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意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们府上的小姐,身边服侍的人都是有定制的。嫡出都是配两个大丫鬟,两个小丫鬟,一个乳娘,两个粗使的媳妇。如今六姑娘虽是庶出,身边也只有檀香一个大丫鬟,二个粗使的小丫鬟,二太太不如再的添个大丫鬟,填个乳娘缺……也不算违例。”

  “那就这样,你亲自去挑人。”张二太太脸上就露出了几分倦意,吩咐吴嬷嬷:“我先去老太太那里回禀一声,人挑好了直接送到蔺兰院。”

  不过一柱香的功夫,四姑娘要去凤鸣书院念书的消息已经传遍整个张府。

  李氏听了除了惊讶,更多的是把目光投到张三娘身上。只是还没等她开口,一旁的张三娘已道:“母亲不用问我,凤鸣书院早有规定,凡十四岁以下的女子方有机会入读。女儿已过了年龄,再说我也不喜欢那些繁文缛节,诗词歌赋,让我天天坐在学堂读书识字,还不如跟着母亲学着管理庶务。”

  李氏脸上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这名额来之不易,想来你二婶婶也不会让出去,只是白白便宜了小四那丫头。”

  五年前,驸马逝世,长平公主抑郁成疾,后有人上书皇上,让长平公主开院建学,寻一差事,或可解长平公主之心病。

  长平公主本就满腹才华的奇女子,听后自然愿意,这才有了凤鸣书院。

  可凤鸣书院也不是一般人可入,一非官眷之女,二非年满七岁,十四岁以下。除若长平公主特批之外。

  凤鸣书院创办不到一年,长平公主的二个得意门生因才华出众,得了皇上恩赐,一个赐嫁于肃王,成了肃王妃,一个赐嫁于晋王,成了晋王侧妃。

  从次,众家相争纷纷将家中女子送入书院渡金,只盼一朝麻雀变凤凰。

  “四妹妹一向娇纵,若让她去书院,只怕以后尾巴都能翘上天,我就看不得她那副张狂样,母亲不如让六妹去,六妹妹向来乖巧懂事,以母为尊……”

  李氏突然笑了起来:“傻丫头,你以为这凤鸣书院随时都能进?你二婶一直瞒着大伙,只怕就是打得先斩后奏的主意,若我没猜错,只怕她将早小四的名字报了上去,就等春节过后,一切都板上钉钉才公之于众。再说论长幼,你是最有资格,可惜年纪不符,也就自然轮到小四头上,哪还有你六妹的戏。”

  晚饭后,姚妈妈带着挑好的两人直接领到蔺兰院。

  张六娘看着有些沮丧,这算不算偷鸡不成蚀把米?!

  姚妈妈自然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二太太说了,姑娘屋里缺人使唤,按府里的定制,嫡出都是配两个大丫鬟,两个小丫鬟,一个乳娘,两个粗使的媳妇。六姑娘虽是庶出,可也是张府姑娘,身边也只有檀香一个大丫鬟,二个粗使的小丫鬟。二太太怜惜,作主让紫萍到六姑娘屋作大丫鬟;本想再寻一乳娘,但姑娘大了,再寻乳娘不合适,挑个罗孝全的媳妇作管事妈妈。”

  紫萍与紫薇是同胞姐妹,许家的家生子,张二太太的陪房。

  罗孝全的媳妇虽是张府的家生子,可罗孝全一直在二叔身边当差,他媳妇许氏最不好相处。

  张六娘不由望了一眼立在姚妈妈身后的许氏。

  许氏也望过来。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撞到了一起,张六娘就看见了对方毫不退让的眼神。

  张六娘突然为自己悲哀起来。

  现在的她,也只有能力和许氏这样的人斗一斗了!

  姚妈妈见差事办妥,又叮嘱了两人几句之后溜之大吉。

  接下来就是许氏和紫萍的事了。

  许氏深深地望着新主人一眼,笑着上前曲膝行礼,自我引荐道:“奴婢许氏,给六姑娘请安了。受二太太之令今后就在六姑娘院里当差,以后六姑娘有什么事只管差遣奴婢。”

  张六娘微怔,不由苦笑。

  “我是不得宠的庶女,许妈妈到我屋,倒是委屈了。”

  “奴婢不敢委屈,能侍候主子是奴婢的福分。既然奴婢成了姑娘的管事妈妈,就得担此责任。不如趁天色还早,请檀香姑娘将院里的其他人都叫来,咱们先认个脸熟,奴婢也想知道六姑娘院里的规矩,以及姑娘有什么忌讳。”

  最后一句却是冲着檀香说的。

  果真不好相处,一来就想立威。

  檀香听得明白,她这是迫不及待想让自己交权,心急之下却想着另一桩事,六姑娘之前当了好些首饰,还没来得及去赎。许氏既然让她交出屋里事务,必定是要查看首饰衣物,这些都是要交出去的……

  檀香是伶俐之人,恭顺行礼应下,唤了院里的其他三人,并将每人姓名以及所领之责简单介绍:负责洒扫的丫鬟琪儿以及负责吃食的玢儿,还有另一位粗使妇人王氏管着浆洗。

  许妈妈在她说话的时候,这三个一直恭敬地立着,待她问完话,又一一回答。她对这三人很满意的样子,又吩咐几句,倒没有难为谁,还主动向她们引荐新来的紫萍。

  檀香趁机低声提醒张六娘首饰之事,张六娘不由紧紧握住了檀香的手,这事实在是太过突然,可不能病急乱投医。

  望着许妈妈和紫萍谈话间的疏离和客气,不知怎得张六娘的心突然间镇定下来。

  “天色不早了,许妈妈和紫萍初来乍到,还是早些安顿,以后屋里的事就全靠许妈妈帮着张罗。”

  紫萍望着张六娘的目光有些闪烁:“不如今夜由奴婢值夜,伺候姑娘入寝?”

  张六娘看了她一眼,笑道:“也不知紫萍姐姐在二太太那里领得什么职务,委屈姐姐了。你的差事等明日我与许妈妈商议过后再定吧。”

  许妈妈嘴角含笑:“紫萍原管着二太太屋里的衣裳首饰,如今拔到姑娘屋里,不如依旧管理姑娘的衣裳首饰。”

  这是要掌管她的一切,好寻她的错处?

  紫萍听了面露喜色,高兴地给张六娘行了礼,“奴婢自当尽心尽力,替姑娘打点妥当。”

  张六娘心里不由得冷哼,真拿她当软柿子!

  “有紫萍姐姐替我打点衣裳首饰,我倒是求之不得。只是听闻紫萍姐姐只比紫薇大二岁,该有十七了吧,凭你的相貌、才情,你家里应该给你配了亲事。若是明年姐姐出嫁,这差事又要交给檀香,一来二去,我瞧着麻烦,不如还是由檀香继续管着,紫萍姐姐是二太太屋里出来的,自然是极懂规矩的,不如帮我调教琪儿和玢儿。”

  紫萍瞧着六姑娘说的滴水不露,言下之意,就是不想让她插手屋里之事,忍不住朝许妈妈使眼色求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