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幻翼之巅 > 第21章 灭门

我的书架

第21章 灭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注意力集中,把剑拿稳了,站姿站姿,强调多少遍了”

凤炎君说着又向我打来一掌。

我单手拿剑另一只手托到剑身中间抵住。

这一掌打来,我闷哼一声接住。

力道越来越强,在将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刚要开口。

只可惜手一软,那一掌啪的一下打到了我的胸口。

一下子我被打飞三四米,狼狈的爬到地上嘴角溢出淡淡的血迹。

“我靠,小疯子,你是不是在这报仇呢”

我冲着凤炎君大声喊道。

“我只用了一成功力都不到,自己笨可不要怪别人啊”

“再来”

我从地上站起来,擦了擦嘴角说道。

接下来的时间我一次次的被打倒,在一次次的站起来。

不知不觉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雪一直在下,丝毫没有停的迹象。

“要不我们歇会儿?要不吃点东西再继续?”

凤炎君看着满身是伤的我说道。

“少废话,我已经快摸清这个点了,趁热打铁,继续来”

我吐了一口吐沫,继续招架起来。

凤炎君此时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神色,接着向我飞来一掌。

我接住后随着他的力量慢慢增强,我将剑慢慢往回压。

终于出现了契机点,就是在我还有最后三分之二力量的时候。

“就是现在,长虹破”

一道冲击波以我为中心向前方射出。

凤炎君一个侧身闪开,冲击波重重的打到了后面的一颗老树上面。

一声爆破声,树身爆裂开来,向后倒去,木屑散落一地。

“好小子,没看错你”

凤炎君笑着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嘿嘿,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我望着那被我打倒的老树,痴痴地笑了一下。

随后我一下子坐到了雪地里,抬头看着凤炎君说。

“让我先休息会儿,然后咱们就回家,这一天给我造的”

我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倒是都是些皮外伤,没什么大碍。

凤炎君忽然叹了口气说道。

“这功法有一点是比较强势的,就是随着你精气慢慢的上升,反弹出去的伤害就会越来越高,但是千万不可追求极致伤害而托大,今天是我出手轻,要是之后碰到高手,你失误挨一下子,估计就废了”

“嗯,我知道了,之后我会量力而行,再说了碰到高手不还有你嘛”

我向凤炎君抛了个媚眼说道。

“目前我只能在暗地帮助你,不可到明面上,如果被一些人看到了,你的麻烦就来了”

“说的也有道理,那这样一来我还得换把剑呗”

“这个给你”

说着凤炎君从身后摸出一把剑来。

“你这东西都在哪藏着呢,咋老是从后面掏呢”

我接过那把剑端详了一下说道。

剑鞘整体呈乳白色,一些灰色的纹路环绕着剑鞘,并在前后各镶嵌着一颗蓝色宝石,做工也是一等一的。

我握住剑柄,拔出来一点,只看到剑根上刻了一个“霄”字。

“这把剑叫麟霄剑,虽比不上我,但是也算是一件宝物了,而且这把剑你拿着也不会太引人注目,在你前期修行阶段用它足够了”

“你这好东西还真不少,好了,我们先回去吧”

休息了半天,身体在不运动的状态下不一会儿寒冷就遍布了全身。

下了山天已经全黑了。

回到家门口忽然发现一丝不对劲。

这大门怎么大开着。

一般人进出之后就会将门关闭啊。

我快速的跑进院子里,院子里的景象却让我大吃一惊。

只见院子里破败不堪,横横竖竖躺着差不多二十多具尸体。

有很大一部分是我们家的人。

显然是我不在的时候家里出事了。

“爹”我喊了一声急忙向大厅跑去。

凤炎君也紧随其后。

到了大厅门口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倒在血泊之中。

我眼泪像决堤了一样流了出来。

缓缓的走到父亲身边跪了下来。

父亲的身上盖满了雪花,只是颜色已经被染成鲜红。

握着父亲冰冷僵硬的手,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回想着父亲为自己做的一切,当初精气怎么都提不上去。

父亲四处花钱找关系弄来一些对修炼的有用的药材给我。

彻夜查询古籍来帮助我,他只是看我一直这么努力。

不想让我失望,我何尝又是不想让他们失望呢。

往事历历在目,看着面前闭着双眼的父亲,想起了我刚到这个世界,睁开眼看到满脸欣喜之色的这个男人。

转眼间十多年过去了,他看起来还是那么的有精神,只可惜再也醒不过来了。

我好想问一问到底是谁干的,可是现在没人能告诉我。

只能在一旁默默地哭泣,我忽然看到父亲的另一只手里好像拿着什么东西。

我将父亲手里的东西拿过来仔细一看,是一个半截兽面面具。

“江荣”

我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顿时怒上心头,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

但是也有很多不解,为什么都是江家的长老要互相残杀呢。

难道我父亲这里有什么东西是他想得到的吗?

这时我抬头看到了屋里的母亲也躺在血泊之中。

我将父亲的尸体背起来,放到母亲的旁边。

之后我便跪倒他们身边,迟迟不肯起来。

凤炎君也满是悲伤之色,什么话也没说便出去了。

这一跪,就是一夜。

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天大亮的时候,院子里传来嘈杂声。

“江家族长来了,还有另外长老,不要意气用事,现在的你报不了仇,先把面具先给我,我们从长计议”

凤炎君说完从我颤抖的手中硬将面具拿走,就消散了身影。

“什么人这么大胆子,敢动我们江家人”

二长老扯着嗓子骂道。

 族长和另外俩位长老走进来后,看到了地面的尸体后,族长说“江万里你去查清楚是什么人干的”

我慢慢的将头抬起来看了一眼大长老江荣,果然他的面具不见了。

“江荣伯伯,你的面具怎么不见了”

我眼睛通红,憋着气问道。

“哦,前几日外出不慎丢失了,江成侄儿你放心,我们一定会调查到杀害你父母的凶手的”

江蓉说话眼神躲闪,明显在说谎。

但是以我现在的实力,又能干什么。

“孩子,俗话说入土为安,江家有古训,江家人死后都是要藏到祖坟里去的,等事情操办完,你就留在我府上吧”

族长江心语重心长的对我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