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庶女竟作妖 > 第23章 破案(上)

我的书架

第23章 破案(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哐~”惊堂木响起,连赵昀自己都被这玩意吓了一哆嗦。

  “堂下何人?还不速速报上名来!”

  “草民西城张菘,玲珑阁的老板。”

  “你声称贡品全都被人掉了包,空口无凭,可有人证、物证?”

  “有。”张菘点头,指着旁边身穿藏青色的男人道:“这位是苏州织坊的曲管事,是负责这次押运的总管,所有的货品都留有小样以备验收。这份是货单,这些都是小样,请大人过目。”

  曲管事拱手作揖,忙连将小样递给了差爷。

  巴掌大的小样,缝制成册,足足史记那么厚,五颜六色,每一张都美轮美奂,可见这批丝绫锦缎制作精良,价值不菲。

  赵昀一一验过物证,没看出有什么特别之处,接着问道:“你等详细讲解一下事情的经过。”

  张菘长长叹了一气,神情很无奈。

  “正月二十日,曲管事刚刚将这批货从苏州运到京城,这批货本是今日要直接交给尚衣监,可偏偏今天早上开箱检查时,这批货不翼而飞,摆在箱子的却变成了一堆破布。草民已追问过这几日看守仓库的小厮,均表示货入仓库后,钥匙一直由曲管事保管,并不曾打开过。”

  赵昀却突然对吏目道,“可派人去查看过现场?有什么发现没有?”

  能借机搭上齐国公府小公爷,张吏目十分恭敬的回道:“回大人,周捕头已经查人去查看过现场,玲珑阁的仓库一共有十间,每间并不相连,且都独门独锁,由专人看守。堆放遗失之物的房间更是独门独院,室内只有两扇窗户,依据周捕头的调查判断,窗户周边并无有异常,窃贼应该是从正门进去实施盗窃,又从正门将货物运走。周捕头还特意审讯了看守人,也并无异常,这是的供词,请大人过目。“

  这话让衙门里的人都很惊讶。

  难不成是闹鬼了!

  这是赵昀第一次破案,惊讶中带着蠢蠢欲动的兴奋,一桩看似悬疑的案件,又能与宫里扯上联系,若是破案,这可是大展身手的好机会。

  ”本官想去案发现场看看!”

  “这……赵大人若是对本案有所怀疑,可派周捕头等其他衙役前去查看。”张吏目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遂又很快收敛。

  赵昀急着破案,觉得还是亲自去查看为好,忙召集了人手浩浩荡荡往出事的地方去了。出事的地方就在玲珑阁背后的那一排仓库中的最后一间。

  院子大门上贴着官府的封条,门口站着两个官差,见赵大人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进来,忙开了院子门。

  赵昀亲自查看后,得出的结论和周捕头所述一样,独门独锁,由专人看守,室内只有两扇窗户,窗户和门锁均无被撬的痕迹,窃贼应该是从正门进去实施盗窃,又从正门将货物运走。

  可门和箱子均有锁,且钥匙由不同的人保管,大门的钥匙由看守人王老头保管,而装货的箱子的钥匙却由曲管事保管。

  窃贼若是从正门进去实施盗窃,需要同时有两把钥匙,可负责看守的人和曲管事都纷纷表示钥匙从没离过身!

  那窃贼是如何进入仓库,偷梁换柱的呢?!

  此刻的赵昀陷入了沉思。

  张菘正一愁莫展时,抬头正好瞧着尚衣监总管刘公公迎面走来,忙上前迎道:““刘公公,你怎么亲自来了!”

  ”今天是约好的交货日,咱家见你迟迟不来,后来咱家听说玲珑阁被盗,被盗之物竟还是御用品,咱家心急如焚,过来瞧瞧真假。”

  张菘急得冒冷汗,连忙拱手作揖,“张某十分惭愧,失盗之物正是御用贡品,现已报官,赵大人正在破案。还望刘公公多宽容几日。”

  就凭十几年的交情,刘公公自然是许的,可毕竟是御用之物,刘公公自己说了也不算,但表示回宫后会替他求情,好奇问道:“可知歹人是如何将货品盗运出这个院子的?”

  玲珑阁的后院,并不是普通住宅,整个房屋结构设计犹如酉字,前面一排是玲珑阁的铺面,约有三间,若要通往后院,除了两侧连廊,还有几个小包厢,是用来接待贵客的茶水间。后面两排才是仓库,专门堆放御用品的这间仓库,则是左侧最里面的那一间,还特意修了一堵围墙隔成独立的小院。

  若是青天白日要从这小院进去,势必是要经过前面两条连廊,再到前面的铺子。若大的铺子,十几个伙计,不可能都是瞎子。

  刘公公简单的讯问,倒提醒了赵昀,重新审视起整座宅子。

  “不知此院可否有后门,或是侧门。”

  张菘立即出来指路,“前面茶水间右侧有一道侧门直通南大街,平时出入都是从正门,再加上后院仓库是重地,鄙人令人封锁了此门,还添了一壁石屏遮掩。”

  赵昀一听说,立马前去查看,果然确有一道封锁的侧门,位置还十分隐蔽,若没人带领,谁也不会注意。

  就连周捕头拍了拍雕刻山水图画约二丈高的石屏,感叹道,“这石屏放的好,难怪我们上午进进出出多次,竟然都没发现!“

  赵昀仔细看了看那把大锁,突然问道:“钥匙平时由谁负责保管?”

  “只有二把钥匙,鄙人有一把,店里的曹总管有一把。”张菘还特意强调:“鄙人的钥匙放在府中,从未动过,至于曹总管的那把是以防万一,店里有规定,若非天灾人祸,此门绝不开启。曹总管跟随鄙人几十年,断不会作背主之事。”

  赵昀没有完全轻信,因为那锁上没有积累多少灰尘,并不像他口中所说的从未开启,若没猜错,那盗贼就是从此门进出。

  只是五百匹的丝绫锦缎,就算十匹十匹的往外搬,也要一二个时辰,这么长的时间,除非是晚上夜深人静,否则很容易非被发现。

  于是赵昀做了大胆的推测。

  第一种可能为财,盗窃的时间应该是半夜,盗贼趁看守人熟睡或是用药物迷倒。再从侧门将丝绫锦缎偷走,且人数不低于五人,因为搬运货品,还不弄出动静,除了动作轻,还要速度够快。不仅如此,此人应该对这座宅子还熟悉,这就不排除是熟人做案!

  第二种可能是为了报复,盗窃的时间依旧是晚上,只不过盗贼并没有将丝绫锦缎运出这座宅子,为了不弄出动静,偷梁换柱,只是将货品藏了起来,盗贼的目的并不是想要那些御用品换钱,而是为了报复张家,御用之物,若是张家未能按时交出,势必是被皇家斥叱责,轻者罚银,拔去皇商资格,重者抄家受刑。这就得先了解张家是否有结仇!

  两种可能,只是推测,若要快速破此案,必须先弄清盗贼的动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