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攻略韩城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八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车停到西卡家楼下,姜均相看了眼还在那抱着铂金包一脸呆萌傻乐的西卡,很无奈的说:

  “呀,铂金包也是包,没必要这样吧,都到你家了!”

  “你也要上去?”

  西卡脑子里的想法,明显跟姜均相不在同一频道上,这句话说出来差点没把他气死。

  “啧,我意思是礼物和花怎么拿上去,我们两个人可拿不了!”

  “哦,那我叫秀晶下来。”

  说完,西卡就给Krystal打了电话。在等Krystal下楼的时间,西卡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盒子,上前抱住姜均相说:

  “情人节快乐!mua~”

  一个香吻印在脸颊上,姜均相一点高兴的意思都没有,故意装出嫌弃的表情,还用手擦掉脸上的口水和唇印。

  “呀,不许擦!”

  西卡被嫌弃了自然暴怒,拉过姜均相重新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下,故意用力把口红印在上面。

  姜均相刚要教训西卡,却是看到郑母出现在门口,胡乱擦了擦脸上的口红,赶紧推开西卡下车问候。

  而郑母正好看到西卡挂在姜均相身上闹腾,站在那里脸上不禁莞尔。

  “阿姨,你好!”

  “哦,均相你好!秀晶正在忙别的事情,所以我下来了!”

  “内~”

  刚才和西卡打闹,让人家亲妈看见了,姜均相自然是有些尴尬,没有继续多客套反身就去车上搬礼物下来。

  郑母看到车内的玫瑰,再看向姜均相的时候笑得更是意味深长。而西卡已经抱着那个铂金包盒子往家门口小跑开了,刚才被母亲看到自己和姜均相亲密的样子,作为女儿的西卡更是窘迫害羞,没打招呼就赶紧的逃离这里。

  姜均相把礼物送到西卡家,没多坐停留就离开了。他离开后,包括西卡的父亲在内,一家四口看着占据了小半客厅的鲜花和礼物,表情各异。

  西卡自然是抱着那个铂金包喜笑颜开,郑母也是笑呵呵的整理着鲜花,而郑父则是愁眉苦脸,耷拉着比西卡秀晶更明显的八字眉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秀晶也没有笑脸,撅嘴不满的说:

  “竟然没有我的礼物,Alex眼里只有欧尼!”

  “情人节给你欧尼买礼物是应该的,给你买礼物算怎么回事!?”

  郑母以为秀晶是小孩子心性,看到礼物就羡慕,就很随意的回答着。郑父没搭理小女儿,却是朝大女儿问道:

  “秀妍啊,姜均相这家伙到底是什么身份?”

  “身份?他没什么身份啊,母亲是大学教授,父亲……是个商人,都已经去世了。”

  其实西卡听徐贤说过一次,姜均相的父亲和她父亲以前是同事,但是姜均相告诉她要是有人问起他父亲,就说是商人,其他的不要多说。

  出于保护姜均相个人隐私的目的,她没有对父母说实话,毕竟她的这份感情还有更麻烦的隐情。

  “都去世了?上次在美国他轻易的就把FBI叫来了,我一直以为他的父亲是联邦政府的人呢……那他的那些财产是怎么回事?”

  “阿爸,你问人家财产干嘛,这是他的隐私啊!”

  西卡在美国生活了那么多年,自然对隐私看的很重要,更何况是关于姜均相的。她皱着眉,对自己的父亲的行为表示不满。

  “我就是随便问问,再说他的身家在美国那边也不是什么秘密,也不算隐私吧。”

  郑父赶紧摆手认错,他对自己大女儿的性格非常了解,若非是真生气,她也不会用这样的语气对自己说话。

  “你这人也真是无聊,没事打听别人的身家财产干什么!”

  郑母在一旁一直没怎么说话,看到西卡生气了,就赶紧打圆场。

  “秀妍跟他在一起了,我自然要问问他的情况了,总不能稀里糊涂的吧。我看美国的财经媒体关于他的报道,twitter、Facebook、tumblr这些热度很高的社交网站都有他的投资,这样的投资机会可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这些网站的投资人列表里大部分都是华尔街有名的投资机构和投资人呢,所以我才怀疑姜均相是不是没有什么背景。”

  “阿爸,他是在Facebook陷入丑闻风波的时候投资的,当时华尔街根本没人投资Facebook,所以他这是纯属捡漏。而twitter、tumblr这些网站,都是在创建初期没人看好所以他才有机会投资。”

  西卡把手里铂金包放下,耐心给自己的父亲解释起来姜均相的投资过程,这些都是跟他闲聊时知道的,自然比外界的那些报道传闻更真实。

  郑父见大女儿表情严肃,虽然有心反驳但也就不好打断她,就继续听着。而西卡说到这里,又想起在森林画廊看到的那整整一书房的书籍资料,用非常崇拜的语气继续说:

  “您知道他在互联网行业下了多大的苦功吗,他家里书柜里除了法律专业的书籍,其他的大部分都是关于互联网的。他的成功根本不是媒体说的那样,不是运气更不是有什么强大到可以甩开华尔街的背景,而是他自己的努力、决断和天赋眼光!”

  “哎一股,这才开始交往就把他夸的像天上有地上无的传奇人物一样,这以后可怎么办呢,wuli女儿这是找男朋友还是找偶像啊!你这么崇拜他,怎么不跟人家学学,努力考个大学什么的呢……”

  虽然没有恋女情结,郑父也实在看不下去自己的女儿对别的男人这么崇拜,心里即使不爽但也不好再继续刺激西卡,只好吐槽她没考大学的事。

  听到郑父居然耍赖一般的吐槽自己的女儿,郑母和秀晶在一旁顿时笑的前仰后合。而西卡也是语气一滞,满腔的崇拜自豪消失无踪。

  “阿爸!你说我干嘛,我在说姜均相啊!”

  “阿拉索阿拉索,我们也别说他了。吃饭吧,今晚就吃这小子送来的海鲜了……有个有钱大方的女婿也不错,这又是韩牛又是海鲜的,还有铂金包呢,啧啧,你们偶妈一直想要个这样的包包,我都没买到呢!”

  对姜均相的称呼从“那家伙”变成了“这小子”,代表了郑父对他一定程度的认可,至于什么时候变成“wuli女婿”,来日方长。

  作为一个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成年人,郑父才不会跟自己的女儿一样幼稚。努力又有天赋的人太多了,也没见得有几个能做到姜均相这种程度。

  郑父用妥协和自嘲的方式缓解了西卡的情绪,也让一旁不好插嘴的郑母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郑母对姜均相自然是十分的满意,也没有郑父那么多的顾虑。作为女人她看问题的角度更现实,花心跟有钱没钱没有什么关系,而能不能让男人专一那是女人的本事。

  只是郑母想不到的是,姜均相的不专一正是因为自己的大女儿,甚至连还未成年的小女儿都有一份儿。

  ……

  韩国的春节早已不受重视,大多数家庭只是在农历正月初一这一天早上吃碗年糕汤就算是“岁餐”,居住在首尔的一些人甚至连祭祖扫墓这样的活动也省略了。

  姜均相除夕是在允儿家住下的。林允珍出嫁后,她的房间就被林父改造成了一个客房,以备有客人来了留宿用。虽说是客房,其实在这里住过的外人只有姜均相一个。

谷</span>  因为允儿和姜均相青梅竹马的关系,加上知道姜均相身份的秘密,所以林父对姜均相的态度向来是把他当半个自己人的。

  而姜均相同样如此,所以他住在允儿家跟在徐贤家一样的随意自然。

  昨天从西卡家回来后,姜均相跟林父、允儿一起吃的传统韩餐,而今天他就需要兑现答应允儿的大餐。

  允儿虽然爱吃,但其实她的肠胃不是很好,所以姜均相今天想做一些比较滋补的菜,韩餐的参鸡汤或是中餐的粤菜靓汤都是首选。

  最近姜均相闲暇的时候,在学习比较清淡养生的中餐粤菜,一些特殊食材也托朴承允找人在香港买了很多。他想让允儿尝尝,也算是让她这个小吃货帮忙试菜。

  一早起来,和允儿林父吃过年糕汤,他就开始把滋补的食材炖上了。

  “刚吃过早餐,你现在就要做午餐吗?”

  允儿还穿着居家的睡衣,没有化妆。看到姜均相吃完早餐就开始在厨房忙碌起来,如清水芙蓉的小脸上满是惊讶。

  “这是中餐的一种炖汤的做法,需要炖四五个小时呢,炖好后正好也到午饭时间了。”

  姜均相一边处理着食材,一边跟允儿闲聊起来。

  “五个小时?那食材还不都炖化了,那还怎么吃?”

  “只要控制好火候就可以了,而且这个菜主要是喝汤,不是吃里面肉……呀,不要乱尝,那是草药!”

  姜均相给允儿解释着自己要做的菜,没成想允儿却拿起旁边的辅料食材放嘴里嚼起来。

  “啊——好苦,这是什么呀!”

  “啧,什么都拿起来吃,你怎么还是改不了嘴馋的毛病。这是草药啊,就是韩药里的草药,能不苦吗?”

  看着允儿清纯的小脸变成了苦瓜脸,姜均相很是无语,赶紧让允儿把口里的草药吐出来。

  “我哪知道这是草药,你做料理干嘛要用草药!啊——好苦!”

  允儿把口里的草药吐出来,用水漱口后嘴里还是有苦味,皱着脸不停的抱怨。

  “你不是肠胃不好吗,所以我就学了中餐里的炖汤做法,用草药和食物一起熬汤,好吃又滋补。”

  “中餐料理还用草药吗?”

  “对呀,我也是最近从YouTube 上学到的。为了学中餐,我可是非常努力的学了中文,中文水平可是突飞猛进呢!”

  “嘁,有什么好炫耀的,为了看日本小电影你学了日语,为了学中餐你学了中文……目的都不正经!”

  “你懂什么,中文里有一句‘食色,性也’,意思是吃饭和**是人的本性,这话‘深得吾心’!”

  “内~你的本性就是吃和性!”

  “啧,你这是‘断章取义’!”

  姜均相又说了一个中文成语,允儿听了懵懵的,忍不住推了他一下表示不满。

  “呀!少显摆了,能不能说我能听懂的!”

  ………

  临近中午,徐贤也来了,这样蹭饭的机会她肯定不会错过。

  她跟林父也非常熟悉了,但还是非常礼貌的鞠躬行礼问候。

  “哎一股……小贤啊,我们不用这么正式的问候吧。”

  林父本来是坐在沙发上的,但是徐贤的肚脐鞠躬让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手忙脚乱的一边起身回礼一边劝说徐贤不用过分礼貌。

  “林叔叔是长辈,我遵守礼仪是应该的呢。”

  徐贤用非常正经的语气回答林父,显得十分乖巧。允儿在一边给徐贤拿拖鞋,听到她和自己阿爸的对话一点都不感到奇怪,一起玩了这么多年,太了解她了。

  而应付徐贤古板性格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别的事转移话题,于是允儿催促徐贤说:

  “小贤快点换鞋,姜均相用草药炖的汤已经快好了,就等你了!还有好多好吃的呢,可惜姜均相不让我先吃。”

  “草药炖的汤?那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是他新学的中餐菜式。我看到他放了好多种草药呢,还有排骨、鸡肉,还不让我掀开锅盖尝味道。”

  允儿给徐贤说着,还不忘催她快点。徐贤果然被允儿的话吸引,也不继续跟林父礼貌客套了,顺从的跟着允儿跑进了厨房。

  姜均相此时正在准备着午餐其他菜式,日式的海鲜寿司、泰式咖喱虾、法式的红酒炖牛肉,食材都是昨天姜均相带来的,还保持着新鲜。

  “怎么样怎么样,小贤,好多好吃的吧?”

  允儿指着姜均相已经做好的菜给徐贤看,得瑟的炫耀着,好像是她做的一样。

  “哇,欧巴,你也得专门给我准备一顿大餐!”

  徐贤看到这么多好吃的,跟姜均相撒娇要求着。

  “你今天不也要吃这些吗,干嘛还要再给你做?”

  “这是专门为允儿欧尼做的呀,当然还要专门给我做一次!允儿欧尼我说的对吧?”

  徐贤见姜均相不答应,就把允儿拉上一起要求。

  “就是就是,姜均相你还应该专门给小贤再做一次,最好再换其它菜式!”

  允儿眼珠一转,就明白了徐贤的目的,当然是起劲的支持了。

  “呀,你俩小腹黑当我傻是吧,我无论专门给谁做,你俩都能吃到,我却要麻烦两次!为了做这些,我从早上就开始准备了啊,很累的!”

  姜均相才不会让这俩丫头的小把戏骗了,把她们轰出厨房,然后就开始做剩下的几道清淡的蔬菜和韩国泡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