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庶女竟作妖 > 第17章 谁恶心谁?

我的书架

第17章 谁恶心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檀香照着六姑娘教的,一字不落,道:“六姑娘说了,三姑娘和四姑娘都在大厨房挂了帐本,点什么菜记在帐本上,等发月例银子,直接从月例中扣便是。这法子比每次付银子省事多了,听闻三姑娘和四姑娘每顿七八个菜,天天不重样,月末还剩不少银子呢。”

  紫萍气得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

  三姑娘和四姑娘敢在厨房挂帐本,那是由府里的二位太太私少贴补,这是府里心照不宣的事儿。大厨房里的管事妈妈巴结讨好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实收。

  这六姑娘究竟是真傻,还是故意找事?

  “紫萍姐姐的本事,二太太可是夸过好几回了,想必打点吃食这些小事对你来说,轻而易举,厨房对帐的事我是不懂的,还望紫萍姐姐多上上心。”檀香忍笑着给许妈妈行礼,“至于菜单,除了六姑娘想吃的,紫萍姐姐看着添减添减吧!”

  说完,留下了背影给已经僵硬的紫萍。

  一旁的许妈妈深吸了一口气,突然觉得紫萍运气也太背了,“这天瞧着要下雪了,紫萍姑娘能者多劳,我就不陪了,先回屋去去寒气。”

  此时此刻的许妈妈只想当个隐形人。

  被寒风一吹,紫萍有些回过神来,她倒是小瞧了这妮子,才隔了一日,软刀子玩得挺溜儿,也不知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指点。不行,这事她得去找姚妈妈,让她拿主意。

  想到此处,紫萍立马奔向西院。

  檀香回屋便再也忍不住,笑得那叫一个痛快。

  “姑娘可真厉害,紫萍脸都变青了。”

  张六娘眼皮都没抬一下,靠在床榻上,呵了一声:“你也高兴得太早,二太太可不是吃素的,你瞧着吧,今个儿中午的饭菜不仅没变,说不定比昨日更差。”

  檀香心大,“再差,能差到哪去?自从二太太管家,姑娘的伙食还好,每顿一荤一素,奴婢十天半月才见到一顿荤腥,唯一的荤菜,肉碎末炒在菜里,夹都夹不起。”

  张六娘一愣,这事儿她还是头一回说起。

  “府里丫鬟婆婆都一样?还是只有咱们院里才这样?”

  “自然都是一样的,大厨房里的人说了,府里人多嘴多,要开源节流,不能抛洒浪费,再加上要先紧着各府主子的伙食,厨房忙不过来,想吃大鱼大肉,自已掏银子买。”

  “荣萱院那边怎么说?就没有去闹过?”张六娘倒挺好奇。

  “老太太那儿怎能一样,那边不仅有小厨房,老太太每月初一,十五吃素,二太太说老太太年纪大了,牙口不好,怕大厨房做出来的菜不合她老人家的味口,索性由大厨房拨一部分新鲜的肉和蔬菜,想吃什么自己做。老太太一个月能吃多少,还不都便宜了那些管事妈妈。其他人见荣萱院都没闹,谁还敢出头?”

  张六娘长叹了口气,府里家生子还好说,一家老小都住在京里,谁还没个轮休出府的时候,唯独可怜像檀香这样单招进府的丫鬟,就算休假,也没个去处。

  厨房油水一直肥厚,二太太这招既捞了银子,又笼络了厨房管事,就算将来这管家权交还给大太太,大太太想再改回去,只怕也会落个持家不严的名声。

  果然,玢儿哭丧着脸,提着食盒回来,“六姑娘,大厨房也太欺负人了,说三少爷病了,灶台上又要熬药,又要煮食,今个儿中午临时改成面条,我可瞧得真真的,别得主子都是鸡丝汤面,配四碟子小菜,还有别小吃,唯有六姑娘你的,就一碗素面,一碟子小菜。”

  “怎么是你去取的午饭,紫萍呢?”

  “别提了,半道上,她说不舒服,让我先等等。我等了半天都看不到她,想着去晚了,耽误了姑娘的用餐时间,就自己去了。”

  张六娘挑着眉头,“那你们吃什么?”

  “还能吃什么,主子都吃面了,奴婢们自然也是吃面,不过都是素面。”

  这就是紫萍或是她背后人的对策,想逼她妥协?!

  绝不!

  “檀香,玢儿,提着食盒跟我走。”

  说完,张六娘领着两丫鬟直奔芙蓉院。

  一进院,也不让小丫鬟通传,直径正屋。

  “四姐姐,那日是妹妹不对,妹妹给四姐姐赔礼来了。”张六娘拨着高声,直闯入门。

  紫萍闻声,躲在屏风后面,不敢出来;紫薇正在伺候四姑娘用餐,闻声抬头,六姑娘已经走到了跟前。

  “四姐姐不会还怪我吧。”张六娘咧嘴笑:“哟,来得正好,玢儿将我的午饭同四姐姐摆一桌,我要陪四姐姐一起用餐。”

  “你来干什么?”张四娘眼里闪过不屑。

  玢儿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檀香,上前打开食盒,将一碗素面,一碟小菜,放在桌上。这与桌上一碗浓浓的鸡丝银汤面,配着四碟小菜,一碟春卷,一碟水晶饺子相比,奢侈与寒酸,这分明就是主子和奴婢的待遇。

  张四娘见状,嘴角上翘,忍不住讥笑:“哟,原不知妹妹今日吃素,这么寡淡。”

  张六娘笑着摇头,眼角瞟了一眼屏风后露出一抹绿,“三哥受伤,想着四姐姐跟我一样,肯定难过的饭都吃不下,这一桌的菜,浪费可惜,不如让妹妹陪姐姐一同吃吧。”

  话没说完,她已经开动,大筷朵颐,待张四娘回过神,每一碟她都已经横扫一遍。上一秒,张四娘还在讥笑她人,可下一秒,她也笑不出来了。

  只见一双筷子,在每个碟里翻来捡去,直接又送到小六嘴里。

  檀香看得解气,玢儿看得不安,紫薇看得抚额。

  “你……你……没教养的东西。”张四娘气得目瞪口呆,指着她的手都在颤抖。

  张六娘反倒一脸无辜,嘴里含着食物:“四姐姐怎么不吃啊,这饺子味道真不错,三鲜味的;春卷姜汁搁多了,有点辣……”

  张四娘气得已经没有食欲,猛得起来,“不吃了,不吃了”转身坐在床榻上。

  “我就说四姐姐咽不下,果真猜对了。”张六娘掏出手绢擦了擦嘴,起身对着玢儿和檀香道:“你俩有些眼力没有,四姐姐都说不吃了,还杵着干嘛,赶紧将桌上收拾了,难道你还想劳烦紫薇姐姐不成?”

  檀香和玢儿动作也麻利,主子一吩咐,立马上前收拾,檀香端起那碗浓浓的鸡丝银汤面,瞄了一眼四姑娘,二话没说,直接装进了食盒。

  “滚。”张四娘现在正在气头,半侧着身子根本就不想理她。

  “好好好。我走还不成?”张六娘又不傻,见好就收,临走还不忘补上一句:“四姐姐也别太难过,三哥的伤都在皮外,养养就好了,晚上妹妹再过来陪姐姐一同用餐。有劳紫薇姐姐多劝劝四姐姐,气大伤身。”

  “滚!”

  刚走到门口,背后传来有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以及紫薇的呼喊声。

  不用回头看,定是张四娘砸了茶器,张六娘心里冷哼,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谁吃亏还不一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