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幻翼之巅 > 第十五章 最终试炼(下)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最终试炼(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慢慢的靠近厨房的门,吹来一阵晚风将厨房的门吹得吱呀作响。

听得人心痒痒。

我踮起脚尖从外面的小窗户偷偷的向里面看去,可惜身高有限,只能看到对面的墙壁。

我感觉我现在就跟做贼一样,忽然一想这是我家我怕什么。

我将凤炎君紧紧地握住,走到门口用力一推。

咚的一声门打开撞到了墙壁上。

力度极大,这门后要是藏个人估计能被我这一下直接干蒙了。

我怕里面有人想阴我,我就将头快速的伸出去先看了一眼里面又伸回来。

目光一扫而过,房间里面空无一人。

我这才放下心走进去,刚进屋就看到了灶台边地上的血迹。

血液是从灶台后面衍生出来的,有一部分血液被灶台挡住了。

我急忙跑过去,只见家里做饭的王婶坐在地上,身子靠在灶台上。

脸色呈现一股青灰色,双眼紧闭,眉头也紧成一个疙瘩。

我蹲下身将手搭在了王婶的动脉上面,已经停止了跳动,而且身体已经没有了温度。

她的手还捂着腹部上的伤口,血早已干涸,应该是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家里死了人怎么没有发出任何动静呢。

难道是我睡得太沉,没有听到吗。

那也不对啊,出了事不可能不管吧,尸体还在这里难道还没人发现吗。

不对,不对,我的头忽然剧烈的疼了起来,像是要被撕裂一般。

我痛苦的跪倒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抱在头上。

不行,先快去找到父母才行,家里肯定出了事了。

我扶着灶台边强忍着疼痛站起身来。

整个人颤抖的往屋外走去。

外面的风也大了起来,月亮早已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漫天的黑云,连颗星星都不放过。

院内也是一片漆黑,只有厨房门口照射出一缕微光。

虫鸣鸟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

我扶着外面的墙,微低着头慢慢的往父母的房间走去。

此时心急如焚,奈何头痛不已,只能单手扶着院墙,另一只手放在头上揉着太阳穴。

走了一段距离我忽然闻到一股药味,而且扶着墙的那只手感觉墙面的触感也不一样了。

按说院子里的墙都是石头砌成的,触感应该是比较粗糙的。

但现在的触感却像是摸到了喷了漆的墙面,有一丝光滑。

我将另一只手也放在了墙面上仔细的摸了摸,确实是光滑的感觉。

此时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我抬起头看向周围。

却惊出我一身的冷汗。

我怎么又回到了医院的那条走廊里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惊慌的环顾四周,的确跟刚才的走廊一模一样。

我怎么又回来了。

头部的疼痛感再次袭来,我痛苦的呻吟了一声。

一下子失去重心跪倒在地面上。

我现在整个人都迷茫了,难道我又是在做梦吗?

这时那熟悉的皮鞋声音又响了起来。

我已经没有将头抬起来的力气,头疼的我一直在倒吸凉气。

那声音走到了我身边停了下来。

我的头低着,眼睛微眯,映入眼帘只有两条腿和一双穿着皮鞋的脚。

我忍着疼痛将头慢慢的抬起来,只看到面前站着一个人,但是那人的脸上有一团黑雾,看不清五官。

但是我感觉到他在笑。

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嘲笑,他是在嘲笑我吗?

他在嘲笑我的无能吗?

“你看你现在的样子,狼狈不堪,真的是让人看着心疼啊”那个人的声音幽幽的传了过来。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我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怎么每个人见了我都说这句话,想知道我想干什么啊,那你看好了”那人说完从一旁拽过来一个不知是活人还是尸体,将头部对向我的眼睛。

我只看了一眼,就倒吸一口凉气。

居然是我现实世界里的母亲,她此时眼睛紧闭,没有一丝生气。

“你把我妈怎么了”我扶着墙壁勉强的站了起来。

“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她死还是你死”那人将我母亲提了起来。

“什么”我诧异的说道。

“回答错误”那人话音一落,胳膊一挥,随着一声玻璃的破碎声,母亲便被扔出对面的窗外。

“不要!”

“你大爷的,我跟你拼了”我双目已然赤红,身体颤抖不已。

举起凤炎君向他头部劈去。

只见他一手快速的伸出握住我举起剑的手臂,另一只手死死地掐住了我的脖子。

“不自量力的东西,还敢跟我玩硬的”那人邪魅一笑,手腕一用力直接将我重重摔倒在地上。

疼痛感瞬间遍布了全身,我整个人疼的蜷缩了起来,脸上已被泪水和汗水覆盖。

“游戏继续”那人说完又拖出一个人来,放到我面前。

“爹?”我满脸的惊恐,眼前这个男人居然是我翼界里的父亲。

“他死还是你死”他又问道。

“不对,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可能同时抓到我两个世界的父母”我声音颤抖的问道。

“回答错误”声音落下,又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

我双眼空洞的看着窗户,这些事情已经超出我的预知。

头痛的感觉还在持续,我忽然看到掉落在身边的凤炎君。

难道,我还在试炼塔里没出来?

我试着调动了一下体内的精气,确实有精气的感觉在身体中流动。

既然身体里还有精气,说明我还是处于翼界。

现实世界是不可能有精气存在的。

“喂,小子想什么呢,来游戏继续”那人说完将脚踩到了我的头上又从一旁拖出一个人来。

“你死还是他死”他奸笑道。

“你大爷的,还来,真当小爷是傻子吗,你去死吧”

我极快的汇聚精气将凤炎君捡起来向那人拦腰砍去。

他显然有点没反应过来,躲闪不及被我重伤。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一间。

“怎么可能”那人吃惊的说道。

“回答错误,结束了”我举起凤炎君朝着他的脖子奋力一劈,那人倒向了血泊之中。

随着那人被我杀掉后,四周的环境慢慢的扭曲起来。

霎时灯火通明,我正站在试炼塔的墙边。

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双眼通红,喘着粗气。

头痛感也消失不见,看着地上的尸体,我啐了一口口水。

我走到那人身边蹲下身来看向他,那人脸上的黑雾已经消失了。

这人长得也比较怪异,像独角兽一样头上有一个犄角,耳朵上面尖尖的,青紫色的肤色,皱巴巴的皮肤。

身穿一袭黑袍,像是一个年迈的精灵。

“差点就被你玩死了”我对着他愤愤的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