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定是你想多了 > 第四十三章 夫妻出行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三章 夫妻出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即便通过醍醐灌顶的方式获得知识,龙姬生理上仍然是一条不到一岁的幼龙,平均一天要睡19个小时。但她很爱玩,只要是有趣的事情,她都能抖擞起精神参与直至事情结束,只是事后要把睡觉的时间补回来。

  逛街,在龙姬看来,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遗憾的是,她的丈夫是一个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到魔法上的巫师,她的龙巫女除了被学业所困外,还连自保之力都有所欠缺,平常龙姬被带出去溜达的机会寥寥。

  “今天就从最繁华的华尔广场出发,走到你觉得累了才回家,路上看见什么喜欢的就买买买,我们家现在很有钱~”丈夫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大白天没有去修炼魔法,而是带着她一起来闲逛。

  (抱抱。)龙姬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想让丈夫一路抱着自己。

  龙姬所属的白龙族属于飞行龙种,虽然还保留着陆地行走和短距离冲刺的能力,但很显然身体已进化成不适合长途行走的结构,双翼和过长的尾巴都是累赘,她不想本应轻松愉悦的逛街变成一次劳累的体力活动。

  “那可不行。”然而丈夫拒绝了龙姬的要求,“你最近吃完就睡,睡醒就吃,一副冲着大肥龙的路线直奔的架势,做点运动减肥去。”

  (人家才不会变成大肥龙!)龙姬话说得很满,但其实心里也没底,抗议了一声便乖乖跟着往前走。

  尽管母龙化作人形后都是前凸后翘的大美女,然而在真正完成化形之前,她也不知道自己人形的姿态到底长什么样,现在做点运动,保持纤细的身材绝对不会有错。

  (咦?)龙姬刚把注意力转移到街道上,立刻察觉到变化,(……街道上怎么人这么少?店铺也没有开门营业?)

  要知道在一个月前,华尔广场这里还是人满为患,她若是不打起十二分注意力,一下子就会在人潮中跟丢丈夫。如今却一眼看过去,只有稀疏的不足十人,冷清得都不像是同一座城市了。

  丈夫似乎对此变化已习以为常,解释道:“你晚饭时不是也听见我和米莉交谈的内容吗?旧日诅咒已在帝国全境爆发,虽说后知后觉了点,但还是有一部分国民怕死的,他们现在都乖乖当宅男宅女呢。”

  对话是旁听了,但比起什么旧日诅咒,龙姬更关心自己的晚餐,一直没怎么上心:(……情况竟然这么严重。)

  “应该说,实际情况比你现在看到的更严重。”丈夫以带有嘲弄的腔调说道,“原本正确的应对措施是强制封城,而不是什么保持社交距离建议,更不是民众自发性的停工停产。”

  (结果不都一样吗?)龙姬疑惑道。

  丈夫摇头道:“这可差远了,强制措施是痛苦了点,但能解决问题,非强制措施考验了国民的素质,有素质的国民尽可能熬到自己的承受极限,没有素质的国民嘛……你看,前面那群大白天在街上喝着酒跳着舞的绿皮就是了,从一开始就没当一回事。”

  (人家讨厌酒。)龙姬看着那群绿皮手上的东西就嫌弃,她还记得自己待在巫师学院的第一天,被几个巫师扳开嘴巴灌烈酒表演‘龙息’,那是她不到一年的龙生中最痛苦的一刻。

  “好事,我也不喜欢满身酒臭味的女人,就希望你长大后能保持初心……唔?”丈夫察觉到什么,伸出手示意龙姬停下脚步。

  只见三个头上包着蒙脸布、背着魔法扫帚、一手拿大砍刀一手拿充能式魔杖的兽人冲了出来,对着前面刚提及的喝酒兽人们发射电击术,一通乱砍后骑着魔法扫帚迅速逃离现场。

  为数不多的路人尖叫着四散而逃。

  “绿皮皮糙肉厚,以电击术打出麻痹效果再砍死,是不错的选择。”不需要龙姬表演十万个为什么,丈夫体贴地作出解释,“当然,受成本所限,内置魔石的充能式魔杖输出有限,高级魔法师完全可以用电击术直接把绿皮电死。”

  龙姬点点头,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充能式魔杖,长见识了,但还有另一个问题:(为什么绿皮要杀绿皮?)

  这就是家庭教育的重要性了,天天跟着丈夫混,她以为‘绿皮’就是兽人的名字。

  “这不是很正常吗?我就不相信,巨龙之间不存在矛盾。”丈夫理所当然地回答。

  (巨龙不会杀巨龙,就算颜色不一样也是同族。)龙姬摇着大脑袋道。

  “岳父传给你的种族文化,只是脱离现实的光伟正思想,对你的心智成长起到指导作用。”丈夫摊开双手道,“就像禁欢欣剂大使柯房暗地里一样喝欢欣剂,光伟正思想哪能当真。”

  (呜……)比起丈夫的言论,龙姬更愿意接受脑袋里的种族文化。

  “好了好了,我就是随口一说而已,我一点都不理解巨龙,说不准你们真是万里挑一的内部和谐的种族呢~”丈夫揉了揉龙姬的脑袋,笑道,“比起这个,龙姬你还没有吃过类人型生物,要尝一下绿皮的新鲜尸体吗?”

  (不要,我要吃烤肉。)龙姬用力摇头。

  丈夫手上出现一团火焰:“稍等,我现在就把它们烤熟。”

  (人家说的是普通的烤牛肉靠猪肉,绿皮看着就不好吃。)龙姬咬着丈夫的巫师袍不让他走。

  “啧……我还想趁机会,偷偷尝一口绿皮的味道呢。”丈夫满脸遗憾地散去火焰。

  (…………)龙姬松开巫师袍,深吸一口气,对着丈夫的屁股就是一口龙息。

  龙息是带有腐蚀属性的火焰,对防具和建筑物有奇效,但对魔法护罩没有特殊效果,被轻易地挡了下来。

  当然,主要还是因为龙姬年幼,喷出来的龙息很弱。

  “嘿!你这不讲道理,不喜欢吃绿皮也不能生气啊。”没捉到重点的丈夫拍了拍根本就没有受到丝毫损伤的巫师袍,一手按住龙姬的脑袋。

  下一秒,一人一龙出现在已越过满地鲜血的案发地点的前方街道上。

  “快点走吧,等会儿城市卫兵来了,问这问那很烦的……”丈夫调整了下自己的帽子,喃喃道,“混淆术有时候也会起到负面作用,他们会把我当成一名牵着狗的普通路人。”

  (人家才不是狗!)龙姬恼怒道。

  “擦,你这是种族歧视!我警告你,你若是敢欺负波奇,从今以后你的晚饭份量减半。”丈夫挥着拳头威胁道。

  (呜……)龙姬年纪轻轻就品尝到了家庭冷暴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