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到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蔺兰院
  许姨娘的突然到访,让张六娘心生疑惑,于是让许妈妈先去接待,暗中让琪儿盯着她俩都说了什么。
  一个时辰后,许姨娘左顾右盼也没见到六娘,心里不由得憋气。
  “你家姑娘架子可真大,这都一个时辰了,难不成做了什么亏心事,躲着不让见?”
  先有紫萍前车之鉴,这次许妈妈不敢再妄自菲薄,反倒替六娘说起好话来,“小姑娘正长个,贪睡也是常理,姨娘是长辈,又不请自来,还望多担待一些。”
  “来都来了,我还是去瞧瞧六姑娘才安心。”许姨娘嘴里满是慈爱,可眼睛不停往内寝扫。
  “你家姑娘还睡着?不行,我必须进去瞧一瞧,奴大欺主的人多了去了,六姑娘还小,你们不会是偷偷苛待主子吧。”
  “姨娘万不可胡说……”许妈妈连忙拦下,“委屈许姨娘在等一等,我让小丫头去请六姑娘。”
  一个有意要闯进去,一个极力阻拦。
  论尊卑,许姨娘再不得宠,也是半个主子,真要硬碰硬,许妈妈也只能屈服于她的狐假虎威之下。
  就在许妈妈为难之际,收拾妥当张六娘,突然掀起帘子走了出来。
  “让许姨娘久等了。”
  许妈妈这才松了一口气。
  在张六娘的记忆中,她与许姨娘往日并没有什么往来,一向瞧不上她母女二人的许姨娘居然屈尊前来,着实让张六娘摸不着头脑。
  许姨娘却嘻嘻笑,伸手拉她。
  “你可算是起了,我正要进去看你,你身边的嬷嬷一点眼力见都没有,非拦着不让。”
  许姨娘嘴里说着,可那双小眼却在她身上来回打量着,一身湖水蓝的旧裙袍,裙摆却还能看得出重新缝制的痕迹,旧归旧,可胜在干净,脚上的绣花鞋倒看上去是新的,一点泥土都未沾上半分。
  张六娘身子微微一侧,巧妙地躲过那只并不友好的手,两人平日并无什么交集,面对她的突然到访,张六娘警惕的回道:“许姨娘看什么?那不成我身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心虚的许姨娘尴尬地笑了两笑:“你还小,不懂人心险恶,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你身边又没人忠心的婆子照顾,我担心又像之前那样被人欺负,所以才过来瞧瞧,见你没事就好。”
  “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断,原来许姨娘是来瞧我笑话的。”
  “嗯,不是的,不是的,六娘想哪里去了,我这不是怕那些别有心机的人暗地害你,对你不利。”
  一旁的檀香笑而不语,六姑娘与许姨娘平日并无交际,这会儿子,她却突然冒了出来,一看就没安什么好心。
  可旁边的许妈妈再也听不下去了,当即表示:“许姨娘这话奴婢却不认可,六姑娘是府里的小主子,奴婢虽是二太太调过来的,可却从没有过谋害主子的念头。许姨娘处处针对奴婢,可是奴婢哪里得罪了你老人家。”
  张六娘表示无语,她撒谎都不提前做好准备,蠢成这样,难怪一直不讨父亲欢喜。没好气的说道:“我很好,许姨娘要是没别的事就回吧,我正禁足呢,别回头引火上身。”
  “怎么还说上孩子气的话,你忘了二太太是怎么看待你的?这嬷嬷你怎么还敢留在身边,要不要我找老爷替你做主,把人都处理了。”
  早不来,晚不来,偏振这个时候?
  张六娘没兴趣再继续这个话题,“许妈妈是二太太送过来的不假,但必定她也有过人之处,不然也不会得二太太的重用,你再不喜,那也是我院里的事,就不劳姨娘费心了。”
  后又笑着对许妈妈点头笑道:“劳烦妈妈替我送客。”
  说完,端起桌上的茶杯送客。
  许姨娘竟不知六娘何时开窍,仿佛像变了人似的,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话了。可她此行的目的还没达到,如何肯走!
  许妈妈没想到六姑娘会替她说话,一时心里百感交集,自然不会违背姑娘的令,更甚至拿出仗势欺人的气势。
  “许姨娘请吧!”
  被人赶出去,和被人请出去其实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好强的许姨娘自然不愿意被人赶出去,让一个奴婢看她的笑话。
  只见她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妈妈请留步。”
  许妈妈刚走到门口,突然被叫住,心里不由一惊:她不会是想找自己算账吧!
  站在门外的琪儿却冲她得意一笑,走了进来。
  这让许妈妈更加肯定!
  琪儿一进屋就去了张六娘的身边,张口就说了起来:“许姨娘一进屋就朝许妈妈打探姑娘的情况,又问姑娘这两日的行踪,许妈妈说姑娘很好,这两日禁足,都不成出门半步。许姨娘还谈起她与曹姨娘当年在李府的一些事,说她俩情同姐妹,六姑娘的事就是她的事,别以为有二太太撑腰,就怠慢六姑娘,许妈妈连忙称不敢。后面的事姑娘也都知道了,刚刚许姨娘在门口偷偷塞给奴婢一只银手镯,嘱咐奴婢照顾好六姑娘,最好处步不离了,若有什么事,让我告诉她一声。”
  琪儿边说边双手奉上那一只银手镯。
  张六娘瞧了一眼,银丝镂空手镯,哈哈笑了:“嗯,不错,虽是空心的,就冲这手艺,也值几百文,倒是便宜你这丫头。”
  琪儿一听,喜得快合不拢嘴。
  许妈妈却不经意地啧了一声,“姑娘难道就这样纵容身边的人?”
  “你觉得这是纵容?”
  面对张六娘的反问,许妈妈脸上的疑惑有些凝固:“许姨娘一看就不安好心,琪儿不仅没有表明对姑娘的忠心,还擅自做主收了她的贿赂。这……”
  得意的琪儿刚要开口解释,张六娘先开口道:“忠不忠心不在这些小事上,妈妈要看细处,琪儿虽收了东西,却并没有承诺什么,反倒一五一十的汇报与我。即使琪儿不收,许姨娘也会找别人,反倒是妈妈见多识广,你说,我一个庶女,真是奇了,为什么二太太和许姨娘却突然对我如此关注?”
  她的话意味深长,直接将许妈妈问懵了。
  她一时记起姚妈妈当初对她说的话:六姑娘定是得了李氏的指示,处处与四姑娘针锋相对,目的就是为了给二太太制造麻烦,让众人觉得二太太苛待府里的姑娘,落下个刻薄之名,以便李氏今后夺回管家权。
  许妈妈当时还替二太太抱打不平,自从二太太当家,二房的日子好过了许多,连带着她们二房的下人也占了不少的光,所以当姚妈妈挑她去蔺兰院时,她打心里抗拒,甚至还将这份怨气带到了蔺兰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