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攻略韩城 > 第二百零四章 2011年第一天

我的书架

第二百零四章 2011年第一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繁忙的年末一过,艺人们终于获得了难得的休息时间。
  少女时代从2009年《Gee》开始到现在,整整两年时间就没怎么休息过,在年末行程过后居然神奇的获得了将近半个月的假期。
  泰妍自然是完成12月31日MBC的年末舞台后就迫不及待地回到了森林画廊的家,跟男友一起跨年,然后非常有仪式感的进行了2011年第一次爱的鼓掌。
  元旦一早醒来外面下起了大雪,两人赖在床上聊起了最近的工作生活。
  “因为长时间的跑通告,每天睡眠不足,成员们身体多多少少的都出了些问题,生理上的问题还好说,打针吃药能抗过去,但是心理上的问题就不好解决了,忙的时候情绪就容易燥郁,严重时一点小事就能吵起来,所以公司才给了我们这么长的假期,甚至连开年回归的计划都推迟了。”
  “SM什么时候这么人性化了?”
  “哪有什么人性化……你要是看过我们今年的行程计划就不会这么说了,要在日本发专辑,打歌、上综艺,开巡回演唱会,还要兼顾韩国的行程,听说还准备让我们去美国试试……啊,这么多行程跑下来,我估计我会累死的!”
  泰妍细数着接下来的行程,苦着小脸,像八爪鱼一样趴在姜均相身上。姜均相听着她声音里的透出疲惫也是心疼,但也无能为力。
  艺人处于上升期,都恨不得24小时接行程,这并非完全是公司逼迫的,她们自己也是自愿的。如果姜均相因为心疼而插手阻碍她的事业发展,那么泰妍不仅不会领情,反而还会埋怨他。除非泰妍已经满足现状,没了进取的野心。
  所以姜均相只能轻抚着这个小个的后背,什么话也没说。
  “谢谢你。”
  “哦。”
  姜均相知道她谢什么,泰妍也明白他知道。这是两人的默契,无需多言解释。
  两人在一起后,泰妍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跑行程,只能偶尔来这里陪陪男友。也幸好姜均相不像泰妍一样没日没夜的工作,他的时间相对比较自由,不会出现泰妍休息他却要忙的情况。
  再美好的爱情,长时间不能见面也会变淡,大多数情况下艺人的恋情都是如此收场,而泰妍却从未因此担心过。
  这是泰妍说谢谢的原因,一直以来姜均相都是以包容呵护的态度对待这份感情,虽然这家伙有些招蜂引蝶。
  窗外天色灰暗,寒风中乱飞的雪花细细簌簌的敲打着玻璃,首尔林公园已是银装素裹,连远处的汉江也只能隐隐约约的看个轮廓。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家中有舒适的温度和暖黄的灯光,还有连体婴一般拥卧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和体温的两人。在这样温馨的氛围里,泰妍即使未着寸缕也没有丝毫旖旎杂念,只有淡淡的幸福感充斥身心。
  只是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生活不会是一成不变的美好,总会有突如其来的麻烦。
  ……
  泰妍把朴承允领到书房,又泡了两杯咖啡送过来。朴承允恭敬接过咖啡,等她关门出去,才打开文件袋拿出了一摞资料递给姜均相。姜均相大概浏览一遍,眉毛越皱越紧,眼神里的怒气也越来越盛。
  “这份国会法案是湖南派提交的?”
  “是的。里面关于向OTT语音通讯服务收费的条款明显是针对Kakao。”
  “受Kakao的OTT语音通讯服务影响最大的自然是电信运营商,这后面有没有SK、KT、LG+三家电信运营商的影子?”
  “这份提案是今天早上刚刚收到的,我已经让人开始调查了。我估计SK肯定参与了,至于其他两家就不好说了。”
  “尽快查清吧,先把对手是谁搞清楚了。”
  “好的。那我们要做出反击吗?”
  “先让我们的网络水军把这事炒起来,不能让他们悄无声息的通过这个法案,如果查清SK参与了,就重点。要是这个法案通过,Kakao最核心的业务就会优势减去大半,那样影响就太大了。”
  “我知道了。”
  “再就是,让网络水军把当年‘光州仁华聋哑学校’性侵残障学生的案子炒起来,NEW可以顺势开始公开宣传《熔炉》选角筹备。”
  “如果给《熔炉》造势,那就真跟进步派撕破脸了。”
  朴承允提醒道。
  “进步派管不住自己人,甚至还有纵容,那我为什么要给他们留脸?我们和进步派的政客来来回回打交道这么多次,正是因为我们太克制,才让他们得寸进尺。这次他们提这个法案,威力不亚于打断Kakao一条腿,我们要是再克制的话,下次他们就会对Kakao的文字和语音短信服务下手,那cuckoo计划在亚太地区就成了废纸!”
  说到最后,姜均相已经怒不可遏,握着的咖啡杯居然被他捏碎,手也被瓷片划破,鲜血流了一地。
  在客厅的泰妍听到书房的响动后,进来就看到一脸狰狞满手是血的姜均相,吓的小脸煞白,上前扶着他的手不知如何是好。
  “泰妍xi,家里有医药箱吗?”
  “有,我这就去拿。”
  泰妍赶紧跑去找医药箱,而朴承允劝道:
  “您不必如此生气,若是真到计划失败那一天,总部不可能放任不管的。”
  “总部若是插手,那么这个计划的主导者就会换人甚至彻底废弃,我可不想辛苦一番却为他人作嫁衣裳。承允哥你跟了我这么久,我也不再绕弯子了,自从我启动这个计划后,除了开始用父亲的钱在次贷危机中捞了第一桶金,一次都没有向总部求助过,就是怕日后受制于人。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懂。”
  姜均相一次又一次的暗示拉拢,朴承允还不知道自己老板的野心就怪了。作为韩裔特工,在美国总部几乎是没什么上升途径的,所以朴承允才会明知违规却依然跟随姜均相堵上一切。
  “那么我们就全力应付这次打压吧,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次我要让他们痛彻心扉!”
  这时泰妍拿着医药箱回来了,两人就停止交谈。朴承允给姜均相包扎好手上的伤口,就离开去布置任务。而泰妍终于绷不住哭了出来:
  “这是怎么了嘛,是出什么事了吗?”
  “哪有什么事,就是不小心把被子打碎了。”
  姜均相用没受伤的左手擦掉泰妍脸上的眼泪,安慰着她。
  “你当我傻吗,我又不是没长眼睛,我都看到你生气的样子了!你要是有事可以告诉我,即使我帮不上忙,你也要让我知道你烦心什么。”
  “还是湖南圈的那帮政客给我找麻烦,只是这次他们是彻底不要脸了,利用公权力谋私利。”
  “你又跟他们起冲突了?这次不会再进检察厅吧?”
  泰妍一听更担心了,上次的事情她了解了经过后可是心惊胆战呢。而这次看姜均相发怒的样子,就只知道事情会比上次更严重。
  “不会了,这次我不会再轻易让他们得逞,放心好了。”
  泰妍哪里能放心,但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idol也搞不清楚那些人为什么一直针对姜均相。即使她心急如焚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只好紧紧抱住姜均相想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关心。
  “我不明白Kakao对你到底有多重要,但是你对我来说很重要,你明白吧?”
  “当然知道了,wuli软软对我来说一样重要,甚至非要选的话,我宁可放弃Kakao,也不想失去你。”
  左手轻抚着泰妍的后背,姜均相亲吻她的头,言语里满是疼爱。
  “嗯,我要你好好的,不要冲动。公司没了可以再开,没钱了我有,即便不能创业,你还能唱歌,不要做拿鸡蛋砸石头的傻事!”
  泰妍被男友话里满满的爱意感动,抱的更紧了。
  “嗯嗯,wuli软软是小富婆,可以包养我。现在我们想想中午吃饭的问题吧!”
  姜均相不想再说这些事让泰妍担心,于是晃了晃缠着绷带的右手,示意自己是需要照顾的伤者。
  “叫外卖?”
  “外卖不好吃。”
  “那出去吃。”
  “呀,你就不会让我感动一下,说你来做饭?”
  “好呀,那我做了你不许不吃!”
  泰妍其实想给男友做饭,但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即使姜均相在她旁边手把手教也学不会,这只能归因于天赋。姜均相当然知道泰妍做饭的水平,为了自己的健康考虑,想了想说:
  “那我们还是出去吃吧……”
  “我厨艺不好都是因为你不相信我能做好!”
  泰妍这个时候感到很惭愧,但实在没信心,只能小声抱怨着。她觉得自己做不好饭,应该归因于男友的不支持。
  “走啦走啦,穿衣服出去吃饭,下雪天应该去吃热乎乎的部队锅或是雪浓汤。”
  姜均相可不想再当实验品,他估计自己要是多吃几次泰妍做的饭,会少活好几岁。跟徐贤有同样生活理念的他,还想活到100岁呢。
  “我可以煮拉面的!”
  出于作为女人的自尊心,泰妍觉得自己还可以挣扎一下。
  ……
  两人最终还是穿上衣服出门了,即使泰妍煮的拉面的手艺过关,姜均相也不打算用拉面凑合。
  姜均相的手受伤,朴承允他们又全体出动去调查新《电信》法案的事情,所以今天只能由金司机来开车了。
  “哎一股,你换辆车吧,这车太大了,每次开这车都得调整座椅。”
  泰妍一边费力的把座椅调整到最前面,一边碎碎念。
  “是你腿短而已。”
  实话好说不好听,姜均相说完就后悔了,这短身最讨厌别人提她的身高腿长。
  “想死吗?!”
  果然,泰妍听到后气呼呼的给了姜均相几记粉拳。姜均相不敢再说了,只好举起右手示意自己是伤者。
  “要不……我买辆车吧?”
  看在他受伤的份上,泰妍不再跟他一般见识,又突然灵机一动,想到自己可以买一辆车。
  “哦。”
  “我要买跑车!屁股性感的跑车!”
  一说到车,泰妍就莫名兴奋的抽风了,大喊大叫着,脚上的油门也不知不觉踩的更深了。
  泰妍喜欢跑车,姜均相也没感到意外,他知道这小个外表看似软糯可爱,其实身体里藏着一颗躁动不安的心,她时不时的抽风就是最好证明。
  但是姜均相却是不怎么喜欢跑车,在这个话题上,他从来都是三缄其口。
  “真没劲,你一个男的居然不喜欢车,赚那么多钱也不知道要干嘛。”
  男友不附和自己,泰妍觉得心塞,人生就如车外白茫茫的雪,寂寞的很。
  “呀,别抽风了,好好看路慢点开车!”
  姜均相实在受不了这女人的抽风模式,尤其是刚下过雪的路上还有些湿滑,她还不安分的扭动身体。
  “艾一股,我这是找了个什么男朋友,年轻人喜欢的你都不喜欢,活得跟老头子一样,啧啧,大叔啊大叔……”
  ……
  泰妍一路吐槽着,车子先开到了少时宿舍接上了帕尼,然后又直奔松坡区一家雪浓汤非常有名的餐馆。
  帕尼昨晚跟朋友在夜店跨年玩到很晚,回到宿舍已是凌晨四五点,所以她现在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即使精神不佳,也没忘了抱怨泰妍和姜均相两人:
  “我说,你俩约会为什么一定要叫上我呀,我还没睡醒呢。”
  “要是只有我们俩,被认出来的话会传绯闻的。”
  泰妍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所以说,我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工具人是吧?想没想过看你俩腻歪我在一旁是什么感受?完全讨厌啊讨厌!啊,真是疯了!”
  “哇哈哈哈……放心这次不会腻歪了,这家伙手受伤了,能不能吃饭都是问题。”
  泰妍听着帕尼在后座不停的碎碎念,后视镜里她那个幽怨的眼神配合着八字眉完全萌,让泰妍忍不住抽风大笑起来。
  “对呀,我手受伤了不能夹菜,待会你要喂我吃哟亲爱的~”
  姜均相看到帕尼的样子,也觉得这萌妞实在是可爱一脸,忍不住想逗她。
  “哈哈哈哈哈,好的,亲爱的,我会好好喂你的!”
  泰妍也十分配合,给了姜均相一个隔空亲吻,两人样子有多油腻就有多油腻。
  “呀!你俩真是够了!停车,我要回去!”
  被恶心到的帕尼,浑身鸡皮疙瘩,大叫着要下车。
  帕尼萌出血的样子让无良的泰妍笑得更开心了,这样有友情有爱情的日子,真是让人舒心的忍不住想大笑。
  她也那么做了,一路上魔性的大妈笑根本就停不下来,即使姜均相在一旁不断提醒她好好开车,她还是笑的肚子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