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庶女竟作妖 > 第5章 拉她入局

我的书架

第5章 拉她入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见她娇憨的小脸,反倒更让她下定决心,“这对绒球珠花不错,加配上那套珍珠,也算齐整了。

  这事你得听我的,回头我就去禀阿娘,过几日咱们去金隆楼,你再好好挑选一些首饰,算了,就你那眼光,到时,还是我亲自替你把关。

  至于你这些老旧首饰要么融了重新打新首饰,要么留着赏人,总之是不能再戴了。

  对了,还有你的衣服。

  檀香,将你家姑娘出门会客的衣服都拿出来,我要亲自替你家姑娘挑选。”

  张三娘吧啦吧啦的说着,指使起檀香也一点都不客气,张六娘笑眯眯地望着她这位刀子嘴豆腐心的三姐,任由她摆布,仿佛前世种种只是一场梦。

  好在檀香极有眼力,将六娘子冬衣一件件挂了出来。

  “就这些?”张三娘蹙了蹙眉,指着桁架,斜头问道。

  “六娘子这两年长极快,好在去年做衣服时特意叮嘱绣娘多留了袖边,今年放一放,还能穿。”檀香忙解释道。

  张三娘知道李氏偏心,可没想到偏心到如此地步,什么时候张家的姑娘还需在吃穿上算计,可那毕竟是自己的生母,歉意之际,突然想起一事。

  “前些日子,太婆不是赏了咱们二匹新料子,你没送去制成衣服?”

  提及此事,檀香有些拿不定主意的,看了看六娘子,见她神色依旧,禀道:“三娘子有所不知,那日大少爷跟前的喜财突然到蔺兰院,说是山东客商看上了咱们府上内订的新料子,大少爷为了拉拢客商,作主送与了客商,事后才知道这是老太太许诺给府上小姐的份例,让喜财过来赔个不是,等明年新料子从江南运过来,回头再补给六娘子。”

  “哼,算盘珠子都没见他打得这么响,也就咱们小六好糊弄,换成小四试试,非得将他的琪轩院给拆了。”

  张六娘轻飘飘地瞥了她一眼,总算引到正点上。

  “瞧三姐说的,大哥是办大事的人,以前常听下人们说,张家是否能飞黄腾达,还得依仗大哥,妹妹想着这等小事就算闹到荣萱院,咱们张府中断没人敢说个不字。”

  “呸,咱家成皇商的那会儿,他还在穿裤衩呢,几时依靠过他二房的人?!旁人乱嚼舍根也就罢了,六妹怎得也当了真?

  记住!咱们张家能有今日欣荣,一靠先祖积德,二靠咱爹爹努力奋斗。”

  张三娘从前从不过问这个妹妹的事,一是六娘一直由曹姨娘抚养;二是六娘还小,两人说不到一块去;三是大娘子和二娘子还未出嫁,张三娘可不缺伴。

  最主要是张三娘受李氏的影响,一嫡一庶,嫡庶有别!

  可随着大娘子、二娘子相继嫁人,张三娘也逐渐长大,很多事已经有了自己的看法。相比二房的姐妹,六娘比她们乖巧多。

  张六娘早在檀香去送花笺,就已经算准她会亲自到蔺兰院,可接下来,怎么引导她入局却成了非常为难的事。

  听见她突然问及新料子,等檀香说完,张六娘脸上的笑容早已失色,反倒神色惶恐,不安道:“话虽这样说,可父亲总有一天会老去,妹妹可听说,族中长辈多次要求太婆立大哥为下一任宗主,太婆已经同意,只等清明祭祀后公布。大哥最听二太太的话,二太太心眼极小……我姨娘曾经得罪过二太太,我现在哪还敢得罪大哥,只求将来大哥能给姨娘一个容身之处。”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张三娘不可能听不懂,上一代的恩怨,在这张府就不是什么秘密。

  曹姨娘原是李氏身边的婢女,因李氏迟迟未能生下儿子,张老太太欲要纳二太太的表妹为妾。李氏迫于无奈,主动给身边的婢女开了脸,也就是现在的许姨娘和曹姨娘。

  可生孩子这种事全靠老天赏脸。

  几年后,二太太将表妹刘氏接入张家小住,又重提旧事,欲将表妹刘氏嫁入张家,可这时,曹姨娘突然有孕。

  刘氏阴也差阳错成了张二爷的小妾,也就是张五娘的生母。

  二太太也因此记恨上了曹姨娘。

  在一切看似完美的结局后,曹姨娘的孩子却没能保住,是个男孩。

  大宅院里那有那么的巧合,一切完美的巧合都不过是有人精心设计的结果。

  若张琤真的成了下任宗主,别说张六娘的担忧极有可能成为现实,就连大房的其他人也不一定会有好日子过。

  张三娘心里更是愤愤不平。不由想到年前府里的传闻,越想越来气,心里翻江倒海似地,竟然隐隐有了怨怼。

  张家能有今天,全靠张菘努力经营,张琤,张菘的侄子,不过占了一个长孙的明衔,还没继承张家家主之位,就明目张胆敢克扣大房庶妹,可见并非良善之人……若是真让他名正言顺继承张家家主之位,还会将张家长房之人放在眼里?!

  张六娘本是不想拉她入局,可无奈自己势单力薄,想逆天改命,拯救家人,唯有出此下策。

  一切种种的根源,就是张家大郎张琤和张二太太贪婪之心,争权夺位开始……既如此,那不如早些掀开他们虚伪的面具,让张菘醒悟,趁早分家,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前世,不知何故,张家莫名其妙得罪了贵人,李氏也因此受刺激难产而亡,大房又没儿子,二太太自然挺直了身板,扬眉吐气等着接管张家,没想到张老太太却让侄女王文琳给张菘当继室。

  外面,月已挂上树梢,张六娘才送走了张三娘,望着天清云净,不由透一口气。

  次日清晨,张府后花园的竹林里,冯嬷嬷和万氏身边的滨菊有说有笑,小声说着话。也不知两人说了什么,滨菊的脸上由惊讶瞬间羞涩起来。张六娘的眼睛不微微地眯了起来,嘴角上翘,看来大嫂哪边已经不需要自己吹风了。

  “六姑娘,四姑娘请你过去一趟。”檀香神色一暗,欲言又止。

  张六娘心满意足,关了窗棂,“都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她能有什么好事,让玢儿去告一声,就说明天要去王府赴宴,这会儿正忙着改衣服呢,改日再去给四姐姐请安。”

  檀香看着,嘴角就翘了起来,转身去传话。

  半个时辰,张四娘风风火火拉着张五娘闯了进来,趾高气扬:“小六,你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跟我还摆什么臭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