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幻翼之巅 > 第十三章 暴怒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暴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真想弄点水洗把脸,浑身上下到处都是沙子。

衣服经过刚才那一战已经破烂不堪了。

我在上楼的同时也想看看自己的伤口怎么样了。

这一看却发现我的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恢复了,只是衣服上面的血渍还在。

原来这塔还有再生功能啊,这样一来就不会对下一层造成影响了。

接下来就是第六层了,不知又有什么样的危机在等着我。

刚踏入第六层,就听到一个女声妩媚的说“终于来了,等你等得我都以为你是不是已经折在那光头手里了”

这第六层居然是一片茂密的树林,花草丛生,整个房间都变得闷热了起来。

只是那说话的人却不见踪影。

“敢问前辈尊姓大名,可否让小子见上一见”我四处环望的说道。

“名字嘛,等你留下陪我一起守这试练塔就知道了,至于想见我啊,看你能不能找到我了”那女人的声音好似来自四面八方。

我开始警惕起四周,不敢轻举妄动,怕中了她提前设置好的陷阱。

“小兄弟,你看姐姐的花园好看吗,好看就留下来吧,哈哈哈”

这女人的声音像是从后面发出,我提起剑便刺向身后的一棵大树。

“姐姐你看这小兄弟模样还挺俊的,不如就把他让给妹妹我吧”

居然有俩个人,这下就不太好办了。

我额头上开始渗出汗珠,因为这声音着实让人摸不准到底从哪里发出来的。

“既然妹妹想要,那姐姐便让给你了”

这俩个妖女的对话一直萦绕在我耳畔,时远时近。

有时近在咫尺,刹那间又恍如天际。

不行,我得冷静下来,不能让她们把我思绪打乱了。

我盘腿坐了下来,开始仔细观察这周围的花草树木有什么异常。

“哟,小兄弟怎么坐下来了,快来找我们啊”

我不为所动继续观察着周围。

“既然你不想动,我就来帮帮你”这声音忽然变得恶毒了起来。

话音刚落,只听背后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回头一看,只见一条树根快速的向我伸来。

我立马起身反手抓住树根,并飞快的往树根的源头跑去。

跑了没两步,周围又伸出几条树根向我袭来。

我暗呼不好,松开了一开始抓住的那条树根,用凤炎君开始抵挡了起来。

不知何时后面也伸出了树根将我的腰缠住,并开始将我往后方拖去。

在惊慌之余我赶忙用凤炎君将缠着我那条树根砍断。

刚站起身来,四面八方都涌来了树根,向我袭来。

没办法只能唤出幻翼向墙边飞去,在那里最起码不会担心背后会出变故。

我边飞边将伸过来的树根尽数砍断。

终于抵达墙边,倚靠着墙壁的感觉,也给我带来了不少安全感。

此时的我已经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这凤炎君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年就是因为它,我们姐妹俩才被留在了这里,来,把它交给姐姐吧”

话音刚落,从一旁的草丛里又伸出好几条树根,一拳难敌四手,不一会儿拿着凤炎君的手就被几条树根牢牢的缠住动弹不得。

随着树根一用力,疼痛感立马袭来,但是我还是咬牙坚持不放手。

因为我知道如果松手的话,我将没有了反抗的余地。

“呦,这都不松手啊,还真是固执啊,姐姐最不喜欢固执的人了”

这时又从上方伸过来一条树根,狠狠地在我手背上抽了一下。

这一下疼得我倒吸冷气。

随着抽了一下没达到目的,那树根便又开始抽打起来。

我低着头极力地忍受着,身边的树根也开始抽打我的身体。

慢慢的我身上都是一条条的血印。

难道我江成今天就要成为这塔里的第八个守护者了吗?

我一步步的走到现在,为的不就是通过试炼,将凤炎君收为己用吗。

这么多年的努力,不管风吹日晒,不管寒冬酷暑,我都挺过来了。

虽然练得的精气都被凤炎君所吸收,但那也不是因为我急于证明自己能配的上凤炎君吗。

我既然已经咬着牙来到了第六层,就不能在这里倒下,更不可能成为这里的守护兽。

落得那样的下场跟我在现实生活中的废柴模样有什么区别。

看着手中凤炎君,我开始笑了起来。

愤怒充斥着我的内心,我现在已经感觉不到树根鞭打的疼痛。

唯一能感觉到的是我的血脉都在膨胀。

我将眼睛闭了起来。

开始将全身的精气都调动了起来,让它们遍布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然后将大量的精气汇聚到了凤炎君的身上。

当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瞳孔里散出金黄色的光芒。

以至于身上也开始被精气所笼罩。

“我命由我不由天,既然你们想把我留下来”

“那就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我愤怒的声音贯彻了整个房间。

随后我大喝一声将身上绑着我的树根尽数震断。

我站到地上用凤炎君指向前方喝道“既然你们已经变成了守护兽,那就说明你们已经没有谈论凤炎君的资格了,今天我再送你们一程”

说罢我将所有精气灌入了凤炎君,快速向周围甩出数道剑气。

剑气所到之处花草树木皆被斩断,在两声惨叫声过后,剑气已将房间里的所有植被都砍倒。

随着几声闷响,剑气纷纷嵌入到了对面的墙壁里。

房间里的植被开始冒起黑烟,随后便消失不见,只剩俩个木桩。

看到这一幕我有些骇然,我看着凤炎君说道“你怎么还选妖怪当你的主人呢,怎么想的啊你”

算了,凤炎君又不会说话,也许是那俩个妖精施了什么妖法迷惑了凤炎君的眼睛吧。

看着结界消失后,我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应该是刚才那几下把精气都耗尽了,说实话我现在感觉精气已经比之前涨了不少。

难道这凤炎君跟“玉”是一个品质?

俗话不是说“人养玉三年,玉养人一生吗”

我这都养了它多少年了,不夸张的说前几年我一度以为我又要废了。

还好凤炎君不是一个无底洞,不然我这一生不知道又要过得有多艰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