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幻翼之巅 > 第九章 凤炎君的试炼

我的书架

第九章 凤炎君的试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着符文被填满,从剑的中心开始闪烁出耀眼的黄光,光线强到我只能用双手来挡住,才能缓解。

就在这时我心里升起莫名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果然,熟悉的感觉,一股强大的吸力从这强光的中央产生,开始疯狂地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我不负众望的又一次被吸了进去。

不过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次倒是没有多少恐慌,只能是逆来顺受了。

一段时间后,我被重重的摔到了地面上,摔的我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炸开了一样。

艰难的爬起来,手捂着胸口顿时感觉嗓子一甜,吐出一口血水来。

“这也太不友好了,我这是到了剑身里面了吗”我擦了擦嘴角开始环顾四周。

只见这里面云雾缭绕,除了一座“塔”以外,在没有其他建筑和物体。

我站起身来,开始观察这座塔。

塔总共有七层,这个塔有点不像东方的风格,倒是有点像巴洛克风格的塔。

塔身整体粗细一致,材质看着像是石材,上面的雕花也很精致,大体雕的像是凤凰一样的图案。

我转着看了一圈,终于到了门口。

那门口大门紧闭,门口的牌匾刻着“剑域-试炼阁”几个大字。

我又仔细看了下周围确实没有其他路可以走了。

心想着既来之则安之,我倒要看看这凤炎君搞得什么把戏。

就在我要推门而入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声音在我周围响起。

“成儿,你在里面吗”是父亲的声音。

我以为父亲也进来了,便开始寻找起来也回答了一句“爹,我在凤炎君里面,你也进来了吗”

“我进不去,只有你能进去,这是凤炎君对你的考验,我也是刚刚查阅古籍才知道的,刚才正准备过来告诉你,就看到有一道金光从你房间散发出来,我就知道你应该开启了试炼幻境”

原来在这里面还能与外界对话,这让我放心了不少。

“还要试炼,既然不相信我,为什么要选择我呢”我的话语中也透着无奈。

“成儿,你先听我说,这个试炼现在有七关,他对应着剑身上的七个符文,每一关都有守护者,守护者也是从弱到强,既然凤炎君的七个符文是以你的精气所填充,所以里面的守护兽也是被你的精气所唤醒,强度也取决于你精气的强度,我猜想前面的关卡应该不难,但是后面的关卡你就要小心了”

“难道,这里还能要我命不成,如果考验失败会怎么样”我问道。

“如果考验失败的话,你将会成为第八个守护兽”父亲回答道。

“怎么会有这种设定啊,那这里原来有几重关卡啊”我不安的问道。

“具古籍记载,这里原本只有四重”听父亲的语气,他也为我捏了一把汗。

“成儿,你一定可以顺利通过考验的,我和你爹在外面等你”这时传来了我娘的声音。

“嘿嘿,爹娘,放心吧,我一会儿就出来了”我安慰的说道,虽然我也没有多少把握。

但是刀山火海我也得闯一闯,上天已经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在这个世界里还没待够呢。

我在现实世界已经是废柴一个了,既然给我重来一次的机会,那我必定要做这个世界最强的人。

说罢我便又向着大门走去,走到门前用力一推,厚重的石质大门便向两边靠去。

随着大门的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厅,而凤炎君此时也漂浮在大厅中央的位置。

应该是感应到我已经进来了,便飞回到了我的手里。

这我着实没想到,它居然会在这里面当我的兵器。

这一次的接触没有发现以往的精气被吸完的感觉,反而感觉身体里充满了力量。

转念一想,它吸了我七年的精气不说,也应该弥补我一下了,现在我对于凤炎君真的是又爱又恨。

爱是因为这剑是一把上古的神器,认我当做主人,确实是让我荣幸至极。

恨在它用我自己的精气所开启的幻境来试炼我,这才是真正的自讨苦吃。

拿着凤炎君挥舞了俩下,手感跟平常剑倒是区别不大,这几年我也不停的在练剑术,就是想着有朝一日能驾驭的了凤炎君之后,而不会因为不会用剑而懊恼。

这里的空间比较大, 在对面的墙上刻着一个“壹”,而在字的两边,有俩个石化的“怪物”雕像。

雕像大约有两米左右的高度,长着一对大翅膀,而头却是鹰的头,身体则像是马的身体,而胳臂却是人类的,手里握着一把长枪。

在左手边不远处则是通往二楼的楼梯,但是现在入口的位置被红色的结界封印着。

随着凤炎君到我手上,那俩座石像的身上开始出现裂痕,并且石块开始剥落。

霎时它整个面目露了出来,从头到身体通体都是羽毛,颜色呈黑白相间,唯独眉间有一撮红色羽毛,像是印记一般。

身后的翅膀则是灰阶幻翼,看程度应该是四级左右。

随着最后一块石头的掉落,那守护兽眼睛随之睁开,眼睛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看到我后,俩个守护兽动作一致的举着手里的长枪向我奔腾而来。

这几年被凤炎君吸走的精气,在刚才凤炎君入手的那瞬间感觉都回到了体内,此刻经脉膨胀,身上充满了力气。

今天进来这试炼阁,也正好对这些年的成果来个验收。

我也不甘示弱的向他们飞奔而去。

跑到他们面前,脚尖用力点地,使整个人跳跃到空中,随即向其中一个守护兽的头部劈去。

守护兽看着笨重,但是反应却很快,双手将长枪撑起,准备挡下我这一击。

“当”的一声闷响,两件兵器相撞摩擦出了不少火花。

这时我右侧的那个守护兽趁机向我刺来。

我借力跳到它们的身后躲开了那一击。

它们也随之转过身来,枪头一转向我刺来。

我灵敏的躲开,然后顺着枪身一路跑上去,向其中一个的头部又是一劈。

这俩家伙配合的是相当默契,我攻击这一个,另一个便又拿着长枪向我这边扫来。

无奈我只能躲开,跳到离它们远一点的地方准备找契机下手。

它们却不给我思考的机会,再次向我冲过来。

我只能边躲闪边思考怎么先干掉一个。

只要干掉一个另一个就对我构不成威胁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