要太过张扬。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那些有钱人有的是办法弄清自己的底细。

  对了,听先生说,是他的老熟人将我带到他家。当时收留我的时候,还跟着一个女孩。于是老先生收留了我们两人,但是因为她身体很虚弱,还发起高烧。穷困潦倒的先生只好上山采集草药,缓解了她的病情。可是草药并不能去除病灶,先生不得不将她送往城里的大户人家,在那个时候,城里很经常会收养农村的孩子,将来能为自己做事,孩子的父母也能收获一笔钱。为了生存,将自己的骨肉当做奴隶卖给贵族的事也不少见。”

  “我的印象中并没有她的长相,甚至记不清她的名字。但是先生说她也在这所学府,和我一样,是这一届的新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