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庶女竟作妖 > 第4章 抛砖引玉

我的书架

第4章 抛砖引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张家二娘嫁去后,李氏为了不让二房的人说三道四,主动将六娘子安置在了张二娘住过的蔺兰院。此院位于后花院的西南角,六娘子为了尊重张二娘,空着原来的主屋不住,自觉地退避到东屋书房,这份懂事体贴让李氏十分满意。

  可最近张六娘烦心事自然很多。

  檀香瞧自家姑娘望着首饰盒里发呆,还当她是为了送礼之事发愁,忙劝说道:“姑娘,这些首饰都有数的,可不能再动了,不然大太太那里可就不好交代了。”

  张六娘苦笑,可有些事却只能自己知晓,如今李氏与张二太太之间,在别人看来也只是是西风暂时压倒东风,待李氏有了儿子,这东风又会压倒西风。

  可张六娘却知道,再过不久,这府里只有西风……只有她张二太太。

  也不知冯嬷嬷会不会发现大哥私养外室的事?

  这事也不能单靠李氏,为了万全,大嫂那里也得漏漏口径才行。

  张六娘脑子飞快地转着,又将前世府里发生的事都梳理了一遍。

  只有千年做贼的,没有千年防贼的道理,若不打草惊蛇,她的话,李氏是不会相信的。

  “三姐儿邀我后日去王府赴宴,太婆却又点了四姐和五姐同去,你现在就去翠薇院问问,三姐儿当日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戴什么样的首饰。

  芙蓉院那边也记得问一声,别到时候和几位姐姐冲突了。

  另把今个儿三姐送的宫花挑三朵一并送去,问问后日咱姐妹四个可否一人一朵戴去。”张六娘细细地吩咐着。

  檀香一怔,怎会冲突?

  六娘子的衣服首饰,哪次不是紧着几位姐姐先挑,剩下的不是颜色差,就是款式老旧。檀香想替她辩驳几句,可迎着张六娘一脸谨慎的神情,还是应下。

  “我头一次去王府作客,又是阿珂姐姐的生辰,这生辰礼现买是来不及了。你把我前几日做的花笺找出来,各挑六张寻个锦盒装好,剩下的那些,你亲自送到翠薇院,顺便问三姐姐,我这花笺能不能送礼。”

  “姑娘,这是……咱们还指望着它换银子使。”

  檀香都替她心疼,那花笺可是姑娘花了二个多月亲自制的,就得那三十来纸,姑娘本是打算用来换银子,赎回之前当的首饰,现在一股脑全送出去了,这得值多少银子啊!

  再制,也得一二个多月之后了!

  檀香心疼不过一瞬间,只听见张六娘挥着手,说道:“去吧,不过一些小玩意,第一次做,经验不足,花得时间自然多;往后肯定越做越顺手,说不定十天半月就能完成。”

  不是知张六娘是在安慰檀香,还是安慰自己,反正这事就这么定了。

  檀香捧着一匣子花笺去了翠薇院。

  不久后,檀香反倒领着张三娘回来了。

  “你这丫头还真能藏拙,若不是檀香口口声声保证亲眼瞧着你做的,我还当那花笺是你从云楼阁买的。”

  再一次让张三娘刮目相看的张六娘,又恢复了童真,腆着脸,拉着张三娘的袖子撒娇道:“三姐姐大晚上的不休息,过来笑话我?谁不知道云楼阁的花笺十分紧俏,每次还没上市就已经被人预定了,那么一叠就值十来两银子,我就学着胡乱捣鼓,没想到还真的做成了。

  三姐姐你是不知道,瞧瞧我这手,都快起老茧了,就为了捣鼓这花笺,可没少吃苦头。

  不过,好在努力没白费,总算制成了,三姐若要学,我教你!”

  张三娘望着她那磨破的手掌,就知她没说谎,这花笺刚上市不足半年,云楼阁的紧俏货,一般人可买不起。

  “行啊,等后日回来,我让秋菊跟你学,不过你没往那边送吧!”

  张三娘向着芙蓉院方向嘟了嘟嘴。

  张六娘一下紧张起来,苦着脸:“好三姐儿,好姐姐,我花了一个多月就做了三十纸,除了给你送去的,剩下的我都准备作生辰礼送给阿珂姐姐,你可别现在就说出去。”

  张三娘一听,家中姐妹,六娘子只送了她一人,心里不由的得意起来。

  “算你识相,她们若想要,你甭搭理,二婶娘可不缺银子,让她们掏银子去买,别跟以前傻乎乎别人张张嘴,你还毕恭毕敬的拱手送去。”张三娘因为李氏的缘故,多少对二房的人有些敌意。

  想着六娘刚给二房送去的宫花,张三娘恨得错牙,点着她额头训道:“二叔管着江南大小田产,四姐儿跟五姐儿还稀罕你那小小的宫花,你怎么这般没出息,也不想想平日她们都是怎么欺负你的,以后再得好东西,你就自个儿留着。”

  张六娘听着脸色绯红,喃喃地道:“那怎么一样,毕竟我是家中最小的女孩子,他日三姐姐嫁人,就留我一人在家里,抬头不见低头见……不过几朵宫花……将来留姨娘一人在府,我也不放心。”

  张三娘听着更是恨铁不成钢,“瞧你那点出息,曹姨娘是父亲的妾室,好歹也算她们的长辈,论赡养,还论不到她们的头上。你是张府的六姑娘,就不能硬气点。就算他日我嫁人了,又不是不回来了,她们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替你出气。”

  “三姐待我真好!”张六娘心里五味杂陈,这话是不是太过委婉,让三姐曲解了她的意思。

  此事不急,得慢慢来。

  “三姐赴宴的衣服首饰定是早早备好了,可我却很为难,这是我头一次跟三姐去赴宴,怕到时候乱了方寸,还望三姐多指点指点我才是。”

  “我正想为这事来的,你瞧瞧你头上首饰,也太素了,檀香,把你家姑娘的妆盒拿过来,我瞧瞧。

  你就这些首饰?这都是啥,你就打算戴这些去?你不嫌寒碜,我还怕丢人!”张三娘说完,顿时觉得刚刚的话十分不妥,六娘毕竟是张家长房之女,传出去只会打母亲的脸。

  “那怎么办?不如三姐姐明日陪我去金铺将这些首饰融了重做。”

  “即使现在融了另新做也来不及了,临近年关,各家的铺子正是最忙的时候,你想融金重铸没个二三日根本做不出来。

  你的脸面也是张家的脸面,你若太过寒碜,也是给张家丢脸。算了,算了,秋菊,你跑一起翠薇院,把我那套珍珠首饰拿来。

  等忙完珂姐的生辰宴,我再陪你去金铺吧。”

  张三娘挑了一对极为简单的银丝绒球珠花,在她头比划,想着母亲平日时对六娘的态度,倒颇有些尴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