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醉美仙途 > 第1章 世界以痛吻我

我的书架

第1章 世界以痛吻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残阳西下。

  几缕斑驳陆离的光影顽强地穿过沉沉暮霭,却被十万大山无边的黑暗所吞噬,在千疮百孔的矿山中,更泛不起一丝涟漪。

  矿山的中部不知被何种惊天伟力垂直挖空,深达三十多丈,像一副巨大的无盖棺材。狂风在棺材中呜咽回旋,如同地狱深处魔鬼的嘶吼。

  在棺材的深渊底部,却灯火通明,成群的秃鹫围着一座高台盘旋,紧盯着生死台上一儒雅少年和一如同野兽般男子的生死搏杀,一旦生死台分出生死,死者将成为秃鹫的美食。

  生死台下,成千上万衣不蔽体的兽人,似乎遭遇群体性发情,人声鼎沸,鬼哭狼嚎的呐喊与狂风的嘶吼混在一起,如同地狱的群魔的狂欢。

  稚嫩少年如温室中的树苗,熊状男子如同丛林的野兽,虽然都是淬武境二阶,但熊蛮人高马大、力大无穷,长期在刀尖上舔血,少年如何是对手?很快被凶残的熊蛮打得节节败退,毫无反手之力。

  致命的一记重拳打在少年的腹部,巨大的冲击把弯成弓虾的少年腾空掀起,然后重重地落在甲板上。

  熊蛮欺身而上,骑在少年身上,如同铁锤的大拳一锤一锤地砸在姬歌的脑袋上。

  兽群鬼哭狼嚎的呐喊声此起彼伏,群体的亢奋迅速感染,瞬间引爆到高潮,“打死他..打死他…”

  台下一个弱不禁风的豆蔻少女,脸色苍白,眼里已经没有了悲伤,只有无穷的绝望,一手捂着绞痛麻木的心,另一只手里握着一块尖锐的石刃,伸到脖颈的大动脉处……

  一滴眼泪从少年眼角滑落,“是对命运的不甘?还是有太多的遗憾?或是对群狼环伺中无依无靠的妹妹画心最后的眷恋?”

  少年似乎彻底放弃了抵抗,抽搐着,眼神开始涣散,开始陷入无边的黑暗。

  -------------------------

  起风了,乌云遮住了月光,似乎不忍见证这人间惨剧。

  “轰咔咔”,一道霹雳击打在少年身上。

  姬戈耳边的轰鸣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脑袋像被狂奔的犀牛撞过,在轰鸣声中撕裂般的疼痛,身体仿佛被一头笨重的蛮熊压住动弹不得,眼睑似乎被凝固的血液黏住,姬戈艰难地睁开一条缝隙,却见一个凶兽般熊状脑袋附在耳边轻声道,“小杂种,你安心的去死,你娇嫩的妹妹就交给我来照顾!”

  “罗马斗兽场人兽大战?命悬一线?”来不及思考,姬戈爆发出最后的潜力,条件反射般倏地出手,双手如同钢圈般紧紧箍住蛮熊粗壮的脖子,双腿顺势缠在蛮熊的腰上,然后张开大嘴,毫不犹豫一口咬上凶兽脖子上粗壮的血管。

  毕其功于一役,钢牙巨力的咬合和撕裂,痛楚犹如浪潮一样,从蛮熊的喉咙传到全身,不断刺激着蛮熊的神经,蛮熊喷血的嘴里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兽吼。

  铁锤般的大拳无规则地砸在姬戈的背上,姬戈如同八爪鱼般,无论受到何种打击,双臂已经麻木不听使唤,但依然死死地锁住不放。

  这是一场意志的较量。

  姬戈的直觉判断,一旦松手,必将命丧蛮熊。

  唯一加快的是血液吞噬,尽管滚烫的血液带着浓浓的腥味,生死搏杀,完全顾不上口感,更不在乎对方是人还是兽。

  “天哪,他没死?他一直在等待锁喉反击的机会!”

  “一击必杀,他才是真正的野兽!”

  “这便是生与死的搏杀吗?”

  蛮熊拼命挣扎,痛苦哀嚎,但仍然无法挣脱。

  蛮熊艰难地蹒跚站起,狂暴甩动,想将姬戈甩出,姬戈如同狗皮膏药般吊在蛮熊脖子上,唯一的执念就是再快些吞噬。

  成千上万的野人再次发出山呼海啸的呐喊,“姬歌…姬歌…咬死他…咬死他…”

  画心的眼睛渐渐亮了,那是希望的生命之光,放在脖颈处的石刃慢慢垂下。

  新鲜血液补充着姬戈的体力,力量越发的强横,与之相反的是蛮熊感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快速流逝,心中泛起浓浓的悔意,“为何不干脆利索一兽匕捅了他?为何不在绝对优势下把这个杂碎彻底打死?为何要趴在他的耳边戏耍?”

  蛮熊的击打力度越来越小,如同铁塔般的蛮熊终于倒下了,姬戈并不松口,直到蛮熊彻底不再动弹。

  “他可是真的野兽,敢吃人,喝人血的主。”无数看客为之战栗。

  姬戈四仰八叉地躺在高台山,喘着粗气一动不动,疑惑的眼神开始聚焦。

  原本人声鼎沸的现场突然寂静无声,“难道两人同归于尽了?”

  -------------------------

  “神魂穿越,附体重生?”

  姬戈,炎黄人,来自蔚蓝星球,天赋灵瞳,联合国异能精英,昆仑秘境探险队队长,在探险任务中,陷入黑洞。

  清晰地记得,自己如同神魂离体,看着自己的身体在黑洞中如羽化般分解消失...

  一睁眼,便是命悬一线的生死搏杀。

  这是哪儿?

  脑海一阵剧烈的撕裂般疼痛。两种交叉的记忆潮水般涌来,在争夺这具身体的主权,最终两种记忆开始融合,姬戈的记忆拥有这具身体的主导权。

  姬歌的过去如同电影画面般快速闪烁。

  没想到现世之人叫姬歌,名字听上去完全相同,在即将魂飞魄散之时,被姬戈的神魂侵入,并强行融合。

  姬歌,仙门凌霄宗的外门杂役。

  十二岁时,父亲离家出走,家里只有爷爷和义妹画心,但家境殷实。爷爷花重金动用关系,将姬歌安排在奇珍阁做伙计,而奇珍阁是凌霄宗在俗世的产业。

  姬歌从门童做起,转眼过了四年,凭着阳光热情,人又勤快机灵,对未来充满了激情,年仅十六岁就成为栖霞城奇珍阁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掌柜,只要做满掌柜三年,或者修为能突破至淬武境四阶,便可正式成为仙门凌霄宗的外门弟子。

  姬歌与栖霞城最美的女子江翠儿感情甚笃,两人经常携手斜阳陌上,流连于山水之间,浓情蜜意,准备年满十八岁成亲。

  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切都向着美好和充满希望的未来发展。

  可就在前夜,天塌了。

  一夜之间不仅失去了所有,而且彻底从云端打入地狱,和妹妹画心一同发配到这人间地狱-圣牧王朝的矿山监狱,如不出意外,将在此终老,永为矿奴。

  -------------------------

  姬歌兄妹突然被送进监狱。

  姬歌万念俱灰,哀莫大于心死,整个人如同行尸走肉般恍惚而麻木。

  这才进入监狱第一天,如同两只小白兔进入虎狼丛林。矿山监狱魔头熊霸的弟弟熊蛮见到十二岁的画心,兽性大发,公然欺凌,姬歌见妹妹受到欺辱,仿佛回过神,双眼赤红、血气冲天,直接申请与熊蛮上生死台决斗。

  温室长大的姬歌哪里是丛林凶兽的对手,几个回合便气若游丝、命悬一线。

  -------------------------

  闪烁的画面戛然而止。

  仿佛过了一世,又好像是一瞬。

  生死台上方盘旋的秃鹫已急不可耐地俯冲而下,大胆地撕扯着熊蛮的血肉,坚硬的鹰喙甚至开始向一动不动陷入沉思的姬歌攻击。

  妹妹画心趴在擂台边悲呼道:“姬歌,你不能死,家里还有爷爷在等你。你醒来,画心害怕!”

  “姬歌,既然占据了你的身体,融合你的魂魄,姬戈已成前世,以后我就是姬歌,也接过了这具身体的因果。”

  姬歌动了。

  颤巍巍爬起,受到惊吓的秃鹫扑腾腾地飞起。

  姬歌踩着蛮熊的脑袋,挺直了脊梁,满脸血污,挥舞着有力的双手,双眼迸射着如同野兽般嗜血的光泽,“吼…”一声穿云裂石长啸。

  “还有谁?还他妈的有谁?”如同野兽的嘶吼直穿云霄。

  “姬歌…姬歌…”成千上万的兽人又是一阵海啸般的狂呼。

  ----------------------

  万众瞩目中,姬歌心思电转,已然明白自己的凶险处境。

  矿山监狱,像姬歌这种本性纯良的死刑犯毕竟很少,十有八九是真正十恶不赦、罪孽滔天的恶魔野兽,或是残忍凶暴、或是天赋异禀,堪称人间恶魔集中营。

  “在这嗜血野兽群中想活下去,没有最残忍、只有更残忍。”

  前世的姬戈长期游走于剃刀边缘,心志坚毅,岂是生活在阳光温室中的姬歌所比。

  姬歌拔出蛮熊腰间一尺多长锋利的兽牙匕首,顺着熊蛮的脖颈划了一圈,然后生生撕下熊蛮的毛茸茸的脑袋,笔直的站在高台,如同战利品般将兽头高高举起。

  “吼…”一声凄厉的兽吼,直冲云霄。

  台下,如同铁塔般的狱长景统领全身被铁甲包裹,浑身散发着毁灭性煞气,一跃而上,跳上生死台,厚实的罡木不堪重负般发出咯吱吱的声音。

  狱长双眼露出欣赏的光,握着姬歌的手高高举起,“吼!”

  “姬歌…姬歌…”吼声如雷,声沸冲天。

  狱长甩给给姬歌一包疗伤药,然后高喊道,“这是强者的待遇,同时熊蛮拥有的一切,都是姬歌的战利品。”

  “吼…”一又是一阵排山倒海的兽吼。

  在这监狱,最贵之物就是疗伤药。

  姬歌内心稍安,抱拳一拜,接过疗伤药细细装好。

  -------------------------

  姬歌心里总觉得还少做了什么,嗜血的双眼向台下扫射着,目光锁定一熊状男子,然后刀尖指向,所向披靡,带着睥睨的霸气:“熊霸,你可想替你的兄弟报仇?给你机会,现在上来?”

  事实上,姬歌心中虚得发慌,却面若平湖,声音平稳洪亮。

  只见人群中熊霸双眼通红,冲出两步,又赫然止步。

  目眦欲裂,带着怨毒和仇恨目光,“你是条汉子,你现在有伤,我胜之不武。等你伤养好了,我会让你知道,对于你,死,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

  说完,转头就走。

  姬歌的赫赫凶名,一战成名。
sitemap