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巴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春满苑

  看着琳琅满目的御品,周闫通抬起头看着他,面无表情地问了一句:“这事还有谁知道?”

  “除了当天夜的那几个小毛贼,没人知道。”祁峰满不在乎道。“就算有人知道,那又如何,东西又不是咱们偷出来的。六哥,这笔买卖稳赚不赔。”

  这可不是一般的物品,他就不信,六爷见了不会动心!

  此时此刻的祁峰内心已经开始盘算,御品——上等的好货,但在京里肯定是不敢出手的,不过若是能弄到关外倒腾,这批货至少能卖十多万两银子。

  不过,私藏御品本就是死罪,更别说这是赃物!

  “我说你小子无事献殷勤非奸既盗,合着是想拖六爷下水。”吕炎斜着头,睨了他一眼。

  祁峰嘿嘿傻笑道:“瞧炎哥说的,弟弟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好事,头一个想孝敬六爷,可这些货太打眼,这只好请六爷过来商议怎么处理么。”

  周闫通确实对这批御品动心了,可却不愿被别人当枪使,直接说道:“你小子一肚子的坏水,与其说叫小爷我过来商议,不如直接说你想怎么办吧?”

  祁峰一听,眼珠子一转,笑道:“早听说江南的丝绸在关外可是紧俏货,若是能弄到关外去倒腾,少说也有这个数。”他边说边伸手比了三个“五”,“到时候六爷赏小弟一些跑路费便是。”

  弄到关外啊!周闫通微眯着双眼,质问道:“你小子贼精贼精,货是你弄的,出路也有了,这样的好事,你怎么不自己干?”

  祁峰嘴角微微一抽,他要是背后有靠山早自己单干了!

  可面对六爷的质问,他依旧傻笑道:“小弟能有今天,全依仗六爷,小弟这不是听说六爷最近揽下了京城河道修缮的差事,想跟着六爷分一杯羹,六爷吃肉,小弟跟着有口汤喝便是最大的福气!”

  周闫通这才放下戒备,哈哈大笑起来,两人端起酒杯畅饮起来。

  唯独一旁的吕炎心思缜密,河道修缮的差事,听上油水丰厚,可盯着的人也多,正所谓僧多粥少,上下打点后,反倒不极倒腾这批御品的钱多。傻子都知道怎么选,更何况一向精明刁钻的祁峰。

  一轮酒后,吕炎借着酒劲,夸赞了几句,装疯卖傻地问道:“祁峰小弟最近可是喜事连连,财源广进,只是不知祁峰小弟打算用什么办法将这些东西蒙混过关弄出京城,运到关外去?说出来也让哥哥们开开眼见。”

  经他这么一说,周闫通也来了兴致。

  天子脚下,京畿重地,守卫森严,别说祁峰这样商户子弟,就是周闫通这样的英国公府出身的贵公子,想要瞒天过海,众目睽睽下运送御品出城也是极其大费周章之事。

  祁峰几杯酒下肚,又被吕炎夸赞了几句,三人称兄道弟,人已经飘起来了。

  “不瞒两位哥哥,为了此事我昨夜夜不能寐,琢磨了一宿,今日看着家里的莲花池突然灵光咂现,六哥不是揽了河道的差事吗?与其大费周章运送出城,不如走河运……如今六哥管着河道疏通的差事,运送之事还不水到渠成。”

  周闫通一根眉梢忍不住往上挑起又落下,此生最恨被人利用,敢情他这是早就盘算好了拿他当枪使!

  只见周闫通一把拧起祁峰的衣领,狠狠说道:“你小子有种,竟敢算计我!”

  祁峰愕然,随即反应过来,脸上乍红又白,惊恐地解释道:“误会,误会,六哥,六爷你听我说……小的只是想巴结六爷,别无他意!”

  想巴结周闫通的人多了去了,周闫通也不是什么人都想接触,祁家跟英国公是拐了好几层弯的亲戚,这才让祁峰有机会巴结。

  周闫通听说他只是想巴结而已,又想到祁家跟英国公府之间的关系,不由长舒了一口气,手也渐渐松开。

  周闫通今天原本心情不好,刚抢了赵昀河道的差事,那成想人家掉头进了顺天府,那可是实打实的官职,第一天当差,接的就是御品丢失案,现在祁峰把主意动到了河运上,这难免也太过巧合!

  吕炎也快气疯了,讥讽道:“蠢货,你可知现在谁在负责追查御品丢失案?!”

  “管他是谁,这不是有炎哥你嘛,炎哥该不会是怕了吧?”祁峰一脸不解地看着他。

  “赵昀!”

  祁峰难以置信地问道:“赵昀?那个赵昀?”

  周闫通啧了一声,瞪着他:“除了他,还能有谁?”

  祁峰忍不住吓得一哆嗦,转过头看了看吕炎,又笑了,“这不正好,上次的赌局姓赵的那厮侥幸赢了,这次咱们趁机给他的苦头吃。”

  周闫通冷哼一声,吕炎却皱起了眉头,雷霆之怒,这事弄不好会牵连到父亲头上,不赞同道:“不可,御品乃是宫里之物,私藏御品可是重罪!且不说能不能让赵昀丢了差事,可丢失御品是大事,就算没有赵昀,朝廷还是会另派他人调查。更何况若此事让赵昀查到蛛丝马迹,定像疯狗一样追查到底,不会善罢甘休,若是再若查到六爷头上,不仅会连累英国公,说不定还会惊动宫里。”

  如今再看满屋堆积的御品,就如同是烫手山芋,周闫通心里及其膈应,好家伙,这哪里庆功宴,简直是拉他下水的鸿门宴!

  “那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祁峰岂会甘心放手,这些可都是银子啊,白花花的银子!他眼珠转了两圈,“六爷可是英国公世子,不会真怕姓赵的吧?!”

  “我会怕他?!”周闫通一张脸越绷赵紧,嗓门也不由得高了许多。

  吕炎见状,就知这姓祁的小子没安好心,忙倒了一杯酒,让他给六爷赔罪,一脸笑道:“你爹不是让你去张家赔礼道歉吗,依我看咱们不如反其道……”

  ……

  赵昀前脚进衙里,后脚就有人来报,说失窃案已经有了线索。正想问个清楚,就见吕府尹就喜笑眉开地冲他招手。

  “你来得正好,失窃的御品已经有些线索,你快跟我一同前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