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庶女竟作妖 > 第20章 教唆(下)

我的书架

第20章 教唆(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现在到好,让人钻了空子。”李氏很是感叹样子。“我本想着二太太屋里当差的,见识不凡,许妈妈又是家里老人,二太太挑得的人,自然不会差到哪去。”

  二太太现在是有嘴说不清,反倒是张四娘激动的脸色绯红,“我娘才不是那样的人,紫萍在六妹的院里当差,天天看六妹妹的脸色,还处处受气,今个早上还被六妹训斥了一通。六妹怎么可能听紫萍的话?”

  “你听谁说的?紫萍吗?”张三娘冷哼一声,“六妹妹的大丫鬟,就算受了委屈,也得受着,忍着。偏她跑到你哪儿去诉苦,究竟谁是她的主子?!”

  张四娘还想驳回去,一旁的二太太却轻轻地”咳”了一声,“好啦,多说无意,等人来了,咱们一问便知。”

  四娘可了二太太的那声咳,脸色一变,嘴角微翕,好像有话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暗暗紧紫萍多事,教什么不好,偏对那个傻子说那样的话,念头闪过,不由对紫萍由怨转恨。

  张六娘对此事有七分的把握,虽说有些添油加醋,不过讨好二太太的话,许妈妈确实说的,也曾用前程引诱她,这点她倒是不怕与人对质。

  紫萍和许妈妈一进屋,一双双眼睛投过来,有怀疑,有审视,有怜悯,也有狠毒!

  两人心虚的对着张老太太,李氏,二太太欠身福了福。

  瞧着六娘还跪着,连忙跪在身后。

  二太太瞥了一眼六娘,犹豫了片刻,在众目睽睽下,讪讪道:“叫你俩来,是有些事情需要与你俩核实,你俩必须如实回答,若发现有半句不实,直接逐出张府。”

  紫萍听着心中一阵狂跳。

  不过为了些吃食,六姑娘偏要鸡蛋碰石头,跑到四姑娘那里闹,终是惹恼了二太太,这事自然是要撇的干干净净,她可不想惹恼了二太太,被赶出府去。

  “你俩谁先说,你们平日里都跟六姑娘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紫萍不由抬头朝二太太望去,顺嘴接道:“回二太太的话,奴婢刚去六姑娘院里不久,说来也奇怪,奴婢也不知哪里得罪了六姑娘,六姑娘总看奴婢不顺眼。奴婢想着初来乍到,六姑娘不免对奴婢有些生疏,今天早上还特意泡了加了点蜂蜜的红茶,去讨好六姑娘,谁知竟惹得六姑娘发了好一通火。奴婢无能,可能与六姑娘无缘,还请二太太同意我回去,继续伺候你老人家。

  “你说什么?你给六姑娘喝了啥?”曹姨娘情绪突然激动起来,快步走到六娘身边仔细地看了半天,确定无碍,恼怒道:“你难道不知六姑娘对蜂蜜过敏,你这是想谋害死六姑娘!”

  紫萍听了,神情慌乱,连忙解释:“不,奴婢并不知道六姑娘对蜂蜜过敏的事,玢儿,对,之前负责茶水的是玢儿,她并没有告诉过奴婢,六姑娘对蜂蜜过敏,奴婢是真得不知。”

  “把玢儿叫进来。”张老太太早已神色淡然地道:“要是你有半个字不实,就别想在留在我府上。”

  付嬷嬷走出去,随手指了立在屋檐下的玢儿:“你,快进去,老太太还等着问话。”

  玢儿飞跑着过来,低着头跟着付嬷嬷走了进去。

  “你就是玢儿,你说,可否告诉过紫萍关于六姑娘的饮食禁忌,包括对某些食物过敏。”

  玢儿额间冒着细细的汗,头也不抬,直接跪在地上,:“老太太的话,奴婢说过的,许妈妈和紫萍姐姐第一天到咱们院,奴婢就告诉她们,六姑娘平日里不挑食,很好伺候,只是要格外注意,六姑娘不能吃蜂蜜。”

  许妈妈蹙着眉头,这话她确实说的,但当时好像说的是六姑娘不吃蜂蜜,没说不能吃蜂蜜啊!

  “许妈妈,玢儿可否对你也说起过?你只回答有还是没有。”

  许妈妈下意识点了点头,“有,玢儿姑娘是这么说过,可……”

  “可是什么,你接着说……”情况骤然生变,二太太听得一肚子火。

  “可奴婢记得玢儿只说六姑娘不吃蜂蜜,没说不能吃蜂蜜。”许妈妈说完,顿时后悔了,不管是不吃,还是不能吃,哪种说法都是不能将此物呈现到主子面前的,更别说是强行让主子去食用。偏偏紫萍就这么堂而皇之做了,难怪六姑娘早上发那么大的脾气。

  可紫萍像是抓住救命稻草,立马辩解道:“玢儿只说姑娘不吃,又没说过敏的事,奴婢哪知道六姑娘对蜂蜜过敏。”

  姚嬷嬷见她越说越不像话,直接上前就是一巴掌。

  “你是二太太院里出去的,平日里老奴是怎么教导你们的,不管伺候哪位主子,都是老太太的心肝宝,你的主子。

  平日里你犯点小错,二太太仁慈,从不打骂,就养成你这眼中无人的狗东西!

  六姐儿还小不懂事,身边的人也一直不齐整,二太太这才点你去蔺兰院伺候。

  你去蔺兰院之前老奴是怎么跟你交代的,老奴让你打起十二分精神一定要好好伺候六姐儿,要比伺候二太太还要尽心,可你是怎么做的?!

  你这是打老奴的脸,打二太太的脸!”

  “紫萍蓄意谋害主子,有劳付嬷嬷将人带下去,先关起来,通知人伢子来领人。”李氏斩钉截铁的语气,容不得别人上演苦情戏,可就这一句话让紫萍就地摊成一团泥。

  李氏想都不想,对着许妈妈接着问道:“轮到你了,你最好想清楚再回答,她可是你的前车之鉴。”

  许妈妈心中一紧,一时也不知道那句话该说,那句话不该说,支吾了半天,直接匍匐在地:“奴婢自从在六姑娘院里当差,六姑娘乖巧懂事,奴婢也没有对六姑娘半点不敬之处,大太太若是不信,可直接问六姑娘。”

  “谁让你说这些。”张三娘挑着眉头,站到她跟前,“我问你,你是不是跟六姑娘说,让六姑娘讨二太太欢心,还让六姑娘多与四姑娘的亲近,多与大哥哥亲近,要哄二太太高兴,之类的话……”

  许妈妈有些惊鄂,这些话她却是说的,难道这也有错?“奴婢确实说过,不过奴婢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三姑娘常去六姑娘院子,想来也知道,六姑娘屋子冷得跟冰窖似的,奴婢当时还跟六姑娘提意,要不要去买些银碳回来,可六姑娘不同意,说她银子少不够花。奴婢便想着,让六姑娘多与四姑娘亲近,哄二太太高兴,这样,咱们这些奴婢也好当差不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