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庶女竟作妖 > 第24章 破案(下)

我的书架

第24章 破案(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刘公公了解了事件的来龙去脉,却忍不住问道,“赵大人,你看此案需几日能破?咱家心里有个数,也好回宫里去回话。”

  张菘更急着破案,眼巴巴的望向赵昀,祈祷着从他嘴里能说出一日半日。

  雷霆之怒,张家可承受不起!

  赵昀沉默片刻不敢盲目回应,毕竟丢失的是御品不是凡物,更重要的此案是他办理的第一桩案件……

  秦师爷察言观色,忙替他解围,“此案疑点重重,暂无又无破案线索,想要近快破案并非易事,依老夫看,此案还需回衙与府尹大人协商之后再作答复。”

  都是千年的狐狸,张菘心都凉了半截,已经在做最坏的打算。冲着刘公公抱拳道:“此事千错万错都在张某监管不足,还望刘公公看在多年的情分上,替张菘在贵人面前多说说好话,张某已休书一封送往苏州,令织坊加班加点赶工纺织,最快也就半个月,迟者也就二十多天,一定尽快补上这批御品。”

  刘公公是只老狐狸,眼中闪过一抹狐疑,快得转瞬即逝,大声说道:“朗朗乾坤,天子脚下盗匪竟如此猖狂,咱家定如实禀报!张公也许太过担忧,既然已经报案,追查御品下落就归尹府衙门职责所在。”

  有刘公公的这一番话,张菘心里莫名松了一口气。

  ……

  张六娘躲在后花园的西角墙根下,左右打望着,在她的印象中,这里有一个狗洞,钻过便是双杏院,可以直接从西角门出府。

  檀香却十分担心,“姑娘,究竟想做什么,不如吩咐奴婢去。”

  张六娘将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并暗示她蹲下,

  檀香蹲下帮着寻找,刚找到狗洞,才喘口气的功夫,墙那边传来了脚步声,还挺急促!

  主仆两人相视,双杏院不是早已经被锁了吗?张六娘心脏突然扑通扑通跳得极快。

  墙那边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远,张六娘附在檀香耳边道:“我过去瞧一瞧,我替我守着。”

  “姑娘,我觉得,咱们还是走吧,万一遇见二房的人……”

  “可万一是贼呢?”张六娘看着檀香,安抚道:“这院子空了很多年,翁翁在世时,可没少买书画,有些还是孤本,听说还挺值钱的,万一真是贼,说不定我还能立个功啥的,这足禁不就解了么。你放心,我就远远瞧上一眼,真是贼,我就大声叫人。”

  “好!”檀香连连点头,既然劝不住的,只能听姑娘的吩咐。

  腊月里的天,寒气逼人,没人愿意在寒气刺骨的花园里溜达,所以张六娘更想去一探究竟。

  张六娘从狗洞里爬过去,一抬头就看到假山,还有一处竹子,一眼望去,一座三层的高阁楼隐隐约约的透过稀松的露了半只角。

  这院子她还是第一次进来。

  为了不让人察觉,张六娘顺着假山绕着有树桩的道走,青天白日,这在这寂静的宅子里,她就有种不祥的感觉。

  “……这事真不赖我,万氏那个毒妇,若不是她去东苑巷闹,严六几个也不会弄巧成拙,被周爷的手下抓了正着。”

  “真是英国公府的周爷?别是你想私吞这批货吧?”张二太太斜瞥了她一眼,只哼了一声。

  “千真万确,我拿自己的性命发誓,如若有一句假话,我叶良希天打……”

  张二太太吓得急忙捂住他的嘴巴,“胡说八道什么,我信你还不成!”

  叶良希失笑,将脸凑了过去,“我就知道还是表妹最疼我!”

  “干什么,别这样,小心让人瞧见了。”

  “有些日子不见,表妹身上是越来越香了,让我好好闻一闻以解多日相香之苦……”

  张六娘脸上火辣辣的,过了良久,她才从刚刚的那一幕火爆又狗血的场面中清醒过来,嘴里还不停念到“阿弥陀佛”。

  千思万想,谁能料到张二太太竟然做出如此伤风败俗的事——简直太狗血了!

  檀香见自家姑娘终于从狗洞里爬了出来,又惊又喜,一点都没注意她的古怪的神情:“姑娘,你可算出来了。”

  张六娘却叫住了檀香,道:“时候不早了,咱们赶紧回吧,再耽搁一会儿,许妈妈就该发现了。”

  “咦!姑娘今天不是说一定要出府办事?怎得这会儿又改了主意?”

  此时的张六娘脑子还很乱,忙摆了摆手,她现在只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走走走,赶紧回去。”

  檀香直愣愣地望了她一眼,这才注意到她的异样,低语:“姑娘去了那么久,可是真见到了什么人?难不成可是真进了贼?”

  “别问了,快走,此地不宜久留!”刚走了几步,张六娘慌乱的目光中多了丝丝严肃和谨慎:“你记住了,咱们到双杏院的事对谁都不能提!一个字都不能提!”

  檀香见她一脸谨慎,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

  张六娘走之前,还不忘看了一眼已被树枝遮住的狗洞。

  太阳还没落山,张菘就回来了。

  张六娘得了消息,急匆匆去拜见,刚进屋就看见老太太、李氏、三娘子等人,该来的一个不少,正转仔细听着张菘说话。

  “……江南那边递了消息,这趟银子是没法赚了,好在这事发现的及时,已经报官府,宫里也花银子上下打点一通,接下来就看官府什么时候能破案了……”

  张老太太听闻一阵唏嘘,叹道:“花银子都是小事,只是最近府里不太平,前有三哥莫名被打,今日又出这档子事,我总得这两桩也太过蹊跷,会不会……”

  “难道是同一伙人所为?”李氏惊道:“咱们究竟得罪了哪路神仙?”

  张菘心头一滞,看着身怀六甲的妻子,转而笑道:“一个女婿半个儿,少叶又是个能干的,有他帮衬我也就放心了,娘子放心,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出不了什么大事。明日难得清闲,这你肚子也日渐大了,不如咱们一同陪母亲去相国寺转转。”

  李氏哪舍得拒绝,瞬间眉开眼笑:“那敢情好!”

  张老太太是个人精,忙笑着摆手:“我老了,腿脚不好就不去了,你俩去吧,让三娘和六娘在府里陪我便是。”

  李氏眉开眼笑,一扫之前的阴霾。

  张六娘瞧着这一幕,也按倷下心中疑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