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敲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太婆,阿娘,后日珂姐儿生辰,邀我过府赏梅,孙女想着六姐儿翻年也十一了,也该出去见识见识,不如让六姐儿随我一同去王府做客。”

  张六娘心里一震,前世可没这么一出,王珂是户部左侍郎之女,李氏的族妹是王侍郎的继妻,名下就王珂这么一宝贝千金。

  “六姐儿确实也不小了,出去见见面世也好。”张老太太想都没想,十分利索的答应下来。

  李氏皱了皱眉头,想拒绝,可老太太都同意了,她没理由当那个恶人。

  “六姐儿可头一次去王府作客,该备哪儿些衣服首饰,哪些话该说那些话不该说,你作姐姐可得多教教,六姐儿也好好学学,别犯了忌讳,丢了张家的脸面!”

  既然是女儿自愿提携,李氏也没有回驳理由,再加上心情不错,可就算答应,也不妨碍敲打一番。

  这屋子里可不止大房的姑娘,张老太太想了想,对着张三娘道:“你四妹妹,五妹妹也正闲着,王府的梅林园在京里可算得上首屈一指,你作姐姐的可不能厚此薄彼,让她俩也跟着去见识见识。”

  “我倒没什么,只怕四妹妹和五妹妹不……”张三娘不乐意的朝着李氏求助。

  张老太太却瞥了一眼欲言又止的李氏,冲着小四、小五招了招手,“你俩还愣着干嘛,赶紧给你三姐姐答谢,去王府要听你三姐姐的话,别给你三姐姐添乱。

  张四娘和张五娘对视一眼,乖巧地朝着张三娘答谢。

  “行了,也累了一天,李氏留下陪我说说话,其他人都回房歇着吧。”

  张三娘乐呵呵的应下。

  张六娘赶紧福身,紧跟张三娘退了出去。

  随后,张老太太遣退里屋里伺候的下人,屋里只留下李氏一人。

  “快过年了,这忙里忙外的,老二媳妇又是第一次操持家务,难免有不周到的地方,你是大嫂,有什么事你得帮着多拿主意才是。”

  “母亲……”李氏急转头向安老太太,想解释一二,可又不知该说什么。

  “今日之事你可知错?别跟我打马虎眼,蓉芳什么样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你将鲁国公府的小姐塞给岷哥,你让蓉芳如何作想!”

  李氏本想反驳一二,可听着张老太太的语气很是不满,忙陪着笑脸道:“母亲教训的是,是媳妇想偏了,光想着陈四娘子长得乖巧,若是能亲上加亲……母亲勿怪!”

  “行了,你还是多操心操心三娘子的亲事吧,三娘子也十五了,她的亲事,你怎么想?”张老太太提到袁老夫人今日派人送宫花一事。

  老太太亲自过问三姐儿的亲事,李氏不敢大意,打起十二分精神,笑道:“都说好女百家求,三姐儿的亲事,自然由母亲作主,我是个眼拙的,袁家也好,刘家、宁家也小郎君虽都不错,可最要紧的还是得看两孩子有没有缘分……”

  李氏话还没说完,就被张老太太打断,“刘夫人教子甚严,听闻刘家三哥儿开年准备下场,此时议亲,刘夫人的意思是怕三哥儿分心,想缓上一段日子过了春闱再上门提亲,我虽没回话,可刘家这门亲,我却觉得甚好。

  至于袁家还是算了吧,袁夫人是极宠孩子的,七哥又是她幼子,比三娘子还要娇惯,再加上他房里的莺莺燕燕一个赛一个的漂亮。

  三姐儿的性子,你也知道,从小娇养,性子直爽,要她将来面对一大群莺莺燕燕,以及妯娌间的你争我斗,她可应付不过来。”

  李氏心里一惊,袁家也就罢了,可宁家呢,那可是兵部侍郎府。老太太都没考虑就直接定了刘家,忙问道:“那宁家小郎君也极为不错……”

  张老太太眼皮一抬,李氏倒底是见识短了些,作为将来的张家宗妇,这见识上还得多指点才行。

  “半年前,宁家三娘子入了宫,现在已经册封为昭仪。”

  李氏怔了半晌,没转过弯,笑着接道:“母亲也知道,半年前我刚怀上哥儿,精神不济,整日昏昏沉沉,宁家的事我还头一回听说。宁家三娘子快二十三了吧,她那一身才气,再加上她那样的花容月貌,能配得上的小郎君极少,进宫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张老太太眼皮都没抬一下,靠在后枕上,呵了一声:“好一个没办法的办法!别忘了,皇上也是上岁数的人,六位皇子,已经赐了五位封号在外开府别居,就连长孙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宁家又在兵部,这时候送人进宫,图什么?!”

  李氏听了这话,细想着:是啊,宁家这是图什么?难道宁家也惦记上那个位子,也想博一博?!

  事成,宁家也就熬出头了,皇家外戚说不出的风光;

  事败,不过只折了一个姑娘!

  李氏也不傻,只是有时候转不过弯,此时想通了,想透,倒吸了一口凉气,宁家此举怕是已经把六位皇子给得罪了!

  此时,谁还敢轻意与宁家结亲。

  难怪宁夫人托了娘家大嫂递话,张家有什么可图,无非就是银子!

  李氏倒吸了一口凉气,尴尬笑了一笑,说道:“我就说我是个眼拙的,三姐儿的亲事儿还是母亲作主,母亲说刘家好,那自然就好的。我与大郎都没意见。”

  婆媳俩正说着闲话,付嬷嬷进来禀报:“二太太来了,说是要与老太太商量关于往各府备制年货的事。”

  这事原本是李氏常年管家做的事,如今她终于又怀有身孕,一门心思都扑在生个儿子这件头等大事上,实在没有太多精力管家,管家权自然愿意暂时交给张二太太。

  李氏苦笑着退出荣萱院,刚回屋歇息,冯嬷嬷便上前事无巨细地回禀今日所发生的事,以及回来的路上六姑娘想吃烧鹅,三姑娘也同意的事。

  “毕竟是孩子,寺里素斋,哪吃得惯,几只烧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让管家去结银子便是。”

  冯嬷嬷欲言又止,也不知该不该说,顺手端起丫鬟送过来的汤,递给李氏,想了想还是说道。“只是还有一事,奴婢觉得有些蹊跷。”

  李氏接了汤,小心移移的喝着:“说吧,什么事。”

  “奴婢今个儿在醉满楼碰巧看见大少爷跟着喜财,奴婢当时想着既然大少爷也在,得赶紧过去请安才不失礼数。

  可喜财却拦着不让,说是大少爷正在接待十分贵重的客人,不方便。

  奴婢当时也没多想,转身离去后,却又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便又折了回去,正巧遇上大少爷拥着一位少妇走了出来,关系极为亲密。”

  “那女得长什么样?”李氏愕然,正色地问道:“你没看错吧?!”

  “奴婢虽是眼拙,但怎会错认大少爷。那女的带着面纱,奴婢没能看清相貌,但那女的身姿妙曼,举止优雅,想来容颜断不会差到哪去。

  若说那女的是大少爷的相好,那大少爷可真舍得下血本,那女子身上穿着一件白貂皮,跟去年大少奶奶从娘家带来的一模一样。”

  李氏原本凝重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微笑,“这事倒是要仔细查一查,快过年了,喜上加喜,府里只怕更是热闹了。”

  冯嬷嬷瞬间明了,应下此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