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庶女竟作妖 > 第7章 挑拨(下)

我的书架

第7章 挑拨(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前几日出门,正巧遇见冬凌姐姐,她还托我替她向五姐姐问好,问五姐姐明年清明节是否还会去静云寺给刘姨娘上香。”

  府里一直谣传张五娘的生母刘氏是被二太太给害死的,冬凌是张五娘生母跟前伺候的丫鬟,也是刘姨娘出事时唯一在场的现人,却在刘姨娘出事的次日被二太太放出去嫁人。

  一个出嫁多年的丫鬟,若她不提,张五娘早将此人给忘了,半晌才回过神来:“那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姨娘刚走,她却迫不及待地嫁人,也就母亲仁厚,换作是我,肯定提脚给卖了。”

  “听闻冬陵是孤儿,五岁就被她舅娘卖进刘家,进刘家后,冬陵再也没与舅舅家联系,一直在刘姨娘身边服侍,怎么突然就在老家多了一桩亲事?五姐姐也不曾怀疑吗?”

  张五娘身子一僵,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姚妈妈曾说冬凌的舅舅在老家替她说了一门亲事,夫家条件不错,冬凌早就想嫁人去享福……

  莫非姚妈妈是在骗她,想到这些,张五娘心慌意乱,却尽量克制道:“你究竟想说些什么?”

  张六娘笑道,“五姐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当年刘姨娘是怎么进的府,你心里应该清楚,刘姨娘进府后,二叔极宠爱她一人,二太太又怎会真心待她?!说起来,这府里刘姨娘和许姨娘关系最好,两人时常相约去静云寺,可偏不巧刘姨娘出事那次,许姨娘却没去。五姐姐何不去许姨娘那里探个究竟?”

  张五娘一愣,头一扭,脸色有些苍白:“不会的,姨娘的死只是一场意外,是马受了惊吓,车夫控制不住,才翻了马车……只是一场意外。”

  张六娘看着一脸不愿相信的张五娘,淡淡道:“冬凌如今在静云寺出家,五姐姐有空可去看看她。”

  张五娘高一脚低一脚回了芙蓉院。

  被穿林冷风一吹,这才有些回过神来。

  今天本是与张四娘说好,像以往一样去压一压张六娘的风头,再乘机让她交出制作花笺的方子,却不成想……

  刘姨娘究竟是怎么死?

  说起来,今日的小六又似乎与往常不同……可一想到刘姨娘,张五娘心里还是有说不出的难受!

  她望着冬雪中的粉墙灰瓦发了会呆,这才转身去外院找姚妈妈。

  白雪翠绿掩映中,红漆一排耳房如一团火似的暖人。

  撩开大红罗夹板帘子,热气迎面扑来。

  一个得体得的妈妈,居然比张家六姑娘过得还潇洒滋润,黑漆坐椅擦得铠亮,小杌子上垫了银红色团花坐垫,茶几摆了茶皿,正中放着一个大方桌。

  “五姑娘,你怎么来了。”冬梅笑着迎了上来。

  没待张五娘回答,正坐着的姚妈妈已在一旁笑道:“瞧你这丫头说的,这是张府,五姑娘在自个儿府里走动,自然想去哪里就去哪儿。五姑娘可是找奴婢有事?怎得不让人叫奴婢过去?”

  张五娘微微挑了挑眉。

  这话咋一听,不过是一个管事妈妈教训小丫头,可细想,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姚妈妈一个管事妈妈,若非平时有对主子不敬之言,她手下的丫头又怎会说出如此放肆的话。

  张五娘的心沉了沉,刚才淡淡的伤悲突然间就化为一颗疑心的种子,想必刘姨娘的死,她也是知情人,或者说也参与了此事。

  原本要问的话,张口却变成了:“我来只想问问姚妈一件事,刚刚在六妹那里听说,长平公主给了咱们府上可以去凤院书院念书的名额,母亲是不是只想四姐一个人去?”

  姚妈妈听的有些发懵,这事她也是昨日才刚知道,怎得才隔一夜,竟闹得人尽皆知,眼神不由得微闪:“这话我听得糊涂,什么名额不名额的,没听说咱们府上跟公主府有什么交情,五姑娘想去书院念书,不如去求二太太想想办法,我们这些做奴婢的哪知道这些。”

  姚妈妈满腹疑团,怕别人听不见似地高声道:“不过我倒是好奇,六姑娘是怎么知道这事的?难不成是大太太告诉她的?还是六姑娘自个儿想去书院,随便瞎扯的?五姑娘可问清楚了,别随随便便被人挑拨几句,就上了当。”

  这话要是搁在一刻钟前,五姑娘肯定对她的话深信不疑,可见眼的姚妈妈先发制人,一副咄咄逼人,这熟练的虚张声势,是她平日心虚时的表现,张五娘的心沉到了深渊。

  论察言观色,一个在后院艰难求生的张五娘绝不输于她;论辩道,张五娘也算她半个徒弟,不说十分之十,十分之七八还是有的。

  张五娘微微点头,没有做声。

  屋里陷入一片寂静。

  这时,四姑娘屋里的紫薇来了。

  姚妈妈主动上前打招呼。

  “五姑娘在这里,真让奴婢一阵好找……”紫薇行礼,“四姑娘让五姑娘去一趟,四姑娘说了,去书院的事是虽是母亲的意思,并非有意瞒着五姑娘。四姑娘还说,若是五姑娘也想进书院,且耐心等上一年,等四姑娘去书院混熟后,她去求长平公主讨一个名额,让五姑娘也进书院一起念书。”

  姚妈妈闻言,短暂的惊愕过后,眼底却有无法掩饰的不安,她很快笑着补救:“原来还真有这事儿,那凤鸣书院可不是一般人能随便进的,听闻非官眷子女不可入,二太太竟能争取到一个名额,想来也是大费周折,好在四姑娘也念着五姑娘,五姑娘不如听四姑娘的话,再等上一年,倒时候五姑娘和四姑娘一起同进同出,岂不更好。”

  张五娘看得分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这么大的事,四姐姐却瞒着我,亏我一直视她为最好的姐姐,终究还是像对待外人般瞒我……”

  紫薇来时就有心里准备,却被她哭得脑仁一阵阵的抽通,忙陪着笑脸:“四姑娘心思单纯,最是藏不住事儿的人,可这事二太太千叮万嘱不让四姑娘告诉别人,四姑娘也不能违逆二太太的意思,四姑娘与五姑娘姐妹情深,定能体量四姑娘的难处。

  只是这六姑娘也长了本事儿,这么隐晦的事儿,整个府里知道的也不超过三人,可偏偏这六姑娘能掐会算,通神般的知道了,这才让人好奇。依奴婢看就凭六姑娘这样的神通,若是往南桥摆张桌子,挂个横帆,做个算命先生,指不定还能发财呢。”

  神通?

  这神通可说得妙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