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庶女竟作妖 > 第6章 挑拨(上)

我的书架

第6章 挑拨(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张六娘不由望了过去,两人的目光在空中撞到了一起,张四娘就看见对方毫不退让的眼神,满脸愤恨:“你居然偷偷瞒着咱们做花笺,却也不告诉咱们。说,你从哪儿偷学得!”

  她将偷这个字咬得极重!

  “要是四姐不嫌弃,不如坐下喝盏粗茶。”张六娘笑望着她,“四姐若是要兴师问罪,那就请回吧,我这里不欢迎你。”

  这个时候,她不该像以前一样小心翼翼的赔不是吗?

  “呵……你倒是翅膀硬了。”张四娘看着这个既眼熟,又突然陌生起来的张六娘,顿时微怒。

  “瞧六妹说的,咱们只是突然听说六妹会做花笺,想向六妹请教一二。是吧,四姐。”

  张六娘深深地了她一眼,刚帮着说话的是张五娘,别看她长得乖巧,实则心眼最多。

  “姚妈妈是二婶婶最得力的人,五姐这睁眼说瞎话的本领倒是跟姚妈妈学得人模人样的。”

  “哟,六妹这是连我也编排上了。以前都说六妹妹是石头打的锁,现在看来倒是咱们看走了眼。听说这花笺是云楼阁的阁主闲来无事琢磨出来的小玩意,制作方子从不外传,六妹妹这般藏着掖着,莫非这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张五娘笑道,拉了拉张四娘的手袖,让她稍安勿躁。

  好一招无事生非,她一张嘴,是非黑白就能颠倒。

  以前的张六娘就没有说赢过她。

  别看张五娘现在这样趾高气扬,前世遭遇极惨,张府分家后,张二太太为了笼络权贵,将张五娘配给晋王身边的祁公公。

  一个是不能同正常男人般行人道的太监,一个却是含苞待放心气甚高的美娇娘,那里能忍受这样的婚姻。

  与此相比,张四娘却指给了绥宁伯府的齐五爷。

  张五娘又如何能心甘情愿嫁给一个太监?想暗渡陈仓,栽赃到齐小公爷头上,没成想东窗事发。

  心狠手辣的张二太太,怎会轻易地饶了她!

  在张五娘“暴毙”的五年后,张六娘却在集市上遇到了她,那时的张五娘,尽管容貌已毁,还瘸了一条腿,不过张六娘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还没等张六娘辩驳,张三娘也来了。

  檀香一阵忙,又是端锦杌,又是上茶点。

  “这一大早能在蔺兰院遇到四妹、五妹真是稀罕,别又是来刁难六妹妹的吧?”

  “听闻六妹妹会做花笺,我和四姐很是惊奇,特到六妹这里瞧瞧。”

  “你怎么知道六妹妹会做花笺?六妹妹说的?”张三娘惊讶看着张六娘,甚至扫了一眼檀香。

  张六娘微微摇了摇头,偷弄花笺,本就是想避人耳目想挣点私房钱,蔺兰院除了她主仆二人知晓,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所以不可能是从蔺兰院传出去的。

  张三娘,也绝不是个笨女人,小六会做花笺的事,早不传出去,晚不传出去,偏偏在她昨晚知道后,才传开。可见这事不可能是从蔺兰院传出去的,。那只能是她的翠微院里传出去的,也就是说二房的人已经把手插到她的院里,监视着她的一切。

  可却苦无证据,张三娘一肚子的怒气也只能忍着。

  “三姐甭管是谁说的,反正六妹妹会做花笺的事咱们都知道了,又何必藏着掖着,难不成咱们姐妹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张四娘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让张六娘心生不喜,眼中微闪过一丝鄙视,真当她是软柿子?!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她俩既然想恶心人,那就她俩也试试被恶心的滋味。

  “四姐这话我可不爱听,谁说姐妹间就不能有秘密了,难道四姐会将咱们姐妹有机会去凤鸣学院念书的事告诉咱们?只是不知道给咱们家二个名额,二婶婶会选谁去,四姐姐是二婶婶的心肝宝贝,自是不会落下,只不是知道四姐有没有替五姐说说好话,也讨个名额?”

  前世,李氏突然逝世,张家又未分家,张四娘虽是侄女,依然要守孝一年,凤鸣学院报名机会向来只有一次,张四娘因守孝,正好错失了去凤鸣学院入学,在府里大闹一场,众人才知此事。

  张六娘直接揭露张四娘的秘密,目的就是让两个自认为情深似海的好姐妹间多了一条裂隙。

  在坐的人,除了张四娘,无一不震惊。

  “你胡说……你知道什么,长平公主只给了咱府上一个名额,哪来的两个名额,五妹妹,你别听她胡说……”

  这话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银。

  张六娘看了她,又看了看张五娘,面色不虞:“四姐姐这就恼羞成怒了?一个名额也好,二个名额也罢,如今二婶当家,谁能去,谁不能去,还不是你们二房说了算。”

  说着,她眼底闪过一丝愉悦,转头对着张五娘补刀:“五姐姐不是最想去凤鸣书院么?咱家能得长平公主的青睐,还多亏五姐姐在袁府写得那首贺寿诗。五华山上立劲松,虬枝繁茂羡长空。千年古刹收眼底,沧海桑田记心中。风雨雷电浮尘净,春夏秋冬寿福增。福荫身后子孙旺,千里祝寿报春风。啧啧啧,五姐姐的才华,就连袁老夫人都赞不绝口,可惜啊!姐姐的大好前程,却被别人给拿走了。”

  张四娘闻言气的抬头瞪张六娘,却在触及张五娘的目光时撇开了。

  张五娘虽才十三岁,却也知道她说好前程是什么,心里又气又委屈,张六娘一字一句的开口背诗,每说一个字就如同往自己心里捅一刀一样。

  往日里母亲口口声声地说什么手心手背都是肉,暗地里偏心四姐已经让张五娘羡慕不已,关键时刻她的心里还是只记得四姐是她的亲闺女。

  想到这些,张五娘只觉得心头一凉,一阵心灰意冷,对张四娘的解释置若罔闻,言道:“我与四姐姐之间,谁去书院都一样,六妹妹即使想去我还不敢让呢,我有些不舒服,想是昨夜吹了点风,想回去躺一躺。三姐,四姐,六妹你们聊吧,我就先回了。”说完,起身就走。

  张四娘急急想跟上去解释一二,却被张三娘给拉住。

  倒是张六娘跟了出去,“五姐姐,我送送你。”

  “五姐姐,还记得冬凌?”

  张五娘本不想理她,可闻言不由停下来脚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