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麒麟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北辰国际,旗峰市规模最大,附属设施最完备,社区规划最成熟的经贸商圈,从停车场公交站到直升飞机停机坪一应俱全,配备有超市,商场,餐厅,酒店,甚至还有全天候机场/车站免费接送大巴直达。
  开发商花了大量的心思在园林绿化上,花坛步道绿植湖泊穿插在林立的办公楼之间,无论哪个角度凭窗俯瞰,皆是决然不同的景致。
  关冉冉打工的咖啡厅就在花园不起眼的一隅,从行政中心正门绕过来,需要穿过长长的走廊,所以客人并不多。除了打理日常运营琐事,关冉冉有很多时间充实自己——看书,画画,甚至是养鱼。
  是的,养鱼。
  在获得闫允烈的首肯之后,她将咖啡厅正门废弃许久的风水池整理干净,种上迷你睡莲,然后养了一尾“大龙凤”,通体金黄,龙须端正,凤尾飘逸,游曳生姿。
  虽然还是年幼的一尾鱼苗,但它双眼上那一摸青铜金的色,却已神形兼备的带着不可轻视的威武霸气。
  这是一尾不可多得的“麒麟瞳”!
  从关冉冉拆开快递箱,被它瞪的第一眼开始,她就知道这件事。
  对于锦鲤,关冉冉有着近乎偏执的喜爱,在她看来,锦鲤不仅仅是一种鱼,而是一种有灵性,能感应,还带着几分神秘色彩的高贵生物——端庄秀气的丹顶红,富贵雍容的大三色,飘逸华美的龙凤尾,威风凛凛的金银鳞……
  在这千百种花色与形态的组合里,麒麟瞳最为难得。
  而麒麟瞳的黄金大龙凤,更是万中无一,可遇不可求的极品——性子烈,不亲人,极其罕见,极难驯养,却又极易出珍品。
  这些事情,都是关冉冉从那些纷纭冗杂的记忆里剥离出来的。
  在她的记忆里,爷爷很喜欢养锦鲤,院子里大大小小的池子里都是锦鲤,可他从不养多,小池子住满了,也就不再多养了,就像一间小旅馆,客满了,就不接待了。关于锦鲤的事情,都是爷爷告诉她的。
  可是她说不清记忆中关于爷爷的片段究竟是哪里来的,因为全家人都说,老爷子在她出生前就驾鹤西去了,所以她不可能有关于爷爷的记忆,不过有一点倒是值得肯定的:老爷子的意外死亡的确和鱼有关系,只不过不是“养鱼”,而是“钓鱼”,他最熟悉的自然也不是锦鲤,而是草鱼——老爷子喜欢钓鱼,九十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春风刚刚吹进家门,老爷子因为读过几年书,能写会算,也算有点文化,所以被分配到了物资保障部门,落了个闲职,打那之后他便迷上了钓鱼,总是趁着空闲溜出单位,在水库和鱼塘边惶惶终日。
  正所谓,常在河边走总要湿了鞋,老爷子的时间最终停在了水库边,听说是因为心脏病发抢救不及时,这才耽误了治疗,被人发现的时候,半截身子泡在水里,鱼竿也不见了,到底也不知道他最后是钓着鱼没有……
  八月立秋,伏末夏尽。
  莲花池里的迷你睡莲依然昼夜不分的盛放,小锦鲤在莲叶下自在穿行,追逐打扫鱼缸的黑草鱼群,然后得意洋洋的巡视自己的领地,俨然一副二世祖纨绔子弟的做派。
  曾经的小鱼苗在关冉冉的悉心照料下,身长已然长了三倍,贴着水底徜徉的样子,威武稳重的仿佛大洋上的巡洋舰。
  门上铜铃轻响,李巽江推门而入,正看见白玄在池边坐着,腰带上的流苏垂在水面上,那小锦鲤便一下下啄着,自顾自的玩的开心。许是看到李巽江走近,它一甩鱼尾,在浪花里潜进了鱼池深处去。
  “你吓到他了。”白玄笑道。说着拿过身边的白瓷罐递给李巽江。
  李巽江打开罐子,里头装的全是指甲盖大小的虾干,气味鲜香。
  他用镊子夹了一只,拿到眼前端详,良久,感叹了一句:
  “小家伙,吃的比我还好。”
  这便张嘴要往口里放。
  不曾想,余光瞥见水池里那摸金色身影极速向他来,停在他跟前却也不摆尾乞食,只是用那对麒麟瞳瞪着他,目露凶光。
  白玄看不见,但感觉极其敏锐,他只觉得手边的水里升腾起杀意,忙出言制止他:“巽江,别闹了,把虾米还给他,小家伙脾气大着呢。”
  “不过是条小鱼,还能咬我不成?”
  李巽江不屑一笑,边作势便要把虾米送进嘴里,边得意的瞥了眼池子里的小鱼。
  这一眼,正对上它瞪着他的目光,一道寒流自脚跟蹿升,霎时间遍布全身,寒毛直立不能自控。
  灵兽精怪,魑魅魍魉,大大小小他李巽江见的多了,还没有哪种,一眼便能将他震慑成这个样子,就在他迟疑的片刻,却听得关冉冉一声断喝:
  “李巽江!你给我住口!”
  下一秒,他捏在手里的虾米已被关冉冉劈手夺去,喂进了小锦鲤的嘴里,小锦鲤欢快的在水池里极速游了两圈,然后转回关冉冉跟前,弹出水面任由她触摸额心。
  “关冉冉,你养的这…究竟是鱼,还是…还是…”
  还是了半天,李巽江竟想不出一种可以用来形容它的生物——分明是条鱼,但在关冉冉面前,它乖巧的就像只狗,而它方才注视他的目光,像狼,像豹,像他能想到的所有猛兽,仿佛只一击便能要了他的命。
  关冉冉却不答他,抬眼瞪着他训斥道::
  “李巽江你好意思吗,跟一条鱼抢吃的!铭阳阁的伙食差到虾干这点儿肉都没有吗?!”
  方才感受到杀意那样明确,白玄也不敢怠慢,忙开口调停:
  “冉冉,巽江他也不是故意的,你和你们家小鱼得饶人处且饶人,别跟他计较了吧。”
  “分明是他欺负我的太子,你还帮着他!”
  “你就当我是帮他了,算了吧,看在我的面子上,嗯?”
  关冉冉撅着嘴堵气许久,终于长长出了口气:
  “好吧…看在玄哥哥的份上,这次不跟你计较,但是不准有下次!”
  “你这丫头跟谁没大没小的呢!”
  可关冉冉却不理他,转头看向白玄:“我去给你准备咖啡,这批耶加雪菲可香甜了,过几分钟便进来吧。”
  “好。”
  看着关冉冉背影离去,李巽江又心有余悸的瞥了一眼水池里游远了的金鳞倩影,向白玄不解问道:
  “你刚才看到了吗?那东西的眼神。她养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汉书《三秦记》载:每岁季春,有黄鲤鱼,登龙门者,不过七十二。初登龙门,即有云雨随之,天火自后烧其尾,乃化为龙矣。”
  李巽江想了半晌,惊到:“你的意思是…”
  “嘘……”白玄将手指立在唇前示意他噤声:“不可说。静观其变。但…十有八九,是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