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攻略韩城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收购完成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二十六章 收购完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于崔泰源来说,姜均相这个人几乎成了他的克星一般的存在。
  他作韩国第三大财阀企业的会长,在韩国也算是最顶尖的那一群人了,却对姜均相这样一个骤然发迹的暴发户束手无策。
  无论是在SK集团内部还是在韩国政商届,崔泰源都感受到了无形的阻碍,他知道那是韩国人对财阀家族的偏见和恶意。
  有无数人想把财阀家族从高高在上的位置上拉下来,然后自己站上去。崔泰源对此心知肚明,所以在贷款接连被拒、划拨资金的请求在董事会未通过后,他便不再做无用功,开始寻求跟姜均相直接对话。
  崔泰源曾见过一次姜均相,那时候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会被这个年轻人逼到这般境地。当时他还觉得姜均相拒绝出售Kakao有些可笑,因为他不认为没有大型企业支持的初创公司可以在韩国这个国家生存下去。
  而现在崔泰源不得不承认,是自己当时眼光浅了。姜均相在韩国确实没什么了不得的背景,但这家伙在国外却混得风生水起,投资眼光简直犹如神助,竟然两三年时间就套现了五十多亿美金现金。
  这么多可以随意调用的现金,连李建熙都未必能拿的出来,更何况是崔泰源。
  崔泰源也不得不承认,真金白银真的能压死人的,就像海力士的股价一样,被AG死死压在那里不动,即使SK又投进去两三亿美金都没用。
  总共十三亿美金套在股市,崔泰源晚上睡觉的时候想想也会被惊醒,若再不尽快脱身,SK集团的资金链都会受到影响。
  进入9月份中旬,离AG和外汇银行的收购协议正式生效还有几天时间,崔泰源提出,希望跟姜均相见一面,姜均相欣然同意。
  会面地点选在AG投资位于汝矣岛的办公楼,崔泰源带着一众下属亲自上门谈判。
  “姜均相xi,我们就直切主题,你怎么样才能让SK的资金从股市出来?”
  崔泰源没有跟姜均相废话寒暄,上来就说正事,语气随意、倨傲。
  “崔会长这话我没听明白,我可没有拦着SK卖股票,我要是那么做就真是操纵股价了!”
  姜均相全身仰靠在办公椅宽大舒适的后背上,翘着二郎腿,意态轻松。而反观对面崔泰源,虽然也全身坐实,却身板挺直,姿势端正。
  “呵呵,那好,我换个说法,均相你准备用什么价格收购SK手里的海力士股票?”
  姜均相那副吊儿郎当的作态,让崔泰源心里有些窝火,却碍于形势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却不得不保持涵养,继续谈判。
  “崔会长这话我就更听不明白了,我可没说过要收购您手里的股票!”
  姜均相一再装糊涂不答茬,崔泰源再好的脾气也爆发了,厉声质问:
  “你什么意思?!”
  “就是我说的意思,我可从来没有说要你手里的股票,崔会长若是着急套现尽管在股市抛售。”
  姜均相还是老神在在的样子,好像一点没听出来崔泰源话里的怒气。
  “姜均相!你……”
  崔泰源一听,再也压制不住火气,腾的起身,死死盯着姜均相。
  会议室里其他AG投资的员工也目瞪口呆,没想到自家老板不禁不给崔泰源面子,还往他脸上啪啪扇巴掌,而SK来人也是看疯子一样看着姜均相。
  “崔会长,不用那么大声,我还没耳聋眼花的年纪!若是不想谈,就带着你的人滚!”
  这句话一出,会议室内落针可闻。姜均相居然让SK会长崔泰源滚?这简直如一道雷电劈到众人身上,都震惊的说不出话,身体僵硬不敢动弹,只能在心里猜测崔泰源会不会恼羞成怒。
  果然,崔泰源脸色涨红跟猪肝一样,这么多年他就没被人这么羞辱过,他要是还能忍下去就怪了。把手中的文件一扔,崔泰源就转身往会议室门口走去,SK的人也拿起东西赶紧跟上。
  AG投资的员工大部分都是在韩国新招的,他们骨子里对财阀天生畏惧,哪里见过有人让韩国财阀家族的人滚的?此时他们已经浑身颤栗心潮翻涌,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收场,若是崔泰源就这么走了,回去后绝对会跟AG不死不休的斗一场。
  “听说最近国际原油价格暴跌,不知道崔会长怎么看?”
  在崔泰源就要走出会议室那一刻,姜均相身体前倾,双手拇指支撑下巴,不急不缓的说道。
  而崔泰源听到原油这个词身体一颤,脚步立刻顿住,回头一动不动的死死盯着姜均相那张脸。他身后那些SK员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差点就撞到了他身上。
  “谈判就要有谈判的样子,没人规定财阀就天生高人一等。崔会长,我说这话没错吧?呵呵。”
  姜均相起身,冷笑着与崔泰源对视,而崔泰源还是不说话。姜均相脸上的冷笑消失不见,神色冷峻的扫视挤在门口的七八个SK的员工,最后又把目光收回到崔泰源身上接着说道:
  “我对SK的企业文化不了解,难道SK的人出席商务活动连韩国的基本礼仪都不会了吗?!”
  崔泰源此时已经是强自镇定,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跟姜均相对视的眼神里已经没有了往日目空一切的自信,只剩愤怒、怨恨还有一丝丝恐惧。
  听姜均相提到国际原油价格的时候,崔泰源就意识到自己早就被人家吃吃死死的了。
  次贷危机后,国际原油价格暴跌至30美金左右,然后经历一段调整后再次上涨,到今年4月份达到110美金以上,市场预期向好。
  大部分人认为原油价格会恢复到2008年以前的水平,重新回到150美金以上。因为随着华夏经济崛起,石油消耗也随之增大,价格自然也会升高。
  这种预期没错,但是市场的实时价格走势是有波动的,从四月份开始,石油价格突然再次暴跌到80美金。虽然这属于正常的市场波动,对生产企业来说影响不是很大,但是对那些炒原油期货的人来说就是噩耗了。
  崔泰源好死不死的正是这些炒原油期货中的一个,而且他是私自拿SK石化的钱炒的。原油价格暴跌27%以上,他损失自然也不小。朴承允经过这几个月的调查,已经粗略估算出他的损失有将近一亿美金。
  从法律上来讲,他的行为属于挪用、贪污公款。如果他能及时把这部分钱补上,凭借他在SK的掌控力,这事大概也就神不知鬼不觉的过去了。
  但是现在姜均相提起了这事,崔泰源不会认为他是闲的蛋疼。姜均相肯定是了解了一些情况,这才是崔泰源恐惧的原因。
  如果能拿回套在海力士的资金,再给他一些时间,他也可以通过做账把这部分亏损抹平。但是姜均相既然此时提出来了,就不会再容他回去慢慢做手脚。
  看到姜均相如此嚣张,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崔泰源此时再无一丝侥幸,在心里权衡一番后,避开姜均相那戏谑的眼神,在众人震惊的目光注视下咬牙微微鞠躬,按照韩国礼仪对着姜均相问候道:
  “姜均相xi,请多多指教!”
  他这一鞠躬,SK那些人也赶紧跟着朝AG这边的人鞠躬行礼。姜均相脸色如常,整理一下衣服也鞠躬回礼。等双方都起身,姜均相笑着对AG的人说:
  “我有一些关于原油期货的问题需要向崔会长请教,还请诸位出去稍等几分钟!”
  说完,他就看向崔泰源,而崔泰源也让自己带来的人出去。
  等会议室门关上,只剩他们两人后,崔泰源也没有了平时的涵养风度,恶狠狠的低声问道:
  “你知道什么!?”
  “需要我把你炒原油期货的交割单打印出来吗?呵呵,我们就不要在这些事情上浪费事件了,崔会长你说呢?”
  姜均相也没再故弄玄虚,直接揭开底牌。崔泰源知道自己没必要再做无谓的反抗了,浑身如没了力气一般瘫坐在椅子上,说:
  “有什么条件,说出来吧!”
  ……
  SK和AG的谈判很顺利,一个上午双方就达成了一致。SK会将手中持有的8%海力士股份按照AG收购外汇银行持有股份的价格出售给AG投资。
  SK收购这些股份的平均成本价在10万韩元左右,前后共花费12亿美金。如果按照5万韩元出售给AG,那么只能收回8亿美金左右,4亿美金的损失不可谓不惨重,所有人都想不明白崔泰源为什么会答应这样苛刻的条件。
  只是崔泰源貌似一点都不担心,从AG出去的时候依然保持着镇定神态,丝毫看不出被人羞辱一番还损失大量金钱的样子。
  “崔泰源过几天会往我们在新加披成立的那个私募基金注资1亿美金,另外,李善皓的150亿韩元,李富真的50亿韩元,还有两党各100亿韩元,再加上其他一些人的300亿韩元,都买海力士股票吧。”
  等回到办公室,姜均相就把一些事情交代给崔贞儿去做。
  “哦,这就是崔泰源不惜损失4亿美金也答应你的条件的原因?”
  “不然呢,真以为崔会长财大气粗损失4亿美金都不变脸啊?”
  “那其他人的钱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有两党的钱?”
  “其他人的钱是大韩民国各方势力,坚持政治正确,打压财阀扩张的物质奖励!”
  “两党就是因为这个才在你坑SK的时候束手旁观?”
  “2012了嘛,4月国会选举,12月总统选举,这两场下来花的钱可不是小数。既能坚持原则又能收钱,他们没理由拒绝我是‘好意’。”
  跟崔贞儿稍微解释了下,然后姜均相就松开领带,躺在她的腿上闭目养神。今天的谈判,他是一种赌徒的心态上桌的。
  他赌的就是崔泰源不敢冒着挪用公款炒期货的事情败露的风险,跟自己死磕到底。
  赌赢了,就大小通吃,除了低价收了SK的股份,还能扇崔泰源的脸给自己立威,让那些躲在暗处时不时想咬自己一口的人收敛獠牙。若是赌输了,那就得准备跟崔泰源死磕到底了,而且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结果还不错,姜均相赌赢了。
  幸好姜均相临时决定替崔泰源把损失的那部分钱赚回来,不然既失里子又失面子,还真不好说崔泰源会不会选择鱼死网破。
  “可是你怎么让海力士的股价上涨4倍以上?”
  崔贞儿抚摸着姜均相阳刚不失俊美的脸,像是对待一件艺术品般轻柔,同时问出了问题的关键。
  “要不你再猜猜?”
  姜均相睁开眼,看着头顶的峰峦起伏,忍不住伸手去揉捏。
  “猜不出来,你什么都瞒着我,让我怎么猜,哼!”
  崔贞儿拍开他的手,娇嗔道。今天朴承允在公司,随时都会来这里,她可不想再跟姜均相再在办公室做荒唐事。
  “提示一下,诺基亚新任CEO,史蒂芬·埃洛普!”
  ……
  AG投资和SK谈判成功的消息,很快就被外界知晓,当财经媒体报道了这条新闻后,海内外各大投资机构纷纷把海力士的目标价格降至5万韩元左右,跟收购价格保持一直。
  于是,海力士的股价再次下跌,不少本来指望AG和SK争夺控制权从而捞一笔的投资机构开始减持。而这正好给了姜均相在新加波成立的那家私募基金机会,除了给各方势力买入的1.5亿美金,姜均相还给自己买入了3亿多美金,准备大赚一笔。
  9月15日,海力士召开股东大会,AG的协议收购要约正式生效,除外汇银行持有的15%股权,还有SK持有的8%股权都归于AG投资名下。AG投资持有的这部分股份锁定期为一年,AG投资需要在锁定期内分别支付外汇银行和SK集团15亿美金和8亿美金。
  同时,外汇银行持有的30亿美金海力士可转换股权债券(可转换15%股份)将由AG投资承担,并在年底完成还贷。
  至此,历时三个多月的海力士收购案结束,AG投资成为海力士控股股东,而姜均相也正式当选海力士董事会主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